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七十七章 戚不见戚(完)

第七十七章 戚不见戚(完)

  二人短暂交锋,虽然各呈手段,于凶险之中绽放光华,但说到底,戚笼只一斩、一握、一推、一拳,而血麒麟则是刀身一架、一桩、一麒麟。

  真要算起来,除了戚笼的蛇形斩手算是刀招外,其它电光火石间的交锋变化,都跟刀术没甚关系。

  戚笼倒也罢了,他本就放刀了,用刀与否,对他来说不重要。

  但血麒麟演练刀术,突破刀意,却一式刀招都使不出,岂不显的格外诡异。

  虽然这一部分是戚笼故意压制,但某种意义上,是不是代表着这正是麒麟刀意所缺失的那一部分。

  眼见对方头顶的血麒麟气势正盛,如火燎原,戚笼冷哼一声,仿佛洪钟大吕,右手一翻,赤铜色的皮肤上,无数细小铜蛇扭拧在一起,脊椎节节翻起,掌影从上而下,堂皇正大,正是蟒和尚——小禅寺。

  宏愿伟力聚于一掌之中,像是龙蛇相转,蛇的腥气邪意一瞬间荡而无存,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一尊赤铜佛陀翻身拔地而出,从寺庙走除,按掌镇伏一切外魔。

  骨节扭转摩擦之中,竟然发出了六种不同的声响。

  唵!!嘛!!呢!!叭!!咪!!吽!!

  不再只是人体处处空穴,听佛吟唱。

  而是佛身四面各有一丈,降龙伏虎化为净土!

  落在血麒麟眼中,便是一张无比巨大、又无比威势的佛掌从天而降,周围空气凝成实质,音爆层层叠叠,几乎覆盖了所有地界儿。

  来不及使刀,血麒麟猛然弃刀,双手交叉高架,挡住这一掌。

  拳臂交锋,血麒麟头顶的巨大麒麟幻影怒吼一声,四足猛踏,摇头摆尾,那麒麟大角上,垂下道道实质神光,似玉似金,像是玉玺的四角。

  麒麟者,国之祥瑞,得之国正,庇之国昌。

  同一时间,二人背后的血饮麒麟‘嗡嗡’作响,刀身金光升腾数丈,好似汪洋大海张开了一道缝隙,无比危险的感觉一下子传遍戚笼全身。

  神道兵,神祇之配兵,能使一个普通人,一跃成为一流高手,若是落在一流用刀好手身上,其产生的锋芒足以诛神杀佛!

  戚笼两眼赤金,定着对方的一堆血火眼眸,念叨一声:“还不出来?”

  重压之下,血麒麟最后一丝理智消散,低吼一声,一支墨玉色的小角从额头钻出,面颊长出黑色鳞甲,牙根变的宽而粗,气血暴增十倍,仿佛汪洋大海,已近二炼之境;戚笼的二倍佛力居然有压制不住对方的趋势。

  不过戚笼眼中金光一闪,暗道一声:“要的就是你出来。”

  身向左拧,身体中心却向右跨,胸口猛吸,一团金光猛然吐出,似火流星,撞开麒麟垂下的神光屏障,化作一只拳头,狠狠的轰在对方的脑门上。

  ‘咔嚓’一声,麒麟角开裂,一时间地动山摇、国破家亡、流离失所、万民哭嚎,各种幻象纷至沓来。

  戚笼端坐佛土,似慈悲,非慈悲,似笑,非笑。

  巨大的麒麟幻影凝成一团光芒,猛的向自己自己轰来。

  同一时间,佛陀背后金羽双翼遮天而起,一只凶恶巨鸟扒皮而出,与那麒麟斗成一团,两种顶级的神物血脉,在空中化作金红二光,点亮半边天际。

  戚笼身子一拱,两手翻卷,佛陀眼中邪光一身,莲花宝座中钻出蛇尾,同时天空上的迦楼罗双爪撑大,竟化作两条巨大蛇影,两两一绞,将麒麟吞了个正着。

  蟒和尚,大禅寺!

  双翼、龙身、鳞片脊棘、头大且长——应龙!!

  麒麟幻象被一吞一绞,支撑不住,化作漫天血光,往血麒麟头顶倒卷而下。

  应龙幻影紧随其后。

  戚隆手掌冒烟,不知何时起,一口金光血刃挡在手掌之前。

  “看来是明白了。”

  戚隆连退三步,缩地成寸,背手,屏气息声,一副宗师气度;可惜不过三息就破功,仰天疯狂大笑。

  “刀者,不详之物,你小子太他妈的祥了!”

  麒麟是祥瑞,刀又是圣刀,这是搞甚鬼啊,传道吗?

  血麒麟沉默不语,忽然刀身一抖,竟在月光之下,舞出一套精妙绝伦的刀术,刀势堂皇正大、居高临下、怜悯众生,为圣者之刀,为镇国之器。

  然后刀光一转,竟变的邪气森森起来,割人头、下酒肉、奸害忠良、富逞势豪,贫恣凶暴,以恶为能,见杀加怒,凌孤逼寡,扰乱国政,轻蔑天民,嫉贤妒能,掩善扬恶。

  耍到兴起,血饮麒麟的刀身都被蒙上了一层层的黑色,戚隆的蛇形邪刃、马形佛掌、蛇佛合一,皆被融于刀身之中,刀光越显魔性。

  龙性最淫,与牛交生麟,与鹿交长角,与驼交生头、与鬼交生眼、与蛇叫长项、与蜃交吐腹、与鱼交长鳞、与鹰交长爪、与虎交生爪。

  九魔像合一,刀光如黑海倒灌,麒麟逆向吞龙,子以杀父而夺其位。

  “好魔刀!”

  刀身归鞘,血麒麟额上血水流下,两眼魔光汹涌,冷冰冰的盯向戚笼,手摸到背后,再一次拔刀。

  刀身自背上一寸寸拔出,每拔一寸,那万民流离失所、凄惨哀嚎、脚踩圣贤、咒神骂佛的幻象就越发清晰嘈杂。

  戚笼眼眯成缝,身上衣物猎猎作响。

  非义而动,背理而斩!

  血麒麟刀锋笔直伸向黑不见指的夜空,双手紧握刀柄,一往无前的魔道之刀,猛然斩下。

  戚隆眼一花,恍惚之间,仿佛白江之水倾泻而下,浪花激涌、沸腾,最后归复平静,一切的挣扎、哀嚎、残暴、纷乱、淫邪,自无中时始,也必终于无。

  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;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

  这世上并非只有戚笼一个刀术天才,他能化佛为邪,别人自然也能斩魔证道。

  那无穷无尽,无涨无消、无波无浪,至柔能容天下的水色刀意,冲到戚笼身前三丈时,突然一分为二,像是撞上江中突岩,历岁月显峥嵘,又似一口无形之刀,直刺天际,使天地刀光皆暗。

  两股无比强大的刀意撞在一起,竟像是阴阳一般和谐。

  上善若水

  无刀胜有刀

  血麒麟的神刀不知何时收回鞘中,身子一晃,看似气血亏损,粗豪的脸上满是畅快,哈哈大笑:“《淮南子》有云:毛犊生应龙,应龙生建马,建马生麒麟,麒麟生庶兽,凡毛者,皆生于庶兽。多谢道兄赐刀。”

  两张相似的面孔相视一笑。

  “无为至有为,有为至无为,原来这才是上善若水。”

  戚笼轻轻道:“刀贵乎?”

  “不值一提,不名一文。”

  血麒麟转身,一步又一步离开,来时如血海狂潮,离时却似孤舟渡客。

  “我听说一个消息,一个月内,神军天公层次的高手会出手,夺你的迦楼罗血脉,小心。”

  这算是回报戚笼的授刀之恩。

  戚笼面色不变,过了许久,汗落燃烧,一身白雾从身上蒸腾而出,深深吐了口气,磨着牙口:“老子教徒弟都没这么认真过,这次真是亏大了!”

  不拖延时间,无头骷髅便救不了二人。

  而拖延时间,就要给对方尝甜头。

  结果对方跟个饕餮似的,他使出看家本事,才刚刚把对方喂饱。

  对方借自己的刀意悟出了独属于他自己的刀理。

  麒麟是祥瑞,血麒麟却是不详之刀客。

  二人是敌非友,下一次再见面,动真招时,‘无刀胜有刀’可未必能压的住对方的‘上善若水’。

  这两种都是五大传说级的刀境之一。

  但他也不可能在与赵黑大战前,跟一位拿着神道兵、拥有麒麟血脉的顶级刀手拼个你死我活。

  “吃亏就吃亏吧,一个月么,足够了。”

  戚笼抬头,夜空无月,只有启明星闪烁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