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一章 红 白 黑(完)

第八十一章 红 白 黑(完)

  天是黑的,这是赵黑很多年前就认定的‘事实’,就像如今街头上越来越多的乞丐一般,他在五十五年前,也是一个乞丐,而且是一个犯眼翳的小乞丐。

  他的眼病很奇怪,不是瞎子,而是看恶而黑。

  ‘下等人、贱种。’

  ‘有娘生没娘养的小狗!’

  ‘这年头的瞎乞丐满街都是,这能装什么可怜,把手敲断,骨头茬子露出来,放心,大雪天的冻血,死不了人。’

  凶恶、妄诈、贪淫、谄媚、残忍、愚蒙、恶相、狂言。

  天是黑的、人心是黑的、这世道是黑的,直到一个年轻人走到他面前,他在他的心头上,看到了一种明亮璀璨的东西。

  “少爷,白家要收奴仆,来排队的能排十条街,那些遭瘟的、发大水的、被寇劫掠的,模样周正的小丫头小童子,不要钱的都能收一堆,您怎么偏偏对这小瞎子感兴趣?”

  然后便是一记响亮的巴掌。

  “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小瞎子了,他现在是我白家的人,他便是贵人。”

  “什么是贵人?”年幼的赵黑问。

  “白家人便是贵人。”

  后来这个年轻人成了白家家主,这个小瞎子,则成了白家名震一府的拳术大师,号称短打天王,身子便是他的眼皮,毛孔便是他的瞳孔,但谁也不知道,这个短打天王在当时其实是个瞎子。

  但他明白,能让他从一个小乞儿成为白家第一管家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那从黑暗中看到的东西才是让他真正升华的东西。

  ‘你看到了什么?’一道深沉而宏亮的声音在脑海响起。

  ‘二千六百里之酆都,八万四千重之鬼蜮。’

  ‘还有呢?’

  ‘生有贵贱之殊,死有高下之别。’

  ‘很好,看来孤的眼珠,你已经彻底炼化了。’

  茫茫黑暗中,一条黑色尘雾所化,贯穿整个钟吾古地的巨物缓缓游走过来,山峰大的头颅缓缓抬起,一只眼珠子像是天上的太阳,另一只眼珠,则黑黝黝空洞洞,冰冷彻骨好似地狱,一如他三十年看到的世界。

  ‘你是谁?’赵黑因为恐惧而疯狂的大喊。

  ‘孤在这个世界的化身,你可以称之为,烛龙。’

  《山海经·大荒北经》中有云:西北海之外,赤水之北,有章尾山。有神,人面蛇身而赤,直目正乘。其瞑乃晦,其视乃明。不食,不寝,不息,风雨是谒。是烛九阴,是谓烛龙。

  赵黑强忍着让人疯狂的颤栗感,一字一句道:“我不会背叛白家,背叛家主!”

  ‘孤对凡界发生的小事不感兴趣,但孤欣赏你的态度,做为孤的眼珠,你代入的很好,你有了自己的情感,也有了自己的身份。’

  赵黑又看到了茫茫的、无边无际的黑,他身子一抖,脸上蛇纹条条浮起,表情却缓缓平静下来,声音沙哑好似蛇腔:“那么,你需要我做什么?”

  ‘用你的眼,寻你看到的光,让祂更耀眼,然后,赐予祂孤的另一只眼,替孤见证整个世界!’

  赵黑猛然抬头,一只眼珠昏花枯黄,另一只眼珠,则变成了黑暗的、散发着妖光的竖瞳,蛇眼之中,邪腥的、粘稠的竖眼缓缓睁开。

  “颠倒乾坤、迷人魂魄,嘿嘿嘿嘿,小老儿就知道没那么简单,夺龙局上,第三人插局了么,而且还是一个外来客。”

  赵黑是赵黑,赵黑又不是赵黑,或者说,此刻的赵黑,是赵黑的人格与烛龙之眼融合的半人半怪。

  而在祂的眼中,无尽的黑暗之中,突然有一道比鹰隼还要凶狠百倍的尖叫声响起,那毁天灭地的火焰组成了双翼,巨爪像是金刚石一般尖锐,两只鸟眼似慈悲非慈悲,似凶狠非凶狠,从万丈高空中垂下。

  这道桀骜到蛮横的眼神还是头一次见。

  眼前人倒是见了不少次。

  “啊,原来是你,”赵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蛇瞳一闪一闪,诡异的眨着,“你忍了很久了吧。”

  “比不上你,都忍十年了。”

  “那不一样,我是主人,你是客人。”

  “给我看牌?”

  “那可不行。”

  “那我要是硬翻呢?”

  赵黑的蛇瞳盯在戚笼手上,那一对看上去极凶恶的金色怪爪上,脸上老皮抽了抽。

  “恶客临门啊!”

  《舍利弗问经》所说:’迦娄罗神者。先修大舍。常有高心。以倰于物。故受今身。’

  二人说话之间,眼前场景反复切换,那些堆积在城外,一伙一伙的难民像是被一张无形大手缓缓抹掉,场面也变幻的更快,一会儿青砖叠起,在二人四周铺上一层练武场,一会儿狂风骤雨,冰天雪地,两人脚下所踩的,竟是仅可落脚的险恶山崖,两侧即是万丈深渊。

  毫无疑问,这些都是风水之气制造的幻象。

  而那些难民们,正被人以道术控制心神,远离这即将到来的战场。

  “人物禀受谓之性,应感莫测谓之神。在心为思,在眼为视,在耳为听,在口为言,乃至手之持执,足之运奔,千变万化,莫非一神之所为,惟得其正则吉,失其正则凶尔。”

  城墙之上,虞道人摇头晃脑,咂嘴不断。

  “你难道不会帮把手?你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?”

  吹箫童子施法念咒,鼓足法力,大白天内制造出可以覆盖一城的幻象,饶是他也累的够呛,见虞道人袖手旁观,游刃有余,忍不住气急。

  “呵呵,意思就是,一个心性如磐石,万象森罗镇百邪,一个代神观世间,光明不显邪魔旺,都不是好惹的,幸好咱们只是打打边角。”

  虞道人乐呵呵的回了一句,“溜了溜了,你好好干,我去睡一觉先。”

  萧道人眼角直抽抽。

  虞道人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戚笼的承诺,帮助他镇压了城里城外的一切风水变化,便就留下自家童子主事,颠颠的走了。

  结果刚过了这个街,又绕了半个弯,就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我就知道,这世上的事,就没这么简单过。”

  这条街上诡异的只有三个人,一个坐在茶摊上的老道人,一个站在丧葬店门槛上的老道人,一个在路中心打坐的老道人。

  三人道气盎然、慈眉善目,鹤发鸡皮,蓬头历齿,气质和外貌截然不同的表现,看上去就像是三只扒在地上,行将就木的老鹤。

  “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,何必呢?”

  “没办法,替那还未入土的半截身子着想,总要挣上一块神牌。”

  “三位看来便是那传说中的青浮山三仙了,不知炼的什么法门?”

  “金浆玉釀。”

  路中心打坐的道人做吞咽状,一吞,一咽,天上凭空飞来一朵云,云上溪流洒落千珠。

  《本草纲目》卷五二:‘人舌下有四窍,两窍通心气,两窍通肾液。新奇流入舌下为神水,肾液流入舌下为灵液。’

  “内气不止,外动不已。”

  站在丧葬店门槛上的老道人小拇指缓缓颤抖着,一件又一件死人衣物飘了出来,大门晃荡不止,阴风滚荡不已。

  “心猿,意马。”

  坐在茶摊上的老道人两眼呆滞,碗中茶水一圈又一圈荡漾开来,虞老道耳边顿时响起了一片‘叽叽喳喳’,让人心烦意乱的声音。

  《规中指南》:‘牢擒意马锁心猿,慢着功夫炼汞铅。大道教人先止念,念头不住亦枉然。’

  虞老道愁眉苦脸,长长叹息一声,“三打一,这不是欺负人嘛。”

 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,城主府中,正在搜寻城主的暗杀者,江面上,正在巡江的拳法天才,军营里潜伏的竹剑剑客,以及向北边疾赶的探子,都碰上了属于自己的对手。

  白家四驹在江湖上的第一战,便撞上了四个江湖凶人!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