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二章 江湖四凶(上)

第八十二章 江湖四凶(上)

  城主府的外围,上百位江湖打家打扮的拳师正气势汹汹的往四方大门冲去,手中白晃晃的刀刃亮起,那惊讶欲绝的官场小吏正准备尖叫,刀光一闪,直接割开了喉咙。

  “给我开!”

  领头的阴冷青年低吼一声,脚步一拧,手掌挂拍,五根指头直插木质之中,然后脊椎似游龙般一扭,掌心一吐,那插在门后的木板‘崩’的一声挑了起来,然后一脚踹开了大门。

  “单是这一手握虎腾龙,外劲内打,李元你就有总管五分的火候了。”

  几乎在话语响起的同时,一口大斧凶狠劈来,李元瞳孔猛的一缩,手腕一抖,挑枪式!手中戟刀的月牙刃擦在了斧刃之上,只不过他没有李伏威卷天镇海的本事,仓促之间,只能勉强磕开这三四十斤重的大斧头,斧刃顺着小臂一擦,像是一朵桃枝上,绽开朵朵桃花,花心则是骨白色的,随着花朵绽放,朵朵血色花瓣也落将下来。

  “朱绍!你果然背叛了老总管!背叛了我大哥!”

  身披铁甲、手持大斧的小将无奈一笑,“李总管是你表哥,但是守城的朱元聪将军可是我亲哥,我亲哥让我护卫城主大人,我也很无奈啊,要不,我们来个一骑讨?你赢了我就……”

  “分垛子杀人,这一次,我要这里血流成河!”

  李元大吼一声,身后数十李家拳师直接分散开来,朱绍目光一凝,手中斧头毫不犹豫再次劈出,背后二十多名黑山精兵同样拔出碧炼刀,刀光如水,直接迎了上去。

  斧戟相交,伴随而来的便是一声惊天大响。

  只不过这响声似乎出自城外?

  陷入厮杀之中的双方都没顾忌这一点。

  “我都解释好多遍了,我王家只是本本分分的商人,跟白夫人只有商业往来,几位江湖豪客查也查了,翻也翻了,别用盯贼的目光看着我,要不,先用个饭?”

  城东富人街,茶商会馆。

  有着几十家店面的本地商人王孔孟无奈的笑了笑,眼神示意自家家丁先撤出去,然后一挥手,一桌上等席面便上了过来,对这三位臂能跑马的短衣劲汉,一身富贵翁打扮的王孔孟笑呵呵的道:“以茶代酒,敬三位一杯。”

  没人答应他,他也不在意,用筷子夹了一块酥皮鸡,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。

  佳肴的香味长了勾人的馋虫,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默不作声的动了筷子,吃的都是王孔孟尝过的菜,至于桌面上的酒水,却是一动不动。

  “味道怎样?”

  “好吃,但有点咸了。”

  “这桌可是山北道名厨做的特色菜,你也知道,那里盐杆子比较多,私盐不值钱。”

  王孔孟殷勤的伺候了好一会儿,然后才呵呵一笑:“再说了,菜不咸,怎能勾你们用茶啊。”

  三位拳术颇高、也警觉的打家心一惊,继而头晕眼花,昏睡之意一浪高过一浪,只模模糊糊听到,“砍碎了喂狗,快点找郎中给老爷我洗胃,真当老子洗白上岸,就不是盐帮的人了啊,哎呦,这解药貌似不管用嘛……”

  西城最有名的花街柳巷中,老鸨一脸不屑的踩了踩十几个软如烂泥的李家人,光溜溜的好似一堆肉虫,“嘿,我当这江湖人有多持久呢,现在看来,嘿,这拳脚上的功夫就是比不上床上的功夫,我们家姑娘真功夫还没使出来,你们这一个个的怎么就不行了呢。”

  龟公嘿嘿一笑,“徐姐儿,这几人怎么处理?”

  “按照白姑娘的吩咐,藏在粪桶里,直接沉河,还有,让姑娘们都躲好了,接下来城里怕是要有大事发生,很危险。”

  而在另外几处地界儿,使刀子的相互搏杀,使计不成的被屠杀,总之,在这江湖道上,本来沆瀣一气的地下势力如今泾渭分明的分成两派,一派凶狠,一派阴险,像是双头蛇一般相互绞杀。

  而在城主府内,丫鬟、账房、捕役、工匠,这类以往大乱中不会被波及的存在,如今也惨遭杀戮,而且从外表看,竟然看不出伤口在哪里。

  白六四笑眯眯的,轻轻推开一间厢房,嘴里念叨着:“城主小乖乖,到底在哪儿呢,快点出来啊。”

  十几个衙役见对方只有一人,大喝一声,抄起水火棍便迎了上去,白六四脚步一转,闪过一根根虎虎生威的棒子,脚步一提,像是灵猫一样在墙上、勾栏、柱子上蹬踏着,直接闪过这一路‘杀威棒阵’,等其走后,一具具尸体这才躺倒下来。

  “喂,你有没有见到城主啊?”

  白六四看着眼前这个肌肉发达、手和脚像是裹了一层铁皮的大汉,懒洋洋的问。

  坐在城主专用虎头大椅上的赵勇,同样打量着眼前这十八九岁,脸面青嫩,却傲气十足的小年轻,虎目一翻,“怎么,我长的不像城主吗?”

  “我阿伯说,城主是个年轻人啦,再见,”白六四摆手,离开。

  “我说,这位小哥,等一等。”

  白六四回头,只见对面壮汉正龇牙咧嘴的将一根针从胸口拔出来。

  “你家阿伯有没有跟你讲,暗器钻不进骨头,它就杀不了人的啊。”

  白六四一脸惊讶:“大叔,我只听说过卖皮肉的青楼小娘,没听说过骨包肉的中年大汉啊。”

  赵勇大笑一声,猛然掀翻桌子,将那长近一丈、宽有四尺的字厚木官桌子一把砸了过去,白六四眼中煞气一滚,身子一缩,遍翻过桌面,袖中两匕首钻出,左膝跪地一砸,两匕似毒龙般钻出,正是匕首术——‘贵妃献酒’。

  然而这一插胸、一插腹的两口匕首居然毫无阻拦的插了进去,‘叮当’两声,好似插在了一面骨甲上。

  仰头,一只铁拳头‘轰然’砸来,连忙指头一滑,两口匕首倒贴小臂,在被轰脸的前一刹那,架了上去。

  结果一股蛮不讲理的巨力轰然砸来,白六四的跪步桩都撑不住,脚下石板轰然裂开,砸的他跌滚七八圈,双手一拍一翻,撞在窗户上止住走势,嘴一张,一口血痰吐了下来,嘴角一挑,两眼狠戾。

  “好拳头!”

  赵勇抽了抽嘴角,看着小臂上被划开的十字刀口,血肉翻开,清晰见骨,这一拳打下去,貌似自己更伤啊。

  “小子,咱们赌一把如何?”他又突然兴奋了起来。

  “赌什么?”

  “赌我能不能在血流干之前,活活打死你!”

  “呵,大叔你好凶啊,”白六四身子一窜,像是活猴子一般四处乱钻,手指、脚趾、嘴里、咯吱窝,凡是身上能藏暗器的所在,都在飞快抖动着。

  “不过我喜欢!”

  赵勇抬头,下一刻,无数暗器如落雨一般向他砸来。

  ……

  白江的水不是白色的,只是因为某些水道尤为湍急,浪花翻滚呈现白色,但这只限于水网纵横的江西岸,水势一旦钻入东岸的‘葫芦口’,水势便被层层消减,最后变的温顺而友好,东岸虽然少河少湖,但只凭这一条水脉,便养活了兴元府江东六城。

  白一阳乘着竹筏,背后同样是几十面竹筏,竹筏上是新军的一支水鬼部队,是李伏威,或者说是李摄痛定思痛,花了大价钱请人去沿海招募的胥民,这些胥民一个个手脚粗大,头戴斗笠,上半身黑中透红,海蛇一般的筋肉,这些人在水中一个个能以一抵十,比武行精锐打家都管用。

  白一阳率领这支小部队,除了接应新军之外,也是为了调查冒辟江的消息。

  当然,让冒辟江出卖自家兄弟这种理由显然是不行的,白一阳找上门时,用的是白家有一批货物要运输,借兵巡视河道,以防不测。

  然后,‘不测’它就真的发生了。

  这条水道不大,也不宽,七八艘船,外加五六丈长的钢丝锁链,就能把水面‘铁索横舟’。

  那坐在海盗船头的,却是一位身穿单衣,手持虎头大枪的中年人,龙骧虎步,气势如潮,哪怕只看站姿,便知道这是一位将军。

  “新军的调拨需要正副两位军校尉的手令,他李摄不知道有这回事吗?”

  “阁下是——”

  被对方精光闪闪、气势滚滚的眼神一扫,白一阳顿时想到了一位曾经需要重点关注的人物。

  “宫元朗将军,”白一阳轻咦道:“你不是被赤身贼绑了吗?”

  宫元朗眼角一抽,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,冷冷道:“怎么,见了本将,你们这些人不来行礼吗?”

  胥民们一脸不解,他们没经历过之前的大战,自然不认识这位鼎鼎大名的骑将,至于白一阳,家族早已控制了一府之地,自然也不会在意一个小小的城主将军,呆滞的脸上,眼神渐渐淡漠起来,而竹筏两侧,更是‘咕嘟咕嘟’的冒起了气泡。

  “将军百战死,尤其是战败的将军,”拳意蒸腾下,白一阳顿时感应到了江面下一道道似海兽般凶狠的气息。

  “哦,原来是与贼寇同流合污了;那么我除掉你,想必也没人说三道四了。”

  “小崽子口出狂言!”宫元朗暴怒。

  “是吗?”

  几乎话音刚落,白一阳身如弓,拳如箭,竹筏一沉,水影一一闪,拳头便轰到了宫元朗的脸面前。

  ‘好快!’

  宫元朗眼神跟不上拳速,但是枪身下意识的一翻,虎纹枪由上向下旋劈,枪身上虎声咆哮,拳与枪相交,败退的,竟然是这位以枪术闻名的宫将军。

  他两只脚连连踏陷船身,最后一只脚踩在铁链上,铁链‘崩’的一声巨颤,这才勉强止住身形,同时胸口气血翻滚,口翻腥味。

  ‘这小儿,哪来这么高深的拳术!’

  白一阳收回拳头,看向已经从水下钻出,与胥民战成一团的虾夷岛海盗,再度开口。

  “我听说,上一次水战,你是一败涂地吧。”

  宫元朗眼中顿时鼓满血丝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