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五章 江湖四凶(完)

第八十五章 江湖四凶(完)

  秋风未动蝉先觉,暗算无常鬼不知。

  这句话合起来是一种顶级的内家境界,但要分开来看,前一句是拳意,后一句是打法。

  秋天未到,蝉便已经开始叫了,这种对于外在条件而产生生命变化的未卜先知,落在拳术之中,便是对方招式未发,便已经摸清楚对方的招式手段,若是作为对手,看见自己无论怎么打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,再坚韧的精神怕是都要恍惚、崩溃。

  ‘暗算无常鬼不知’,便是在前者基础下延伸出的打法,连鬼神都不知道的招式变化,人怎么可能知道。

  白家拳法在赵黑的手上,已经达到了一种巅峰;而若是没有烛龙赐予的‘眼珠’,他看不到黑而暗的世界,怕是也参悟不出这一层‘藏鬼神’的境界。

  但若是用‘暗算无常鬼不知’来对付‘秋风未动蝉先觉’,便是‘以己之矛攻己之盾’,在拳术变化中制造出一种‘悖论’。

  正是因此,戚笼把拖刀掌的鞭劲变化藏在拖刀手的掌劲变化之中,使得赵黑的判断出现一丝失误,一举重创对方。

  这老货心脏被崩出一条口子,肉身重创,想要再度维持这种顶级的精神境界就不可能了,顶级的精神境界也是要寄托在肉体凡胎之上,不可能凭空出现,只可能凭空消失。

  直到此时,赵黑才真正的成为了一个‘普通’的,炼体大成的内家拳师。

  看似轻描淡写的手艺,戚笼花了足足三个月才一举成功,其中消耗的心血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
  赵黑右眼的蛇瞳朝四方转了一下,突然,那道腥黄色的竖瞳撑了开来,像是有一只苍白的手掌从内往外扒拉了一下。

  顿时,地面变的黑蒙蒙的,一条又一条粘稠的人影从中挤了出来,没有四肢,像是剥了皮、化作人形的蛇。

  赵黑的身影突然消失了,而在同一时间,所有苍白蛇影的右眼上,都长出了一只蛇瞳!

  “想跑!”

  戚笼眼中癫狂似疯,金火一卷全身,也同时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邪祟!”

  法台前的萧道人面色一变,脚踏禹步,施咒念法,手中持一碗,点水制符。

  “北阴金阙,玄冥帝君,赐吾威力,诛斩鬼精。六天魔王,统领神兵。刀枪甲刃,来至氤氲。为祸邪鬼,或妖或精。捉赴幽城,万死灭形。寸尸万段,毋輒更生。太上真符,告下无停。急如风火,迅若奔霆。鬼死人安,天地肃清。急急如律令!”

  话音刚落,那一夜的巨大风暴再临,风水异象之中,一口口诛魔阴刀从风浪中卷出,向那些蛇形人影斩去,更诡异的是,刀光划过,这些人影只是身上多了一道道刀痕,而且伤口迅速愈合,张开大嘴,疯狂向城墙游去。

  “果然是邪祟!”

  萧道人双手一合,做降魔锤法,须发皆扬,用力一锤,下一刹那,风暴之中,阳火蒸腾而起,一面面火墙拔地而出,火墙连在一起,并成阵法,将这些怪物封印在一地。

  城中普通人顿时感到身子莫名其妙的一热,像是中暑了一般。

  不论是正派的道人,还是走邪路的道人,又或者入魔的道人,其实心里都有一根底线,便是遇上真正的‘邪祟’,只要力所能及,一定将其诛灭。

  原因很简单,邪祟性贪婪,以风水之气为食,甚至能顺着风水之气,将其诞生的源头,山势水脉也一并吞噬掉,彻底断掉风水之气再度孕育的可能。

  而一旦风水之气绝种,就像是鱼儿离了水,道人的道行再高都无用了,练了等于白练,所以双方是天生的死敌。

  而萧道人一旦全力以赴,平天道这一代天才的本事展露无遗,天上风火化烽火,地下地气化火墙,居然隐隐约约窥到了邪祟的核心。

  一只满身金火的小鸟在追逐着一只独眼蛇,那独眼蛇的蛇眼在身上到处游走,似乎时时刻刻寻找着逃命的机会。

  而在现实中,戚笼与赵黑的速度已经快到常人难以想象,所过之处,就像是两道鬼影一般无声无息,而鬼影离开之后,才是雷鸣风荡,激流大作。

  “一个神物血脉,一个邪物血脉,这两个家伙太强了,我镇不住啊!”

  风水道人能通过风水之气的变化‘移山转岳’,当然这不是真山真岳,而是通过山岳的脉络将人圈禁在一定范围之内。

  但是面对这两怪物,饶是萧道人也感到吃力万分,偏偏他受了虞老道指派,不得不为之。

  ‘这老鬼倒是潇洒,拍拍屁股就走了,原来是早就料到这两怪物的恐怖,不行,再这么下去,我熬到道行烧尽都挡不住。’

  若只是拥有血脉,萧道人觉的自己还能困上一困对方,毕竟道人的符咒法令,最擅长的便是以小力搏大力,借天理化人力;但二人同时还是武行中一流高手,快如奔马,力大如牛,精神敏感到不可思议,稍有差池,二人就能‘撞山破岳’而出。

  ‘搞不定,真搞不定了!’

  萧道人一手做降魔印镇压局面,另一只手屈指一弹,正好弹在蜡烛的火芯上,识神依附在火星之上飞出。

  “三位道爷,放小老儿一条生路吧,小老儿上有阴间的老爹老娘,下有十八岁大抱养的闺女,真的不能就这么亡了啊。”

  虞老道大汗淋漓的在街上打着滚,一边滚还一边嚎着,整个一碰瓷的老泼皮无赖,滚的灰尘乱飞,滚的精神十足,滚的声音洪亮,滚的十分有经验。

  但落到三人眼中,便是这道人炼出了遁地术,地面上鼓起了一个小土球到处乱跑,让人想抓都抓不住。

  ‘遁地术’属于奇门遁甲中的地遁,是在关内早已失传的道术,所以虽然这青浮山三仙道行精深,每人都凝练出了两门小境界,并且将两种境界练到水火相生、阴阳相济,距离凝练出‘道家命神’只差一步之遥,但是一时半刻想要收拾对方,依旧不可能。

  这老鬼太油滑了!

  一缕火星突然从在空中落下,紧随而来的便是火光大涨,凝练出萧道人的幻影。

  “哎呀!吹箫童子你来啦,快来救老道,这三个老牛鼻子以多欺少,简直不当人子,不当人子!”

  站在丧葬店门槛上的老道眼皮一抬,阴风一卷,一件件大红大紫的寿衣便就挡在了火光之前,寿衣上,一个个老头老太的人影浮现出来,冷飕飕的盯着他。

  萧道人先是火眉一皱,然后冷声喝道:“还打什么打,邪祟就要入城了!”

  随着话语,火光之中,倒映出了一道道蛇形邪祟的身影。

  虞道人也不滚了,头伸了出来,咂咂嘴:“果然是邪祟,而且是伴生邪祟,看来是我们道门戮力同心,一起镇妖降魔的时候了!哎呀,你们还打!”

  若非虞老道逃生的手艺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,刚刚在说话间,便就被云朵洒下的蒸腾水雾烧个正着,这种神水灵液能破妖祟,同样也能坏人道行。

  三位老道士眼观鼻、鼻观心,坐在地上的一位缓缓道:“贫道三人寿元将尽,若不能获得神祇册封,得到一丝神性,聘为属神,便就只能身死道消,而今这钟吾古地,阴间被毁,阳间走煞;都到这份上了,这正神也好,邪神也罢,已经无甚区别了。”

  “呵,自从小妖庭灭亡之后,钟吾古地哪还有什么神祇,无非是披着神皮的寄生虫而已,”萧道人冷笑连连,做为道门精英,他自然了解一部分当年古国被灭的真相。

  而这小妖庭,便是钟吾古国的神庭。

  “虞老鬼,你若是还想着浑水摸鱼,请恕萧某不伺候了!”

  诚然,萧道人被虞老道降伏,多半是对方投机取巧,甚至画春宫图逼他做童子,行为猥琐的不行;但是萧道人做为平天道这一代最有名望的高功,一次掉在坑里,两次掉到坑里,第三次还不明白这坑可能有问题的话,那就真是后脑勺长洞——可以元神出窍了。

  而且对方在自己身上下的封印,极其复杂难解,这根本不是普通道人能够做到的事。

  “老道只是区区一小境界的普通道人……”

  眼瞅着萧道人转身就要离开,虞老道尴尬一笑,连忙补充道:“别急嘛,让这箭再飞一会儿。”

  “什么箭?”

  ‘轰’的一声,城门重重砸了开来,守将朱元聪铁甲大马一跃而上,背后跟着的,却是密密麻麻衣衫褴褛、面色土黄的难民们。

  虞老道一跃而起,精神振奋:“自然是一根穿云箭,千军万马来相见!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