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六章 小江湖 老江湖(上)

第八十六章 小江湖 老江湖(上)

  有道是人马过万,无边无际,如今除了戚笼和赵黑交锋的城南,三个城门所在,都是无边无际的难民。

  似乎是有人将这些难民聚集起来,然后再放开城门,而能有这般能耐的,除了黑山精甲的主将朱元聪还能有谁。

  或许谁都没有意识到,在李伏威三番两次削减官府守备力量、打击地头势力、抽调精壮入军后,黑山城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衰弱之中。

  “搏命还是等死!?拿起刀子,把那些豪宅大院的东西抢回来!”朱元聪瞪大双眼吼道。

  一双双麻木、痛苦、挣扎的眼神亮了起来,他们手上,真的是有明晃晃的兵刃。

  顷刻之间,城里像是蝗虫过境,成片的火光汹涌而起。

  “真漂亮啊!”白三娘瞪大了美目,满脸惊叹,“乖侄儿,姑姑给你放的烟花怎么样?”

  城主府一处角落中,正趴在地上装死尸的胖城主抬头,圆圆的眼中满是璀璨光芒。

  同一时间,虞老道解除了‘遁地状态’,口中长吸一口气,这口气是民怨、民愤,同样也是藏在人心中的煞气。

  虞老道双眼猛的漆黑,同时身子节节高涨,一身道袍撕裂,从中露出粗大的肉角和透明甲衣,嘴里更是锯齿外翻,单论气血程度,一下子超过了二炼拳师。

  而且对方从皮肉中挤压出的道道诡异符文,就像是神坛上的怪异符号一般,而且多了一分煞气腾腾。

  青浮山三仙老眼猛然瞪大,就连认为老道有杀手锏的萧道人都张大了嘴巴。

  这、这是什么鬼!?

  要知道一切的法术变化,都只局限在风水之气的变化中,常人难以发觉,并且只能浅层次干扰现实。

  而现在,这老道不知用了什么法门,居然变的比两侧房屋都高,而且是现实中的变化。

  “神、神身!”

  青浮山三仙同时想到了某事,面色一变,这不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神性变化吗!?能够脱离生命桎梏,从人道走到神道的奥秘!

  ‘怪物’无声大吼一声,三步做两步扑向敌人,一位老道面色一变,手指掐诀,吞咽不绝,顿时灼热的白云从空中降落,覆盖‘怪物’全身。

  像是浇灌了一层烧开的热水。

  可惜这些‘金浆玉酿’完全烧不开对方肉甲,一只巨掌猛然从云中探出,裹住了老道的脑袋,老道因为剧痛而脸色通红。

  ‘嘭’的一声,脑袋直接炸裂开来,红白迸射。

  ‘怪物’又故技重施,没过三息,青浮山三仙就变成三堆肉泥。

  ‘怪物’这才长长吐了一口气,将那胸腔中的愤怨煞气吐了出来,身子渐渐恢复人形,身子一虚,脚步一晃,低头一看,老脸一红。

  “哎呀,一不留神就光溜溜了。”

  “你该不会是真的吧,”萧道人惊的识神都差点稳不住:“转生道长?”

  恶道宗的四大道长之一,堪比神祇的金丹高人?

  “咳咳,”虞老道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,“没错,我就是!”

  迎风吹的鸡儿凉,虞老道一边顶着对方崇拜的眼神,一边在心里补充。

  ‘……转生道长的看门老童子。’

  而在城主府中,另一场战斗也接近了尾声,赵勇除了胯部外,浑身上下被插满了暗器,半躺在地上,血流如注。

  最严重的是左眼,被对手用手指活活的挖了出来。

  跨部他保住了,眼珠子这种要害就疏忽了。

  而此刻,这颗眼珠子正在白六四手上不断旋转着。

  “大叔,看来是我赌赢了。”

  白六四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,满脸冷汗,歪歪扭扭的向对方摸过去。

  他的一条腿挨了对方一记铁拳,小腿骨直接被砸断了。

  但他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。

  再然后,他看到了赵勇诡异的表情。

  一条条红色海带从四面八方缠绕过来,白六四勉强闪过两条,无奈精力耗尽,被越来越多的海带缠住身子。

  在惊愕之中,虾夷岛海盗娴娘利落的从房梁上翻了下来。

  “你——”

  海盗的骨质弯刀毫不犹豫的捅穿了他的心脏。

  “老子赌博那么多年,逢赌必输,但你真当老子不会作弊啊!”

  赵勇痛的龇牙咧嘴,“你这臭婆娘咋不早点出来,老子以后就只能做独眼龙了。”

  “早点出来你还能赢么,这小子滑溜的跟条泥鳅似的,”同样是独眼的女海盗没好气回了一声,语气少见了多了一丝羞涩。

  “没眼珠子正好,跟我到岛上做海盗去!”

  而在白江之上,白家四驹中,最强的白一阳以近乎碾压的优势取胜。

  炼化三条筋,号称兴元府第一骑将的宫元朗被打的奄奄一息,最爱的宝枪‘攻虎’被人用拳头打断。

  而其率领的海盗,也被斩杀的只剩三四个,藏入水中不敢露头。

  “看来是我赢了。”

  “是吗,”宫元朗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,“知不知道兵法上有一句话,夫兵形象水,水之形,避高而趋下,兵之形,避实而击虚。水因地而制流,兵因敌而制胜。故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。”

  “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,谓之神!”

  白一阳面色一变,猛然回头,只见滚滚洪流从葫芦口倾泻而下,十数头恶鲨扑来。

  所以刚刚的,是战术拖延?

  宫元朗弃了宝枪,抽出一口短刀,恶狠狠的一笑:“投之亡地然后存,陷之死地然后生!”

  恶浪汹涌,自上游积蓄的江水一举将船只淹没,无论船上的疍民,还是拳术高到能踩水的白一阳,面对这用法术蓄满的洪流,都无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力。

  汹涌水浪卷过,船只全毁,敌我双方全被扯入水下,只有水底偶尔冒出的气泡,证明还有人活着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江岸上,一道相当狼狈的身影爬了上来,腹部高鼓,躺在岸上就不要命的喘气。

  手中刀子上,还挂着一节肠子。

  “说本将军不会打水战,开什么玩笑,本将军可是水陆全精!”

  ……

  时间往前推上一时半刻,就在虞老道大展神威,一举捏死青浮山三仙之时,戚笼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胜机。

  煞神也是神,神对于邪祟,是有压制作用的。

  戚笼眼一闭,而在下一瞬间,赵黑的蛇瞳眼中,无边无际的黑暗下,淅淅沥沥的雨水落了下来,是血雨。

  ‘此子除了迦楼罗血脉,莫非还有别的传承?不过双血脉传承,早在戾皇时代消失了。’

  戾皇是钟吾国最后一位妖皇,谥号为戾,他最著名的行为,便是掠夺国内所有的血脉传承,号称要打造一尊血脉之神。

  结果就连当时的神族都接受不了他的疯狂举动,一时间天下大乱,群雄蜂起,最后这位戾皇在通天楼自焚而亡。

  不过雨滴落在他的身上时,他悚然一惊,这感觉——

  “龙脉!”

  “吼!!!!!!!”

  一声震裂黑暗的巨吼声,一条无首之龙撕碎黑暗,布满血色鳞片的巨爪抓来。

  赵黑蛇瞳之中,一条手臂粗的蛇身猛然钻出,同样没有蛇头,只有一颗漆黑的眼珠。

  眼珠一转,浓郁到深沉的黑暗再度凝结,一下子就把龙尸封入层层黑幕之中,连隐约的龙吼声都微不可闻。

  刚松口气没多久,突然精神又猛的一提,刚刚还芒刺在背的恶鸟气息竟在那一瞬间突然消失。

  可惜这时已晚了,落下的一滴血水中,一只金色鸟喙突然探出,朝着那颗漆黑的、阴沉无比的眼珠猛的一啄!

  戚笼的食龙爪往赵黑的右眼上一掠,除了抓碎了眼珠外,这老货的半张脸都炸了开来。

  食龙爪特性——爆裂掌。

  “人有贵贱之分!你还不明白这一点嘛!”

  赵黑歇斯底里的大叫,浑身爆裂声大作,身上黑袍绷紧如铁皮,然后无数道不同类型的劲力从中打出,像是刺猬张开了身子。

  可惜这些乱劲并没有打中戚笼。

  “当然明白,”戚笼的声音若有若无,像蛇一般阴冷,又如龙一般高傲。

  “人有生死贵贱,我生,你死,所以我贵,你贱!”

  一只金爪从其背后插入,夺走了这短打天王的性命。

  “可惜没和你真正斗上一场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