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八章 狸猫换太子计划(上)

第八十八章 狸猫换太子计划(上)

  十天后,山北道,永定军镇,葛家堡。

  虽然山南道和山北道只隔着一条鹊山山脉,宽度只有几十里,但若是不经过白江,便就只有从山脉最西边的招摇山绕过去。

  葛家堡便是招摇山北边的一座军堡,隶属于永定军镇,一到这里,画风突变,三步一岗,五步一梢,若无路引,寸步难行。

  好在边军的通行令在这里还是管用的,很快三人便出现在了一座官方招待所中,同样也是半军事化的一座望楼,有九层,戚笼等人住了第五层的一间大通铺。

  “老叔,既然来了山北道,不如去我们家做客吧!”

  薛白热情洋溢,一路上说了无数次,似乎不把戚笼带回家就不罢休。

  戚笼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,哪还不知道对方心思,这是怕被他老娘薛蔓蔓揍呢。

  洪小四把戴帽披风解开,挂在椅子上,看了二人一眼,冷哼一声,出去打水洗澡去了。

  这位边军的校尉爷是真爱干净。

  “我上一次去你们薛家山庄,砍死了你们好几位族老,你还想着我去?”

  “老叔,你再不去,我娘就要嫁人了!”薛白突然面色肃然道。

  戚笼才喝一口茶,直接呛到了,连咳了好几声,把茶碗一放,没好气道:“关我屁事!”

  “虽然叔你极力否认,但我怀疑,你便是我娘当年在外面的姘头!也就是我亲爹!”

  薛白这小子果然继承了她老娘的一根筋,一脸的耿直和严肃。

  “放屁,你娘如今都快五十了,她生你的时候,老子还没成年呢,再说了,我长的跟你很像吗?”

  戚笼斜了对方一眼,薛白轻‘咦’一声,跟发现新大陆似的,认真打量着对方。

  戚笼虽然模样干净,但跟俊俏没什么关系,勉强可以跟斯文挂边。

  他又找了一面铜镜打量自己,不仅继承了白家血脉的俊俏,而且脸圆圆的,跟戚笼棱角分明的一张脸完全是两种类型。

  少年人顿时闭气了,坐在床头,嘴里反复嘀咕着,‘怎么会长的不像呢?这不该啊!’

  戚笼没搭理这个脑子不好使的家伙,慢条斯理的从包裹里翻出了本书,‘啧啧’有声的看了起来。

  临走之前,白三娘为了感谢戚笼的大恩大德,送了戚笼两本书。

  《活人桩解法》

  《龙甲秘书》

  前者是白家历代不传之秘,也是白家炼肉之法。

  后者则是钟吾国古代士大夫祖传之宝。

  戚笼这些天一直在研究着这本拳谱,他对于‘秋风未动蝉先觉’的内家境界可是眼馋的很。

  这本书其实可以分为两部分来看,前半部分是桩法,也是炼法,在筋骨皮肉四大境界中,是少见的肉炼法。

  筋法有十二条筋,你把十二条筋一一炼化,便就大成了。

  肉法却很奇妙,说是炼法,其实是化法,化的身上一斤不剩,往秤砣上面一站,站了跟没站似的,这一身凡肉便就化作真血唐僧肉了。

  炼成后,踏雪无痕是步伐,身子聚血一沉,有一百斤,便能增加一百斤的拳力,有一千斤,便能增加一千斤的拳力,奥妙到不可思议。

  须弥金山的‘二倍佛力’,便隐隐约约涉及到肉法的奥秘。

  赵黑这老货虽然六十多岁了,但一身聚气沉血的功夫高明到了极点,气力的勃发和持久,比戚笼这个数番奇遇的家伙都不逞多让,便是因此。

  至于《活人桩解法》的后半部分,其实应该说是拳术的解法,将不同风格的拳术拆解开,融入身上,拆解的越多,得到的精华便越多。

  按照书上所说,白家历史上最顶尖的拳术大师,融入了一百七十六种不同流派的拳术变化,并借此突破身体极限,皮肉合一,号称‘架子王’,

  看一眼,抬一手,便能破你的拳。

  一时间戚笼看的入神,直到一声咳嗽声在耳边响起。

  “呦,洪爷洗好了啊。”

  双刀洪小四牙痒痒的看着对方,牙龈摩擦出一句话。

  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  “我想做什么,”戚笼合上书,揉了揉眼角,打了个哈切,“我在等洪爷跟我开门见山的谈一谈呢。”

  这一路上,洪小四以各种方式刺探戚笼,可惜戚大匪首油盐不进。

  或者说,在打四岁就在道上混的戚大匪首眼中,这点小伎俩,太幼稚了。

  反而洪小四一不留神,被戚笼勾出了不少情报。

  比如说,‘眼’曾经是赵黑,如今是戚笼,但‘耳’绝不是对方,或者说,绝不仅是洪小四一人。

  所以戚笼一路上越发的稳如泰山。

  反而洪小四越发的芒刺在背,他不明白,计划到底从哪个关口出了问题。

  但至少,眼前人绝不是‘眼’。

  “洪四爷,上次有一个边军校尉这么瞪着我,差点没被我当场砍死。”

  “你说那人,是我的哥哥洪小三!”

  洪小四咬牙切齿,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,至少知道了对方的身份,前赤身党魁首!

  新仇旧恨,让他越发恼怒。

  戚笼一愣,然后长叹一声:“不得不说,缘分啊!”

  今夜的月色分外明亮,甚至遮住了星光,像一轮大圆盘一样挂在天空上。

  戚笼悄无声息的避开了几波巡夜兵卒,然后找到了一处隐蔽的练功地点,这是一处半荒废的木场。

  “山北道的景色,还真是久违了。”

  与山南道黑行、下九流、神异,乃至再往南边,祭祀、巫蛊之风的兴盛不同,山北道是当年的古战场所在,也是如今军阀开辟出的新战场。

  这里只有一种人能活的很好,便是兵强马壮者!

  在这里,兵阀势力会随着战争越来越强,而小势力想要生存,只有挂名依附。

  例如这葛家堡,便是挂在这永定军镇的旗下,至于这永定军镇的名头,戚笼压根就没听过,应该是三年内新出头的势力。

  戚笼刨除杂念,盯着月亮看了足有一炷香时间,然后缓缓吐了一口气,继而有节奏的深吸,像是吞吐月华一般。

  武家,尤其是内家,也有观想法,不过这种武家观想法并非吞吐日月精华,而是观想某物,心头自然存有某物。

  身体变化自然也能按照某物的性质来发展。

  这就是所谓的耕夫习牛则犷,猎夫学虎则勇,渔夫习水则沉,战夫习马则健,万物皆可以为我。

  戚笼的心头渐凉,而体内气血也渐渐沉入丹田之中。

  而丹田又名水府之地,气血进入丹田叫做‘一点真阳入阴海’。

  然后随着有节奏的吐息与身子些微的抖动,一点点热气顺着丹田以脊椎为中轴线开始向上蔓延。

  白家的活人桩很是玄奥神秘,它有九层变化,每一层桩法都是一种精神触动。

  内家拳的养分就是从这些精神触动中汲取出来的。

  这一层桩法名为一柱擎天。

  渐渐的,一条细小的热气从腹部向上升,断断续续,就像是烟香一般,时不时还产生细微的刺痛感。

  这是在打通以脊椎为线的大气脉,也就是所谓的‘气盛通脉,脉通穴开’。

  内家拳中,脱胎换骨的‘胎’不是天生的,正是由这些无数气脉编织成的元气胎盘。

  按照这种速度,怕是一夜的功夫,才能贯穿三分之一的骨节长度。

  而以这进度,至少需要百日功夫,才能贯穿整个脊椎,并达到桩法中‘开脑门,见天窗’的地步。

  这还是建立在戚笼肉身潜力被数次开发,佛身金相,体内生机勃勃,几乎没有亏空的时候。

  白家学徒打小炼这桩法,要三年。

  赵黑从第一层炼到第九层,也花了足足三十年功夫。

  戚笼可没这功夫,更不需用这水磨一般的手段。

  烛龙昼眼猛然睁开,一时间,戚笼肉身像是上等玉块一般,被照射的纹路毕现。

  然后,五脏六腑、奇经八脉,都陷入了接近半死的‘冬眠’之中。

  下一刻,那强大百倍的生机从四面八方,蜂拥而至。

  一时间,丹田好似加压的阀门,脑壳就是塞子,头顶正中央的百会穴便是天窗,被顶的‘嘎吱’‘嘎吱’作响。

  ‘一窍通而百窍通,大关通而百关通。’

  正应了那句老话。

  气海中有神珍铁,可轻可重可升腾。举头一指太阳昏,天地鬼神皆胆怯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