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九章 狸猫换太子计划(中)

第八十九章 狸猫换太子计划(中)

  戚笼并没有练一夜桩,而是在卯时鸡叫天明之前,就回了屋。

  正在床上坐童子桩的薛白睁眼,朝他嘿嘿一笑,然后就继续陷入半昏半睡半练武的状态。

  天地有日升月落,人体应阴阳、四季、十二时之变,不应逆势而为,尤其是炼内家拳,要顺着天意养火候。

  所以戚笼练完桩后还睡了近两个时辰,一直到辰时将过,这才是施施然醒来,正好是月亮彻底落幕,而火红的太阳刚刚挂在正中的阶段。

  七月份天气炎热的很,空气都火烧火燎的,不过戚笼不仅没有睡的满头汗,醒来的时候,枕头都是凉的,精神格外的好。

  下了楼,溜达到望楼的一楼大堂,看守望楼的行伍老卒送上一顿早餐,两张面饼、一碗肉汤、一壶类似乌梅汤的凉饮。

  然后这老卒子就靠在门口打着盹,手掌还搭在腰间的短刀上。

  丫鬟仆人、小姐老爷什么的,这不是山北道的画风,在这里最吃香的永远是军户,男人、女人、老人、小儿,说是全民皆兵也不为过。

  戚笼掰开肉饼子,里面是厚厚一层菜馅,尝了一下,味道竟然不错,有一股野菜的清香味。

  薛白起的比戚笼还迟,戚笼两张面饼都啃完后,才睡眼惺忪的走了下来,摇摇晃晃,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
  炼童子功的人比内家拳还要讲究,生活作息跟小孩一般,尤其嗜睡,不过小孩睡是真睡,这薛白却是在睡梦中养血坐桩揣摩劲道。

  一个本就天赋超群的天才,修炼时间还是普通人的两倍,也怪不得这家伙的拳术进度这么强了。

  戚笼以‘昼眼’扫了他一眼,发现他是皮、肉同炼,气血缩如丹,皮肉薄如一张透明纸,,炼肉之境到了上层境界,炼皮之境几近大成。

  “叔叔你刚才是不是在偷窥我?”薛白头也不回的道。

  这小鬼头果然是心思空明,或者说,傻到全身上下都是直觉。

  “对了,你昨天说,你老娘要嫁人是怎么回事,”戚笼随口道。

  薛白半傻半精,会说谎话,但他更怕挨揍,编排自家老娘这种事,打死他都不会干的。

  再者说,当年的薛家内乱,血炼一脉被气炼一脉斩尽杀绝,薛蔓蔓她最后关头请了赤身党一伙来杀人,可以说立下大功,如今在薛家应是位高权重才对。

  逼寡妇嫁人,这传出去也太寒碜了点,薛家号称三府皇薛,是山北道排名前十的大豪门,不大可能被人逼到这个地步。

  当然,若是寡妇思春了,这就另当别论了。

  薛白挠了挠头,苦恼道:“好像是什么皇家人过来,他又是我们薛家的近亲…是我娘的表弟,我娘不喜欢他…好像又是青梅竹马什么的。”

  虽然薛白说的颠三倒四,但是戚笼听后却很惊讶,三府皇薛的皇,不是自封的草头王,而是正儿八经的拥有一丝古钟吾国的皇族血脉。

  据说十几代以前,薛家的一位先祖是皇族供奉,曾奉命传授一位鱼冀郡主养生之道,一来二去就产生了情愫,然后便喜结连理,传承至今。

  当年薛家内乱,血气二宗互相残杀,表面上的说法自然是武学的理念不同,武学世家经常出这种事。

  现在想来,可能也跟薛家皇姓那一脉的传承脱不开关系,当年老族长无后,皇姓分裂,又有外力干涉,内中的权力斗争很复杂。

  如果是真正的皇姓血脉,便有可能成为未来的薛家族长,这便有娶寡妇的说法了。

  戚笼表情古怪的笑了笑。

  这年头世道不太平,男人死的早,寡妇满地走,正儿八经守寡的女人他见的不多,薛蔓蔓绝对算一个,贞洁牌坊对她来说大如天。

  撞上这种事,也不知道这心眼小的女人会糟心到何种地步。

  只是不知道这位表弟是贪她的身子,还是贪她的权势地位。

  总不可能是贪图眼前这个脑子不好使的‘儿子’吧。

  看着一副好胃口,又兴高采烈吃着早餐的薛白,烦恼对他来说或许真如镜上尘埃,擦一擦就没有了。

  某种意义上,这也是一种强人风格了。

  而且,戚笼眼眯了眯,想到‘赵黑记忆’中,关于两极秘窟中,关于虚幻龙穴的记载。

  虽然凭昼眼也能打开‘龙血铁门’,但要想取得完整的人造龙脉,最好的方法,便是‘古皇族血脉’。

  而且薛家山庄中的藏经阁,藏着薛家十几代人收集的拳谱秘籍,他也很有兴趣。

  要想尽快将‘活人桩’炼至圆满,搞不好这薛家还真是要去一趟。

  “别吃了,跟我去找洪小四。”

  薛白瘪了瘪嘴,眼珠一转,把热汤往喉咙里一倒,烫的两眼突起,不过他也舍不得吐,扬起头,两腮帮子像蛤蟆一样‘咕咕咕’的飞快伸缩。

  这是在用肉的震荡劲反复卷动汤汁,消化热气。

  然后鼻子猛然喷出两道带有油腥味的白气,这才满意的咽下了温热的汤水。

  这家伙惯于用天才的手段,做白痴的事。

  能把将内劲炼到脸颊上,这说明对方距离炼皮的最高境界,‘天地孔窍’仅有一步之遥了。

  戚笼是在附近一座空仓库中找到洪小四的。

  这家伙赤着身子,身上抹着药油,双脚各套着三圈十来斤重的铁环,步伐一动,铁环便晃荡不断,虽然下盘动作很慢,但铁环却以匀速旋转着。

  这说明对方的拳术炼到‘气沉于跨、上下相随’的地步,拳掌的变化能够贯穿全身。

  洪小四打拳的动作很慢,或叉、或抓、或拱桥、或压掌,看似没什么套路,但落在二人耳中,便会响起短促的‘嗡嗡’声。

  这是气流撞在四面墙壁,弹回来的声音。

  “哦,这位洪哥哥炼的是长拳螺旋劲。”薛白呆呆道。

  戚笼‘唔’了一声,单论拳种知识,他还没有薛白丰富。

  但他看的出来,对方下肢旋踝转腿、躯干则是旋腰转脊、上肢则是旋腕转膀,是一种全身上下都在转动的劲。

  武行说法,练的快,打的就慢,打的慢,练的就快。

  怪不得这家伙喜欢用八斩刀,洪小四动刀的时候,速度一定快的惊人。

  见二人过来,洪小四便想露上一手,体蓄势收,右肘往回一缩,猛的一弹,像是铁扫把,裹抱和缠绕两股劲力融合在一起,刚柔并济。

  往墙面上一扫,十几条深痕便扫了出来,正是他新炼出来的杀手锏——弹拳铁线手!

  “咦,这一招有点意思。”

  “哼,边军的手段,岂是你们关内的武人能懂的——”

  还没等洪小四开口吹嘘,戚笼便目光发亮的走到墙壁前,两只脚跟一起一落,像是在找什么东西,身子一拱一提,脊椎骨一抖,五指一扫,‘刷拉’一下,便就在墙上扫出十几道深浅不一的痕迹。

  “你!!!”洪小四瞪大了双眼。

  这些痕迹,除了深浅,几乎与自己制造的一模一样。

  同一时间,对面墙上也是‘刷拉’一下。

  洪小四猛转头,只见薛白正对着墙壁上的几十道浅痕苦思不已,“怎么感觉差那么一点点呢?”

  “这是我的拳术!”洪小四感觉要疯了。

  “你的?不好意思,现在是我的了。”

  戚笼咂咂嘴,决定不逗对方了,“洪军爷,开门见山,咱们是时候分开了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洪小四一凛,道。

  戚笼似笑非笑,“我和这小子往东走,过黑石道,上云中丘,去薛家山庄,可你不是要往西走么。”

  往西便是古战场所在。

  “毕竟,两极秘窟一事,宜早不宜迟啊。”

  洪小四面色一变,“你认真的?”

  “骗你作甚,秘窟只有一个入口,我要是偷偷摸摸去,能瞒得过谁啊,有这必要么。”

  洪小四目光死死盯住戚笼,过了许久,才缓缓道:“好,我觉的我们是要开诚布公谈一谈了。”

  ……

  山南道,在李府基础上新建的白府,一座大红轿子悬在空中,一对带红花的老妪、老头朝着对面一众府丁拳勇嘿嘿怪笑。

  “这谁啊这是,看这架势,这是大清早的来抓奸夫吗?”

  一道慵懒的声音从屋内响起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