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章 狸猫换太子计划(下)

第九十章 狸猫换太子计划(下)

  白三娘如今是今非昔比了,压服难民、分化新军、甚至提拔黑山城主上位,那被难民重点照顾的四大豪门,资产早已悄悄转至她的名下。

  也就是说,这个女人不仅是名义上的兴元府首富,而且还是一府之地幕后的权势主导者,更何况还有娘家,宁海府白家做后台。

  三者合一,自然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声势比起‘亡夫’李伏威都要煊赫。

  而她自己为了防止被人刺杀,招揽了大量的高手,就连白府也派遣了三个正当年的打家过去。

  这三个打家天赋未必及白家四驹,但拳术、经验都要在那四个死人之上。

  但就算是这般,面对这突然闯进来的红轿子,以及这两个平平无奇的老头老太,依旧被打伤十几个拳师,其中一个还是白家派来的。

  场面一时间焦灼住,胖城主,不对,应该是如今兴元府主,一身大红官袍、看上去尊贵无比的大官僚,此刻正蹲在墙角,一手拿着一根冰糖葫芦,好奇的打量着这座红轿子。

  红色窗帘被风吹开,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珠子也好奇的盯着这个胖子——手上的冰糖葫芦。

  胖府主憨憨一笑,举起还没吃的那一根,意思很明显。

  小姑娘见状做了一个鬼脸,小鼻子一皱,装的不屑一顾似的。

  不过冰糖葫芦到底还是有诱惑力,那乌溜溜的眼珠子‘眨巴’‘眨巴’的盯着。

  小嘴巴也‘叭叭’作响。

  最后实在忍不住,朝后面说了一句话,那轿子无风自动,缓缓沉了下来。

  再然后,一个身穿月菊花小襦衫,套着鸳鸯小袄裙,手上套着银环的小姑娘从轿子中跑了出来,直奔糖葫芦所在。

  头上的小珠钗一晃一晃的,‘叮叮当当’作响。

  然后一个胖青年和一个小姑娘就一起蹲在墙角,一人一根糖葫芦,舔的滋滋有味,似是专门看热闹的。

  “哎呦喂,这哪里来的漂亮小丫头,活泼伶俐的紧,快来给婶娘看看。”

  白三娘一副未亡人的白色素服,但柳腰摇摆,顾盼生辉,艳光比起以往更胜一筹,带着十几个丫鬟老婆子走了出来,朝着二人一个招手,那胖青年便颠颠跑了过去,还傻笑着朝小姑娘示意。

  那小丫头看在糖葫芦的面上,不情不愿的溜达过去。

  白三娘半倚在玉梨木美人塌上,把小姑娘往怀里一抱,然后笑嘻嘻的逗弄着。

  “小妹妹叫什么名字啊?”

  “我叫扣儿。”奶声奶气的声音。

  “和你娘亲来婶娘这里做什么?”

  “来找爹爹,听说爹爹就在你们这里。”

  “哦?那你爹爹姓甚名谁,婶娘帮你找找?”

  扣儿眼珠子一转,“那要找到了才知道,婶娘你帮我找好不好?把你府上所有男人都叫来,我们要一个个的找。”

  白三娘被小姑娘逗笑了,笑的花枝招展:

  “小扣儿啊,婶娘手下的男人没有上万,也有数千,让你一个个的找,你要找到什么时候啊,你有没有你爹爹的画像?婶娘瞅瞅,到底什么样的男人,狠心抛弃我们这么可爱的小丫头。”

  “扣儿,回来。”

  红轿子中一道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,等扣儿钻回轿中,声音才再度响起。

  “恶客叨扰,还请主人见谅,我与女儿这就告辞。”

  “咦,”白三娘轻咦一声,缓缓起身,露出窈窕的身段:“且慢。”

  “我白三娘倒不是个多么要脸面的女人,只是贵客,您怎知丈夫不在我府上呢?”

  “贵府上下藏了二十六个一流刺客,三十二处陷阱,两侧厢房、暗门后埋伏的刀手不下百数,一个处心积虑要给‘亡夫守寡送终’的未亡人,应该没多少功夫勾搭我那负心人。”

  “而且这些手段防备之意要高过暗杀之意,加上你额角逆纹、皮薄鼻尖、眉弓如钩,是睚眦反蹄之相,应该是另有杀人手段才对。”

  “哦?”白三娘笑容更胜,只是多了一丝丝危险,“那是什么手段呢?”

  “我那负心人不是个受制于人的性子,能跟您合作,必有所图,他想要什么我不知道,但他不想要什么,我倒是清楚的很。”

  “您这里没有他想要的东西,加上您丈夫的棺材里又是空的,所以很大可能,您那死去丈夫在哪里,负心人便在哪里。”

  白三娘缓缓鼓掌,笑容更胜,“不愧是山北道鼎鼎大名的红姑,听说九侗红姑有双白泽眼,能分人辨鬼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  “只是,男人的心都跑了,窥人心再准,又有什么用呢。”

  浮起的红轿子一停,轿子里响起了指甲敲击扶手的声音,一股森冷凶寒的气息缓缓透露出来,府上不少杀人不眨眼的凶徒都打了一个寒噤。

  白三娘面色缓缓沉下,眼角合在一起,像是一条美人蟒蛇,对着盘在轿子里的女骷髅吐着蛇信子。

  忽然,白三娘嘴角一勾:“按照民间的说法,处心积虑害丈夫谋家产的妇人被称为毒妇,而把丈夫吓跑的女人被叫做悍妇,不如毒妇和悍妇合作一把,妾身把死鬼变死尸,您把男人心给抓回来、再吞下去,如何?”

  ……

  地军在山海九道有着无数秘密据点,自然也有着无数类似‘疑冢’的地方。

  关外七镇并非对关内完全放手不管,它们也有天兵司,专门负责暗杀、策反、潜入等行动,其主要目标便是地军。

  而此刻,天兵司火部的一支,除火使者共十二人的小分队,便出现一座火山口上的石头城中。

  这些除火使者本身就是军中百人斩一类的狠角色,又被恶道宗铅汞道人进行人体改造,先天克火,身上至少有四件防火的神异物。

  其目标,正是地军中,火属性神物血脉的继承者,而其最终目标,便是地军只有九位的称公大诸侯之一——厌火公。

  “可恶,又扑空了么。”

  领头的冷面大汉警戒的张望四周,手中封火刀早已出鞘,而在这座石头城中,只有空荡荡的石屋,以及一些意义不明的巨大石群。

  “峰爷,你快来看!”

  一位使者发现了一些特殊所在,只见在一些巨型石块的背面,有一道道奇异符号。

  “这是……弃皇时期的古代语言。”

  一位随军道人正在加紧翻译,只不过这符文在各个时期的古代文字中,算是最复杂混乱的。

  最主要的原因,便是这位弃妖皇是疯的,在古钟吾国历代妖皇之中,是唯一一位在任上得疯病的妖皇,而他的儿子更有名,便是将古国送入坟墓的最后一代妖皇戾。

  “封印…天伏…逆王八邪,我明白了,这里封印着当初八王之乱的某位王族。”

  众人精神一振,十皇族,十二王族,这是当年古国的擎天支柱,而且正对应着天干地支之数,一向是研究古国资料的重中之重。

  这一次行动,或许真是收获极大。

  “明白了,这整座石城其实是一座阵法,而阵法的封印对象,便是十二王族中的最后一任重黎王,这重黎王天下火性的源头,而且——”

  “而且祂还有一个神名——祝融。”

  十二人面色一变,几乎就在瞬间,宝光乍起,刀剑出鞘,十二人头顶上,居然都浮现出一座模糊的神人幻影,气血暴增十倍。

  “恶道宗研究我等血脉多年,这就是人造天兵血统么。”

  一根石柱顶上,一位鸟翼鹿尾的美人,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一行人。

  “由普通武夫一跃成为一流高手,这种增幅,也就只有少数几种血脉才有,没副作用吗?”

  “英招女!”

  领头的峰爷手中软鞭如毒蛇一般探了过去,鞭影竟弹出十几丈,并冒出了汹汹烈火,火光之中光芒大亮,蒸腾着让神性血脉不安的东西。

  “符神兵!”

  天符兵是神道兵的符化物,有使用次数,但是威力与神道兵几乎一般无二。

  英招女心中危机感大作,口吐一颗水珠,这是她积累半年的血脉沉水,腐骨烂肉,内有无数蛊虫,水火相交,顿时滚滚水雾一下子覆盖附近了十几丈,以及无数烧化的虫尸落下。

  “咯咯,你们的对手可不是我。”

  鸟影人身展翅高飞。

  “好热!”

  一位除火使者忽然惊愕道,要知道像他们这种人,便是浑身覆满火碳,火焰烧身,都不会有半分的感觉。

  一座巨大的阴影覆盖了他们。

  除火使者僵硬的回头,只见在不远处的火山口上,一座巨大的火焰头颅从岩浆中探出,太阳一般炙热的眼珠子正平静的看着他们。

  “祝融!!!”

  一炷香后,英招女绕山一圈,确认天兵司无任何其他人马后,才施施然的落在焦黑一片的地面上。

  方圆十里,断壁残垣,一片狼藉。

  不远处是十二具焦炭尸体。

  而一位小巨人般的大汉正坐在一根断裂的石柱上,胸口和右臂上有着巨大的伤口,伤口处燃烧着黑焰,正以飞快的速度愈合着。

  “恶道宗那些老牛鼻子还真有些手艺,照这进度,或许半神级的神官很快就要出世了。”

  “相信到那时,厌火公已经彻底炼化血脉,成就正神了。”

  大汉的目光如海面一般平静,英招女想了许久的措辞顿时说不出了,只有单膝跪下,语含愤声道:

  “迦楼罗杀我夫君鹿蜀侯,求厌火公替我报仇!”

  大汉声音像清泉一样清澈:“迦楼罗么,当年八王之乱,这只恶鸟可是站在皇族一边的,不是绝种了么,居然又有传人出世,有意思。”

  ……

  另一边,只有戚笼和洪小四的一座寺庙中,洪小四恭恭敬敬的对着菩萨上香,犹豫了下,道。

  “李伏威的换头术知道么。”

  他顿了顿,“这本来是给薛保侯准备的东西。”

  戚笼面色不变,心中却似惊涛骇浪。

  这一诈,貌似还真炸出了了不得的东西来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