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一章 狸猫换太子计划(完)

第九十一章 狸猫换太子计划(完)

  戚笼沉吟了片刻,岔开话题,对着佛坛上的三尊佛像道:

  “你也信佛么?”

  “真道士在关外,真佛者在人间。”

  洪小四恭敬的合手。

  “佛么,这也不算是佛啊。”

  眼前这三尊乃是佛门金刚像,大力金刚、长生金刚、除祟金刚。

  大力金刚保武运,长生金刚保长寿、除祟金刚驱病邪。

  山北道有崇佛的传统,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反正戚隆打小就见过,而且更奇妙的是,没有佛陀相、没有菩萨相,只有金刚相。

  盯着金刚像上一身的肌肉铜疙瘩,戚笼琢磨,或许因为人金刚老爷足够凶猛吧。

  “换头术,我的确听过。”

  洪小四不疑有它,继续道:“薛侯是侯副都督的义子,我洪家历代都是侯家的家将,忠心耿耿,有一日,侯副都督深夜把我召进来,让我表面追随薛侯,暗中监视……”

  戚笼越听越不对劲,根据赵黑的记忆,薛保侯和李伏威二人,是某位存在亲自挑选的两条蛟龙。

  当然,也许还有其他人选,但真正成长出来的,能够夺龙的,也就这两位,也只有这两位。

  那侯副都督如果是‘耳’的话,那么这毫无疑问,是在违背‘那位存在’的意志。

  是私心?

  还是说,这场双蛟之争,除了自己之外,还有人参与?

  而且在赵黑记忆中,换头秘术这一诡异法门,也不是他私下交给李伏威的。

  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啊。

  “‘耳’只有那位侯副都督一人吗?”

  洪小四犹豫了下,道:“应该不止侯副都督一人,他跟我说过,督护府中,有不少人参与此事,让我莫要声张。”

  戚笼沉吟了片刻,倒是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
  ‘不周’和那位安排夺龙的存在是对手。

  她让自己鸠占鹊巢。

  而那位存在,也就是这方世界的烛龙,又是‘不周’口中,本地赌客之一,这些‘本地赌客’抱成团,建立了一个组织。

  当初段七娘的爷爷段补楼,便是探查到了这个组织的外围,被赵黑暗算,拳师也因此而死。

  烛龙毫无疑问是这个组织的幕后黑手之一。

  但这组织的幕后黑手毫无疑问不止一个。

  这些幕后黑手之间,关系不见得多亲密,应该是一种同盟关系,或者说有共同目标。

  那么,会不会存在这么一种可能,侯副都督所代表的,其实是与‘烛龙’同在一个组织,却又对这条‘人工龙脉’有想法的另一位幕后黑手呢?

  如果有这一号人,祂不像是‘不周’一样,可以直接与‘烛龙’翻脸,但祂又想让这条龙脉成为自己的棋子。

  所以,换头不换身?狸猫换太子?

  偷梁换柱,直接瞒过烛龙的眼睛。

  这比直接撕破脸强多了。

  从目前看来,这个可能性毫无疑问是最大的。

  因为死去的赵黑并不知道此事。

  至少戚笼得到的记忆中,没有这一遭。

  “这么说,‘耳’不止你一个,帮李伏威换头的蚊三道人,也可能是耳?”

  洪小四露出疑惑的表情,道:“我不清楚,我的行动目标只是配合‘眼’,如果你是‘眼’,我就应该配合你。”

  “但你这般做,或许并不是在按照‘侯副都督’的命令行事。”

  若按照‘侯副都督’的安排,这一位应该是骗着自己,让计划顺利实施才对。

  如果把自己换作赵黑的话。

  “是啊,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可我自打接过这个任务后,脑中便一直有一种声音,祂让我一定要配合‘眼’的行动,让我一切为了这个目标,嘶~”

  话语间,洪小四精神突然陷入混乱中,一会儿迷茫,一会儿清醒,仿佛有什么声音在耳边疯狂呐喊,他抱着脑袋,感觉太阳穴要跳出来似的,眼球突起,满脸痛苦,在大力金刚的铜铃眼下,仿佛被驱逐的邪物。

  戚笼左眼光芒大亮,瞳孔之中,有一只绕世界而转的光焰巨蛇。

  渐渐的,他好似看到了,在洪小四的耳边,潮水一般的黑浪正反复拍打着,那拍打的声响,怪异、喑哑,像是蛇腔,却又厚重无数倍,类似神祇一般高高在上的腔调。

  戚笼听出了这腔调的意思,顺从、服从、根据计划行事。

  ‘眼’是血脉。

  ‘耳’则是这种洗脑般的魔音么。

  怪不得这洪小四这么失智,且行为矛盾。

  紧迫只是一种表象,或者说,突破口。

  通过‘昼眼’,戚笼仿佛看见黑潮之中,十几条人脸小蛇钻出,往洪小四的眼耳口鼻中钻去。

  这位边军校尉的脸扭曲,撑大,变得像蛇脸一般的形状。

  好不容易撞上一位生瓜蛋子,戚笼哪里舍得让这只耳朵就这么没了。

  换一个老油条可没这么好欺负。

  一时间,戚笼左眼光芒大亮,那黑潮被光芒笼罩,渐渐往天空褪去,而戚笼的目光一直盯向着黑潮的源头,这滚滚潮水似乎是遮天一般的巨大蛇身下端,无数蠕动黑须中的一条。

  那是一条不见其头,也不知其尾的巨大怪物,身子有节奏的涨缩着,似乎是在沉睡?

  总之看上去不大良善的样子。

  一直到幻象消失,戚笼才收回目光。

  这是只有‘昼眼’才能看到的恐怖幻象,那蛇身本体,仿佛由一层层鬼蜮世界构成。

  跟祂相比,自己渺小的像只蝼蚁。

  一只扬着头,不认命的蝼蚁。

  回过神来,发现洪小四眼神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见自己目光扫来,身子一抖,畏惧的避开视线。

  这家伙不会认为这种状态是我造成的吧?

  戚笼嘴角抽了抽,倒也没有主动解释,心中一动,又问:“这换头秘术,真的只能换头吗?”

  洪小四咽了口吐沫,道:“脸皮也能换,但有被发现的风险。”

  “脸皮换上去,还能换下来吗?”

  “可以。”

  戚笼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  既然几方势力都各有算计,那么自己能不能浑水摸鱼。

  比如说,杀死薛保侯后,替代他,成为侯副都督的义子,武平都督府的游骑将军,以及最重要的,烛九幽和另一位存在的棋子!

  只要演的好,完全可以两头吃,两头拿,不,加上‘不周’这一派,简直是三家通吃!

  不过这一异想天开的设想,实现的可能性不高。

  要李代桃僵‘薛保侯’,侯副都督这一派中,绝对会派出一个实力不亚于这位薛侯爷的顶尖高手。

  薛侯爷可是二炼大成的宗师级存在。

  而且从目前来看,这位高手的所有资料都是未知,是计划外的变数。

  不过自己最大的优势,便是抢占了先手,成为规则的制定者,薛保侯、李伏威、还有那位神秘高手,没自己出手,这三人没有一人能打开秘窟之门,取得人造龙脉。

  而且那两极秘窟之中,可不只有龙脉这一件顶级宝物。

  一时间,无数阴谋诡计在戚笼脑中翻滚。

  看来薛家是不得不去了,像这种大豪门,对于关外的武学体系,多多少少有一定了解。

  无论是‘扮演’李伏威,还是成为‘薛保侯’,又或是三家通吃;这所有的前提,便是在于‘活人桩’能够达到模拟顶级拳术的层次。

  九层的活人桩,至少要炼到七层。

  恩,也就是赵黑那老货,普通状态下的水准。

  戚笼心中计划已定,当即就准备行动,把正赖在床上睡懒觉的薛白叫了起来,三人收拾行李,刚准备离开葛家堡,便撞上了山北道发生频率最高、也最不受人力改变的一件事。

  看门老卒子有着出人意料的灵活身手,三两下爬到了望楼的顶端,手搭凉棚往外张望片刻,毫不犹豫的把楼顶烽火台点燃,声嘶力竭的叫出声来。

  “敌袭!!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