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二章 刀

第九十二章 刀

  似山北道这种地方,打仗就跟喝水吃饭一样频繁,说不定还比不上吃饭呢。

  毕竟在山北道,大多数人一天只食两顿,而有些士卒,一天上的战场都不止两处。

  不过这些普通人都是预备役兵丁,才有这两顿干饭的待遇,其他地方的平头百姓,现在差不多还在啃树皮呢。

  老卒子一声吆喝,葛家堡乱而不慌,家家户户的兵丁像是汇聚入江的大小溪流,很快城墙上就站满了人。

  不过邬堡虽然也是军用建筑,到底比不上城池那种动则四五丈,乃至更高更厚的城墙;最多也就两层楼高,梯子一架就上去了。

  所以葛家堡主和手下的军将才会担忧。

  看着远方烟尘滚滚,堡主皱眉道:“永定军占据附近三府之地已有两年,根基深厚,我们又远在内腹,又有谁会想到攻击我们?”

  一军将迟疑了下,道:“或许是最近传闻中的,吕阀的阴兵鬼军。”

  “阴兵鬼军!”

  众将士色变,要知道,葛家堡战败,除了堡主的直系血脉外,兵丁和平民都能活,这些人对于任何兵阀来说,都是战争的目标和战利品。

  但是鬼军不一样,每到一地,必屠城戮民,然后再用不知什么邪门法术,把平民之中,气血浓度高的炼成阴兵。

  更何况,还有传说中吕阀的旗帜,当年整个山北道都在吕阀大军的铁蹄下瑟瑟发抖。

  吕阀不是解散了么,还是变鬼又回来了?

  戚笼三人早在老卒子一声喊后,便出现在望楼楼顶,盯着对面的黄烟滚滚,露出严肃的表情。

  “好兵!”

  做为边军校尉,便是李伏威手下的亲兵,在洪小四眼中也不过是还成的档次。

  但他现在却对着还未露面的鬼军脱口赞了一声,可想而知来敌军军势之强。

  戚笼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,盯着沙尘之中,那一面紫红流羽的吕字大旗,自言自语,“吕阀?”

  古月湖畔,他跟吕阀交过手,被打断了一节脊椎骨。

  吕阀十将中,佛帅周子通传他‘筋菩萨’一法。

  黑山山顶,正是借助吕傲侯那一记‘青鸾刀’,他才能成功逃生。

  他和吕阀这一脉真可以说是缘分不浅。

  但是根据他的记忆,吕阀自阀主吕傲侯消失不见后,十将内讧,吕阀分成两派,其中,一派保守派,以紫帅赵紫衣为首,收拢兵势,退回吕阀最早的大本营海荒道经营。

  另一派则是激进派,沿着吕阀的行军路线北伐,不知去向。

  如果真是吕阀的兵马,这是那一派的?

  薛白嗅了嗅空气,苦着脸道:“好多臭味。”

  戚笼顿时精神一凛,现在可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,大军围城,别说一流高手,便是宗师级的人物也可能陨落于大军围攻中。

  自己手下可再没有一声哨响,跟什么敌人都敢干上一场的近万强寇。

  而且这性质也跟那一夜的江湖械斗不一样,自己可以分化打击,从容连斩百人而走。

  大军征战,对付单个的武行高手其实很有经验,压根就不会给你近身的机会。

  “能看出有多少人马吗?”

  “有法术遮掩,看不出来,不过凭感觉,不会少于万数。”

  戚笼皱眉,以他做寇多年的经验,若是人数不过万,单枪匹马还可以突一突,若是人马过万,还是不要想着撞这面铜墙铁壁为好。

  虽然如今的自己,拳术修为是过去的三四倍,但是论起爆发力,还是远不如当年持刀做麻匪的自己。

  “单是守的话,受不住的吧。”

  “守不住,要想守的住,只有先用敢死队冲一冲,打破对手军势,斩首最好。”

  在这个高武力的世界中,斩将夺旗是常有的事,而斩首战术则早被用于各种大战之中。

  戚笼虽然精神绷紧,但紧张倒是没有一丝丝,他什么场面没见过,眼前这一幕虽然有些危险,但还不至于触动他心中的那根弦。

  “走吧,以你的名义,报名敢死队吧。”

  洪小四再看一眼对面军势,摇了摇头,疑惑道:“怎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。”

  戚笼和洪小四能想到的,葛家堡的上层自然也能想到,二人很快找到了敢死队的聚集点。

  近百精锐军汉身穿三层铁甲,头戴黑盔,身挂两刀、三枪、一弓,一箭壶,身上还有一些燃烧用具。

  其中有十几位贯穿一两条筋的伍长什长,面色平静,眼中冷漠而藏杀意。

  无论是数量,还是质量,山北道的底层高手普遍要比山南道高上一个档次。

  “你们要报名?”一个大胡子军将讶然道,这年头找死的事都有人抢着干?

  “怎么,我不配吗?”

  洪小四冷笑反问,手上的大都督府校尉令可是分外有重量。

  大胡子军将是葛家堡堡主的外甥,也是一员宿将,脑袋一转便就明白了,眼前这三人是打着借势跑路的主意,顿时有些不爽,不过边军的人他也不敢得罪。

  “校尉自然可以,只是这二位却不行,我们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收的,用兵行险,最怕带上孬种蠢货!”

  洪小四不解释,只是侧过身子,只见薛白正兴高采烈的扛起两口百斤重的擂鼓混铁锤,对着自家老叔道:

  “叔叔,这武器趁手,我就用这大家伙!”

  戚笼毫不犹豫,对着对方后脑勺就是一巴掌,扛着这两重家伙跑路,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一员猛将,好用箭把你射死么。

  戚笼丢过去一面铁裹木圆盾,让薛白接好,然后弓步拉掌,心跳如擂鼓,五指炸出空气爆响,如闪电般压掌冲盾。

  几乎在下一瞬间,盾牌四分五裂,而且外裹的铁皮卷成一道道螺旋纹路。

  这是蛇拳‘小禅寺’融入了铁线手的变化,对内的爆发力更强。

  “这盾不行,太轻太脆,换一个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洪小四眼角一跳,转过头来,淡淡问道:“怎么,不够格吗?”

  大胡子武将‘哼哼’两声,转身就走,这个关头,有这种高手助阵,那还有什么话好说。

  至于洪小四则有些郁闷的自言自语:“不是都说关内的武学体系还未完善么,怎么我的拳术就这么好学?”

  战场之上,哪怕你拳术高到超神,没有任何防备措施都是找死的货色。

  哪怕戚笼一身赤金佛身,要害可防钝器打击,但都要上战场了,谁没事用钝器打你啊。

  戚笼套了四套内甲,三套外甲,跟过冬的老黑熊一样,他如今的体力撑的起他这般做,事实上,若非再多的甲衣会影响行动,他都准备套上十层甲。

  跟话本中的传奇武将似的。

  虽然薛白这小子相当不情愿,但也给他硬是套上了两层内甲、两层外甲,选了一混铁盾,一厚背刀,背上还绑了三刀。

  看着圆脸小子撅嘴不爽的姿态,戚笼又是一巴掌拍了过去,想要凭着一身拳术纵横世界,等你小子四炼大成了再说吧。

  “你就拿一枪?”洪小四忍不住问。

  戚笼看着手上的镔铁枪,摇了摇头,“我有把握。”

  武人废刀枪,就连道器上几次战场后,都有很大可能崩口子,普通武器就更要常换了,人的骨头还是挺硬的,别说砍断了,砍到里面拔不出来可也是要老命了。

  哪怕他一对八斩刀是玄铁打造,也备两口普通刀器备用。

  而且,作为一个刀客,他很想见见赤身党魁首的刀。

  他那个哥哥洪小三,论天赋和才情都在他之上,结果硬是在关内被人一刀劈闭气了,好几年都没缓过神来,族内一时哗然。

  他很想见识见识对方的刀。

  谁知戚笼扯着薛白就站在了队伍中,似乎根本没有再选一口武器的打算。

  洪小四实在忍不住,问道:“你的刀呢?”

  葛家堡的大铁门在‘嘎吱’‘嘎吱’声中被拉了开来,腥风扑面,一股马革裹尸的惨烈气氛一下子就卷了起来。

  戚笼摩挲着枪身,头也不回道:

  “我自己,就是一口最强的刀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