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三章 赶尸军阵

第九十三章 赶尸军阵

  敢死队也好,斩首战术也罢,都不可能在一开始,摆明车马告诉对手,我要斩你家主将的脑袋了!

  所以葛家堡四门大开,一共有近两千名护堡兵卒一涌而出。

  这些人各个身穿铁甲,手持精良武器,有些人手上,道器的光泽一闪而逝,其中近四分之一骑马。

  山北道不产铁,也不产马,这么多装备,可以说是将堡内库存一扫而光。

  但这都是值得的,如果葛家堡被攻破,这些东西都将是别人的。

  堡主肉痛的抽了抽脸颊,一次突袭,这些兵马至少有一半人回不来,而为了遮掩真正的斩首小队,他调了三个马队作掩护。

  三百匹马、三百骑兵,葛家数代经营,毕其功于一役了!

  “大力金刚庇佑,愿我堡能坚守到永定军来援之际!”

  戚笼耳边马蹄声大作,透过黑乌乌的甲具士卒,如林子一般明晃晃的长兵械群,可以清晰的看到,两千人的偃月大阵中,三根巨大箭矢突起,飞速扎入地军的滚滚黄沙中。

  然后便是沉闷且连续的撞击声,枪头扎在甲衣上,像是鱼群吐水一般的声响,劈砍声、喊杀声、火箭点燃什么玩意传过来的热流。

  “咦,怎么没声了?”

  两军相距不过十丈,正是士卒精神最绷紧的关头。

  洪小四也是沙场宿将,虽然他不觉的自己会死在此处,但也精神头绷的十足,出于经验,他立马感觉到某些不对劲。

  至于戚笼,早就提前放出了无骨骷髅,这道分身吸收了烛龙昼眼,威能更涨,直接飞入敌方阵中,左眼光芒大亮,直破遮眼法术。

  “嘶~~”戚笼倒吸了一口气。

  只见黄沙滚滚中,无数陷马坑上下起伏,像一个个活人的脚掌来回踩动。

  而吕姓大旗下的士兵,一个个面色呆滞,身上有血水、有尸汁,有些似乎早已死了多日,腐肉从脸上落下,露出惨白的骨头茬子来。

  这些士卒的打扮各异,似乎并不是出于同一体系。

  而三支马队,三根大箭头,正正好炸在了三座巨大的尸坑中,摔的人翻马仰,这种动静似乎惊动了尸坑中的累累白骨,骷髅们一一爬起,密密麻麻,朝着骑兵扑了过去。

  而在尸坑的周围,一道道肉眼难见的黑气来回旋转,阻止了声音的传播。

  “移动万人坑、尸兵、脚掌?”听了戚笼的短暂介绍,洪小四愕然道:“陈国赶尸阵!”

  七大督护府庇护山海九道,所对抗的,便是两个从古钟吾国分裂出的敌对国家。

  陈国、中山国。

  来不及解释,两军已然撞在一起,那甲和甲、刀对甲、枪对戟,成千上万的兵器和人的声音汇成一道恐怖声响。

  以及在这巨大声响前,领头的大胡子军将那一声扯着嗓子的大吼:

  “举枪!!!!”

  在这摩肩接踵的场面中,你的前后左右都有几十号人的情况下,身法再高都没甚用了。

  被人潮推着,或者说也扛着人前进。

  戚笼唯一能做的,便是左手虎口压枪尾,右手四指指肚压枪中端。

  枪头斜指前方。

  枪二十四式中的太公钓鱼,又是八母枪中的圈内高枪;其发力点是腕关节和两臂内筋,合成一圈。

  在这拥挤的枪阵中,上下左右都在搅动晃荡,这两个部位是少数可以自主发力循环的人体节点。

  戚笼手腕一抖,枪头化作一道黑影,像是老鹰叼食一般,由上向下刺入,扎进敌方一士卒的眼眶中,然后四指一抖,铁枪枪身弹劲一甩,直接将背后两人撞翻在地。

  然后在下一刻,就被无数脚掌踩成肉泥。

  做为麻匪,基本上什么武器都要会一点,但戚笼正儿八经的枪道入门,却是从周子通那‘一枪净土’开始,这包含着那位佛帅一身枪道修为的净土枪,让戚笼大开眼界。

  而武人,尤其是器械术极为高明的武人,眼能看多远,手上把式就能用到什么地步。

  手上的镔铁枪或叼、或扎、或刺,招招不落敌人喉咙、眼珠、脸颊几个部位,事实上,这几个部位也是少数的,没有甲衣庇护,骨头又脆弱的地方。

  如果说敌我两方像是撞在一起的莽莽森林,戚笼这一棵树算是长的最好的。

  其他人要么是被对方用武器挡住,要么枪头扎在对方身上,然后拔不出来,最惨的是枪被对方徒手擒住,一不留神,被对方拔出了军阵中。

  在这种大军级别的交锋中,四面八方都是危险,士兵消耗的体力、精神,比起一场正儿八经的生死搏杀只增不减。

  要不怎么有一种说法,民间武术都是从战场上传下来的,只有在战场滚一遭而不死的武人,才算是真正的高手。

  薛白不愧是武行大才,无师自通,将内劲外打用在枪身上,两只手掌湿漉漉的,满脸兴奋,每一次刺杀,对方有甲衣,没甲衣也罢,枪头高速旋转,剖豆腐似的,一捅一个血洞。

  只不过这小子刺了几十下枪,就肉眼可见的疲惫了,挨了几下打,甲衣上还插着两根箭矢。

  洪小四打架也不念诗了,两口八斩刀神出鬼没,每一次出动,便割掉一条性命,而且这家伙敌我不分,只要妨碍他们这三人队形的,刀口直接劈上去。

  这家伙在战场上发挥的作用,比在江湖上至少要大上一半。

  戚笼理所当然的居正中,除了自己杀人外,还要照顾着薛白这小子,免的这小子打的过于兴奋,杀出兵线外,被乱箭射死,被围杀而死,又或是打飞射向三人的暗箭流矢。

  烛龙‘昼眼’的三百六十度视角,简直相当于开个小地图。

  饶是如此,他也多多少少有些疲倦。

  战场上的厮杀虽然凶险,但两股大军交战,并且杀穿兵线,总共也不过半盏茶时间。

  敢死队不愧是精锐,一圈扫下来,真正掉队和死亡的,也不过二三十人。

  而其他葛家堡的堡兵可就是大面积的伤亡,不是整军崩盘,就是逃亡,接下来的白刃战基本上是指望不上了。

  大胡子军将的胡子上滴着血珠,身上还挨了两刀,刀口极深,是砍穿了甲衣落在肉上的,手上一根铁枪枪头断了半截。

  虽然杀出来了,但他表情依旧很难看。

  无它,原本应该做为辅助的三支马队全部‘阵亡’。

  而且从阵外看,黄沙裹雾,而哪怕进了阵中,依旧黄蒙蒙一片,只能模糊的看出人影。

  寻常法术可没这效果。

  “还请三位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  大胡子盯上戚笼三人,刚刚三人的杀伤力,抵得上半支马队。

  戚笼还没开口,洪小四就直接道:“没问题,不破阵,我们也走不了。”

  戚笼扬眉,却没有反驳,他知道洪小四必有想法。

  等大胡子在前方探路的时候,洪小四才小声道:“找到赶尸道人前,先跟他们一路,杀掉赶尸道人后,再跑路。”

  “葛爷,这些人都是死尸啊!”

  其中一位兵丁突然惊恐叫道,大战之时热血激昂,但大战之后才发现,刚刚缩对敌的,居然都是尸体!

  是尸体套着甲,再跟他们搏杀。

  “赶尸道人是铅汞道人的一支,属于陈国五大世家中的招仙郑氏一脉……”

  半途中,洪小四短促的介绍了遍赶尸阵。

  要知在钟吾古地,所有法术都是风水之气所化,寻常道人以一己之力,能刮个风、召个雨,已经算是道门高手。

  除了金丹高人,普通道人驱使风水之气是有限的。

  而风水之气又多半藏在山穴、水脉之中,挪不得窝。

  赶尸道人却另辟蹊径,化尸藏煞,驱使大量尸体,制造大型的‘鬼打墙’阵势,在战场之中,尸体越多,这阵势的威力就越大。

  而除非破开阵眼,也就是杀死布阵的赶尸道人,不然几乎不可能破阵。

  在关外,对付这等手段,也是斩首战术。

  只不过在这里,大胡子军将不知道真正目标不是领军之人,而是赶尸道人。

  “……铁骨尸刀枪不入,但移动缓慢,不要久战。”

  “白尸怕法术、紫尸身藏毒。”

  “飞尸是用鹰隼大鸟炼成,它在哪里,赶尸道人就在哪里。”

  “小心不化骨,这种活尸最少也是一流高手的水准。”

  “游尸是最恐怖的,是赶尸道人脱去肉身,人尸合一,一旦炼成,除非烧尽尸体,不然根本不知道他真身在哪里。”

  洪小四做为都督府的军将,自然明白陈国奸细混入山北道代表什么,所以没有半点隐瞒,和盘托出。

  而戚笼面色也越发严肃。

  吕阀的人和关外的势力沆瀣一气了?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