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六章 斩尸头(下)

第九十六章 斩尸头(下)

  而在二人交谈之际,薛白早已愣愣的跳入了尸坑中。

  脚掌方一落地,入眼所见,便是不计其数的人尸、马尸、白骨、兵器,但是没有血液。

  有一种说法是,人体的三魂七魄在死后会因为没有媒介而散去,这媒介便是血液。

  感应到活人气息,四周的白骨立马演化成骷髅,一个个的张大嘴巴,手脚并用的向薛白扑去。

  在洪小四眼中,万人坑之中,数以百记的骷髅把薛白团团包裹住,手脚相互插在一起,组成一个巨大骨球,反复吸吮,食人精气。

  “该死,这些都是不化骨的雏形,等把你吞噬掉后,一具真正的不化骨就成形了!”

  然而一声炸响,白骨大球从内部四分五裂,薛白现出身来,浑身冒着热烟,皮肤通红,两眼更加茫然。

  “嘶~”

  洪小四突然意识到,自己很可能忽略了一点。

  那就是三人之中,论起拳脚功夫,薛白很可能还在戚笼之上。

  别的不说,单是这浑身毛孔大爆炸的无限劲,戚笼就使不出来。

  筋骨皮肉中,任一一种境界大成,都会带来一种特殊的人体提升。

  他人要是这么做,要么虚耗而死,要么肉身炸的四分五裂。

  这种劲力的强度,几乎等同于浑身裹满炸药包再炸开,皮膜所要承受的压力强度是巨大的。

  然而这些骷髅都是死物,虽然骨头断裂,但是不一会儿功夫就组合完成,再度扑上,而且骨头表面多了一层肉质光泽。

  这是吸收薛白的精气神。

  ‘轰!’

  又是一记浑身毛孔大爆炸,无数骨头再次分离散裂。

  “趁这功夫,快点上来!”

  “总是能感觉到,却又感觉不到,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

  薛白自言自语,两条鼻血流了下来。

  脑子不大好使的少年,一旦执拗起来,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他老娘一个人能把他拉住。

  天空上,正与一群飞尸斗个不休的无头骷髅,眼中神光忽然黯淡了下来,同时动作越发缓慢。

  剩下的八具飞尸见状,那类似鹰隼,又类似在僵尸的尖叫声更急,像是一道道勾魂锁链,把无头僵尸牢牢所在半空上。

  然而在下一刻,无头骷髅胸甲上,那由三奇贵人骨结成的三面波旬,那贪和痴的骨脸忽然不笑也不哭,面如冷水,反倒是中间本来平静的嗔脸张嘴大吸。

  所有怪异声调同时吸入其中。

  然后‘咔嚓’一声,裂成两半。

  同一时间,无骨骷髅消失不见。

  又是同一时间,薛白的第三记浑身毛孔劲力喷薄而出,炸的骨头乱飞,同时他面如枯槁,摇摇欲坠。

  下一刻,骷髅所化的火光如火雨一般铺天盖地,笼罩在尸坑之上,落在所有翻飞的白骨之上。

  所有白骨都在燃烧,唯有躺在边缘的一具尸骨不沾火焰。

  “我看到了!”

  薛白两眼之中,精光大闪,脚步一拧一拔,远隔十丈,两步踏过,同时一记太极鞭手甩如铁鞭!

  一颗脑袋像是西瓜一样被打爆开来。

  异像消失,一个身穿死人袍子的无头道人就跪在地面上。

  一本册子从其胸口落下。

  尸坑开始消失,白骨化作糜粉,但有十几根白骨表面光泽团聚在一起,组成一个类似娃娃状的骷髅框架,两点磷火突然从眼眶之中亮起。

  大阵之中,所有的尸兵都停止了动作,一时间,风水之气混乱、咆哮。

  无骨骷髅手中荧惑刀猛的砍向自己巽风化作的左腿,然后把左腿往天空一抛。

  刹那间,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。

  戚笼诡异的一笑,早有预谋的往狂风之中一跳,踪影消失。

  董成回过神来,小母驹迅速扎入浑浊风暴中,可惜哪里找得到人影。

  “半战而走,这可不符合你这个刀客的作风。”

  三年过去了,当初那个癫狂、甚至有一些歇斯底里的用刀高手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  董成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。

  对方会变的更加难缠。

  ……

  三日后,黑石道的一座客栈中,戚笼正盘膝坐定,似打坐非打坐,似站桩也非站桩。

  过了许久,他长长吐出一口气,一条白练吐了出来。

  “找我什么事?”

  靠在楼梯口的洪小四打量着对方,突然疑惑道:“你好像变样了?”

  “是嘛。”

  戚笼不以为意。

  他对此早有感觉。

  毕竟经过这几日的锻炼,活人桩法他已经练到了第三层。

  一柱擎天、两仪换面、三才天地。

  内家功法的修炼,一方面,会使得皮肤变的丰满、匀称、圆润、富有弹性,另一方面也会影响到骨骼的牵拉作用。

  这也使得戚笼好似年轻了三四岁,眼神越发的温柔如水,皮肤变白,平添了两三分俊朗。

  说是读书人都有人信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洪小四面色古怪:“那只不化骨,好似要活过来了。”

  戚笼愣了愣,二人迅速上了楼,走进通风最好的一间房间,推门而入,只见床面上躺着一个三四岁大小的女童尸体。

  说是‘尸体’,胸口一起一伏的,但要是说是活人,又像是被活剥皮的女尸。

  满是鲜红皮肉的表面,此刻被一层浅色尸膜覆盖,而且不断鼓起肉芽,看上去很恶心,却散发着一股清香,有点像是太阳下晒过的衣服和被子。

  虽然前一天,这具‘不化骨’身上的尸臭让戚笼二人花了十倍的价钱,才从掌柜手中保住了这间房间。

  戚笼看了洪小四一眼,表情古怪:“这又是个什么说法。”

  当初捡这玩意的时候,本以为是可以炼入龙煞分身的宝物,结果这玩意越长越大,越来越有人样。

  这反而让他有些蛋疼了,炼化这玩意,总有一种杀鸡取卵的负罪感。

  “不化骨的确是有被人驱使的记录,只是那些不化骨大多是死尸,而且是由气血旺盛的武人尸体炼成,如今那小子没死,这具骷髅又活了,这种事从未听说过!”

  洪小四在关外见的怪东西多了,但是这般怪异,还是头一次见。

  “那小子如今高烧未退,会不会是被这东西缠上了。”

  那小子自然是薛白,二人之所以在此处临时落脚,便是因为薛白高烧不退,昏迷不醒,难受颠簸。

  戚笼摇头,“跟这没关系,不出意外,那小子是要突破炼皮大成了。”

  洪小四先是一愣,然后一脸不加掩饰的嫉妒。

  戚笼之所以能将活人桩连续突破三层,除了各种爆棚的先天优势外,还有最重要一点。

  便是连斗鹿蜀侯、橐驼侯、血麒麟、赵黑、董成等高手,武人的生死经验最后会沉淀下来,化作本能。

  这种本能便是武道进步的源泉。

  但这种刀口上的生活,他戚笼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。

  薛白这小子不一样,是被他老娘管着长大的。

  第一次跟薛保侯这种层次的高手斗,第一上战场,第一次在生死压力下,以内家真意破赶尸邪法。

  加上这家伙在武道上的顶级天赋。

  这一突破,便是一大步!

  戚笼摇了摇头,看洪小四的表情,真是人比人,气死人。

  他很淡定,毕竟他如今也算是‘气死人’那一档了。

  “我来守着,你去歇息吧。”

  他练武时,都是洪小四守在这里的,就是怕这玩意‘复活’之后,变成什么吃人尸怪。

  等洪小四走后,戚笼闲极无聊,便摸出一本书来看,这本书也是他的战利品之一,叫做《尸册》。

  上面不仅有赶尸大阵的阵图、还有聚尸养煞的手段,更有七种尸兵的制法,‘铁骨尸’‘白尸’‘紫尸’‘青尸’‘飞尸’‘不化骨’‘夜叉’。

  其中最后三种最难练也最珍贵。

  比如那飞尸,就要以有灵性的鹰王炼制,炼成之后,有‘白骨喙’‘恶鬼嚎叫’‘勾魂眼’‘飞尸大阵’四种邪术。

  每一只都相当于一位弱化版的萧道人。

  若非当日戚笼以毁坏一根三奇贵人骨为代价,转势转运,还未必就能脱身。

  更别提为了离开,他消耗了巽风葫芦所化的一条腿。

  但如果能炼尸有成,这种损失也不算什么。

  比如,若是当日杀死鹿蜀侯之后,保存其尸体,现在便就就多了一具‘不化骨’了。

  只是,唯一的问题,炼制尸体,需要道门中人辅助。

  想到这里,戚笼不由怀念起了云游四方的虞、萧二道人。

  然后,一声重重的心跳声忽然从隔壁穿来。

  ‘嗡嗡嗡’的强烈风声突然响起,像是一百人同时呼吸。

  ‘天地空窍’开了!

  戚笼激动的站起身来,不管如何,他对薛白,多少有一分长辈的情分。

  “咦!”

  不知是不是巧合,就在薛白炼皮有成的时候,眼前这具‘不化骨’也睁开了双眼,大量的皮膜在其表面覆盖,同时黄黑色的发丝从脑骨上拔出。

  渐渐的,一个圆脸可爱的小女童便就成形了。

  不过三息,薛白破门而入,满脸激动。

  “叔叔,我的拳术进步——”

  他看到了床上的小女童。

  那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样貌。

  那与戚笼也有几分相似的长相。

  薛白一锤手掌,恍然大悟!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