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八章 鹅公坡

第九十八章 鹅公坡

  锦标社,又名射弓踏弩社,用的是铁胎铜丝弓,使的是大羽箭。

  简单来说,这是一武社。

  武社和拳术流派不同之处便在于,武社不是师徒传承,虽然也教拳,但不是重点,弓弩、摔跤、枪棒,兵法,甚至操练军营阵法,有点像是培养武备人才的学校,只不过专业性更强一些。

  武社也是山北道世家保持权势的一种途径。

  不同于山南道的江湖、帮会、下九流,拳术搏富贵在那里是一条出路。

  山北道战事多且重,一切为武备服务,从军才是最大的出头路。

  甭管你是哪一帮那一会,大军围剿之下,没什么帮派能抗的住。

  而上层又想在乱世之中保持地位,所以在很久以前,皇家用来培养武备人才的一套又被拿了出来,而且颇为管用。

  武社入门简单,甚至免费招生,而从各大武社出来的生员占据了大量基层武官官职,这样一来,无论你是什么势力,要动武社,以及武社背后的武行世家,那都得掂量掂量。

  这样一来,武社背后的豪门世家,就能保持一个相对高的社会地位。

  而且更有意思的是,比如某家武社擅长用什么类型的器械,就能判断出其背后门派的擅长手段。

  必如,教枪的武社背后世家一定擅长拳术。

  教弓箭的一般擅长掌法和指法。

  教马术的下盘桩功高深。

  至于摔跤扑者,其拳脚功夫和小劲打法一定厉害。

  比如这锦标社,戚笼扫一圈,便发现这些人的虎口和指肚都有老茧,其背后的门派大约善硬掌法。

  这种弓手射出的箭没有弧线,但是箭速爆炸,威力极大,中者相当于挨了神臂弩近身一击,就算不中要害,只要插入人体,筋断骨折也是必然下场。

  薛家也有武社,叫做杆子库,练的是九尺半棍,这种棍法是内家臂法的衍生,以抖、扎、弹、割、杀为要,只要炼成,基本上什么长兵器都能耍上一耍。

  戚笼对此很有印象,当初群匪杀入薛家山庄的时候,这些军中教习让这些穷凶极恶的匪徒吃了不少苦头。

  那掌柜的大概是锦标社的某一届师兄,不过右手似是被挑断了筋,绵软无力,所以才会开店讨生活,他也会一些医术,但用了好几味药都没有效果。

  那几个伤员渐渐口吐黄沫,挣扎的动作也越来越缓慢了。

  “也不知道那些大杆子怎样了,我们都被这么惨,那些人想必也凶多吉少。”一人喃喃道。

  “你说的那些大杆子,他们现在在哪里?”

  说话那人眼一花,一个脸圆圆、颇为俊俏的青少年就出现在他面前,一脸认真。

  大杆子就是杆子库在外界的称呼,他们出门携带的白蜡杆子比马枪都长,所以有此一说。

  那人刚准备开口,就被人叫了过去。

  “罗光玉,还愣着干啥,快点给师弟上绷带!”

  “哦!”

  戚笼见状,道:“看来是要先救人再说了。”

  他这话是对洪小四说的,洪小四随身携带了几种专门解尸毒的药物,但小不化骨却鬼魅的出现在几个伤员身侧,黑色指甲往伤口处一抓,一丝丝尸气直接被抓了出来。

  伤员的脸色迅速红润了起来。

  其他人的都有些看呆了。

  “你、你是尸鬼!”一人突然尖叫道。

  “年轻人,说话之前还是先想清楚的好。”

  洪小四一手搭在这人的肩上,一脸挑衅,手上的大劲,直接把对方压的膝盖半弯。

  虽然洪小四经常在戚笼手上吃瘪,但那是因为‘耳’天然服从‘眼’。

  虽然洪小四比不上薛白有天赋,但哪怕在东起牛鼻湾、西支珞珈山,横长八百多里的整个山北道,囊括这其中的所有练家子,这小子都是最顶尖的那一小撮武行大才。

  除此之外,洪小四的强烈优越感是建立在眼界和实力之上的。

  如果说山北道的底层武人,比起山南道普遍强上一个档次。

  那么在高手层面上,同等层次的关外打家,比起山海九道中的武家,同样要强上一个档次。

  只有少数类似戚笼、薛白、赵黑这种天赋爆棚者,能打破这个限制。

  虽然洪小四‘只’炼了四条筋,但藏的手段不少,可以说是对付白家四驹中的任意一个,都有稳赢的把握。

  一般而言,每年一次的边镇三征,出的可都是他这种‘校尉级’的高手,都已经足够了。

  除非极其倒霉的撞上某个麻匪。

  关外七大都护府的强势,可不仅是在武道上。

  所以洪小四吊儿郎当的那么一站,似笑非笑,目光一扫,这些锦标社的成员都汗毛一竖,感觉被人用冰冷的刀尖抵着喉咙口。

  腰间插的两口八斩刀同样在‘嗡嗡’作响。

  “别误会,各位,”戚笼笑着走了过来,扮红脸:“我女儿天生神异,但并非你们口中的尸鬼,我们只是想知道,你们口中被困的大杆子,他们现在在哪里。”

  掌柜很有江湖经验,立马按住两个要硬出头的嫩头青,很恭敬的道:“新社员打猎,基本上都在三十里外的鹅公坡。”

  “多谢。”

  等三人离开后,其中一位成员才不满道:“师兄,这人很可能是练尸拳的高手,上头不是发话——”

  掌柜冷冷一扫,把他接下来的话堵住了,“那耍双刀的,穿的是关外的冷热皂衣,生活习惯也与我们不同。”

  “那个圆脸少年,腰上挂的翡翠暖玉是薛家上层才有的异宝,想找死我不拦着你们!”

  众人失声了,关外也好,薛家也罢,都不是他们惹得起的存在。

  “把伤员抬到二楼好好休息,尸毒虽然解了,但是伤势依旧在,不好好调养的话,一身打熬的功夫就要废了,你们不想像我一样吧。”

  等大多数人都上楼后,掌柜的才一把抓住最后一个罗光玉,看了看左右,突然小声道:“你性子谨慎一些,马上回武社向教习禀告此事,切记,此事只有我们两人知道。”

  罗光玉张了张嘴,最后狠狠点头,快步出了客栈。

  年轻掌柜缓缓坐了下来,脑袋靠在酒柜上,左手握着干瘦无力的右臂,脸上渐渐积起了愤恨。

  “薛家虽然跟尸武人有牵扯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能给你们制造一点麻烦也是好的,薛小沐,你断了我的前程,我也要给你添添堵!”

  锦标社背后是罗家,也是山北道的大豪门之一,以硬功掌法为长,号称铁肉衫、金钟罗,跟以内家拳法为长的薛家是天然的不对头。

  掌柜当年在锦标社中,也是名震一时的年轻高手,直到他撞上了薛家年轻一辈中的女煞星,号称‘毒藤蔓’的薛小沐,当场废了最重要的右臂。

  敌人太强,欲复仇而无可奈何,是人生之中最烧心的一件事。

  ……

  黑石道的石头不知什么原因,全黑的跟碳一样,所以鹅公坡附近的白石就格外引人注目。

  而且不知是不是地势原因,黑石道方圆百里鸟兽不存,种花花枯,种粮欠收。

  独独在这鹅公坡附近,水草旺盛,百鸟云集,水溪纵横,鱼类众多,经常还有血裔鸟类在此停歇,是个打猎的好去处。

  锦标社的弓手进行内部竞赛的时候,多半选择这里。

  但是随着山北道尸潮在各地此起彼伏,鹅公坡附近也渐渐变的不太平了,小股尸兵、尸鬼,以及已经成为武社公敌的——尸武人!

  林深鸟飞,脚步声沾着水花,一根沾血的白蜡木杆子探出草丛来,伴随着的,还有强烈的喘息声,已经一双极惊恐的眼神。

  “把子哥,小石头没气了。”

  另外两人狼狈把一具尸体放在地上,身上多好几道沾着黑血的抓痕。

  “那个尸鬼子应该是甩掉了,先歇一歇吧。”

  三个杆子库的社员跌坐在地上,浑身大汗,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像是才经历过一场大战。

  “也不知教习他们怎样了。”

  “要不是内奸,我们也不会被打成这样,那些不人不鬼的家伙真该死!”

  “只是没想到,楚教习居然也练了那鬼玩意,他平时为人那么正派。”

  “辛亏发现的早,将他围杀了,不然伤亡还要大!”

  小石头的尸体丢在溪水上,冲刷着血迹,脸色苍白的跟纸一样,手指缓缓动了动,嘴角缓缓勾出一丝邪笑,突然睁眼,双眼漆黑。

  “你们,是在说我吗?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