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九章 尸武人(上)

第九十九章 尸武人(上)

  三十里路,一匹普通马一般需要半个时辰。

  而一个一炼大成的武者,全速之下,不超过半炷香时间,也就是四分之一个时辰。

  戚笼‘须弥金山’大成,肉体强度相当于一个炼体大成的高手,可能硬度强一些,爆发力稍弱一些,但总体来说应该差不多。

  不过他不急,慢条斯理的吊在后面,任由薛白带起一阵浓烟,然后消失在他的视线中。

  “你不急么?”洪小四纳闷道。

  “我急什么,我又不姓薛,”戚笼扬眉道:“再说了,我这不也是为你着想么,我和薛白都走了,把你丢在这里怎么办,你跟的上么。”

  洪小四郁闷的不想说话,关内的一流高手有这么多么,怎么自己一遇就是两个,而且是最变态的两个。

  “好了,不逗你了,我是想问你,这种情况,你们大都督府不管么。”

  戚笼话有所指,说的自然是赶尸道长、尸兵、吕阀残党这一连串怪事。

  而且看那锦标社成员的表情,似乎尸兵的爆发,绝不仅是葛家堡一处。

  洪小四也纳闷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我也不能理解,按理来说,这几年为了防止地军造反,七大督护府对于关内的掌控应该更严了才对,天兵司怎会对此无动于衷。”

  “天兵司是什么?”

  “前身是关外最大的间谍机构皇城司,后来为了对付关内的地军,分出了一部分组建天兵司,由七位从四品的大都督府神道长吏共同监管……”

  “司内分水火瘟斗四部,每一部有一位正四品的斩邪大将,其实力相当于宗师。”

  “斩邪大将麾下,有东南西北中五位除魔使者,官职从五品,相当于你们口中的一流高手。”

  “……以及青赤黄白黑,五箓直使功曹十五名到二十名,监管各府道,每一位直使功曹都名入封神台,刻下天兵神箓,虽然比不上一流高手,但短时间的爆发却要超过普通炼体大成的拳师。”

  “至于天兵、鬼吏一流,具体数目就非我这种外人所知了。”

  武行很少会具体划分武家的强弱,这不准确,而且会招致麻烦。

  毕竟,在很多武人眼中,名头大如天。

  比如赤身贼时期的戚笼,一口麻匪刀纵横两道,打遍天下无敌手,谁能想到,其炼体强度才堪堪达到二流水准。

  又或者,一个持械强手,比如某位剑术大师有一口宝剑,人剑合一之下,是有可能挑翻一个炼体大成的拳家的。

  如果类似双枪将董成这种,坐下小母驹有神兽血脉,能奔涌出拳意,气血程度又浓郁到夸张,加上一口神枪,这搏杀的胜率就更大了。

  又或者像唐三糖这种四肢不勤的农家汉子,就因为得到一口神道兵,一跃成为一流高手的例子,虽然罕见,但也不是没有。

  地军侯爵的神兽血脉,直使功曹的天兵神篆,薛白的童子功,戚笼的食龙爪,或者是其它神异存在,在搏杀之中,都能在瞬间改变战场局面。

  但台面上不说,约定俗成的说法还是有的。

  比如,一流高手的底线是炼体大成。

  超一流高手,也就是俗称的宗师,至少也是两炼大成。

  但有内家顶级境界的一流高手,和普通的炼体高手,这又是两码事,一个天一个地。

  戚笼粗粗一算,还真是吃了一惊,不声不响间,关外督护府在关内的力量居然达到十一个宗师、二十位一流高手、六十到八十位准一流高手,以及无数堪比七十二寇层次的天兵鬼吏。

  他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,一直以为督护府在关内没什么势力,没想到暗地里藏了这么大的一股力量。

  而且从未听人说过。

  诚然,七位从四品的神道长吏未必就真有宗师级实力。

  但像薛保侯这种宗师高手,都只是从五品上的游骑将军。

  这些七大都督府中,每一个大都督府才出一个的监官,必然有其强悍之处。

  有这么恐怖的实力,天兵司居然镇压不住尸潮,这就有点骇然听闻了。

  洪小四比戚笼还惊讶。

  “对了,封神台和天兵神箓又是什么玩意?”戚笼似笑非笑。

  洪小四纠结许久,牙齿咬的‘咯咯’直响,终于承受不住耳边一浪高过一浪的魔音洗脑,说出了军中最大的秘密。

  “其实这些年,七大都督府,包括在背后支持他们的上层势力,一直在做一件事。”

  “就是绕过钟吾古国小妖庭的神兽血脉,建立新神庭。”

  戚笼讶然:“小妖庭这种传说竟然是真的!”

  小妖庭就相当于中土唐国的三清、神仙、玉帝、天庭之类的说法,只不过换成了钟吾古国风俗中的各类神祇。

  这些神祇多半是由神兽血脉孕育而出的。

  而这些神兽神祇,又被称之为神王,统治着钟吾古地所有的神魔妖怪,以及阴阳两界。

  “有的,只不过在戾王时代,小妖庭被摧毁了。”

  众神都陨落了么?

  谁又能让众神陨落!?

  戚笼心头微沉,从赵黑的记忆中得知,两极秘窟中的人造龙脉,就是戾王时代孕育的,甚至可以说是戾王为自己‘复活’准备的宝物。

  两者之间的关系,很值得玩味啊。

  “不对啊,薛保侯怎么没有天兵神箓?”

  戚笼巅峰时期的刀术,斩杀到宗师层次已经接近极限了,倘如那薛保侯真有爆发手段,当初‘水陆大会’上的一刀,也未必就能把对方劈晕过去。

  洪小四摇头:“关外所有的宗师高手都没有天兵神箓,有一种说法是,借助外物,突破不了半神级。”

  半神是传说中,宗师之后的一种境界,火烧身,肉身成神。

  那是怎样强大的一种的境界,立于人间的半尊神祇么!

  在关内,没人达到过这种境界,至少戚笼没听过。

  但他很期待。

  拿起刀的自己,生死相搏之下,也许能伤到半神,但绝对杀不死半神,因为刀是人持的,他的刀只能斩人,斩不了神。

  但如今的自己,已经是实质上的炼体了,宗师是可以仰望到的存在。

  未必就没有成神的机会!

  “这么说,你也有天兵神箓?”

  洪小四摇头,颇为傲气道:“我们洪家在关外也是鼎鼎大名的军将世家,自有煞神将供奉,不需外物。”

  煞神将就不是外物了么,戚笼心里嘀咕了一句,直接把对方当作工具人,开了‘昼眼’,将对方身体扫了个通透。

  哦,这血液之中果然有异常,一道道银色流光一闪而逝,煞气腾腾的感觉。

  “历代供奉,血脉传承?”

  “自然!”洪小四抬起下巴道。

  “那当年,我跟你哥打的时候怎么没见他使这一招,难道是我出刀太快了?”

  洪小四深受打击。

  些许尸兵根本没被二人放在眼里,莫说薛白如今突破炼体大成,就算是没突破,对付这些尸兵也是砍瓜切菜一样简单。

  所以戚笼二人花了近一个时辰才溜达到鹅公坡。

  期间,戚笼主要了解了七大都督府这种顶替古国的庞然大物,其内部结构到底是怎样,表面上的实力又是如何。

  大有所获,甚至有种意犹未尽之感。

  原来关外七座大山的山表脉络是如此形状,对于自己日后攀上这几座大山,底气多了不少。

  “咦?”

  戚笼目光扫过鹅公坡的水边丛林,这里生气好足啊。

  不远处,一只大白鹅伸着脖子‘嘎嘎嘎’的在水面凫水,长的格外肥美。

  “有种不协调的感觉。”

  这话是洪小四说的,虽然做为‘耳’,他被那恐怖烛龙摧残的心智都改变了。

  但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好处。

  虽不能像赵黑那般‘见恶而黑’,但也对一些异常动静十分敏感。

  耳朵动了动,率先向一个方向跟了过去。

  戚笼左眼光芒大亮,不知怎么,这鹅公坡虽然生气很足,但就像是一颗孵不出鹅崽子的‘坏蛋’——

  表面干干净净,内里正在迅速腐化,而且滋生了大量的‘坏菌’。

  小石头踉踉跄跄的走着,手脚颤抖,精神恍惚,他醒来的时候,把子哥那几人已经死了,而且死相凄惨。

  更可怕的是,他指甲上的痕迹,脸上的血迹,甚至嘴里的腥臭味,无不表明,这几个好友是被自己杀死的。

  他害怕了,不是害怕别人,正是害怕自己。

  树叶的吹落声,草丛的簌簌声,甚至鸟儿的尖叫声,都像是催命亡魂,在向自己疯狂尖叫。

  他感觉到‘自己’正在注视着自己。

  “你走啊…啊啊,你不要过来啊,不要……”

  洪小四歪着脑袋,看向眼前这个浑身是血的怪人,怪人眼珠凸起,满脸惊恐,握着一根白木杆子到处乱挥,像是在打什么无形的敌人。

  “你是薛家的人吗,杆子库?你认识薛白吗?”

  小石头‘啊’的一声,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连忙道:“我是,我是,你们是薛少爷的朋友吗?是来救我的吗?”

  “不,我是来杀你的!”

  洪小四嘴角一勾,右臂大筋一弹,八斩刀闪电出鞘,化作一道凌冽白芒,当头劈下!

  “兄弟阋墙兮,外御其侮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