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章 尸武人(下)

第一百章 尸武人(下)

  兄弟阋墙而外御其侮。

  这句话的意思是,兄弟两在家闹矛盾,争家产,但一旦遇上外敌,就会齐心协力克敌。

  而洪小四就吸收了这一句古言的精义,一刀斩出,刀身轨迹混合了飘忽和凶狠两种风格。

  小石头面色一变,一个‘花棍抖擞’,棍头像是搅拌机一样卷了过去,棍影重重叠叠,但杀招却是虎口像是掰玉米那么一轴,当中一记通天棒。

  其招式动作老练狠辣,完全不像刚刚表现的那般疯病。

  有道是棍抖棒抽,是说棍靠腕肘发短力,演化成鞭法,而棒子靠的则是长臂大劲,是锏法的由来。

  所以这由短及长、由软变硬的一记抽打,竟然在空中发出一记‘崩’响,像是一道寒星闪过,直直撞在了洪小四的刀面上,打的整个刀面都‘砰’的一声响,刀身晃晃。

  谁知洪小四哼了一声,身子半弓,向右突击一步,手腕借抖劲一甩,‘哗啦’一下,一口刀便两口刀,像是张开双翼的蝴蝶。

  蝴蝶双刀!

  五指一转,刀身一左一右插在拳头上,滑向小石头喉咙,正是对方长兵器劲力耗尽,露出破绽的那一刻。

  戚笼目光一亮,赞道:“好刀。”

  洪小四不仅看出对方的花棍前招,而且判断出了对方招中藏招,这一抹,占了地势人和,虽然刀意没出,但也是老练狠辣至极。

  看似简单的开刀送刀,其实是一种少见的刀上功夫,刀面凌冽光芒一闪,二人交错而过。

  然而洪小四却在下一瞬间猛然转身,双手持刀,刀刀凶狠且无生息,发疯一般斩向对手,甚至交错之间刀身模模糊糊,看不清刀面。

  这又是一套精妙刀术,唤作夜行刀,是通过对光线的折射、以及握刀手法的巧妙运用,将刀身置于‘夜色’之中。

  据说,最早这套刀法是军中间谍杀出重围,所演化出的一套刀术,不仅狠辣,而且杀人不溅血。

  而这一套刀招的目标,正是本应该被‘抹脖子’的小石头。

  戚笼在一旁看的清楚,在刀光划过脖子之际,这人脖子诡异的折了一圈,以一种反人类的方式避开了致命一击。

  “看你抗不抗的住,我洪家的夜战八刀!”

  洪小四越斩越兴奋,回风浮水、金刀劈风、飞电穿云、封面藏鬼、拦腰刃林、雪花瓣瓣、夜星闪烁,等使出最后一记天光拂晓时,一身精气神已经酝酿到了极点。

  脸色白如纸,五指红如血,竟然酝酿出了一股不属于他的强大意志,煞气腾腾,好似四面八方全是黑甲鬼将,手持怪刀,朝着中心斩来!

  “煞神将么。”

  关外走煞,这煞是千奇百怪,唯一的共同点便是凶横强大,一整个道门都未必能降伏的大妖孽,一支万人大军若没有防备,也会被其蚕食。

  这些怪煞的共同点就是没有心智,但是戚笼感受到的这股煞气,却像是活的一般,而且有一股跟洪小四很像,但更古老的气息。

  ‘如果煞神将是洪家祖先,倒还真不能算是外力了。’

  被这煞神刀一逼,那‘小石头’也被逼出了真本事,眼中疯狂死意一闪而过,头顶猛然窜出一道粗黑尸气,身体表面肌肉变的干硬,像是厚竹板。

  同时杆子库的高级杆技,三十二棍使出,一时间,方圆三寸都是棍影,四周空气像是卷起的风浪绕身而转。

  这一招需要双手在杆身表面各拧出四节不同劲,二四得八,左右交爻为十六,上下交互为三十二。

  这一招不仅是泼墨不进,更是射箭不进,是专防弓兵围杀的大范围招式,也是只有教习才能修行的秘传臂棍。

  可惜这些恐怖的黑甲鬼将完全无视棍影,八道幻影合成一道,黑极返白,天光大亮;刃口划开皮肉,将对方从肩到腹,剖骨开肉,直劈在地。

  洪小四却没有喜悦之情,而是面色极其讶然,甚至有些震惊:“天兵神箓!”

  果然,对方胸口上,一道复杂的黑色符咒光影缓缓消失,之前的那股尸气也随之而散。

  戚笼踢了踢对方的尸体,尸体表面长满了白毛,面无表情的道:“这是白尸的尸毛死皮,我想我明白天兵司为什么不调查此事了。”

  洪小四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……

  而在另一边,薛白正乐呵呵的逗弄着怀里的小不化骨,在其身边,躺了至少四五十具尸兵,这些尸兵的黑色眼珠不停的转着,但却动弹不得。

  杆子库残存的十几个社员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  他们听说过这位薛家大少,是唯一一位年不满十五岁,就进入薛家藏书阁的武状元之材。

  但没想到对方强到这种地步,一个跨步,一个肩打或是背靠,一圈走下来,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尸兵就被打翻在地。

  三个教习中,唯一活着的薛家本家教习一脸激动,小声道:“少爷,罡气打穴!?”

  等薛白乐呵呵的承认后,这位本家教习这才倒吸一口冷气,罡气打穴可是薛家内家拳最后一层境界,而且必须炼体大成才能做到。

  不足二十的一流高手,本家有多少年没出过这样的人才了。

  这说明薛白在三十岁前,有极大的可能突破宗师之境!

  “哦,对了,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  薛白到底不是什么事都不管的富家少爷,挠了挠头,好奇道。

  薛家山庄离这里有两百多里远呢。

  本家教习自然不会对这位家族天才保密,看了看左右,小声激动道:“白少爷,我们在鹅公坡发现了一座小型的暖玉矿。”

  暖玉是一种罕见的道器材料,也是一种法器材料,更重要的是,对于修炼内家功法的薛家人来说,有着调顺内力的功效,是薛家不可缺之物。

  小指大的一块,往往都要百金,这一座小矿,价值不下十万金;这位本家教习偶然得到消息,刚来查验真假。

  谁知就这么巧撞上了尸兵潮。

  薛白听了这座宝矿代表的财富,以及它对家族的意义,‘哦’了一声,就再无其他表示了,反而突然兴奋道:

  “四叔,我这次出去,找到我爹了!”

  这位被称作四叔的本家教习表情一滞,还没来及询问,面无表情的小不化骨就从薛白怀里挣脱了下来,小跑到一具尸兵身边,用力一吸。

  一瞬间,一丝丝灰烟从尸兵嘴中冒出,吸入鼻中,然后尸兵就像是散架了般,一下子碎裂开来,露出干瘪的五脏和黑色的骨头。

  薛白乐呵呵道:“这是我亲妹妹,我们两长的像吧。”

  四叔一时愣住了,其他人也呆呆看着这一幕,心里闪过一个念头——还真是挺像的!

  戚笼和洪小四在一盏茶后和薛白等人汇合,洪小四手上还提着那小石头的尸体,他是打定主意要把这件事调查清楚了。

  小不化骨面无表情的跑了过去,眼神中闪过一丝亲近,那杂草一样的头发似乎柔顺了许多。

  戚笼笑着揉了揉它的小脑袋,然后一把把它抱起,走到了一群人面前,扫了一圈的尸兵残骸。

  “看来都搞定了。”

  “是啊,爹,我们还发现一座暖玉矿呢。”

  四叔面色一变,这种事怎么能对外人讲,而且白少爷管对方叫什么,叫爹?!

  他悄悄的打量着眼前人,二十五六的年纪,一身青色长衫,长发及腰,面容英俊,手掌纤细白皙,看上去像是个世家公子,与白少爷站在一起,说是兄弟还差不多。

  “敢问阁下怎么称呼?”

  白少爷脑子,呃,不大好使,但是出了名的认死理,他准备先稳住这个骗子,再想办法拆穿他。

  你装什么不好,你装人爹!这是在把我薛家的名头直接踩在脚下,家族无数种能让硬汉跪地求饶的刑罚,你怕是还没尝过!

  “哦,我姓戚,”戚笼指着洪小四拖着的这具尸体,道:“这应该是你薛家的人,不过状态有些奇怪。”

  有几个学徒凑上前看了看,立刻惊呼道:“是尸武人!小石头变成尸武人了!”

  “什么是尸武人?”洪小死皱眉问。

  薛白扫了眼四周,乐呵呵道:“爹,洪大哥,这里似乎有些不对劲,我们先去那座暖玉矿中聊吧。”

  戚笼若有所思的看了薛白一眼,点了点头,倒是四叔欲言又止,最后只能暗暗叹了口气,率先领路,目光往后一扫,一位薛家本家的学徒立刻知机,悄悄离开了大部队。

  等所有人都走后,没过片刻,这些尸兵残骸被风一吹,统统化作黑粉散去,而且草地开始大面积的腐烂,裸土像是烂肉一样蠕动着,一股邪恶的气息长出。

  ……

  尸武人是近半年来,山北道出现的一种特殊存在。

  本来是武人,因为被尸兵重伤过,又或是食用过僵尸血肉,变成一种半人半怪。

  这种怪物平常跟常人一般无二,而且无法通过正常手段检测,而一旦成为尸武人,原本难以突破的武道关卡,似乎一下子就变成坦途了。

  更别提化身僵尸时,所得到的尸兵特性和武力加成。

  所以不少拳师禁不住诱惑,主动成了尸武人。

  但是成为尸武人后,体内嗜杀之念越来越强,一旦忍不住,就会向同类下手,而往往受伤害的都是最亲近之人。

  而这些人死后,尸武人就会彻底疯狂,成为一种有着人智慧的冷酷怪物,而且疯狂仇视人类。

  “家族已经发现了好几例,好在内家拳养气血,炼气血,一旦发现族人有气血暴涨的现象,立刻隔离审查,倒也有惊无险。”

  四叔说着,目光不由自主的扫向正在墙上挖着暖玉的红袄小女娃,这女娃小小的手掌像是钢刀一般,一戳,一抓,一大块泥土就剖了下来。

  不少杆子库成员眼都傻了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他只要不眼瞎,就能看出来,眼前这个白少爷认的妹妹,是个小僵尸!

  白少爷不会也变成了尸武人吧!?

  想到这里,四叔背上都湿漉漉的,一个炼内家拳的人,差点气血都守不住了。

  “白少爷,你、您这是怎么突破的?”

  虽然目前没有尸武人靠着变身成为一流高手的例子,但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

  薛白一五一十的把过程说了一遍,四叔听后稍稍心安,却又忍不住道:

  “少爷,您和这位戚朋友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薛白顿时乐了,眉飞色舞的指着小不化骨道:“你看妹妹长的像谁?这是天意啊!”

  戚笼没搭理别人,在这座暖玉矿缓缓踱步,在他眼中,这座暖玉矿就像是鹅公坡这颗‘大鹅蛋’的蛋黄,正是因为蛋白开始腐烂变质,这‘蛋黄’才格外的成熟。

  包括这些矿壁上的暖玉,都可能是成熟的产物。

  “感觉天要变了,”洪小四凑到他身边,突然道。

  “天哪一刻不变,”戚笼不以为然。

  “我会给薛侯写信,告知他尸兵和天兵司的关系,或许能分散他的注意力。”

  “好,”戚笼知道,对方这是向自己解释。

  当然,目的没那么纯粹就是了。

  “你没多少时间了。”

  “最多两个月。”

  倒不是说他认为两个月后,没自己的帮助,李伏威和薛保侯就有能力夺龙。

  而是他担心,两个月后,那条像是世界阴影一般的烛龙会苏醒过来。

  因为按照烛龙的安排,两个月后,龙脉就会成熟,而李、薛两条蛟龙,也会分出胜负。

  他要在两个月内,将‘活人桩’推演到足够击败二者的地步。

  李伏威的破绽在于他的拳术中,有太多白家的影子。

  而薛保侯的弱点,在于自己给他留的那道刀伤。

  戚笼看着枕在细碎的暖玉上,正呼呼大睡的小不化骨。

  “有没有考虑真的给我干活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洪小四皱眉。

  “我可以指点你刀术哦。”

  洪小四依旧不解。

  戚笼淡淡一笑,也不解释,只是缓缓溜达到矿洞洞前,那是一处池塘的下风口,淤泥堆积,很是隐秘。

  突然,无风起浪,水面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。

  “这是,倒水了?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