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零一章 孽(上)

第一百零一章 孽(上)

  池塘,尤其是野外池塘,是地下水源常年出水,渐渐坏了四周植株的根基,导致附近泥土大面积塌陷,制造出的大型水池。

  这种过程便叫做倒水。

  戚笼没有感受到风,水面却涟漪不断,这不足两丈的水深,也不可能钻出什么河妖水怪来,唯一的可能,就是这座池塘扩张,第二次倒水。

  不过倒水之后,这座半在地面上的暖玉矿,怕是就要变成水下矿藏了。

  如果被数万斤的淤泥堵住洞口,再想开矿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  果然,随着涟漪渐渐加深,水面开始浑浊,附近的泥地开始下陷,一些老树也被树根藤蔓拉扯着,缓缓陷入水中,戚笼仿佛在看一副缓缓成形的油墨画。

  绿色、黑色、黄色,在倒影中交织在一起。

  四叔可就没那么好心情了,冲出洞外,面色骤变,纠结、惋惜、心痛,犹豫,最后一咬牙,往洞中吼道:“都出去,快点!”

  再小的自然变化也是沧海桑田,凡人只有适应,不存在改变的可能。

  那些还在矿洞中偷摸着开挖,准备中饱私囊的社员们,一个个极不情愿,三步两回头的跑了出去。

  他们不傻,一旦地面塌陷,烂泥灌入,数万斤的冲击力,谁也扛不住。

  不过这到底不是天崩地裂,是缓和的、渐变的自然现象,只要不蠢到螳臂当车,甚至还可以站在远处欣赏这变化中的自然风景。

  “老爹,怎么不走?”

  薛白抱着还在熟睡中的小不化骨,小不化骨的怀里,一堆的暖玉粗矿。

  真算起来,如果这矿洞入口真被堵结实的话,小僵尸才是最大的获益人。

  薛白完全没有家族损失惨重的觉悟,一脸的兴致勃勃,左张右望,好奇的欣赏着眼前树木翻倒、泥石下陷、水面的大鹅鸭子扑闪着翅膀‘嘎嘎’乱叫。

  以他的炼体境界,陷入淤泥底下都不一定淹死,说不定还能顶个好几天,炼皮大成,毛孔呼吸可不是说笑的。

  “世间剧毒,十步之内,必有解药,反之亦然,你刚刚看到了什么?”

  薛白沉吟了下,不确定道:“好像有很多人要过来。”

  戚笼扬眉,‘窥鬼神’可不是单纯的见鬼,而是透过风水变化,窥视到‘阴间’的一角。

  戚笼左眼光芒大亮,‘昼眼’的威能催发到极限,顿时视角变成了三百六十度,头也不回,低喝道:“快走!”

  戚笼脚踩拖犁步,又称蛇步,屈膝,靠着小腿肌肉发力,脚掌内侧趟着泥水游动,速度飞快,所过之处,像是老牛拉犁拖出的翻土耕地,又像是一条粗蟒游动出来的蛇痕。

  几乎不过三息,就赶上了其他人十来丈的距离。

  薛白一步不落的跟在后面,他的脚踩在泥地上,只留下浅浅一道脚印,只不过脚印中密密麻麻,全是针眼。

  炼皮大成后,全身上下任何一个毛孔都能吞吐劲力,玄妙到不可思议。

  其他人只感到眼一花,二人就出现在了面前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洪小四刀法强,身法却不是特长,所以很有自知之明的第一批离开。

  “有很多人要从地下出来了,”薛白认真道。

  “很多人?”

  洪小四话音一落,地面‘轰’的一声,池塘附近的地面彻底下陷。

  与此同时,一股浓厚的灰烟从水下卷出,像是一条蛟龙拔地而起,飞腾近十丈,狂舞蛇身,所过之处,无数鱼儿翻着肚皮飘上水面。

  然后在下一刻,灰色蛟龙突然炸开,化作无数灰絮散入空中,空气迅速浑浊起来。

  “这是尸气?”

  四叔惊恐道,一位之前受伤不轻的社员,身子晃了两晃,干脆利落的倒了下来,眼还睁着,气息就没了。

  “不是尸气,是死气!”

  戚笼沉声道:“快点离开这里,如果猜的不错的话,整个鹅公坡都被人摆了阵,而且已经持续几个月了,目的很简单,就是把此地的生气全部转成死气。”

  除了戚笼和薛白外,其他人都在这个时间段,感到头晕、胸闷、气短。

  戚笼眼一眯,之前所感受到的‘鹅蛋腐烂’现象,本以为跟黑石道和鹅公坡的独特环境有关,现在想来,有关是有关,却不是天然,而是人为。

  他眼中光芒大亮,一条光焰大蛇飞腾而出,所过之处,花草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反季节性的生机大涨,不是开花,就是结果。

  众人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岸上挣扎的鱼儿,又被人一脚踢入了水坑中,之前的那种窒息感再一次消失了。

  “走吧,快点离开这里,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久。”

  众人忙不迭的跟在后面。

  戚笼走后不久,这些叶子青翠欲滴、甚至还沾着露水的花草,就像是海市蜃楼一般,迅速枯萎,然后被风一吹就散去,融入浑浊的空气中。

  用‘昼眼’激发生机的行为,相当于拔苗助长,一旦生机被耗光,整株生命便就没了。

  生和死,并不是说生就一定是愉快的,死便是残忍的;有的时候,生存更是一种考验,是一种危险处境。

  戚笼其实可以更早发现这一点的,只要他放出无首骷髅,说不定连幕后主导者都能找出。

  只要对方还在这鹅公坡中。

  不过自从经历葛家堡一战,龙煞分身轻伤后,他就极不愿意这么做。

  这具斩龙所得的分身,是自己武道天赋的源泉,是另一条龙脉的可能性,一旦损毁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不到万不得已,戚笼是绝对不会再放祂出来了。

  不过看着鹅公坡的生气被迅速转化,空气变浑浊,植株蒙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灰色,不时可以看到小动物抽搐的尸体,戚笼依旧心有感慨。

  “生死之间——”

  “有大恐怖?”薛白插嘴。

  戚笼没好气的瞥了对方一眼,“生死之间,有大僵尸!”

  以上种种现象,如果还没看出,这是尸武人一派搞的鬼的话,那他就真的可以一头撞死了。

  麻匪未必坏到骨子里,但曾以杀烧抢掠为生的赤身党魁首,好心肠也绝对没有一根,最多跟盲肠一样,不能更多了。

  只要对方不骚扰自己,戚笼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看见。

  薛白突然伸出了大脑袋来,好奇道:“爹,你听没听到声音?”

  “什么声音?”

  “心跳声!”

  ‘扑通!!!!’

  同一时间,鹅公坡的坡顶,那是一处大量鹅卵石堆积成的巨大墓穴,黑色的血水从中溢出,然后那无数拳头大的鹅卵石就像是孵化的鹅蛋一样,‘咔嚓’‘咔嚓’作响。

  ‘坏蛋’并非孵不出来鹅崽子,而是孵出来的都是‘生前已死之物’。

  生而不活,是谓僵,死而不化,谓之尸。

  鹅公坡虽然起源不可考,但根据老人的说法,最早此处该是一条古河河道,后来沧海桑田,大地板块挤压上升,将河道渐渐鼓成坡道。

  而这些鹅卵石就是河底之物,本来是鱼群用来产鱼卵的窟宅,风水术语中,称作‘腥舍’,是鳞虫诞生之所,一般邪道用来养蛇育蛊。

  只是外人不知道的是,这‘河道’并非真的河道,而是上千年前,陨落神祇的一条大血脉所化,也是风水道人梦寐以求的‘天神居’,是仅次于龙脉的风水窟巢。

  一个身穿血色武僧衣,头戴恶鬼面具的雄壮男子,两眼冷漠的看着这一幕。

  “造化为孽,无法为难,地狱,你还要睡多久!”

  无数‘腥舍’同时开裂,一道同样巨大的身影坐了起来,浑身鳞甲,漆黑的眸子中,闪过一丝迷茫。

  “我,是谁?”

  “死而复活了,还在乎前生是谁吗?”

  ‘地狱’看着手指上鲜红的指甲,好似血红琥珀,轻轻一弹,便有金铁交鸣之声。

  体内没有生机,却有一股好似死海一般的宏大伟力。

  脑海中似乎有记忆片段闪过。

  “我似乎是,最早一批的尸武人,是上一代拳术大师,哦——”

  记忆中,自己应该有一张苍老的面孔。

  ‘地狱’抬起头,一张纯黑色、没有五官的面具被丢了过来。

  “畜生已经在给你准备养分了,等打破‘壳’,你就正式成为孽小队中,八难之一,地狱难。”

  八难者,又称佛敌,指不闻正法之八种障难。

  地狱、恶鬼、畜生、北俱芦洲、无想天难、盲聋喑哑难、世智辩聪难、佛前佛后难。

  守尽众生恶业而不断者,谓之地狱。

  “造化为孽?”

  ‘恶鬼’平静道:“对,造化为孽,生是苦,死亦苦,吾等皆是不生不死者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‘地狱’冷漠一笑,扣上了面具,正式化身地狱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