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零二章 孽(中)

第一百零二章 孽(中)

  生死之间,不是尸,而是僵。

  按照《尸册》的说法,尸兵培育的极限是尸王,有着极强悍的鬼神力量,但尸王依旧是尸,不是活物。

  真正的僵尸是小不化骨这种,介乎于活人和死物之间的一种怪物。

  或者说,一个强大到突破炼体境界的尸武人,也可以是僵尸。

  毕竟,炼体是活人打破人体极限的一种变化,如果死人也能有这种变化,那他就是介乎‘生死之间’的一种存在。

  生死之间,不仅有大恐怖,也可能有大僵尸,大粽子。

  武人的直觉是很敏锐的,‘地狱’刚出世,戚笼的肤色就变成半金之色,心头有无名业火生出。

  佛和魔、明王和冥王、金刚和修罗。

  都是天生的对手。

  ‘地狱’一出世,戚笼便敏锐的感知到,自己的死敌出世了。

  这不完全是指一个人,更是一种截然相反的概念。

  知行合一,人,只是这种概念的凡间躯壳。

  “神神叨叨的!”

  戚笼心中一动,半金佛体立刻化去,同时这种怪异念头,也被心头刀光斩去。

  修炼佛门武学,就会潜意识的被一种宗教思想同化。

  就像是修炼道家武学,同样会心如止水、清虚飘渺一般。

  武行说法,这可能是涉及到穴道、经络的一种深层次演化,是人往神方向渐变的过程中,带来的一种身体反应。

  就像是渴了要喝水,饿了要吃饭,从这个角度,佛道思想和吃喝无甚区别。

  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拿起屠刀,方能证己。

  戚笼这一辈子最想做的,便是打破宿命、因果、业报这类鬼玩意,自然不可能成为这其中的一部分。

  放下屠刀,只是为了再一次拿起屠刀时,天下万物、三千世界,无物不可断!

  什么佛敌、宿敌,你不惹我,我不鸟你,对你也无半分兴趣,但若是挡在我面前,便是挡我者死!

  “啊,又是一具尸体!”

  一位杆子库的学徒大惊,一路行来,不是没有死人,但这些死人更多是被死气一卷,倒地毙命,身上没有任何伤口。

  但越接近鹅公坡外围,被人为杀害的尸体就越多,不是脖子被人折断,露出还在抽搐的血肉,就是胸口被掏出一个大洞,心脏还跳动着。

  这感觉,就像是洒谷子喂鸟一样,只不过这些谷子跟关外妖族打谷子的谷子是一个性质。

  “高手!”

  洪小四警戒的双刀出鞘,在手上晃动不断,‘嗡嗡’作响。

  真正的高手不是杀人不见血,杀人不见血有很多种方式。

  真正的高手是杀人不死,是指对人体极限的掌握,增一分则多,减一分则少。

  二人都能看出来,这些尸体看似死相凄惨,一击致命,但他们都不是被杀死的,而是流干血水死的。

  这般伤势,手一抖,一条性命就没了,但不抖才是高手。

  戚笼突然笑了起来:“有这么一种说法,当你在屋里发现一只蟑螂的时候……”

  洪小四脸一黑,“闭嘴!”

  天兵司既然对此事不闻不问,那么再进一步,它们会不会派人参与此事?

  高手嘛,在某些地方是大海捞针,在某些地方一板砖拍过去,一砸一个准。

  天兵司很显然就是那种地方。

  薛白纳闷道:“爹,妹妹这是怎么了?要吃奶么?”

  戚笼望过去,只见在薛白怀里的小不化骨正龇牙咧嘴的挣扎着,那一对划铁如泥的小手正拼命的摆动着,一头活牛摆在她面前估计都能撕开。

  不过薛白炼皮大成后,周身气流无时无刻不在流通,小不化骨的指甲刺到上面,就像是深陷入棉花堆中。

  也就是薛白这种武功高深、脑子又不大好使的家伙,才会把这种疯狂表现当作撒娇。

  戚笼眼中锐光一闪,一丝迦楼罗的恐怖捕食者气势压到对方身上,但小不化骨稍一退缩后,挣扎的更激烈起来,漆黑的眸子中,不仅有凶残,还有哀求。

  这感觉,就像是幼兽饥饿时的表现。

  戚笼皱眉道:“你先把它放下来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薛白依言照做,小不化骨方一落地,便就手脚并用的爬出了戚笼制造的‘生气圈’,嘴里‘嘶嘶’作响。

  再然后,一丝丝黑气就从空气中抽出,吸入牙缝之中。

  小不化骨嘴巴越长越大,最后两根犬齿从牙龈中刺了出来,同时手脚黑甲变尖变锐,做天狗啸月状。

  “怪…怪物啊!”

  一位学徒吓了一大跳,结果话音刚落,薛白就出现在了面前,满脸严肃,浑身表面蒸汽凝成云雾,两眼的纯粹的杀意,气势像是一座泰山坍塌而下。

  “不许说我妹妹是怪物,你胡说,我就杀死你!”

  四叔吓了一大跳,二话不说,一脚把那学徒踢翻在地。

  “胡说什么,再乱说,小心执法堂伺候!”

  语罢,目光狠狠的扫了一圈,示意其它人通通闭嘴!

  在薛家直系血脉的小姐少爷中,白少爷算是脾气最好的,你便是骂他两句,他也不生气,成天乐呵呵的。

  但他要说杀人,那就是真杀人,天王老子都拦不住。

  小时候,有一位同族少爷骂了他一句野种,他当场把对方活撕了,是真正意义上的‘撕’了,血肉洒落满地。

  然后他家长辈上门来找说法,薛蔓蔓心肠更狠,直接安排人手,把这少爷的几个长辈活活斩死,尸体砍成块。

  这事闹到长老会上,最后也是不了了之,那一支血脉最后被迁出了主家,而薛蔓蔓这个女人,最后只是落了个罚薪降职的下场。

  所有人这才知道这对孤儿寡母背后的力量,以及在老一辈薛家人心中的分量。

  也就是自那件事后,薛家人才开始意识到薛白的武道天赋,后来随着白少爷的天赋越发展现,自然也没人敢当面挑衅了。

  除了当事人,小一辈的很少有人知道,白少爷一副乐天派的皮相下,其实是一副非人心肠。

  所以薛白哪怕随意‘认爹’,这种在本家人看来,极其有辱家风的行为,做为长辈的四叔都不敢当场发作,因为这位白少爷一旦脾气上来,是真正的六亲不认。

  ‘原来这小不化骨可以自主吸收死气进化么。’

  戚笼有些惊讶,普通尸兵,哪怕是最有潜力的不化骨,也要靠赶尸道人用各种怪异手段培育,无法自我成长。

  更别提主动吸收死气了。

  ‘既然这样,我便帮你一把。’

  戚笼瞳光大亮,手掌按其脑门,光焰大蛇再度现身,绕其身子而转,只是这一次,不再是激发生机,而是将小不化骨四周生气全部排斥。

  没了生机,取而代之的,自然是沉沉死气。

  小不化骨吸的越发畅快,眉心渐渐浮现出一道若有若无的尸纹。

  尸有九纹,号称尸王。

  洪小四感觉戚笼这个大怪物正在孕育一个小怪物。

  渐渐,二人都被黑雾所化的死气包裹住。

  而吸收死气的源头却一分为二,一个是小不化骨,另一个则是戚笼的腰间布囊中。

  功夫越高的武人,身体中的污浊就越少,戚笼一路赶路,身上带着的行李几乎没有,倒是书有三本。

  《活人桩解法》《龙甲秘书》《尸册》

  以及当初照灯笼留给他的那张怪异卷轴。

  其中,《活人桩解法》和《尸册》都是普通纸质,倒是《龙甲秘书》紫章玉册,上面的内容是关于古钟吾国大祭,各种上古礼节,古代礼仪的宣传,以及一些对于‘道’的看法。

  怎么说呢,如果把它当作古董,那它该是极值钱的,但它本身却对戚笼没什么用处。

  当初白三娘送他这本书时,也只说了,这是古国传承至今的士大夫家族族宝,对一些人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  戚笼没想到在死气灌注之下,这本书竟然起了反应。

  《龙甲秘书》中,关于祭祀礼仪的文字不断重组融合,越发复杂而神圣,而且字字倒映在戚笼、不对,应该是无头龙尸的心中。

  ‘国运大典…捧圣…披神…阳气萌动……天之壳……奉龙甲!’

  戚笼目光一亮,这本书中,竟然记载着一种将龙脉力量用于人身的皇族秘术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