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零三章 孽(下)

第一百零三章 孽(下)

  刀笼!

  《龙甲秘书》是琅琊城城主孔甲的传家宝。

  孔家在古国年代便是士大夫的一员。

  而古国的士大夫之所以能跟血脉贵族相抗衡,是因为他们掌握了神权,甚至包括代表国运的龙脉力量。

  简单来说,士大夫便是神官。

  孔家先祖便是士大夫阶层中,掌管祭祀大典的一员。

  每次大典,便是万民祈祷,神力与龙脉力量融合,护持国运的庞大祭祀。

  谁能想到,那么庞大而辉煌的古国,居然会有陨落的一天。

  龙脉枯竭了。

  神祇陨落了。

  曾经的贵族,变成了如今的名族,苟延残喘。

  曾经的士大夫,力量源头被截断,更加凄惨。

  就连孔甲自己都不知道,原来老祖宗还有一手龙脉秘术,藏在这家传宝中。

  迦楼罗桀骜不驯,除非对上血脉强者,极难驱使。

  龙煞分身更是压箱底的宝贝,轻易使用不得。

  这‘奉龙甲’却能将龙脉力量短时间内赋予人身,顺带控制血脉力量,正好弥补了戚笼的短板。

  死雾环绕之中,一根根三角状的龙鳞不断从皮层下刺出,身高拔起,接近九尺,血气像是注水一样注入龙鳞之中。

  当初在黑山山顶,龙脉力量与戚笼肉身合一,便极似如今的状态。

  只不过当初是龙脉为了报仇,主动将天地伟力融于戚笼肉身,戚笼只是被动承受。

  如今龙脉被斩首,只剩龙煞,而龙煞的力量却在戚笼主导下,渐附己身,少了一分暴虐,多了一分灵性,以及八分戚笼自己的不屈意志。

  ……

  在场之中,或许只有薛白感应到了这般变化。

  然后他身影一闪,挡在一人面前,乐呵呵的道:“此地禁止通行。”

  同样是血色武僧衣,同样是身高九尺、筋肉发达的凶汉。

  这一位的脸就像是剥了皮的野兽,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,伤疤纵横,坑坑洼洼,还有被抽筋剔骨造成的巨大切口。

  更诡异的是,他身上溢出的雄厚气血不只一道,足足有一百道,凶残、血腥、冷酷、狡诈、阴险等等。

  每一道都是纯粹的兽性兽意。

  造化为孽,无法为难。

  众生八难之三——畜生难。

  ‘畜生难’腥黄的眼珠有猫的灵性,又像虎一样凶残。

  他扫了眼戚笼与小不化骨的方向,杀气如江潮。

  薛白憨憨的笑容渐渐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陌生的冷漠。

  小时候别人骂他杂种的时候,他也是这般模样。

  “我要杀你了。”

  武家的精要在拳术上,不是在器械上。

  而拳术的天赋却不是长在骨头上,而是在精神上。

  道理很简单,只要是肉体凡胎,骨头骨质都差不多,就算天生有些畸形,武道世家也有无数种手段把你纠正过来。

  真正的天赋是精神层面的东西,能从小看到老的那种。

  为什么薛家老一辈认定了薛白是栋梁之材,原因很简单,因为他打一出生,精神便就到达了内家拳的最高境界。

  心如赤子,意如胎儿,气血凝丹。

  正是有前两个前置条件,才能降住气血,凝成内家丹劲。

  薛白自出生就做到了。

  凝丹便是自古以来,内家拳的最高境界,并非是指将体内血水凝成圆形固体,也不是藏在某一个器官中。

  而是心念一动,化万为一,体内所有的器官、血水、筋膜、甚至各大穴道,十二正经、奇经八脉,都要拧成一股力,化成一股劲。

  这难度比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还要难上十倍、百倍。

  千军万马还可以有序排队,而‘凝丹’便相当于将千军万马用精神揉成一种存在,然后一步跨过独木桥。

  这需要多么庞大的精神力量和恐怖的精神控制力!

  人无法做到,只有仙佛能做到,所以外家学佛,内家修道。

  外家学佛,学的是它化六根,降龙伏虎的心头伟力。

  内家修道,修的是它降心猿、拴龙马的道家精神。

  但还有一种人能做到,这种人世上有三类。

  至人无己、神人无功、圣人无名。

  薛白便是天生的至人。

  他一跺脚,一翻腕,几乎刹那间,四周风气大作,强风鼓荡,层层炸裂,方圆百尺之内,空气像是海潮一般疯狂宣泄暴动,使得空气都微微模糊起来。

  薛家的童子功又称外丹童子功,最后一层便叫作百尺杆头、罡气外打。

  薛白四肢的接触、摩擦、缠绕,每一种变化,都是暴风眼的变化。

  看似风平浪息,拳出盖日遮天。

  薛白尾椎骨一抖,脚步变跨过五丈,右掌从腰间化掌为拳,一招仙猿指鹿,撞在了对方横架的小臂上。

  风浪具消。

  下一刻,这经历过不知多少次改造的手臂猛然炸成血雾,那堪比钢铁的筋肉,没有起到一丝的阻拦作用。

  拳速不减半分,抖杆化枪,直直扎入对方半张脸上。

  仙猿指鹿,前招是仙猿的内劲,后招是鹿的外打蹄劲,还藏了一手指鹿为马的马枪大械术!

  ‘畜生难’半张脸的脸骨直接炸开,同一时间,‘畜生难’含胸拔背的一记虎头炮撞在了薛白的腹部,拳肉相交,正正响起了一声巨大炮响。

  谁也没想到,对方会‘以命搏命’。

  薛白咽喉似吞蛋,‘咕咚’一声大响,周身毛孔吞吐劲,气凝丹成,风眼从腹中起。

  虎炮劲的七成被泻了下来。

  谁曾想‘畜生难’化拳为爪,像猫科动物一般,尖锐指甲弹出半寸,速如闪电,扣向薛白腰子。

  这要是扣实了,就跟一路上,无数尸体身上的血洞一样,全是致命伤。

  然而薛白的双掌诡异的消失了,再出现时,便是交叉并掌下压。

  窥鬼神,见生死。

  薛白平静的眼中,提前看到了‘自己’腹部被掏空的场面。

  虎头炮变虎中豹,仙猿指鹿化作太极压掌。

  双方一交,刹那间,暴风血雨!

  ……

  另一边,没了戚笼人为制造的生机,不少人都露出痛苦的表情,像是窒息一般。

  周围空气也越发模糊。

  而洪小四提前感知到危险,身子一弓,双刀一并,可惜还未有动作,一只手掌便握在了刀身上。

  “这口刀不错。”

  八斩刀的刀身就像是长在对方手掌上,怎么拔也拔不出来,落地生根了一般。

  一流高手!

  洪小四眼中黑色煞光一闪,背后猛然浮起一尊的黑甲煞神将,煞神将眼中红光一闪。

  夜战八刀之封面藏鬼!

  刀身横拍,刀面炸在空气上,刀身发红冒烟,发出层层鬼哭狼嚎之声,那刀身的弧度就像是鬼面嘴角的弯曲弧度。

  这一招的杀招不是刀身本身,是音刀,能把人耳膜炸裂的音爆刀鸣。

  “刀声是劲,刀劲也是劲。”

  ‘地狱’手掌一拽,洪小四突然感觉,自己身上有十几股劲在乱窜。

  这些都是自己身体各部位养出的劲力。

  就好像别人用自己的劲力在打自己,没有使出一点拳术。

  就算是再擅长借力打力的拳法,也万万没有这种变化。

  怪音嘎然而止。

  ‘这怎么可能?!’

  洪小四只感觉肚皮被猛的踹了一脚,直接弹飞数丈,砸落在地,浑身酸麻,连刀都握不住了。

  但他自己知道,刚刚对方明明没有动作,而是那十几股怪劲窜到丹田处,逼的自己后仰倒飞。

  不然肚皮就要炸开来了!

  “老夫上一世也曾游历过关外,见识过重神不重意的关外拳术,有些门道,但也只是如此。”

  “放心,老夫在破壳之前,不会妄动杀机的。”

  ‘地狱’浑身裹着黑气,看也不看洪小四,大步往戚笼方向走去。

  有人要抢在自己出世前‘破壳’,那可不行。

  “布阵!!!”四叔大吼一声,做中平枪刺击,空气中响起一声响亮的炸响。

  正是好枪不如一声炸。

  十几个杆子库的武行学徒,十几口白蜡杆子,或扎或抽、或刺或搅,相互之间,隐隐有阵法变化的痕迹。

  然而在下一刻,十几口白蜡杆子全部打着圈弹飞而出。

  “这阵法可是老夫指点而成的,你拿老夫的枪阵对付老夫?”

  四叔虎口崩裂,跌坐在地,脑中突然想起了一个人。

  杆子库有过无数任教习,但只有一位,曾经被聘为外姓长老之位。

  可惜人家嫌丢人,断然决绝。

  “您是山北道武行的会长!!!”

  武行这个词,跟江湖的意思差不多。

  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

  没人敢说自己是江湖领袖,那绝对是找死的名头。

  同样没人敢说自己是武行会长,哪怕只是一地之会长。

  近五十年来,山四道、海五道,没出过一任会长。

  但对方的会长之名,却是上一代武人公认,无论名头、还是实力、又或是心胸。

  自七十年前出任山北道武行会长一职,五十年前彻底退隐。自他之后,无人能承其位!

  可是,这一位,不是一百三十多岁了嘛!

  ‘地狱’头也不回,大踏步走入黑雾之中。

  然后在下一刻,一道像是炸雷、又像是龙吼般的声音响起。

  下一刻,前任会长大人,硬是被人一拳砸了出来。

  四叔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。

  “老不死,你也配当我的宿敌?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