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零四章 八难(上)

第一百零四章 八难(上)

  拳头表面是金色的,裸露的鳞片上重重叠叠,金色之中,夹杂着血光。

  拳头展开,食龙爪的五指鹰喙插入层层死雾之中,猛的一撕,露出了戚笼的真面目。

  身形比以往高出半个头,骨架子更大,浑身肌肉流水一样紧贴在鳞甲内部,浑身上下,包括脖子、脚踝、太阳穴等部位都长满了鳞片。

  一座金甲神人现身,眼中闪烁着鹰隼般的锐光;头上没有当初的龙角,取而代之的是一顶金盔,上有巨鹰纹路,那金色鹰喙正好垂在眉心正中,平添了一分煞气。

  “好浓厚的气血啊!”

  地狱感慨,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对方身上的气血,就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口,远远超过一炼巅峰,凝若实质,也就是宗师级的气血强度。

  更何况对方的气血中,有一种高贵和凶恶混杂在一起的压迫感。

  这种气势有点像是他曾经远远观望过的,半神级高手的威压。

  地军固然也有这类血脉高手,但跟戚笼这一类,好似神异本源的气势相比,就像是金箔纸包裹的石头和真金,看上去有点像,但本质上一个地下,一个天上。

  ‘奉龙甲’可是神术,戚笼身上的龙脉又是神异之源。

  而融入其中的迦楼罗血脉,更是顶级的王族血脉。

  三者合一,整个钟吾古地中,血脉强度能跟他相比的,也就只有九位诸侯大公级的地军领袖。

  一种大地载万物,厚重如皇天的强者气质。

  被其目光一扫,‘地狱’顿时有一种天和地都向自己压来的恐怖感觉。

  “厉害!厉害!厉害!”

  做为曾经的武行会长,‘地狱’曾在山四道、海五道都游历过,关外也去过,甚至包括更远的东荒大草原,更曾搜寻过传说中的万丈神壁。

  可以说一生所见所闻,不可胜举,但他依旧用三个‘厉害’之词来感慨。

  可想而知,戚笼给他的惊讶有多少。

  而他的目光绕过戚笼,看向正在吞吐死气的小不化骨,藏在面具后的眼角抽动了下。

  整个鹅公坡近半年的生死转换,包括神祇血道、腥舍大阵,其实都是为了他‘破壳’做准备。

  只要破壳成功,他便是真正的‘地狱难’,不仅能恢复巅峰时期的体能,而且拥有迈向超一流宗师的资质潜力。

  当年他的精神、拳术都已经到达那个关口,唯独年过五十,气血差了那么一丝丝,药石无用,这才没有突破成功。

  饶是如此,他也是山北道的一代拳术大师,他成名的时候,戚笼还没出生。

  而如今只要他成为‘尸王’,便能突破人体极限,以鬼神之力证就宗师。

  所以是他主动找上门,成了最早一批的尸武人,山北道如今尸潮泛滥,与他脱不开关系。

  但‘孽八难’为自己准备已久的突破,却被一个小不化骨破坏了。

  小不化骨额头上的尸纹已经有了三道,一旦它突破第四道,便有能力主动‘破壳’了。

  就像是一颗双黄蛋,最后孵出来的小鸡仔基本只有一只,另一只不是化作养分,就是成为尸体。

  更别提鹅公坡这种,可以说是十年难遇的‘神蛋’。

  戚笼转头,一双金眸扫过众人,淡淡道:“你们先走,这里交给我了。”

  他的声音中有一股让人难以质疑的气势,让本来想说些什么的洪小四张了张嘴,最后却什么也说不出来,摇了摇头,颓丧的带着众人离开了。

  “你是在担心他们吗?”‘地狱’似乎并不急着动手,饶有兴致道。

  ‘奉龙甲’状态下,戚笼的情绪被压抑到极低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万事万物都要掌握的霸道气场,所以他很干脆的吐出两字。

  “累赘。”

  “可是这种状态,你又能保持多久?”

  ‘地狱’自然明白,对方这种状态,是类似地军高手的血脉秘术,肉体凡胎是无法一直保持这种恐怖状态的。

  “三拳打死你。”

  “好,我就接你三拳!”

  就在‘地狱’话音一落,戚笼脚下地面猛然开裂,像是地震一般‘轰隆隆’作响,大地的裂缝从中蔓延,前后各延伸一里。

  龙脉之力,本身就包含着大地之力。

  而‘地狱’立刻感到自己的桩功被这猛烈一震破去,抬头,一只金爪插破虚空,迎面抓来!

  ‘鹰形爪、马形步、龙形身、杀招却是爪形变化的蛇形劲。’

  ‘足太阳、足少阴、手太阳、手少阴、手少阳,五指五筋的大绞杀术!’

  ‘这是第一层杀招,而第二层杀招却是血脉神术,还有第三层杀招,是——道器特性!’

  ‘地狱’曾经做为武行会长,经历过无数种战斗,也见过无数次的决斗,偷袭、反扑、大势压人、拳性相克、器械使用、暗器伤人,各种搏杀中的突变状况,武道火候早已养成了温水。

  ‘技近于道’,便是他的内家顶级境界。

  他的脚掌微微一晃,掌、拳、肘、腕、肩、腰、胯、膝同时化劲,就像是一颗大树,长满了无数枝桠,单手掌根一搭、一托、一泻,引来金爪,就像是一根梧桐木,勾引来一只凤凰鸟。

  同时双手一环,做怀中抱月式。

  那大如皇天的拳意,那宗师级的爆发力,被对方气机一牵一引,直接半泻入地下。

  ‘轰’的一声,‘地狱’的半个身子都在一瞬间陷入泥地之中。

  戚笼冷哼一声,目中金光一闪,大地开裂,同时五指方向不变,直插对方胸口。

  自己的力量、爆发力、精气神、拳意,此刻都在对方之上,只有拳劲技巧,跟对方相比,算是一截短板。

  但对方妄图用一截短板,就放空木桶中的所有水,这也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。

  在‘地狱’眼中,火焰巨鸟翱翔九天、两条恶蟒交叉而过,指尖一道道无形爪劲正在切割自己心脏。

  双方眼神一撞,天塌地陷,皇天碎裂成无数道煞尘暴,铺天盖地卷来。

  这种来自橐驼侯的血脉秘术,此时戚笼使出,威力简直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相差不可计数。

  ‘地狱’甚至分不清那些是幻象,那些是真实,入眼所见、入耳所闻、入心所感,都是‘轰隆隆’的天塌地陷声。

  ‘地狱’忽然叹了口气,架子一松,双目一闭,竟然任由对方金爪插入胸口,同时不退反进,浑身白毛疯涨,裹住二人,同时一手按住戚笼肩窝,一手捏住肘部,猛的长吸一口气,吸气之猛,一张嘴巴都在瞬间开裂。

  背部同一时间,裂出无数道交错血痕,这是戚笼隐藏在拳意最深处的刀光锋芒。

  ‘地狱’竟出乎意料的,一口气所有气劲吞入腹部,任由五脏六腑被搅烂,硬生生的将这天塌地陷、龙蛇翻滚、沙暴无穷的一爪拦了下来。

  寻常人是绝对使不出这一招的,而且使出来就是找死!

  ‘蛇劲?龟劲?不对,是玄武!’

  戚笼感受到一股冷酷的寒意从其体内生出,延伸到手臂之上,在这龟、蛇二劲所化的玄武之中,有七点寒芒从中生出。

  斗、牛、女、虚、危、室、壁。

  这是七股戚笼从未听说过的拳劲拳意。

  玄武是天之四灵,同样是北方七神之宿,由龟蛇转玄武,五脏六腑做水宫,化万物,最后再转出七股肃杀拳意。

  这种武道上的变化,简直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,玄妙到了极点。

  戚笼脑中只闪过一种念头——大武行体系!

  这老鬼的拳术果然技近于道!

  此时此刻,每一根僵尸白毛的末端,都挂着一滴黑色血珠。

  每一滴血珠之中,都是戚笼在一爪之下,所轰出的拳劲;血珠或大或小,包含了十数种拳劲变化,涵盖戚笼一身所学。

  而每一种拳劲变化,对方都能以巧劲化去,说明戚笼的蛇、龙、马、鹰隼,乃至其他拳术变化,对方的精通程度都不下于自己。

  刹那间,漫天血珠溅射炸裂。

  一道漆黑手掌像星光、又像是黑夜,更像是万里冰封的严寒。

  带着那北斗七星所化的七种掌劲,托天一转,绞向戚笼喉咙!

  两种眼神再次撞在了一起。

  只是这一次,戚笼的天意,镇不下冥府的灰。

  皇天有监,造物无私,有生必尽,无始不终。

  僵尸不入六道,更不入天道!

  ‘地狱难’的真正目标不是想要挡住三招,而是想要一招反杀了戚笼!

  强杀宗师!!

  人生一世,幻化非坚,假合形躯,强成四肢。

  似枕前之春梦,如石中之火光;

  似猛风之吹烛,如水上之浮泡。

  变灭须臾之间,成坏俄顷之际。

  人活于世,便是地狱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