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零五章 八难(中)

第一百零五章 八难(中)

  炼体大成,能增一甲子寿。

  但很少有武行中人能活那么久,别说过百,过五十的都很少。

  ‘地狱’活到了一百三十多岁。

  家庭圆满,妻贤子孝。

  哪怕到现在,他所在的家族都是山北道顶尖世家之一。

  仇人不是被打死,就是被自己熬死。

  当过山北道的武行会长,名气之大,无人不服。

  有过最凶险和最畅快的厮杀战斗。

  晚年归隐山林,尽享田园之乐。

  子孙争气,家族权力依旧被自己这一脉掌握。

  如果人生可以用圆满二字来形容,他的人生便是圆满。

  然后妻子老死。

  儿子也活了七十多,熬不过岁月。

  然后是老仆人,是老友,是养的爱宠。

  再怎么畅快、圆满、安宁、开心、愉悦,人生最后的下场,都是死亡。

  痛苦!

  好痛苦啊!

  若是人生注定死亡,那么这一切的一切,又有什么意义?

  都说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那为什么,生最终都一定要是死报?

  痛苦、折磨、背叛,都非阿鼻地狱。

  极乐才是地狱,人生才是地狱!

  死是苦,生亦是苦,众生恶业,无我无间!

  在那么一瞬间,‘地狱’的精神竟然突破了戚笼的‘天地封锁’。

  正如那一记始料未及的七星掌。

  生死轮转,必堕地狱,无缘得出。慎勿外求,不怀身相,遍满诸国;不怀身相,不生不灭。

  应激而发,戚笼的脑海中,突兀的闪过一道佛门经文。

  一道宏大意念突兀生出,戚笼浑身鳞甲皆变钝金之色,万念归一,佛掌伸出,正好挡在对方的掌路之上。

  佛、佛敌,冥王、明王。

  众生因恶业所感,堕于地狱,长夜冥冥而受苦无间者——地狱难。

  法界之中,坚固而无能断截者——金刚。

  一物生一物,一物克一物!

  “什么鬼玩意!!!”

  戚笼眼中狞恶之意爆发,猛然翻掌,竟然突破了佛门心境,并且一掌按向对脑门,完全不在意对方轰碎喉咙一掌。

  以伤换伤,以死换死!

  讲一千,道一万,你挡了老子的路,老子就是要杀你!!

  只有这一个缘由!

  恍惚间,戚笼看到佛陀碎裂的幻象。

  我佛慈悲,佛你老母!

  一怒之下,仿佛周身乌云笼罩,电闪雷鸣。

  乌云之中,另一座金身裂云而出。

  没有佛身、佛像、佛性。

  只有戚笼!

  水中捞月从来妄,火里栽莲是脱空。

  唯有我是我,只有我是我!

  在大武行境界的封锁下,在地狱难与金刚乘的相互牵引下,在‘奉龙甲’的天地增幅状态下,戚笼悍然突破,达到了一种‘拳术神明’之境。

  见人所不见,谓之明;知人所不知,谓之神,神明者,先胜也。

  无比的痛快!

  戚笼身子突兀拔高半尺,布满金鳞的胸口硬挨了对方一掌,好似洪钟大吕,‘咣’的一声重响。

  戚笼手掌一歪,‘啪’的一声,按在了对方的右肩上,下一刹那,对方的右肩与右手同时碎裂成片,连带着上半身骨头同时粉碎。

  “啊!!!!!!!”

  ‘地狱’发出一道僵尸特有的狼嚎长嗷。

  同一时间,小不化骨受此刺激,头发一下子拔出十倍。

  白发和黑丝,同一时间裹住了两只僵尸的躯壳。

  鹅公坡风云汇聚,尸气滚滚!

  戚笼哈哈大笑,全身袍服无风自动,黑发激扬,两眼戾光大作:“说好的挡我三招呢!”

  双爪插入白茧之中,猛的一撕,‘撕拉’一声,白茫茫的一片,只是再无人影。

  对方这是借助‘腥舍破壳’之风水变化,逃跑了。

  这也意味着,他是万不得已,将‘天神卵’的好处与小不化骨共享。

  甚至小不化骨吃的更多。

  黑发缓缓收起,最后垂于腰间,一个两眼冷漠的少女出现在了原地。

  白皙的小臂小腿露出,原本合身的红袄子,一下子小了一大截。

  额头四道尸纹一闪而逝。

  戚笼仰天大喝,一喝之威,竟然把四周的黑气震的炸开,声浪滚滚,由近及远,扩散十里。

  他不需要‘窥鬼神’和‘秋风未露蝉先觉’。

  他有了更好的。

  不是内家的顶级境界,而是大武行体系下的神明之境。

  借助破开佛门因果之说,借助对方北斗七劲的一掌,戚笼成功看到了一条天地大道!

  拳术未到,境界反倒先开发了出来。

  这感觉,就像是自己炼体不行,但刀术却能纵横两道的时期。

  谁说老子没刀就不行了!

  迟早有一天,老子的拳头要比刀术还要凶!!

  ……

  戚笼的一声长啸,哪怕远在鹅公坡外,洪小四都能听的一清二楚。

  更是听出了其中的昂扬、奋发、解脱、桀骜不驯!

  “这家伙搞什么鬼,一天不刺激我就不开心是不是。”

  洪小四嘀咕了声,一听这家伙的声音,便知道对方又有进步,简直怪物。

  不过之前的沮丧倒是消失了,有人那么变态,还那么努力,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,哪还有丧气的时候。

  一道飘渺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  “洪小四,你不跟在薛保侯那个自大狂身边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别忘了,你可是有任务的!”

  “是谁!”洪小四喝道,这道声音,他听的有点耳熟。

  而且联想到之前的一幕幕,更是面色骤变。

  “你是天兵司的什么人,除魔使者?五箓直使功曹?勾结敌国那可是重罪!”

  “咯咯,洪小四啊洪小四,你就别试探我了,我要告诉你真相,你觉的你还能活着吗?”

  洪小四顺着声音的源头狂奔,钻入林中,只见一条长长的冰道正延伸到一个方向,那方向的尽头,是一个赤足女人的背影。

  那女人一袭白衣,手拿玉瓶,姿态优雅,看上去就像是一尊菩萨。

  洪小四手上大筋一挑,八斩刀闪电射出。

  那女人好似脑后长眼了一般,手指沾了瓶中水珠,屈指一弹,几乎在瞬间,这口八斩刀就被冰封在半空之中,大量冰气在空中凝结。

  “看在你哥哥的面上,我就饶你这一次,记住,也只有这一次。”

  女人回头,露出一张瓷色面具出来。

  再转头,身影消失不见。

  洪小四低头,忽然汗毛倒竖,只见自己刚刚丢出的那口八斩刀,如今正握在自己手上!

  无想者,以其心想不行,如冰鱼蛰虫,外道修行多生其处,而障于见佛闻法。

  八难之四——无想天难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,凄惨的‘畜生难’,未能完全破壳的‘地狱难’,以及才赶回来的‘恶鬼难’。

  孽小队中,三难聚集。

  头戴恶鬼面具的血衣武僧目光扫过眼前二人,冷漠道:“你们这一次,还真是够惨的啊。”

  ‘畜生难’半个脑袋都炸了开来,一只眼珠子垂在眼眶外,一条手臂齐肘而断,胸膛干瘪,右腿骨折,浑身有大面积的血淤,像是有一条条血虫在皮下游走。

  这是被罡气内打造成的永久损伤。

  很难想象,受了这么多致命伤的人,居然到现在还活着。

  “下一次,我要换一套宗师高手的器官和四肢,”‘畜生难’的声音喑哑难听,“一流高手的躯壳,对付不了窥鬼神的内家大师。”

  “在关内我到哪里给你弄宗师的身躯来,”‘恶鬼难’冷森森的道:“最多给你弄一具地军的血脉肉身。”

  “最好是天兵肉身。”

  “你是还嫌我们被调查的不够多吗?”

  ‘畜生难’虽然看似凄惨,但他受的伤只在躯壳上,‘恶鬼’反倒是并不在意。

  在畜生难,畜生种类不一,亦各随因受报,或为人畜养,或居山海等处,常受鞭打杀害,或互相吞啖,受苦无穷。

  它的最强力量不是拳术,而是不死。

  反倒是旁边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让他眉头一皱。

  “破壳失败了?”

  “是,死气被夺了一半,无法完全茧化。”

  “那你就不配做新的‘地狱难’。”

  ‘恶鬼难’目光一闪,二人四周,空气凝滞,响起了密集而浓烈的血泡炸裂声。

  这位老牌‘恶鬼难’的炼体境界,同样达到了炼体巅峰,只差一丝丝,便能二练突破。

  少年状态的‘地狱’沉默不语。

  “等等,恶鬼。”

  神秘的白衣女人,无想天难出现,挡在了二人之间。

  恶鬼难冷冷道:“八难聚不齐,便就无法点化众神、逆众生,你可别忘了孽小队成立的真正目的。”

  无想天难淡淡道:“我明白,我的意思是,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,一个合适的‘地狱难’可不好找。”

  “没有‘地狱’的帮助,怎么可能这么快便收集到足够多的标本,他对组织还是有贡献的。”

  恶鬼难沉默片刻,道:“短时间内,再难找到第二个‘天神居’了。”

  “不需要‘天神居’,你别忘了还有蛟龙蜕变槽。”

  “现在要关注的反而是另一点,为什么会出现一位计划之外的‘劫运之子’?”

  “他似乎跟薛家子一路,目标是薛家山庄。”

  “‘北俱芦洲’和‘盲聋喑哑难’正在薛家山庄中,让他们暗中调查,这对上面极为重要。”

  “十三位劫运之子、龙脉化身,这一位到底是其中之一呢,还是其中之外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