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零六章 八难(下)

第一百零六章 八难(下)

  车队顺着黑石道向东行。

  “爹,你说人脑壳都被打掉了,为什么还能活?”

  马车中,薛白一脸乐呵呵,之前的那一场大战,他以轻伤的代价,把‘畜生难’打的脑壳翻飞,白浆乱撒,饶是如此,对方还跟他有来有回的打了十几个回合。

  也辛亏是他,换做另一个人,哪怕同等境界的高手,见到这般诡异场景,精神也必然受到影响,以他们的拳术层次,心灵上只要露出一丝破绽,都会被对方抓住,扩大胜算,进而杀死对手。

  “人死了都能复活,脑壳没了还能打,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么,古国神话中,不是也有个无头战神的传说么。”

  戚笼半闭着眼睛,眼中偶有金光流转,‘奉龙甲’的状态只能持续半盏茶时间,而以他体内龙煞的强度,十天只能用一次。

  但在那种状态下,那大如皇天、强如厚土的精神状态,对他的影响是巨大的。

  他现在正趁着精神上的余韵,进行感悟和存想。

  这种状态下,同行来打扰,绝对是结大仇的行为。

  “有道理!”

  可惜薛白一向没有眼力见儿,恍然大悟后便就放下不管,然后凑到戚笼身边,愁眉苦脸的小声道:

  “爹,我再问你一事,小骨妹妹怎么长的这么快?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薛白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坐在同一车厢中,面如寒霜、眼似冰块的少女,少女一身红衣,长发及腰,虽然眉眼娇俏,但气质却好似冰天雪地,没有一丝生人气息。

  这少女正是吞了大量死气,长出四道尸纹的小不化骨。

  戚笼给对方取了个名字,戚小骨。

  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,不过除非与本能抵触,这小僵尸从不反抗戚笼的任何行为。

  “小骨妹妹长的这么快,以后不会是我做弟弟,她做姐姐吧。”

  对于薛白来说,跟那个拥有百兽拳术,以及百兽拳意的肌肉怪物生死搏杀一场,就像是打了只蚊子一般,不值一提。

  反倒是以后做弟弟还是做哥哥,对他来说是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。

  “那你便代我教她拳术,这样一来,无论她长成什么样,你都是大师兄。”

  薛白目光一亮,一击掌,“这主意好。”

  然后他便放过戚笼,转而骚扰戚小骨了。

  四道尸纹的戚小骨,体内尸气比起大多百年老僵都要雄厚,如何能将尸气合理利用,拳法至少是一条途径。

  而且戚笼也想知道,一个拳术大成的尸王,到底能强大到什么地步。

  戚笼缓缓闭眼,心神再一次沉入‘神明境界’,这一次,没有使用龙煞、也没有昼眼,精神却缓缓张开,方圆三丈、十丈的变化,尽收心中。

  空气的流通、血液的流动、五脏六腑的伸缩、精气神的变化、周天星辰一般数量的穴道孔窍、若有若无的三魂七魄、外界的生气,以及经过山水之地,天地中的那一丝丝奇妙变化。

  以上种种,在‘神明境界’的调理下,渐渐化作一个小天地。

  自从斩佛证道,破开佛家因果的桎梏后,戚笼的精神境界就突破到了一种冥冥中不可测的地步。

  似天地、非天地,似自我、非自我。

  如果说非要给这种境界加一个定义的话,那便是庞大,是龙脉的天地伟力,以及迦楼罗桀骜不驯的精神杂糅在一起,以自己的精神推演出的一个小世界。

  窥鬼神、蝉先觉,似乎都可以被囊括其中。

  而且不仅仅是内家境界,‘筋菩萨’所证就的‘须弥金山’,似乎就矗立在这方世界的正中央。

  ‘地狱难’的七星拳术,本就蕴含了一丝大武行体系的变化,只是因为没有二炼大成,所以没有真正完成这个体系。

  但这一拳的变化,却给戚笼打开了一扇天地大门。

  那就是在这大武行体系之上的精神境界——神明!

  只有神明之境,才能掌控大武行体系。

  戚笼感觉自己现在又变成了‘拿刀’的自己,只不过这口‘刀’是精神天地,更加强大,也更加危险。

  这一股堪比天地的拳意精神,似乎已经达到了某种天人关口。

  在自己没有二炼大成,拳术境界也未达到返璞归真之境,自己所能做的,便是不断揣摩,将这口‘刀’握的更顺手一些。

  这过程好处极大,戚笼的所有拳术,都在这个磨砺过程中,被斩的七零八落,其中最精华的、最有价值的被提取出来,然后融合到一起。

  真正的拳法大师,没有一个是模仿别人拳路走出来的,都是揣摩别人的优点,融入自己的拳法中,最后自成一派。

  戚笼正走在这条路上,而要在这条路上进步,需要大量的养料,拳谱、拳术、修行经验、千人笔记,都是养料。

  所以薛家山庄的藏经阁,他志在必得!

  三日过后,车队穿过黑石道,上了云中丘。

  云中丘海拔极高,平均高度甚至还要超过一般山峰,越往上,空气越发稀薄,常人呼吸都困难,甚至马车经过某些地方,云雾就在脚边环绕。

  炼内家拳的最讲究吐纳呼吸,薛家给自己挑选了一处最艰难的修行之地。

  这或许也是薛家十几代传承,数次风波,却始终没有断绝的原因。

  三日中,戚笼不吃不喝,气势越发深沉,甚至多了一丝上位者的气息。

  天见可怜,赤身党前魁首一向砍的就是上位者。

  不过这种上位气息不是权势、财富带来的信心提升,而是一种天然的高高在上,就像是一朵云朵,想落下来都不行,还有一种特殊的神秘感。

  车队正在野外用餐,在云中丘,生火是几乎不可能的事,大家用的大多是准备好的熟食,而且胃口多半不好。

  只有戚小骨面无表情的啃着一根又一根酱大骨,似乎是打算来多少根就吃多少根。

  薛白一边眉开眼笑的伺候着,一边又愁眉苦脸。

  都说啃骨头长骨头,妹妹要是长的太快了,把自己比下去怎么办。

  他做哥哥做的挺开心的,不想一下子就变成弟弟。

  见戚笼过来,薛白赶紧挤眉弄眼的把最后一根酱骨头递了过去,然后开心道:

  “马上就到云中城,很快就可以见到娘了,爹,你是不是也很久没见过娘了。”

  戚笼想了想,“我跟薛蔓蔓也有快十年没见了。”

  “我在外面修行历练半年,娘肯定很想我,回来一定会做好多好吃的,我娘手艺可好了。”

  “不过就是三宝表哥没救回来,娘说不定又要揍我了,不过看在我带回来哥哥和爹的份上,娘应该会能原谅我吧。”

  薛白转过头,道:“你说呢,爹?”

  戚笼哈哈一笑:“要是你娘知道你给她一个寡妇找了个丈夫,她表情肯定会出乎想象的精彩。”

  “是吧,我也是这么想的,”薛白喜滋滋的道。

  这小子完全没意识到,他接下来很可能会被揍死。

  “白少爷,家族接我们的人来了。”

  只见一个个气息绵长的练家子,骑着一只只足有马匹高大的角羚羊身上,数量近百,在草原上‘轰轰隆隆’的狂奔,速度不下骏马,正迅速的赶过来。

  领头的是一个青脸中年男子,一呼一吸,风劲在周身旋转,一看就是内功养出火候的资深打家。

  “十九叔!”

  “白少爷,四哥。”

  “十九弟,许久不见了。”

  四叔拘谨道,十九叔是直系血脉,而他只是家族众多分支的一员。

  十九叔颇为傲气的朝四叔轻轻点头,然后转过头看向白少爷,便变成了一脸慈爱。

  “少爷,辛苦了,半年历练,大有收获吧。”

  “那自然,看看,”薛白站在戚笼和薛小骨中间,一脸骄傲:“我们一家人,整整齐齐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