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零七章 云中城(五更求订阅)

第一百零七章 云中城(五更求订阅)

  听了这话,十九叔的嘴角狠狠的一抽,后面的薛家成员也一个个表情古怪,想笑不敢笑,想哭,是真要哭了。

  大家都知道白少爷一贯无厘头,做人做事,半疯不傻。

  但听说他在外面认了个野爹回来,这番操作,依旧是把所有族人都秀到了。

  不愧是白少爷,蔓姨守了近二十年的贞节牌坊,自家亲儿子一脚就踹开了。

  据说要不是有好几位长老拦着,薛蔓蔓已经是老羞成怒,准备大义灭子了!

  更别提这野爹还带了个假女儿,这女儿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!

  不少人眼光古怪、玩味、惊奇,不断打量着眼前父女二人。

  目光落在戚笼身上,就像是落在一座高山上,浑身一颤,心头竟罕见的生出一丝丝紧张。

  目光转到另一个模样精致的红衣少女身上,只感觉红影闪烁,一道冰冷的眼神,一只深入喉咙的透明手掌,脖子‘咯咯’直响,好似被黑发拴住,缓缓向上提。

  ‘嘎吱’作响声中,脑袋似乎在与身子分离。

  十九叔深吸了口气,含息吐气,猛然大喝一声:“凝神、静气、祛邪魔!”

  声音像是木锤敲击铜钟,在人胸口响起一记闷响,荡起一圈又一圈涟漪。

  ‘嗡嗡’之声传遍五脏六腑,众人僵滞的血水这才恢复了流通,暖意重回心中。

  薛家内家拳八层境界,这十九叔虽然没有凝丹,但也炼到了第六层,心与气和,铅血汞水。

  能把体内阳气聚合成无形火团,一口吐出,破邪除祟。

  一半人回过神来,这才惊恐的发现,自己刚刚不知怎么就失了神,脖子大幅度的向后仰,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绳子向上吊,手脚一丝热气都没有!

  印象之中,只有深厚道行的鬼物,才能一眼让人置身于鬼蜮!

  白少爷这是带了什么鬼玩意回来!?

  我的爸爸是高山,我的妹妹是女鬼?

  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帮忙卸货!”

  不少薛家人如梦初醒,再不敢看这父女二人,宁愿绕一大圈,都要跟他们保持距离。

  十九叔的额头上也微微流汗,虽然来之前,他已经得到了不少家族长辈的‘指点’,但他还是感觉,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。

  对于三府皇薛的薛家各支脉来说,云中城是圣地,无功不得入内。

  更别提这种胡乱攀亲戚,有辱家族名声的,一般都是一掌拍碎手筋脚筋,然后从悬崖上丢下去,不死那是我薛家大度。

  但自己肯定不能这么做。

  一个是白少爷的态度,本来薛白就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,小一辈中,能跟他相提并论的也就两三人。

  根据新得到的消息,白少爷不仅炼体大成,而且参悟出‘窥鬼神’,一跃成为一流高手中的厉害角色。

  莫说在小一辈中,就算是整个薛家上下,跟少爷同一个档次的高手,一只手都数的过来,而且多半是不问世事的老一辈。

  可是白少爷还不满十八岁啊!

  这代表着未来五十年,只要薛白不死,便是家族的顶梁柱。

  更何况白少爷还有相当大的潜能,有可能突破宗师之境。

  惹的白少爷生气,谁能护着自己?

  而且不少人知道,白少爷其实是疯的!

  就算不论薛白,眼前这一位的实力也是高深莫测,根据同族的说法,至少也是一流高手。

  加上一个让人看上一眼,都陷入梦魇的诡异少女。

  谁给自己找的差事这是!

  “那个,少爷,蔓姐之前有吩咐,让你别进城,直接去隐仙山庄找她。”

  隐仙山庄便是薛家山庄,是只有家族直系血脉的长老才能入住的风水宝地。

  藏经阁就在其中。

  薛白一脸兴奋:“好啊,我好想我娘,我这就带爹和妹妹去——”

  “不,蔓姐的意思是,只有你能去,这两位贵客,得先去城里。”

  十九叔硬着头皮,道:“最近山北道尸武人肆虐,族长有规矩,所有进入云中丘的武人,都要先隔离一段时间,确认没有尸变后,再放出来。”

  薛白的嘴巴嘟了起来,一脸很不情愿的表情。

  如果对方只是一个少年,顶多算是可爱。

  但对方还是新突破的一流高手,这一眼望上去,十九叔立马感觉到浑身一冷,感觉有无数双眼,从对方皮肉内往外看。

  没错,就是由内往外看,仿佛是把皮肉扯开,长出一只只鬼眼。

  你窥鬼神,鬼神自然也在窥你。

  窥鬼神这种顶级的内家境界,随着薛白的掌握程度越深,就越发恐怖。

  内家境界很少有纯粹提升打法的,更多的强化内部器官、增长耐力、强化气血。

  而专门提升打法的内家境界,提升的效果一定恐怖!

  就算是‘八难’中的‘禽兽难’,也没有逼出薛白的极限。

  每一个‘窥鬼神’的武者,在武行中都有一个绰号——夜武人!

  百鬼夜行的夜!

  十九叔脑筋急转,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:

  “对了,尸武人的尸变只传染武人,这位小贵客可以和少爷你一起去山庄,至于这位大贵客,便由我亲自陪同,先去城中做客如何?”

  他不怕戚笼在城里闹事,城里有一支属于家族的军队,专门克制武人。

  而山庄内的风水降魔封印,也足够镇的住鬼祟——如果这少女真是妖邪一流的话。

  “这样么,”薛白挠了挠头,没那么抗拒了。

  妹妹当然是要好好照顾的。

  老爹是大人了,可以照顾好自己。

  “那便这样,”戚笼淡定的点了点头。

  看着薛白一副唯命是从的姿态,十九叔看着就脑壳痛。

  于是车队和驼羚队一分为二,戚笼跟着大部队入了城,薛白带着戚小骨直奔山庄。

  “贵客的第一次来云中丘吧?”

  十九叔试探性的问。

  “十几年前来过一次,”戚笼抬头,望着这座建于云端的巨大城池。

  这是只属于薛家的皇城!

  “跟当年相比,好像多了几座塔楼,城墙也修缮了一遍。”

  “恩,当年家族出了一点小事,遭了贼寇,所以那件事后,便修缮了城池,以防万一。”

  十九叔含糊不清道,把薛家内乱一笔带过。

  “有道理,”戚笼似笑非笑:“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嘛。”

  吊桥缓缓拉下,城门缓缓打开,云雾像是雪沫一样吞吐而出,一行人入了城池。

  ……

  另一边,薛白拉着戚小骨,一脸兴奋冲进了祠堂,左张右望。

  “娘,我娘呢,娘我回来了!”

  “还是这般冒失。”

  “冒失也有冒失的好事,年轻人嘛。”

  “小子,眼中只有你娘,没有我们这些长辈么?”

  祠堂的七张长寿椅上,坐着七位鹤发童颜、身穿白袍的老人,一个个慈眉善目,就像是七只逍遥自在的仙鹤一般。

  若是闭上眼睛,这七个人就像是不存在一般。

  飘飘然,羽化而登仙,便是这种气质。

  七个老人,七个曾经的一流高手。

  这是三府皇薛的底蕴!

  薛白鞠了一躬,乐呵呵道:“文伯伯、南老叔公、藏二爷爷、花四爷爷、外公、仙子爷爷、师爷爷。”

  七老人笑呵呵的,然后毫无征兆的,双目同时一凝,几乎刹那间,从祠堂两个后门中,滚滚白雾卷出,茫茫然一片,直接轰向薛白。

  七位一流内家高手合击,竟然能改变一方气象。

  薛白一歪头,挡在戚小骨身前,嘴巴一张,用力一吸,居然把那茫茫白雾长吸入腹。

  同时肚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。

  而在下一瞬间,一道道或诡异、或奸诈、或贪婪的鬼叫声响起,好似有上百条无形鬼物祠堂中到处游走,各种刺人耳膜、晃人精神的尖叫。

  薛家几百张先人灵牌都被震的‘咣咣’直响。

  好似也有一对对透明的小手,顺着几位老人的皮肤往上爬。

  更诡异的是,随着这些声音变强,薛白的肚皮竟然缓缓消了下来。

  “南海小虞山中有鬼母,能产天、地、鬼。一产十鬼,朝产之,暮食之,吾薛家今亦有鬼姑神也。”

  南老叔公吟了一句,赞道:“好,好,薛白你很好。”

  这是《述异记》的一句话,讲的是一只名为鬼母的老鬼,但真正的意思,却是在表达:

  薛白的拳术,真正意义上入了鬼道。

  刚刚那些鬼祟尖叫声,其实都是薛白毛孔的呼吸声,气血爆发下,就像一只只小鬼的嘴巴。

  几位老人相互看了一眼,微微点头,果然是窥鬼神!

  “好吗?我也觉的我挺好的,”薛白摸头傻笑。

  “你好个屁!”

  一声交叱怒骂,一个裹的严严实实,风韵犹存,徐娘半老的女人大踏步走出,一戒尺就抽了上去。

  武状元之才、炼体大成、窥鬼神、薛家栋梁,连迎面箭矢都能避开的薛白,面对这跟戒尺一脸害怕,两腿颤颤,连躲都不敢躲。

  最后‘哇’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  一阵鬼哭狼嚎的尖叫声后。

  “跪下!”

  薛蔓蔓指着地面。

  鼻青脸肿的薛白毫无骨气的跪了下来。

  “跪好!”

  “说,为什么打你?”

  薛白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。

  “打是亲,骂是爱,原来娘你是这么想我的么。”

  “我想你,”薛蔓蔓怒极反笑:“瞧瞧你干的什么蠢事,你带回来的那个男人,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

  “不是我爹么?娘你不认识?”

  薛蔓蔓气极,又是一阵好打。

  半晌过后,薛白一脸无辜的擦着鼻血,“娘,你怎么老喜欢打人啊,教儿子应该讲道理,不应该不教而诛。”

  “好好好,我告诉你,那个人是前赤身党魁首,是个大贼头子,人家避都来不及,你倒好,直接把人引上门了!还有,你你……”

  想到这几天族中的流言,薛蔓蔓更加火大,满脸通红,心头火烧火燎。

  “原来我爹是贼啊,怪不得这么多年没见到他。”

  薛白挠着肿起来一大块的腮帮,想了想,又乐了,“原来我是在认贼作父。”

  薛白外公捂住了脸。

  “我让你认贼作父!我让你认贼做父!”

  薛蔓蔓一手拎着对方耳朵,一手戒尺,直接往对方屁股上招呼,‘啪啪啪’的抽打声连成一片。

  又是一顿好打。

  “你还有什么话好说!”

  薛白两眼通红,满脸委屈,摸着通红的屁股吸了好几口冷气,小声嘀咕:

  “爹都没嫌弃娘你是个寡妇,你居然嫌弃我爹是个贼,不讲道理啊这是,咱们一家人要相亲相爱……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