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零八章 薛小沐

第一百零八章 薛小沐

  “先停一停吧,蔓蔓。”

  七老之中,年纪最轻、还不过五十的文伯叹了口气,无奈隔空挥掌。

  薛蔓蔓顿时感觉一阵冷风拂面,心火直降,身心一阵舒爽,好似大热天喝了一口凉开水,一肚皮的火气减了大半。

  这一掌内藏内家拳意,唤做心肾相交、水火相济;是以肾脏象征水,以心脏象征火。

  拳师以意引气下沉,聚阳下奔,为火降;同时气满上升,即阴上行,为水开。

  心火下降能温养肾水,肾水上升能制约心火,二者合一,便能稳人心、化凶气。

  内家大师杀人之前,大多是一副好好先生的姿态,只有正式交手,才晓得这些人有多么恐怖。

  文伯常年累月修行,早已达到心神湛寂,心与息相互依附,浑融一片之境界。

  这种境界还有一种说法,天人合一,是武者可遇不可求的一种状态。

  在这种状态下,五分的拳术,能使出十二分威力。

  而且光是自己进入‘天人合一’,便已经是极强了,更别提让别人进入这种状态,简直匪夷所思。

  内家拳练到高深层次的大师,在外人看来,有各种匪夷所思的能力。

  文伯缓缓起身,踱步到薛白的面前,眼中闪过一丝无奈。

  “你小子怎么总是记吃不记打?”

  “吃?娘,我们中午吃什么,我可是跟爹打包票,说你手艺可好了。”

  薛白抬头,直咽口水。

  薛蔓蔓顿时感到身心一阵疲惫,揍也揍了,骂也骂了,这蠢儿子怎么就是教不好呢。

  “先不提这事,我问你,鹅公坡是怎么回事?陈万道这老鬼真的还活着,而且还成了尸武人?”

  陈万道便是上一任山北道武行会长的名字,同样也是‘地狱难’。

  四叔认出对方身份后,立马快马加鞭,把消息传回了族内。

  做为山北道曾经的武行招牌、一代巨擘,若是成了尸武人,那这影响可就太恶劣了。

  别的不说,陈万道所在的陈家,可是不逊于他们薛家的大豪门。

  所以薛文想要通过薛白再确认一下。

  薛白是亲眼见证‘地狱难’和戚笼的大战的,虽说他脑子不大好使,但是武道直觉惊人,连说带比划,居然把‘七星掌’模拟出了一两分。

  “玄武七星,大武行!果然是陈老鬼,麻烦了啊。”

  文伯,也就是外事长老薛文皱眉,一脸头痛。

  “怎么了,文伯,他陈家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吧。”

  薛蔓蔓也不管自己傻儿子了,正事要紧。

  “本来我们五家早就察觉出来,这尸潮背后,有人暗中推波助澜,所以才决定聚五大豪门之俊杰,组成一支斩首小队,一来锻炼晚辈,二来斩草除根。”

  “我薛家的内家拳,他陈家的天武道,都是对鬼祟尸邪有克制效果,所以这一次不出意外,是由我家和陈家牵头。”

  薛文露出无奈的表情:“陈家现任家主陈长在,可是他陈万道的亲孙子。”

  薛蔓蔓脸色也凝重了起来,出了这事,谁还敢相信陈家人,搞得不好,甚至会造成五家联盟的分裂。

  类似他们三府皇薛这样的武道大势力,山北道一共有五家,虽然互有争斗,但都局限在一定范围内;五家联盟,同气连枝,一起维持了山北道武行的秩序。

  倘若秩序失控,谁也不知道会怎样。

  “好在这消息来的及时,不然再晚一步,一旦事情摆到明面上,不是他陈长在自己大义灭亲,就是我们逼他选择。”

  两者都不是好事。

  让亲孙子杀自己爷爷,这是违背人理伦常。

  不这么做,那就不服众。

  好在此事远没到那个阶段,还处于水面下,便有很多操纵空间。

  “蔓蔓,这事交给你了,你跟家主子商量着办,务必要稳妥——”

  薛蔓蔓面色一变,怒道:“那个蠢货,我现在不想见到他。”

  文伯欲言又止,倒是七老之一,薛蔓蔓的亲爹薛平龟叹了口气:

  “家主子可没有逼迫你的意思,再说了,你小时候,和你那个表弟不是关系极好么,天天黏在一起,怎么长大了反而生疏了。”

  薛白眉头一皱,这话自己可不能当作没听到,立马抗议道:“外公,我爹都回来了,你不能再逼我娘嫁人了,我和妹妹要亲爹,不要干爹!”

  薛平龟老脸一黑,闲云野鹤的心境,也扛不住亲孙子的一再犯蠢,忍不住骂道:“你亲爹早死了!再说你哪来的妹妹!”

  “那不就是我妹妹。”

  七位老人,包括薛蔓蔓其实早就注意到,那站在薛白身边,像个精致木偶一样的戚小骨。

  练内家拳的,对鬼神有一种特殊感应,眼前这个少女可不一般,至少也是猛鬼一档的。

  虽然七老不怕,但也有一丝丝忌惮,所以才一直冷处理。

  “娘,你看我们兄妹像吧。”

  薛蔓蔓虽然泼辣作风,但却长了一张娃娃脸,快四十岁的女人,居然给人一种眼角眉梢很活泼的感觉。

  薛白便继承了薛蔓蔓的圆脸。

  戚小骨也继承了薛白的圆脸。

  这乍一看上去,说三人没关系才奇怪。

  七老中,最为促狭的南老叔公居然认真思考了番:

  “时间似乎能对的上。”

  “老叔公你!”薛蔓蔓气急。

  薛家内乱是十年前,眼前这个少女看上去也十岁上下,赤身党魁首杀入云中城也是在十年前。

  一时间,几位老人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了。

  这是有前科的。

  当年薛蔓蔓未婚先孕,可是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  至今没人知道薛白的亲爹是谁。

  “你们——”

  薛蔓蔓深吸了一口气,咬牙道:“当初召赤身党来,是红姑出面请的人,我和那一位一共也没见过几次。”

  “那位魁首失踪三年,如今突然出现在这里,目的又是什么?”

  前执法堂堂主薛师一脸严肃,捍卫家族之心不减当年。

  薛白乐呵呵道:“我爹说了,他对我们家藏经阁很感兴趣,等我爹过来,我就带他去那里玩。”

  薛蔓蔓眼角狠狠一抽,七老也面色大变。

  亲外公薛平龟老脸抽动了好几下,最后一摆手:

  “别当着祖宗的面教训儿子,不合适。”

  “带回去打!!!”

  ……

  云中城比黑山城还要繁荣,这种繁荣不是体现在商贸上,也不是体现在普通居民的生活水平。

  事实上,有着三府之地的供养,云中城不缺物资,也很少有生意人往来。

  武人寄情于武道,对于身外之物没那么看重。

  这份繁荣体现在,大街之上,来来往往的男女老少,基本上全是练家子。

  在这空气稀薄、海拔极高的云中丘,没有一两手内养的功夫,普通人几乎无法在其中生存。

  武人的后代,比起普通人的后代肯定要气血足、精神旺。

  尚武风的城中,集众人之智,各家拳种都被开发的极深。

  数十万人的武人之城,挑选出的天才,不是百人之才,也不是千人之才,而是万人之才!

  这也是为什么,对于普通拳派来说,十年一见、百年一见的传人,在这些大豪门中却很寻常。

  天才嘛,一半天生,一半后天培养。

  而武行世家把两者都占了。

  十九叔给戚笼的待遇是顶尖的,直接包了一栋楼,只不过态度嘛,就像是对待瘟疫,恨不得躲的远远的。

  戚笼不以为意,只是在洗漱干净后,对着要告辞的十九叔问道:“单是隔离,查不出尸武人吧。”

  十九叔迟疑了下,点了点头:“一般来说,我们会检测。”

  “哦?怎么检测?”

  “尸武人的体质也好,拳术也好,都会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,但也不能说突破的便是尸武人;只一条,生死压迫下,尸气外溢,原形毕露。”

  “我们管这种考核叫做极限逼压!”

  大门之外,一个绿色武士服打扮的少女英姿飒爽的走了进来,明亮的目光直勾勾的盯向戚笼。

  “你就是十年前,破我薛家城池的赤身党魁首?”

  戚笼谦虚道:“哪里,哪里,并非我一人之力,都是大家做的贡献。”

  “是沐小姐,”十九叔连忙见礼。

  薛小沐,薛家少数几位,能跟薛白相提并论的天才。

  “你当年破城的时候,可是杀了不少人。”

  “当年薛家血练一脉的老一辈,不都是你们家族公认的分裂分子么?”

  “他们是,但他们的子女不是,”薛小沐顿了顿,“听到你来的消息,很多人都想要你的命。”

  戚笼笑了:“当年是你们薛家人明码标价,把我们给请来的,当年的指使者,如今都成了薛家的实权人物了吧。”

  “你们不敢拿持刀人怎样,却要拿我这口刀出气吗?”

  薛小沐一时语塞,突然冷笑一声:“道理是这个道理,至亲血仇却难解,就让我来试试,你这个赤身党魁首有几分成色。”

  “没有群匪簇拥,你这个绿林魁首,又能劫掠谁家!!”

  话音一落,薛小沐右脚走弧形步,猛地一踏,石板崩裂,同时右臂外旋,骨节摩擦,冒出一连串铃铛声响,右掌直扫戚笼太阳穴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