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零九章 退婚流

第一百零九章 退婚流

  大多数情况下,男人的气力比女人大,而女人的精细活儿做的比男人好。

  但若是反过来,让女人天天在码头上抗大包,让男人天天宅在屋子里绣花,这差距还会如此明显吗?

  至少在武行中,的确如此。

  若是一对男女的资质完全相同,练的又是同一种拳法。

  若这拳法是打熬筋骨的外家拳术,那便是男人进步快。

  但这套拳法若是专注于皮、肉二道的炼化,是内家拳法,那便是女人的拳术火候足。

  武行世家,尤其是以内家拳为传承的世家,女性高手层出不穷,单论数量,甚至还要超过男性。

  所以薛家女人能顶半边天,并非是一句空话,纯粹是薛家女人能打,打出的名声地位!

  薛小沐这一踏脚,一钻手,内家气劲环聚手足,像是罡风漩涡,虽然没有薛白气震百尺、聚成风暴的霸道,但却更加小巧狠辣。

  薛家内家拳第七层,外附气甲,内养强火,这女人年纪只有二十,已尽得其中精华。

  面对这凶悍一击,若是在黑山城时,戚笼怕是要以拳术与之周旋。

  便是‘须弥金山’证就,内外如一,内劲伤不了脏腑,戚笼以金身破敌,也要以攻制攻,说不定还要让对方躲上两招。

  不过如今不一样了,‘神明’境界虽然只是初练,但已能镇压一切大武行体系下的拳术变化。

  戚笼头微微一抬,正好对上了薛小沐的眼神,只这么轻轻一望,薛小沐便身形一震,甚至拿捏不住气血,好似面前是一座巍峨巨山。

  在这座巨山脚下,自己的任何招式、发劲、变化,都只是小孩般的把戏。

  不是每个人都像薛白那般,有着一颗‘至人之心’。

  再退一步,一百个武人之中,都未必有一个能练出顶级内家境界。

  没有这两者,在‘神明’眼中,你练什么拳都无用。

  拳路的变化、劲力的变化、以及精神的变化,至少在精神世界中,戚笼已经半只脚踩在巅峰上了。

  武道再往上,就不是‘武’,而是‘道’。

  所以在这十九叔的眼中,戚笼未卜先知的一踏步,便穿过层层劲风,单手一抓,便抓住了薛小沐洁白如玉的脖子,手掌猛的一抖,一身气劲就被抖散,像是拎小鸡仔一样,把她拎了起来。

  “贵客留手!”

  十九叔面色大变,刚要出头,戚笼眼神淡淡一望,就像是一座巨山直直向他推来。

  一座大山迎面撞来是什么感觉?

 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那是万中无一的。

  十九叔心头一抖,内劲一泻,脚掌猛的陷入地面半尺,浑身毛孔绷不住,像烧开水壶一般,毛孔绷不住,白雾喷出周身三尺。

  若是有人把一块生肉放入其中,怕是立刻就烧熟了,这种气血蒸出的雾气可要比蒸笼强上百倍。

  十九叔身子晃了晃,一屁股跌坐在地,面白如纸,戚笼一眼之下,竟把他这个内家拳高手盯的泻了劲。

  这可是武家大忌!

  “你说说看,我这个单人独寇,能寇几何?”

  戚笼一把把薛小沐拎到眼前,锐利的眼神如刀一般,直刺对方心房。

  薛小沐心中剧颤,白皙如玉的皮肤上,竟然微微抖动着。

  她在害怕!

  “十九叔有事便走吧,这位小姑娘不是来检测我的吗,那便让她检测好了。”

  语罢,戚笼手掌轻轻一松,几乎同时,薛小沐身子一缩,猿猴翻身,直退三丈,面色戒备中带着一丝惊恐。

  “贵客,记住这里是薛家——”

  “十九叔先走吧。”薛小沐到底是薛家的天才,不像他一样立刻丧失战斗力,深呼吸两下,表情居然平静了下来。

  一身绿色武士服微微鼓起,外劲护身,薛小沐竟然在精神被攻破的下一刻,恢复了战斗力。

  “检测还未完成,对方是不是尸武人还要两说,这爆发力,倒的确有几分尸武人的架势,不得不防。”薛小沐阴冷道。

  “沐小姐,你——小心。”

  十九叔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不敢惹火头上的沐小姐,依言退了出去,虽然薛小沐一瞬间被对方所擒,但依照沐小姐的拳术水准,就算对方发疯,应该也是能保住性命的。

  不知不觉间,戚笼在十九叔的心目中,已然竖立了不可战胜的形象。

  等一楼只剩二人时,戚笼才突然一笑,一改之前的霸道,倒了两杯茶。

  “沐姑娘坐,饮茶,刚刚多有冒犯,请见谅,不过相信姑娘能理解。”

  薛小沐表情依旧严肃,甚至目光中还带着一丝煞气,她在薛家就以争强好胜出名,在比武中打死打残的拳师也不是一个两个。

  所以才有‘毒藤蔓’的恶名。

  如今受到这般侮辱,让她不放在心上是不可能的。

  她打心里忌惮对方!

  不过她最终还是收回了气劲,走上前,坐在戚笼对面,一口将茶水饮尽,有些不服气的道:

  “天人合一,我薛家长辈也会。”

  戚笼哈哈一笑:“我这可不是天人合一,而是天地合一,内家拳最多讲方圆,而我这是天圆地方、皇天后土入我身,小姑娘,我们讲的可不是一回事。”

  薛小沐皱眉良久,也没想明白对方话中意思,反而有些好奇道:“你怎知道我是被人派来的。”

  “你若是敌人,怎会一开始就提醒我,薛家有人要害我。”

  戚笼笑道:“沐姑娘,咱们开门见山吧,我要入藏经阁,看你薛家十几代馆藏的拳术秘籍,薛蔓蔓要多久才能安排妥当。”

  “我的时间可不多了,她如果做不好,我可就要按照我的法子去做了。”

  “当年破城之后,我原准备顺道洗劫一把你们薛家的山庄,是给她面子才不这么做的,她这面子可不是每一次都管用的。”

  戚笼口气极大,仿佛薛家这种武家大豪门,无数高手、家族军队,在他眼中都不值一提般。

  偏偏薛小沐认为对方并不是在说谎。

  若是在当年,九千强寇横扫两道,六大天王兵锋所指,无可抵挡,他说这话,自无人敢质疑。

  倒不是说薛家就一定挡不住对方的攻势,只是与其冒着家破人亡的风险,不如捏着鼻子让对方入阁一看。

  反正看拳谱又掉不了一块肉,她相信家族长辈会做出正确选择的。

  但如今对方单枪匹马,又有什么依仗?

  想到这里,薛小沐眼神都变了。

  “你不会……真与蔓婶娘有关系吧?”

  戚笼手一抖,茶水都溢了出来,嘴角抽搐,这年头手下无人,说实话都没人信了。

  以他‘奉龙甲’状态下,几可比拟宗师的实力,真要强闯,他薛家有几人能挡得住。

  薛小沐见对方面色不对,赶紧换了话题,不过心中已经确定了某种想法——‘似薛婶娘这种女强人,果然也逃不脱男色诱惑啊。’

  “婶娘让我告诉你,她会尽快运作,不过有个前提,那就是在这之前,你别杀人。”

  “放心,我这几年修身养性,已经收杀性了。”

  不过看薛小沐忌惮的眼神,仿佛在看杀人成瘾的大匪徒,明显又是不信。

  戚笼暗中叹气,这年头,怎么说什么都没人信呢。

  “婶娘让你小心三个人,这三人之中,至少有一个人把你的消息泄露了出去。”

  薛小沐顿了顿,“而且这三人的实力,都在我之上。”

  “第一个,便是薛沉舟,半年前,他跟薛白斗过四场,两胜两败;而且他爹是当年血练一脉的大长老,死于你手。”

  “是吗?”戚笼一脸问号。

  “当年薛婶娘让你杀的第一个人。”

  “哦~那个硬挡了我十几刀的老家伙啊,有印象。”

  “第二个,薛继武,族长的长子,这几年很活跃,跟婶娘争族中财权,据说实力很强,不亚于族中几大长老,不过我从未见他出手过。”

  “恩。”

  “还有一个,是薛家在海蛮道的支脉负责人,当年老族长的义子,叫薛文海。”

  薛小沐犹豫了下,又道:“他妻子早亡,近来有续弦的想法,而续弦的对象——就是蔓婶娘。”

  二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沉默许久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薛小沐重点强调:“你可别杀他。”

  戚笼脸颊抽了抽,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更别撺掇薛白杀他。”

  听说薛白这小子对他言听计从,不得不防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只对你们家族的拳谱感兴趣,这种事就不用特意提了。”

  可是看薛小沐的眼神,分明不信。

  戚笼叹了口气,从良的匪徒没人权啊。

  “话已带到,若是无事,我便走了,留太久会让人起疑的。”

  戚笼看了眼对方,突然道:“你跟薛蔓蔓,表面上的关系不好吧。”

  若是表面关系好的话,也不会派她来传信了。

  但暗地里必然极其信任。

  “小时候,婶娘给她那个笨儿子提过亲,我当着众人面拒绝了,并且骂他儿子是扶不起墙的白痴蠢货。”

  哦,退婚流啊。

  只是,薛白不要面子的么。

  似是看出戚笼所想,薛小沐不屑一笑,“薛白这小子,大概连脸面是什么都不知道,他的面子值几个钱,废物利用一下呗。”

  “……有道理。”

  可怜的薛白,就这么被他老娘卖了。

  “你若是需要,我可以向他道歉。”薛小沐认真道。

  如果戚笼真是薛白亲爹的话,这么说人儿子,的确是不合适——

  “不用,”戚笼摆手,反正这小子面子又不值钱。

  虽说老话有‘莫欺少年穷’,但少年人要是蠢的话,那就真的没救了。

  毕竟穷是一时的事,而蠢是一辈子的事。

  “做为回报,薛婶娘支持我做下一任族长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戚笼看着对方离开,心道这倒是符合薛蔓蔓,包括那个小团体的作风——扶持女人上位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