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一十章 笼中图

第一百一十章 笼中图

  戚笼跟薛蔓蔓真的不熟,而且两人脾气不对头,每次见面,多半以吵架而告终。

  但二人的确有关系,这关系倒非是男女之情,通俗来讲——利益组织。

  赤身党的刀、九侗里的财,都是这利益集团的一部分。

  除此之外,这一利益集团中,还有大量隐秘的、潜伏的、不为人知的关系。

  各种级别的隐秘成员,相互利用,相互依靠,解决问题。

  比如,薛蔓蔓当年为什么一句话就能调动赤身党的精锐。

  又比如,薛蔓蔓这个未婚生子,在世家名门之中,相当于耻辱的女人,为何能掌管薛家最重要的财权。

  石庵堂一脉麻匪,怎么从十几个饭都吃不饱的山中野匪,成了两道强寇。

  这都是源于十多年前,一个利益组织的建立。

  正是因为这些形形色色的人互帮互助,才有了很多人的今日。

  戚笼算是这个利益组织的创始人,但不是核心,他没有那种堪称恐怖的交际手腕。

  真正的核心是一个女人,也就是如今的山北道女首富,九侗红姑。

  戚笼之所以相信薛蔓蔓会出手相助,也并不是因为二人关系真就那么好,而是十几年来,双方配合的默契。

  二人虽然没见过几次面,但合作的次数却是相当频繁。

  戚笼也不是只有破城的那一次,杀过薛家的人。

  在薛蔓蔓争权夺利的过程中,他帮忙踢飞过不少绊脚石。

  当然,赤身党需要的一些打熬气力的特殊药材、各种兵械、武家的疗伤膏药,也有不少是薛蔓蔓提供的。

  一时间,戚笼陷入某段回忆中,少见的恍惚起来。

  等从某种情绪走出来时,天色已然半黑,洪小四打着哈切推开房门,一脸疲惫。

  这家伙自从鹅公坡后,就跟失了魂一般,平常也不在外人面前露面。

  两人互相一望,居然同时心有戚戚。

  “喝一杯?”洪小四建议道。

  戚笼沉吟了下,道:“也好。”

  洪小四不知从哪里翻出了两瓶酒,二人翻到了楼顶,一屁股坐在屋脊上。

  月色不来撩人,风也不大,还有些热。

  戚笼将辛辣的酒水灌入喉中,整瓶酒水被他一口气喝了一半,并且制止了洪小四说话的意图。

  “两个大男人,就不要互诉惨淡了,除非你确定,你口中的破事,能让我乐呵乐呵。”

  洪小四苦笑一声,也猛灌了一口酒,道:“我有一个哥哥,就是被你一刀劈闭气的那个,他有一个未婚妻,我暗恋了她好多年。”

  “女人退婚了?”戚笼干脆利落道。

  “没有,自从我哥变废物后,双方家长一致同意,改由我娶她,她同意了,我就更没意见。”

  “恭喜。”

  “她在婚礼前夜,死了。”

  “那就更要恭喜了。”

  洪小四苦笑一声:“然后我在鹅公坡又见到她了,虽然她带着面具,但我还是一眼认了出来。”

  “看来你对你的亡妻执念深重啊。”

  戚笼一口气将酒喝完,起身,打了个酒嗝,“我下去了。”

  “你就没什么故事要跟我分享?”洪小四两眼通红,不爽道。

  “有一个女人,我很喜欢她,她也非常喜欢我,她说要嫁给我,然后我就跑路了。”

  “故事说完。”

  洪小四愕然,转过头,却哪里还有戚笼的影子。

  房间之中,接着油灯的光亮,借着火光,戚笼眯着眼,眼中哪还有半分酒意。

  他的手上多了两物,紫章玉册的《龙甲秘书》,还有照灯笼留给他的‘宝藏图’。

  当初在鹅公坡,他帮小不化骨吸收死气,除了《龙甲秘书》主动演化出龙脉秘术‘奉龙甲’外,他敏锐感觉到,‘宝藏图’产生了一丝异动。

  “三刑四杀,七伤八难,海神侵扰之厄。九幽地狱,三途五苦,转还福堂。”

  戚笼看着‘宝藏图’上各种怪异扭曲的图案,自言自语,“这到底什么意思?”

  就算不提照灯笼帮过自己数次,单是这张‘宝藏图’,就值得戚笼花精力研究。

  越发研究,越发感觉不简单。

  所以一路上他没少动脑子,各种手段使出,但没有半点收获。

  将牛皮纸一叠,九龙龙身的血肉横截面上,一条无角无爪的怪龙显出,借着灯火,怪龙的眼珠子仿佛燃烧着黑火。

  “九龙脉合一?”

  按照风水学的说法,这世间所有的龙脉都可以分成九种。

  自己身上的这一条,便是地龙脉,是由群山山势孕育而出。但是这副画上,却是将九条龙身截断,这有什么隐晦含义?

  戚笼再度将宝藏图翻开,上下颠倒的怪峰、五官错位的人像……

  可以肯定,这宝藏图不是受到死气刺激,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了。

  戚笼伸出食指,微微一动,大量细密的金色鳞片从皮层下钻出来。

  这鳞甲极其坚韧,当初‘地狱难’七星合一的一拳,也只是让自己气血震荡,却没有打断一片鳞片。

  龙指扫过宝藏图,微微一热,图案走马观花的一阵乱转。

  正面的、反面的、倒过来的图案、叠起来的图形,各种诡异错位的图像反复变化,最后画面定格,手指头所点的——

  从火烧云垂下来的巨大黑指。

  ‘宝藏图受刺激而变化,可以理解为受到‘奉龙甲’状态下,实质化的龙脉力量影响,但肯定不仅是这样。’

  毕竟在各种实验中,他也曾用龙煞分身钻入图中,没有收获。

  ‘除了龙脉力量,当时在鹅公坡上——’

  戚笼面色一变,他当时还动用了昼眼。

  左眼白光大亮,一条光焰大蛇钻入图中,图中的火烧云顿时剧烈燃烧起来。

  ‘还差一点,完整的奉龙甲状态,还融入了迦楼罗的王族血脉!’

  食指指甲忽然变尖变锐,点在了从天空垂下的黑指指尖上。

  耳边忽然响起了‘咔嚓’一声。

  下一刹那,黑指一分为四,四根血色骨质的手指从黑指中分裂出来,指头上的血水点燃了火烧云,血火之中,指甲长出倒钩,猛的从宝藏图中刺出,包住了戚笼的脑袋!

  “吼——”

  戚笼房间的灯光一灭。

  正喝完酒,半醉不醒的洪小四看到这一幕,嘀咕道:“这家伙这么早就睡了?不正常啊。”

  “他口中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,改天一定要问清楚。”

  语罢,摇摇晃晃的离开了。

 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。

  戚笼房间的灯光才再度亮起。

  只是除了照亮‘宝藏图’的油灯外,房间里的一切家具、物品,全部消失不见。

  仿佛被凭空抹去了一般。

  只有沾上戚笼气息的东西,才保存的相对完好。

  衣物、食龙爪、随身的丹药。

  戚笼面白如纸,颤抖着打开药瓶,将当初照灯笼所赠的,能够增加一成气血的十颗糖丸子一起塞入嘴中,任由药力在体内肆虐。

  又过了一盏茶,心脏才‘噗通’一声,重又跳动了起来。

  刚刚那一下,似乎把自己一身的生机都抓进图中,然后他看到了一副极古怪的画面。

  无数白蛆塞入一张无比巨大的嘴中,在皮肉中来回的蠕动着。

  而自己,包括自己体内的龙煞力量,同样化作一条白蛆,在血肉泥泞中前行,顺着鼻翼通道向上,翻开眼皮,挂了下来。

  “转神道!”

  戚笼表情变的相当古怪。

  那种感觉,结合赵黑的记忆,他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  那是绕过两极秘窟的金门,以另一种诡异方式进入窟内的手段。

  这种方式便是‘转神道’。

  照灯笼家族传下来的藏宝图,为什么会跟戾王的人造龙脉关系?

  而且根据图中内容,这条‘道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。

  还有更多更隐秘、更诡异、更反常的‘转神道’。

  宝藏图上的那一行字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行血淋淋,但笔力遒劲,好似猛士之气藏于其中的唐国小楷。

  ‘神州几番离合,山河耗尽民血,天变神藏鬼路,欲使草民还似草,唯我笼中图!’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