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武家宴、五家宴(中)

第一百一十三章 武家宴、五家宴(中)

  筋、骨、皮、肉,四大炼中,炼肉的境界其实是最模糊的。

  筋和骨最简单,人体大筋有十二条,骨头两百零六块,一一炼化,不提难度,至少目标很明确。

  炼皮也有说法,开合周身毛孔,达到‘一羽不能加、蚊虫不能落’的境地,最后开天地空窍,进入道家境界中,冥冥感知的地步。

  但炼肉不一样,一块五花肉,最多炼成精瘦肉,本质上没有区别。

  就算是普通人锻炼身体,也能明白,单纯为了健身而炼体,和为了搏击能力炼体,是完全两码事。

  而在武道上,至少戚笼在炼‘活人桩’的积累上。

  其实可以一分为二看待这层境界的。

  一方面,炼肉也是炼筋,是将肉中的大小肌腱、韧带、筋膜一一炼化,使得体力、爆发力达到超人的地步。

  另一方面,炼肉其实也是炼气,炼的是肉中的血气,这种气不断积累,人体就像是笼屉、水壶一样,但可扩展的强度要大上百倍,酝酿足够后,一旦血气顺着拳路爆发,可以炼钢化铁。

  而活人桩则反其道而行之,先开气脉,再收气血,而这九道气脉,对应的是人体的四肢、五脏、腰胯、脊椎等各大发力点。

  所有的劲力变化都可以收拢到各大气脉之中。

  ‘活人桩’的核心便是开气脉。

  所以戚笼可以确定两件事,一个,白家先祖必然是内家拳高手,而且是炼气的大师。

  若不是大师,对身体达不到了如指掌的地步,在血肉中开气脉,轻则肌肉撕裂,重则肉身崩解。

  第二个,白家先祖绝对是个天才,这种将所有拳路归于一体的开创性理念,后无来者不一定,绝对前无古人。

  所以,以上这些,都是我的了!

  戚笼满意的想。

  “对了,你闭关的时候,有人送来了一张贴子。”

  二楼窗户打开,洪小四手腕一甩,一张淡金色请帖便落到戚笼手上。

  三个铁钩银划、杀气十足的大字——武家宴。

  戚笼摆了摆手,“你去吗?”

  “我去干什么,有这时间不如研究刀术,我一定要钻研出能强杀你的刀招。”

  洪小四好胜心也是极强的,虽然戚笼是刀道大师,还是传说级刀境,‘无刀胜有刀’的拥有者。

  但作为一个刀客,居然被人百分百空手接白刃,这毫无疑问是奇耻大辱。

  戚笼遂不理对方,自言自语,“也该来了。”

  薛蔓蔓给自己做的安排,想必就在这武家宴中。

  戚笼等时辰已到,便出了门,果然,一辆古色古香的马车停在门口,那车夫默不作声的向他伸手,戚笼把帖子递了过去,随着一声鞭响,赶车的三只驼羚飞快的奔了起来。

  “诛魔令。”

  戚笼自言自语,至少可以肯定一件事,在这宴席上,必有风波发生。

  按照这帖子上的说法,是要集合五家精锐,彻底解决尸潮一事。

  而这五家,便是山北道最强大的武阀世家。

  三府皇薛、薛家

  天武道、陈家

  龙门架、梁家

  百战盟

  阎罗禅寺

  戚笼回忆了下,基本上都抢过。

  马车忽然微微一滞,然后再度行驶了起来。

  “虽然我没去过薛家山庄,但很明显,不是这条路。”

  戚笼闭着眼睛,缓缓道:“我答应过别人,不杀人,但是吧,我这人信用不是很好——”

  马车外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道:“戚魁首,我们十年前就该见一面的,可惜机缘巧合,当时我正好不在城中,无缘战场一会,这是我平生的憾事。”

  “哦?”戚笼睁开了眼,笑道:“那我便猜出你是谁了,无锋的总教头,高勇。”

  五大世家,每一家都有私军,这私军可不是普通的兵马,而是以精锐高手组成的王牌精兵,专门诛杀顶尖高手,以及刺杀不服管教的军阀头领。

  万军丛中取人首级,这只是他们的普通任务。

  而薛家的这一支的王牌部队,名字就叫做‘无锋’。

  他的总教头便是高勇,是当初薛蔓蔓重点标注的,跟血练大长老同一档次的危险人物。

  不过当初破城时,这位高勇并不在城中,而是另有任务。

  “你遗憾什么,你应该庆幸,当年若是你在的话,薛家最后一点脸面可就保不住了。”

  云中城建城有好几百年了,唯一一次城破,便是被赤身贼寇掠,很多薛家人深以为耻。

  当时薛家最精锐的无锋军并不在城中,而是在外地,护送老族长的遗体出殡。

  所以很多薛家人自我安慰,若是无锋军在的话,赤身贼不可能这么容易破城。

  不过戚笼不以为然,这高勇当年三十多岁,拳术境界顶多和他劈死的血练大长老同一档次。

  劈死一个,难道就劈不死另一个了?

  而且他虽然没跟薛家的王牌‘无锋’较量过,但他跟梁家的王牌龙云兵斗过,不照样赢了。

  自己的龙形真龙桩,便是战利品之一。

  戚笼可以明显的感受到,随着他的这一句话,马车外的高勇呼吸猛然沉重了起来,窗户两边‘呼呼’作响,像是刮起了强风,甚至整个马车都要飘起来般。

  “天罡气。”

  戚笼眯眼,这也是薛家气炼一脉七大秘传之一,号称天罡镇地鬼,三十六手治群邪。

  炼成此法,就相当于天界大将,下凡除妖邪、战魔鬼、镇叛逆,是一种极霸道的拳法。

  而每当这种拳法被授予外姓,便代表着此人要为家族效力一生,一身赤胆。

  戚笼哈哈一笑,双手搭在扶手上,然后在下一刹那,整座马车‘咚’的一声,好似船舱放了一块压箱石,任你风暴肆虐,我亦巍然不动,又像是一座大佛,端坐大地之上。

  再怎么强烈的罡风,竟然都吹之不动。

  ‘这强寇三年不出世,莫非是闭关练武去了?’

  高勇色变,他能感受到马车内传来的,镇压一切的恐怖气势,甚至让他天罡大将的气场,都隐隐露出降伏的姿态。

  天罡大将是天罡气的核心,是用特殊方式模拟上界天罡大将的意念,最后达到人将合一的地步,这样哪怕只是肉身,也能攻除鬼祟、镇压邪魔,一向是薛家对付妖魔鬼怪的不二手段。

  不过他惊讶发现,自己的精气神全力以赴之下,居然都镇不住对方,甚至还有一种隐隐被对方吞噬的感觉。

  所以他才会想,是不是这大寇三年时间,全是在闭关中,最后练出了一身惊天地、泣鬼神的本事,才再度出世,准备祸乱天下。

  “不要浪费时间了,无锋不是一向是三十六人结阵,同时出动的嘛,就让我看看,无锋的阵法有多么厉害。”

  话音一落,耳边忽然响起一连串‘轰轰’声,就像是闹市中的舞龙舞狮,一颗颗火球绕着马车而转,这火球便是人的精气神,这些人的精气神连在一起,居然给人一种躲无可躲、避无可避的感觉。

  如同天上的星辰。

  戚笼不动神色,表情反而有几分奇异。

  一道笑呵呵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“大晚上的,你们在干什么呢?”

  没事都能傻乐的人,一听就是薛白这傻小子。

  “白少爷,我们接人去山庄。”

  “正好,也带我一个,好几天没见我爹了,怪想他的。”

  话音刚落,一大一小两道人影便钻了进来,薛白一脸开心,戚小骨依旧面无表情。

  “老爹,见到我们开不开心?”

  “肯定没你开心。”

  “那是当然的!我多孝顺啊!求了好久娘才允许我出来的!”

  戚笼应付了薛白几句,便就收回了气势,心中玩味,这高勇撞上自己,是无意,是故意,还是——有人暗中示意?

  薛蔓蔓应该是猜到了这一点,所以才会安排薛白接应。

  马车外沉默了一会儿,一声‘驾~’,却已不再是高勇的声音。

  “你小子好似更胖了?”戚笼看着薛白那张肥嘟嘟的圆脸,道。

  薛白感慨:“还是家里舒服啊,吃好、喝好、睡好,要是老爹能搬来跟我们一起住,那就更好了。”

  语罢,又暧昧的眨了眨眼,从怀里摸出一块紫色玉佩。

  “爹,这是我娘让我交给你的,定情信物哦!”

  戚笼自动忽略对方的鬼话,摸了摸这块玉佩,轻‘咦’一声。

  他本以为这玉佩是某种神异物,但没想手指落在上面,这玉佩竟然‘叮叮’作响,自发的排斥起来。

  龙脉是一切神异的源头,居然还有东西反抗龙脉。

  “薛蔓蔓给我这东西时,还有什么话交代?”

  戚笼问,这入藏经阁的门路,十有八九就落在这上面了。

  “好似没有了,娘这几天不知为什么,火气挺大的,老是揍我,爹你没事劝劝她。”

  说完,薛白想到了什么,一脸后怕的摸了摸屁股,然后思索起来:

  “人家都说寡妇吃人不吐骨头,难道是这个意思?可是虎毒不食子啊,我娘难道不是母老虎,而是母夜叉?”

  戚笼干咳两声,实在是无话可说。

  幸好这家伙不是亲生的,要不然自己也得往死里揍。

  “对了,我让你教戚小骨的拳术,教的怎样了?”

  “哈哈,这个嘛——”

  薛白心虚的眼神到处乱转,很明显了,这要么是没教,要么没教好。

  就这般一路诨插打科,马车驶入了薛家山庄之中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