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一十四章 武家宴、五家宴(下)

第一百一十四章 武家宴、五家宴(下)

  薛家山庄又名隐仙山庄,地处云中丘最好的一处风水之地,在这里,云雾缭绕、奇花异草,有四季堂,对应着四季的变化,有二十四亭,对应着二十四节气的演化。

  每一个地方,都有薛家子弟在吞吐劲力,温养气血。

  对于一个内家养气的家族来说,外演气象,内养气候,通过天地自然的变化,感悟人体之变化,这是一个必然过程。

  但有些特殊天象,也不是想遇就能遇到的。

  比如想要炼肺、鼓雷音,就要在雷雨天气中,用身体倾听雷霆怒吼,毛孔一惊一炸,带动着肺部鼓起‘大气泡’,然后炸裂,炼成雷音。

  五脏六腑其实也是有毛孔的,但比皮肤更细、更娇嫩,不能像皮肤那般,直接一张一合,那就不是在吞吐气劲,而是直接血崩了。

  而内家修行,就是以特殊的法子强化内部器官,这种法子需要与自然气象配合,简单来说便是‘天人合一’,借助天象来无限扩大人的精神,然后更加细腻的调养人体内部。

  而山庄中什么样的气候都有,对于一个内家拳高手来说,此处不亚于仙境。

  春天种的韭菜、夏天长的梨子、红桃,冬天养的冬枣、樱桃,在这里比比皆是,被仆人们采摘,用药膳的法子调理,然后按照修行进度,专门对每一个境界状态下的族人进行调理。

  戚笼一路看过来,也不免感慨,这些武阀家族的传承简直细化到了衣食住行中,也怪不得这些家族出天才的概率,比起普通流派要大上百倍。

  普通拳师教拳,哪有这么好的外在条件,别的不说,山北道半年一场雨,除了云中丘,你到哪里再找这么一个常年雷雨天的地方。

  早知道当年就不留手了。

  戚大匪头颇有些后悔。

  薛白倒是颇有‘乃父’风范,一会儿偷个桃,一会儿摸个梨,没一会儿功夫,怀里兜里就满满当当的,还喂戚小骨,可惜小不化骨只对肉和骨头感兴趣,很抗拒。

  “老爹,老娘让我们先去天女阁,听说有什么事情要宣布,对了,好些外人也来了,一看就是来骗吃骗喝的。”

  薛白一边吃,一边嘟囔。

  天女阁是山庄中最好的一处地界儿,有八珍八景的说法,据说当年白家先祖尚郡主后,鱼冀郡主便就挑了这么一处地界儿居住,极其喜爱此地景色。

  据说这天女阁里还有当年郡主的雕像。

  一到天女阁附近,便有很多气息强大、却陌生的面孔,或赏景,或养神。

  “咦?爹,怎么好多人在望咱们,难道我偷果子的事被人发现了?”

  似薛白这种炼皮大成的一流高手,说是浑身上下插满了眼都不为过,精神感应极强,莫说三丈、便是附近三百丈,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都能清晰感觉到。

  所以虽然窥视的都是高手,自认为无法被人察觉,但在浑身插眼的薛白感应下,基本上一览无遗。

  “哦?他们在说些什么?”

  “他们在谈论一个叫刀魔的人,说这人坏事做尽、十分残忍、声名狼藉,要准备趁这个好机会,为武行除害,有杀错,莫放过。”

  薛白乐呵呵道:“老爹,刀魔是谁,怎么这么招人恨呢,听上去不是什么好人啊。”

  戚笼沉吟了下:“这听上去,像是我多年前的一个外号。”

  “那他们肯定认错人,老爹你人多好。”

  “没错,大概率是认错人了。”

  山北道是军阀的厮杀场,对于那种只抢劫、不占地盘的匪类,有一种天然的鄙弃感,所以在山南道鼎鼎大名的赤身六王匪号,在这里颇不适用。

  但是赤身党的赫赫战绩又做不得假,所以在山北道,他们更愿意用武行通缉令的称呼来形容这六匪。

  比如,戚某人,善用刀,刀势如魔神降临,无人能挡,便号称刀魔。

  又比如,今日武家宴中的‘诛魔令’,七八年前也差点动用过一次,目标也是某位天王。

  只不过那一次,是红姑凭着高超的纵横手段,进行各种利益交换,让这‘诛魔令’胎死腹中,不然如今江湖上,便流传着五阀对战赤身党的传说之战了。

  戚笼下了马车,抬头看了看半昏的天色,无声叹了口气。

  自己入云中丘,可也不是大张旗鼓来的,怎么看这架势,几乎是人尽皆知。

  他刚下马车,还未来及说些什么,一人便跳了出来。

  “在下孙膑小架王厉,想请阁下见招!”

  孙膑小架是以兵法入武道,打法凶狠、煞气十足,尤其适合战场;而眼前这王厉一看便是得拳法三味,一身杀伐果断的气势,不像是拳法家,而像是某个兵阀头头之类的角色。

  更有意思的是,这一声大喝,不仅震惊全场,而且引发不少人的敌意,一个个跃跃欲试,很有一起围攻魔头的架势。

  王厉见状,气势更胜,兵法有云:十则围之、五则攻之、倍则分之,这孙膑拳又称小兵书,最善乱战和围攻。

  脚步一抖一晃,一声炸劲响,一招弹步踏揣瞬间轰出,这一招揣在马腹上,能连人带马,把一骑兵打翻在地,就算马匹是铁甲大马,也能借助腿劲滚地拔刀斩马腿。

  这是进可攻、退可守的一招。

  谁知尾椎骨如弓,一弹一抖,刚提起劲,一张手掌便捏在了他的肩膀上,把他硬生生按了下去。

  “年轻人,不好意思,让让。”

  “妹妹,葡萄吃不吃,可甜了。”

  戚小骨无声摇了摇头,跟在戚笼后面,而戚笼目光扫了一圈,被他平静的眼神看过去,居然一个个如同被吹熄了的火苗,丧魂失魄。

  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  结果一鼓还没开始,这气就泻没了……

  “咦,刚刚那是什么招式?”

  天女阁的楼顶,白家七老中的薛平龟轻咦一声,做为薛蔓蔓的爹,他不可能不关注戚笼这个‘绯闻男人’,更别提薛平一口一个爹,被他老娘揍的哇哇大叫也不改口。

  他看的清戚笼的动作,无非是凭着爆发力、速度,强吃对手,最多带上一丝马形的变化,这般粗浅的招式,换做白家七老中的任何一个都能使出来。

  但关键是在后面,那王厉可是战场中厮杀出来的拳师,心志坚定,被对方轻轻一按,居然立刻变的失魂落魄起来。

  更怪异的是,除了他之外,其他跃跃欲试的几个人也都失了战意。

  要知道,能入这隐仙山庄的,就算不是五大武阀的人,也是山北道少见的青年才俊。

  这七八个人联手,便是一流高手也能斗上一斗,这也是幕后之人针对戚笼的安排。

  你动手了,你杀人了,薛家不会放过你。

  你忍辱负重,以你当年的恶名,找你报仇的人绝对成群结队。

  而你动手也好,不动手也罢,破坏大局的都是你,你的任何算盘,都会因此泡汤。

  这就是幕后指使者打的主意。

  结果戚笼一眼之下,这几人居然连战意都消失了,这就不是招式能解释的了。

  所以薛平龟很不能理解。

  七老之中,年龄最大的南老叔公,混浊的老眼精光闪烁,“不是没战意,是拳意被吞了。”

  “吞拳意?”

  “当年我和陈万道交换拳谱,他向我展示龟蛇互转,蛇吞龟、龟演蛇,便是如此。”

  论起年龄,南老叔公还是陈万道,也就是‘地狱难’一辈的,他经历过的族长足足五个,有着‘活化石’的美名。

  他的眼光、见识、经验,也历来得到族人的信服。

  “薛万道!”薛平龟变了脸色,“武道的那一层天?”

  近五十年来,山北道高手层出不穷,两炼的宗师也不是没出现过,但只有当年的山北武行会长,率先触摸到了那一层天,并且分享给了老一辈的武人。

  所以他的名头才会那么高,所以当听说他成为‘尸武人’后,五家才会迅速做出反应。

  薛平龟在族中以爱女著称,当年若不是他硬顶着,就算薛蔓蔓不被赶出族门,这胎儿也是保不住的。

  倘若这‘刀魔’真的摸到了那一层境界,有些事,也不是不能考虑。

  “师老哥觉的文海这孩子怎么样?”

  薛平龟忽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。

  薛师与他同为七老之一,也是前执法堂堂主,更重要的是,他是‘无锋’总教头,高勇的义父。

  高勇做为老族长那一系的人,自从老族长仙去后,可以说除了家族规矩外,唯一能指挥动他的,就是薛师了。

  薛师向来是族中正统血脉的簇拥者。

  “呵呵,老头子老了,族中的事已经没精力管了。”

  南老叔公嘿嘿一笑,避开这个问题,不参与族中利益之争,是他长寿的法子,他打算一直保持下去。

  薛平龟皱眉良久,才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蔓蔓这要强的性子,她不退,别人就要拿她做筏了。”

  有一个做长老的爹、还有一个一流高手档次的儿子,她要退下去养老,族人得把她当祖宗供着。

  但她不要当祖宗,她要当话事人!

  戚笼大摇大摆的入了天女阁,抬头一看,便见一座玉女雕像置于正中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