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武家宴、五家宴(完)

第一百一十五章 武家宴、五家宴(完)

  那雕像约有一丈来高,五官如画、气质冰清玉洁、耳垂上挂着两颗鱼鳞状的紫宝石。

  这不是装饰,而是天生,是钟吾国时代,最为人推崇的‘神相’。

  鱼冀郡主,自然有着皇族血脉,据说此女出世之际,其母梦有神鱼从海面一跃而起,故取名鱼冀。

  戚笼一进来,立刻,无数道不是带着敌意,就是潜藏着敌意的眼神便射了过来。

  戚笼面色不变,在薛白殷勤伺候下,坐在了主座之上,环顾四周,突然笑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全是一群小儿辈?”

  众人色变,那梁家人、百战盟的战将、阎禅寺的恶和尚,全都被激怒,但却无人敢怒叱对方。

  无它,一来,戚笼的江湖资历实在是老,六岁摸刀,然后就开始江湖生涯,石庵堂一脉又向来是绿林的正统。

  二来,他是个怪胎,别人的巅峰期都在三四十岁,而他却是二十岁左右,刀术便就入了不可知之境,然后便开始大杀四方,与他交手的都是四家长辈,他自然有资格这么说。

  “一个外人,竟然做主座,好大的脸面!”一个梁家拳师跳了出来,怒叱道。

  戚笼还没开口,薛白先就跳了出来,大怒道:“谁是外人,那可是我亲爹!你信不信我打死你!”

  薛白说打死人,那就真打死人,几乎刹那间,无数鬼影在万般灯火中游窜着,‘窥鬼神’的意境一旦发作,众人均感觉到,无数道诡异眼神不怀好意的望了过来。

  梁家拳师被噎的说不出话来,想反驳吧,又怕坏了五家联盟,更怕被薛白直接打死,脸色一青一白,陷入尴尬之地。

  戚笼慢条斯理的倒了一杯茶,“梁龙友今天怎么没来,他被我砍掉三根手指后,养了快十年了吧。”

  梁龙友是‘龙云’的总教头,地位跟薛家的高勇相似,当初戚笼十九岁时,已是知名的大寇了,一次抢劫的过程中,无意抢了梁家的货,梁龙友带人过来讨要,双方一言不合,大打出手。

  结果这位梁家栋梁,就被劈断了三根手指,为了保住性命,还留下了梁家的根基龙形桩法。

  论起奇耻大辱,仅排在被攻破城池的薛家后面。

  “阿弥陀佛,施主狂悖了。”

  “我哪一日不狂悖!你们阎罗寺的和尚吃肉喝酒玩女人,可不比我好到哪里去,再说老子当年要收你万亩官田的五成税,你们这群和尚还不是乖乖的交了。”

  众人哗然,要知道这事在阎禅寺中可一直是保密的,毕竟实在不光彩,但赤身贼强大,阎禅寺派遣高手,刺杀那几个匪首也没成功,反而死了好几个护寺武僧。

  当时赤身党放出话来,要么交银子,要么断粮,武僧炼的外门功夫,一顿饭有十人饭量,真要断粮不是要饿死,最后阎禅寺的大主持阎佛亲自出手,跟戚笼大战一场。

  谁也不知那一战的胜负,只知道自此之后,这银子是偷摸摸的交了。

  那个肌肉虬结的大和尚眼角抽搐,恶气升腾,看着一脸笑容的戚笼和虎视眈眈的薛白,凶目突起,最后硬是念叨一句‘阿弥陀佛’,竟真的不做反驳。

  “阎禅寺的和尚一向乖觉,”戚笼哈哈大笑。

  在外人眼中,阎佛与刀魔一战,虽然阎佛无伤,但十有八九是败了,但做为当事人的自己,戚笼明白,那阎佛其实并没有与他决斗,略一试探便就退了下去。

  后来戚笼才知道,那老和尚修行的精神武学菩提魔念,能将精神推升到无孔不入、推演一切的层次,或许正是推演出与他一战胜算不大,这才放弃。

  在外人眼中,五大武阀中,最凶最横的一向是阎禅寺,号称‘欺佛祖,喝观音,戒刀禅杖冷森森。酒肉沙门阎和尚,嗔痴愚贪小雷音’。

  但在戚笼眼中,其实是一群欺软怕硬的货色。

  不少小一辈其实也在偷摸打量着这位‘刀魔’,不提这位爷的传奇经历,就凭他一上来,就把梁家、阎佛寺怼的说不出话来,便就足以惊掉众人眼神。

  这些五阀小辈中,其中不乏类似薛小沐一流的高手,不过戚笼视之为无物。

  别说现在,就算是当年,他直面的,那都是五阀中的一线高手,不说每次都胜,但也是有来有往,彼此间视为劲敌。

  想要落入他的眼中,先打出来再说吧。

  “哈哈哈,不愧是鼎鼎大名的刀魔,声威之强,真是让人闻名不如见面。”

  一位中年男子站了出来,这人四十来岁,气质儒雅,举手投足间,有一种奇特的韵律。

  不少薛家人注目,倒不是说对方在主家中地位如何,而是这副样貌,与当年的老族长太像了。

  怪不得族中一直有传言,老族长这个义子,就是他在外面的私生子。

  “就是他,爹,他就是薛文海,惦记我娘的那个坏蛋,回头我们父子找个机会揍死他!”

  薛白一副奸臣模样,咬牙切齿,嘀嘀咕咕,摩拳擦掌,甚至叫上戚小骨,准备一家老小齐上阵了。

  薛文海扫了薛白一眼,温和的笑了笑,又道:“只是,五家此次聚会,为的是商讨应对尸潮的诛魔令一事,就算穷凶极恶如阁下,不也是武行的一员么”

  “还是说,阁下正是因为这诛魔令,才打算大闹这一场的?毕竟当年,若不是赤身匪类割地赔款,这诛魔令怕是就要提前好几年,落在阁下的身上了。”

  “而且阁下三年不出,这一出世,就赶上了尸潮,这么巧合?好生奇怪。”

  薛文海的话阴狠恶毒,句句把戚笼往山北道武行的对立面,甚至是武人的对立面上引去。

  戚笼这时反而不再咄咄逼人了,沉吟了片刻,道:“高勇是你派来的?”

  薛文海轻笑一声:“我只是一分支主事,哪有这能耐。”

  “不管是不是你,就姑且认定是你了,”戚笼一拍薛白肩膀,“儿子,上,揍他!”

  就像是得了圣旨,薛白眼中兴奋之色一闪而过,展指舒掌,手掌一拧一缩,一拳捣出,身子猛的一震,就像是火炮发生时,炮身泻下的后座力一般。

  而那拳头压缩的气压,层层叠叠,就真的像是有空气弹迎面炸开。

  薛文海面色一变,在一瞬间感受到了极度的危险,炼皮大成加童子功,薛白的劲力可以从身上任何一个毛孔打出,可刚可柔,可聚可散,蒸发身体汗水,形成雾态的变化,威力极其强大。

  这在道家术语中,便叫做罡气。

  薛文海脚步‘擦拉’一步,脱肩团胛,像是给人鞠躬一样,右手捏指并拳,顺着额头按了下来。

  三皇炮捶——夫子三拱手!

  拳掌相交,地面‘轰然’一震,地板并没有炸裂,而是成拱形,像波浪一样起伏,波浪卷到在四周桌椅,‘轰’的一声,四分五裂。

  薛白目光一亮,像是顽童撞上了喜欢的玩具,松腰坐胯,坐童子桩,直直又是一拳轰出。

  薛文海面色微怒,又退一步,右手刁拿,去抓对方的腕部,左手并掌,像是老夫子训斥学生一般,伸手掌打戒尺。

  三皇炮捶,天地人是三皇,神心意是三皇。

  薛文海一叼、一抽,就像是怒其不争的师长,在训斥自己的学生,是从拳理上直接压过对方,一成的拳术,能增长五成的威压。

  三皇炮捶,同样是白家七道秘传之一,而且还是老族长一脉的传承,对其他六道传承,有一定的压制性作用。

  薛白表面傻,本质上也的确是傻,但在武道上的天赋绝对是顶级天才的那一档。

  收身,瞬间收拳,身子一抖,像是野猴子抖毛,一下子抖出了重重叠叠的幻象,像猴形、非猴形,怕是就连薛白自己,都说不出自己什么拳路。

  无为而为,至人也。

  薛文海眉头一皱,这一叼一抽,最终只撕裂了对方的一片衣角。

  “替你娘教训你!”

  薛文海直直踏前一步,反手抽出,这一手下去,身形竟似迎风见涨。

  夫子第三手!

  这一手起势无任何征兆,因为一手是用额头发劲,薛文海额面变的紫红,太阳穴暴起,精气神暴增,这一手就像是如来佛捏住孙猴子,四周空气都反压在薛白身上,层层叠叠堵住毛孔,让他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戚笼猛然睁眼,眼中金光一闪,就像是大一号的,已经证就斗战胜佛的孙猴子,一金箍棒捅了上去,直接把五指山捅了个窟窿。

  薛白瞬间察觉到这极难得的机会,脚尖一点,拧腰顺肩、蹬脚磨胫,身子在半空中一转,点到了薛文海的气海穴上。

  薛文海身子巨震,‘哇’的吐了口血水,连续数脚反踏在地面上,踩出深深的印迹。

  可惜薛白的劲力没那么好泻,像是有无数把铜刷子,从上到下往里刷。

  薛白正要补刀,戚笼按住了他,淡淡摇了摇头。

  而就在这时,一只手掌顶在了他的腰间,微微一震,一连串的炸声中,地面石板碎成石粉,这一窝心脚的劲力被全数泻下。

  三个气势恢宏的中年人走了进来。

  陈家现任家祖陈长在。

  薛家现任家主薛世仪。

  梁家现任家主梁乃周。

  薛世仪面无表情的扫了薛白一眼,吓的这小子连忙钻到戚笼后面。

  戚笼同样冷漠的盯着对方。

  眼神交错而过,薛世仪目光扫了一圈,喝道:“人都到了,开宴!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