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开宴

第一百一十六章 开宴

  这一番激烈变化,可以说是着实惊呆众人。

  先是刀魔挑衅众人,然后薛家人挑衅回去,最后薛家人和薛家人自己斗了起来。

  这一番大起大落看的人眼花缭乱。

  尤其是白家两道秘传的争锋,一个童子功空灵化劲,一个三皇炮捶崇高霸道,都是极能影响人心神的拳术。

  在场之中,没有受到影响的少之又少。

  不远处,薛白正向戚笼挤眉弄眼,就差击掌庆贺了。

  随即就被他老娘恶狠狠的抽了两记。

  戚笼看向薛文海,发现这人早已面色如常,平静的坐在原位,一点不像是挨了薛白一击,丢了大脸的人。

  三家家主落坐之后,很快,一个个模样柔美、姿态优雅的婢女莲步轻移,每一步的距离都像是丈量过的一般,很快,每人面前就多了一碗汤。

  “武家宴前汤——落魂汤,各位请。”

  薛家家主薛世仪率先端起了汤碗,一饮而尽。

  另外两家家主也同是如此。

  宴席上,很多人却是愁眉苦脸。

  无它,这汤固然是好汤,由各种珍贵药材熬炼,但汤汁却是烧开了的,金黄色的汤面上,还‘咕嘟’‘孤独’冒着泡。

  这要是直接喝下去,怕是把喉咙都烫开了。

  想不喝?可以,但是宴后的大会,你也就没资格参与了。

  不少人偷偷盯着戚笼,在传闻之中,这位刀魔只有刀术厉害,但这别的方面——

  戚笼面色平静,稳稳的端起落魂汤,舌头一卷,这汤汁便就一滴不剩的落入喉咙中,然后顺着喉咙流入胃部,胃部一鼓、一鼓,竟然发出念经一般的‘嗡嗡’声。

  那药汁所化的热气就像是被‘超度’了般,钻入皮肤表面,凝成一团团金色。

  很快,戚笼便感受到一种浓郁的舒服感,仿佛身上的佛身金壳都油亮了两三分。

  “真是好汤。”

  戚笼咂了咂嘴,道:“还有吗?”

  可惜大多数人都没法像他这般轻松,而且混时间也不行,这汤汁中有很多热性药材,放上一个时辰也不会凉。

  有的人像是蜻蜓点水般,一点一滴用唾沫包裹着去热,而有的在用内家手法盘汤碗,汤汁上荡起一圈圈的涟漪。

  总之是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

  戚笼目光落在薛蔓蔓母子二人身上,发现薛白很狗腿的接过汤碗,然后猛的一吸,一吸之下,竟发出比大象汲水还要响亮的声音,肉眼可见的水蒸气吸入他的嘴巴里,再从周身毛孔放出。

  然后薛蔓蔓优雅小酌的,便是半温的汤水了。

  戚笼又看向小不化骨,发现这小僵尸也跟自己一样凶猛,一口将汤水饮尽,然后打了个饱嗝,一团烤焦熟肉的味道,就从嘴里窜了出来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第二道——美人献酒。”

  梁家家主的声音一落,一道道身材高挑,妩媚动人的陪酒婢女摇姿摆身的走了进来,手中一个圆盘,一冷玉酒、一寒冰杯。

  “主人,请您喝酒。”

  婢女巧笑倩兮,酒壶稳稳的倒酒,一对大长腿一个卷膝合桥、如封似闭,紧紧的扣在了戚笼腰间,同时一只手从背后顺着脊椎往上摸,掤捋挤按,就像是一条热腾腾的大花蟒卷在身上,又花又艳,并顺着身子摩挲着。

  戚笼双目低垂,只是淡淡道:“梁家的鱼蛇婢么。”

  “官人饮酒~”

  戚笼嘴一张一吸,一道水箭直接落入嘴中,让着鱼蛇婢以嘴渡酒的想法落了空。

  这酒水刚一入喉,就像是万载寒冰落入体内。

  加上之前的热汤,一冷一热,冰火两重天。

  薛家女人凶、梁家女人阴,这鱼龙婢便是梁家培养的特殊女武人,精通双修、采补、勾魂等手段,把女人的肉身优势发挥到了极限。

  饶是梁家女人恶名在外,不少高手依旧前赴后继,其中不乏一流高手。

  概因这武家双修泥水丹法,已经超越了感官的享受,达到一种精神上的大欢喜、大愉悦。

  眼下这鱼蛇缠身,便是一种刺激手段,通过内家身法的撩、按、搂、压,冷热交加、欲念迷魂、感官被惑,一不留神,便就把持不住。

  不少人痛呼一声,浑身毛孔张开,热汤冷酒直接从毛孔中溢出,脸上立刻变的苍白,像是大病一场般,随即就被仆人拖了出去。

  不是大补、就是大伤,武家宴向来如此。

  被拖走的武人之中,阎禅寺的和尚占了大部分。

  戚笼面无表情,只是不停饮酒,渐渐的,一壶酒就被喝干。

  冷酒可不像是之前的热汤,有数量限制,戚笼连饮了三壶酒,身体表面像一块寒冰一样,甚至开始冒着冷烟,那伺候戚笼的鱼龙婢脸色渐渐难看起来,身子开始打起了哆嗦。

  “靠女色制造的精神幻象,虽然很有趣,但说到底,还是很无聊啊。”

  戚笼双眼一闭,那鱼龙婢忽然心神一阵恍惚,感觉手和脚都缩入皮肉之中,整个人变成了一条大花蟒蛇,盘在一尊佛像之上。

  不对,不是佛像,因为这‘佛像’没有一丝佛的特征,比如佛的疙瘩头、垂肩耳、扁平足,但他盘坐在那里,你就真的能感受到,他就是佛。

  没有像,只有佛。

  而自己变成了缠佛身的美人蛇。

  ‘戚笼佛’平和的眼神很温柔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禅音阵阵、满空都是檀香。

  一阵又一阵的佛音冲的美人蛇越发蜷曲不安,像是心底里的阴私被活活挖了出来。

  美人蛇忍不住口吐人言:

  “初心学人,如何入门?”

  然后,‘佛’开口了。

  “把从来恩爱眷恋,阴谋诡计,前思后算,坑人陷人底心,一刀两段去。又把酒色财气,是非人我,攀缘爱念,私心邪心,利心欲心,一一罢尽。外无所累,则身轻快,内无所染,则心轻快,久久纯熟,自无妄念。”

  美人蛇急问道:“无妄念后又如何?”

  “自然是酝酿出大妄念!”

  ‘佛’狞笑一声,一手扯蛇头、一手扯蛇尾,猛的用劲,蛇身寸寸断裂。

  然后‘佛’仰天大笑:

  “入地上天超古今。应化由我;虚室生白神明来,我合神明!”

  “小妄伤己,大妄才能破苍穹!”

  “啊!!!!”

  天女阁中,鱼蛇婢惨叫一身,跌滚在地,捂着脑袋颤抖。

  这场冰火汤中,有人坚持本心不动,有人以劲破劲,有人直接一把把鱼蛇婢甩出门外。

  但像是戚笼这般,什么事不做,这鱼蛇婢就像是癫痫了一般,还是头一次见。

  “你看,老爹都没事,我觉的我也可以!”

  薛白口水直咽,做为半个主人,他是不用‘享受’鱼蛇婢待遇的,当然,他本人是很想经受‘磨练’的,结果被薛蔓蔓一巴掌就煽老实了。

  至于薛文海则面色一僵,在他对面,妖娆妩媚的鱼蛇婢就像大家闺秀一般,低眉顺眼,为他斟酒上菜。

  这是他用‘三皇炮捶’的拳意慑服了对方的意念。

  但刚刚那一刹那,他感受到了一种难以理解、却莫名畏惧的东西。

  天地君亲师,那是在这五道之外的东西。

  他很厌恶这种感觉。

  戚笼自饮自啄,不断点头:“好酒、好酒。”

  这冰酒,他已经喝了第十壶了。

  他的衣服如今已尽被冰霜覆盖,周围的地面上裹了一层寒雾,冷意传遍四周。

  美人蟒被扯断,但依旧有东西留了下来。

  起于小趾次趾,上结外踝,上循胫外廉,结于膝外廉;前结于阳明之伏兔,后结于督脉之尻,至此刚柔相制,所以联臀膝而运枢机也。

  这是一条盘腰大筋。

  谓之——足少阳经筋!

  随着上的怪菜、硬菜越来越多,戚笼的这条大筋越来越明细,从寒气中钻出来,热腾腾的往外爬。

  十六道大菜上完。

  戚笼身上这条大筋已经摇头摆尾,跃跃欲试了。

  同时,阁中人少了三分之二。

  薛家除了薛白、薛小沐两个晚辈外,还有一对男女。

  天武道陈家,剩下二男一女。

  龙门架梁家,深下三女二男。

  百战盟,是三个煞气腾腾的大军阀头头。

  阎佛寺只剩下一老一少,两个和尚。

  陈家家主陈长在,重重的打了一个饱嗝,同时背部高高拱起,像只神龟一样,饱嗝声一声高过一声,像是雷声,足足打了一炷香功夫,震的整个大殿都‘轰轰’直响。

  在场众人,都感受到皮肉不由自主的蠕动了起来,之前吃各种硬菜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化开来。

  天武道陈家也是内家拳传家,不过不像是白家,气炼七道、血炼五道;一共十一道堪比‘活人桩法’的家传炼气秘术。

  陈家只有一种炼气法,这种炼气法叫做——天行健!

  渐渐的,陈长在的背上,一道又一道玄妙而神秘的纹路鼓起,在这种纹路作用下,肉身也好、精神也好,都受到了一种洗礼。

  只有少数几种,比如佛身下的戚笼、低头饮茶的南老叔公,包括阎佛寺的那个小和尚,能在这种洗礼下保持纯粹精神。

  当然,这种洗礼本身就是一种武道上的帮助。

  比如,戚笼所迫切需要的,四灵中的龟形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