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宴半酣

第一百一十七章 宴半酣

  相较于薛家,戚笼跟陈家打交道更多。

  无它,陈家的大本营天人洞,与他赤身贼的赤血山,相距不足百里。

  陈家的绝学,天行健,他也曾领教过。

  事实上,每一个陈家高手的‘天行健’,其实都不相同,有人是身法、有人是拳法、有的是精神境界。

  但最强大的‘天行健’,其实是象形术。

  陈长在的龟形,便是最顶尖的象形术,龟壳上的纹路上应周天星辰、下化风水煞气,法于阴阳、合于术数,先天八卦就是从龟壳上推演出来的。

  所以陈长在愿意用龟形显雷声,助对方解食化气,其实是一次不小的机缘。

  戚笼自然不会跟对方客气,双眼一闭,眼皮之下,‘昼眼’大开,直接穿过层层音波,观看陈长在背上的龟壳纹路,纤毫入微。

  龟蛇相交为玄武、于八卦为坎、于五行主水。

  戚笼发现,在对方肾部所对应的部位,纹路是最清晰而复杂的。

  这应该是一种运劲的表象、同样也是一种养身炼气的手段。

  他一边体验雷声对身体各大穴窍的刺激,一边在肾部,模拟这些纹路,以及这些纹路对应的劲力的游动、筋肉的变化。

  渐渐的,一套名为《龟鳖行气法》的道门炼气手段,被戚笼参悟了出来。

  陈长在做梦也想不到,他只想露个脸,结果屁股都被人看光了。

  更有意思的是,戚笼发现,除了自己之外,还有一股隐秘的意念也在偷窥。

  戚笼抬头,看到了阎禅寺那边,一个比薛白年龄还小的小和尚,朝自己一笑,露出细密的白牙,不用数就知道是四十颗。

  炼就佛身的小和尚么。

  炼就‘须弥金山’的戚笼明白,这代表着另一种佛门武学的金身。

  不知为什么,看到这小和尚,戚笼莫名眼熟。

  难道传说中,佛门武学的相互感应是真的?

  最后一声,类似打嗝的雷声之后,之前那些难以消化的药膳,全部化作药力在体内发生作用,一时间,众人都感到体内暖融融、醺醺然,像是才洗了一个热水澡般。

  陈长在眼中疲惫之色一闪而过,给这么多人同时雷声洗练,对他也是一个考验,不过谁让他有个坑自己的爷爷呢。

  梁乃周接过话来,道:“根据目前的调查,可以得知,尸潮是由一个叫‘八难’的八人组织掀起的。”

  “这八难分别是,地狱、饿鬼、畜生、北俱卢洲、无想天、盲聋喑哑、世智辩聪、佛前佛后,每一人都是一流境界的高手。”

  “经过我们五家的调查,已经清楚了三人的身份。”

  “恶鬼难,本名马尘志,承天堡通缉要犯,曾刺杀堡主程天凶不成,逃入关内。”

  众人顿时吸了口气,这承天堡可是驻守在山海关的军事重镇,程天凶也是名头响彻关内关外的大宗师。

  能在重重围堵下,刺杀宗师而不死,本身就说明此人实力之恐怖。

  “畜生难,本名未知,天兵司斗部的人体实验品,是一百二十九具实验品中,唯一存活的一位。”

  戚笼的目光一闪,看来五大武阀的上层,的确是知道天兵司的存在,甚至有某种联系渠道。

  只不过当他目光扫过去,发现大多数人都露出茫然的表情。

  “族长,天兵司是什么?”梁家一位气宇轩昂的小辈问道。

  “等你该知道的时候,自然会知道,”梁乃周淡淡道。

  “人体实验?什么实验?”薛小沐敏锐道。

  这一次,梁乃周却没有保密了,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。

  “是关于肉身宗师的实验,简单来说,就是人为制造一个拥有完美宗师肉身的器具。”

  这一下可炸锅了,众人哗然,薛小沐直接脱口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  要知道,在关内,宗师就相当于武道的顶峰。

  而现在,这种宗师可以人为制造?甚至批量制造?

  百战盟的孙姓阀主直接问:

  “若是宗师都可以制造成功了,那么是不是代表一流高手、乃是普通武人,已经可以量产了?”

  若真是这般,一旦这些武人大军投入战场,造成的后果是颠覆性的。

  而他们这些大权在握的军阀头头,已经看到自己被一刀斩首的画面了。

  山北道五大武阀,其中四家都重在‘武’,唯有百战盟重在阀。

  简单来说,百战盟是山北道所有军阀的一个松散联合体。

  这种联合体并没有影响双方、乃至三方、四方之间的打打杀杀、争权夺利。

  这联合体更接近一种武家上层的交流会,通过吸纳大量松散的流派和独行高手,保持上层武力的平衡。

  而这‘百战盟’之所以建立,一来,是这些军阀将军们为了自保,怕被斩首;二来,山北道不少强手也要借此抵抗另四大武阀之威。

  所以,虽然论起普通高手的数量,百战盟要远超其他家族,但是内斗极其严重。

  若是一流高手都能量产了,百战盟距离土崩瓦解也就不远了。

  梁乃周摇头:“诸位不必过于紧张,武人哪有那么好培养的,不仅是难度上,钟吾古地有些禁忌,也不是某些人想突破就能突破的。”

  戚笼若有所思。

  阎禅寺的一个老和尚开了口:“阿弥陀佛,请问梁施主,何谓完美宗师肉身?宗师岂有不完美一说?”

  宗师级高手,最少也是四炼之中,两炼大成的地步,肉身的废气、杂质,基本上已近被排除,并且化气造血、炼血养髓,所欠缺的,便是火烧身时的火候了。

  大和尚不明白,还有什么,是比这更完美的肉身。

  “原来是阎禅寺的圆大护法,护法快十年未出寺了吧,”梁乃周态度变的尊敬了些,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在场之中,单论炼体境界,薛、梁、陈三家家主最高,达到一炼巅峰这一档。

  武人的巅峰期是在三十到四十岁左右,而炼内家拳的养身,便会晚一些,巅峰期在五六十岁之间。

  三家家主都是五十出头的年龄,可以说是正在一个武人的巅峰期中。

  而紧随其后的,便是这位‘圆大护法’,虽然气血不盛,像是淤泥堵塞的大江,隐约有衰弱的迹象。

  但是三人明白,这是佛门武学的一种秘术,一旦爆发,爆发力说不定还在三家家主之上。

  而这位老和尚,是阎佛寺一众恶僧之中,少有的得道高僧。

  “为护敝寺佛子,不得不来。”

  佛子便是阎佛寺下一代主持的意思,也就是那个长了四十颗牙齿的小和尚。

  梁乃周若有所思的看了小和尚一眼,缓缓道:“这完美宗师肉身,跟贵寺主持阎佛修炼的寂灭禅不同,这所谓的完美,是指完美适应的意思。”

  “也就是说,任何武人的身体,接在那‘畜生难’的身上,都无排斥反应。”

  “你找到一具宗师级高手的肉身,他便是宗师高手,你找到一具一流高手身躯,他便是一流高手。”

  “当初这具实验品逃离天兵司斗部之时,宗师级别的肉身被毁,根据我们的调查,现在他顶多是一流高手层次中,较弱的哪一种。”

  薛白恍然大悟,怪不得鹅公坡上,对方被他拆的七零八落,仍然气势强大。

  “各位务必记住,若是撞上这地狱难,这怪物的要害在胸口。”

  梁乃道说完,便向陈长在示意。

  而一直沉默不语的陈家家主缓缓道:“八难之中,地狱难,是我的爷爷,前陈家家主、前山北道武行会长,陈万道!”

  这一次的惊呼声不是在厅中,而是在厅外。

  虽然说吃不了武家宴的武人上不了台面,但为了以示公正,是允许众人旁听的。

  而陈万道是什么人,是山北道唯一一位,公认的德行、拳术、心胸都是大师级的人物,可以说是山北道的武道之神都不为过。

  现在告诉他们,武道之神成了尸武人,还是尸潮的幕后黑手。

  这如何不让他们震惊、惊恐、乃至怀疑。

  陈长在知道此事若不解释清楚,会让众人质疑五家联盟的态度,甚至连武道上的信心都会受到影响。

  既然连陈万道这种山北武道第一人都能如此。

  为什么我们不能?!

  陈长在示意,很快,三座被无数铁链封锁的铁笼子被拖了上来。

  然后上面的黑布被猛的掀开。

  三道人影显出。

  三道漆黑的眼神环顾四周,只不过有的疯狂,有的冷静。

  “薛朗!”

  “梁艾!”

  “陈、陈无极!”

  陈长在看着铁笼中的几道人影,尤其是目光落在最后一道身上,罕见的闪过一丝痛惜。

  “诸位,其实在尸潮开始之前,我们已经对尸武人进行各种推测、实验,从目前已经发生的情况来说,可以把尸武人分成三个阶段。”

  “第一,普通人转化成活尸,活血转化为尸血,理智全无,仅有吞食的本能。”

  陈长在手指的,是一个龇牙咧嘴、模样凶狠的少年人。

  “第二,普通武人,人体气血转化成半尸血,武人本能强化十倍,所修行的拳术,无论内家还是外家,会立刻大成圆满,但我们三家用尽手段,也只将他的理智保持三个月,然后尸变。”

  “第三阶段,一流武人,也就是炼体大成者的尸变……”

  陈长将目光落在被重重锁链捆住的中年人身上,那人居然平静的笑了起来。

  “族长,你捆我作甚?”

  陈无极,陈家天行者总教头,与薛家高勇、梁家梁龙友齐名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