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一十八章 陈无极

第一百一十八章 陈无极

  每一个武阀家族中,能掌握‘王牌’斩首部队的,那都是绝对意义上的亲信。

  薛家高勇,执法堂长老薛师的义子,是老族长从小带到大的徒弟。

  梁家梁龙友,娶了族长梁乃周的女儿,正经的女婿。

  陈家陈无极,族长陈长在八个徒弟中,最有潜力的一个,为陈家出生入死过无数次。

  他成为尸武人,进行实验,可以说是陈家为了洗脱恶名,做出的最大牺牲。

  因为众所周知,尸武人是不可逆的。

  当然,在场之中,也不乏有人有阴暗想法。

  倘若陈家真的是‘尸潮’的幕后主导者,那么族中有人是尸武人,故意演这场戏,也能说的通。

  陈长在无视了陈无极的话,沉声道:

  “我们请了山北道医术最高的几位老神医,去检查这几人的肉身,发现了一个共同点,心智疯狂也好、拳术大增也罢,又或者是像无极这种,看似理智,实则非人,原因只有一个,便是气血出了问题。”

  “气血!?”

  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都知道气血在武道修行上的重要性。

  没有气血的强大,肉身再强,也只是一个铁罐头,爆发力、持久力的提升,劲力的修行、筋骨皮肉的炼化,那都是空中楼阁,无从谈起。

  但是就跟经络、穴道一样,气血本身是看不见、摸不着的存在。

  精血倒是能看的见、也能摸的着,但随着体内杂质越来越少,人体血水会越来越纯粹,没有腥臭味,甚至像是熬久了的汤汁一样,带着一丝药香,对普通人有大补之用。

  大多数武人并没有多看重这一点,在少数老拳师眼中,这是气血鼓荡,与筋骨皮肉共同作用,产生的一种身体反应。

  而只有开创门派的一代大师,才会研究这种现象,越是研究,越是心惊。

  这似乎涉及到了精气神的转换,道家叫丹道、佛门叫舍利,是后天之物转化为先天之气的一种现象。

  有人做过猜测,气血本身就是先天之气的一种,或者说是雏形,高手出招爆发气劲,气血在短时间内转化为先天,拥有不可测之威力。

  但是交手过后,气血又会迅速回归后天,并随着时间,逐渐退化。

  想要彻底证就先天,只有火烧身,通过无形之火,将肉身的一切后天浊物烧个干干净净,彻底将后天之路截断,这之后的境界叫做半神。

  当然,这些都是武行的老生常谈了,各大流派中的高级坐桩法、又或者是炼气术,这些刺激‘先天状态’的法门,才是真正秘而不宣的东西。

  陈长在叹了口气,缓缓道:“驱使活尸的手段,是陈国赶尸道人的秘术,但藏在这秘术中的,却是尸潮的最大秘密。”

  “有人用某种手段,扭曲了武人的气血,进而影响到武人的精神世界。”

  陈长在突然回头,对着戚笼一字一句道:“刀魔先生,你在鹅公坡与我爷爷交手,可曾发现他精神状态有异?”

  众人面色微变,刀魔与武道之神交手过?谁胜谁负?

  戚笼沉吟了下,“倒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对。”

  “确切的说,除了地狱难,其它七难也都像正常人一般,而其他尸武人就未必了。”

  陈长在挥手,有人打开了锁链,‘哗哗’声中,沉重的锁链落下,精神状态很‘正常’的陈无极笑吟吟的走了下来。

  “我就跟你说了,族长,一块尸肉而已,无甚大碍,你看我不是好好的,族长你放心——”

  话还未说完,陈无极脚掌一垫,身子像是荡在空中一般,手一扣,一招‘叶底藏花’,直接抠向陈长在的一对招子。

  这一招并不快,至少在一流高手中,属于较慢的那一种,但怪异是,有人看这招是‘猿猴戏水’,有人看的则是‘攀枝摘桃’,还有人听出的劲力却是‘白猿出洞’。

  虽然都是猴形,但真要算起来,怕是有几十种猴形变化,上百种劲力,有小有大,有长有短,有煞气腾腾的、也有机敏机巧。

  ‘我在你小时候一直担心,像你这种实在性子,从‘天行健’中参悟出猴形,到底是好是坏,没想到你居然通过猴形走出了正大堂皇的路子,我很欣慰。’

  无极者,无象、无限、无边际。

  是所有形态的综合,也是所有形态的开始。

  落在陈长在的耳中,他只听到了一声重重的心跳声。

  陈长在身子一躬,一条大脊椎骨带起了两面肋骨、臂骨、腿骨,像是一下子缩了半个头,同时周身劲风滚荡,升起无形而厚重的龟壳。

  像陈家家主这种一炼大成,接近于宗师的顶级内家拳师,一举一动早已超脱了招式的变化,而是劲力混合着神意,在体内体外到处游走,也就是六合劲。

  手与足合,肘与膝合,肩与胯合,神与意合、意与气合、气与力合。

  那无数猴形拳影被这龟壳一压,全部化作一形、一拳,撞在陈家家主伸出的小臂上。

  在场所有人,全部感到心头一沉,就像是胸口被一座大青石压住,不是那种狂风凌冽、拳影交加,而是实实在在的沉闷感。

  戚笼抬头,通过昼眼,发现整个天女阁都被一座虚幻的龟形笼罩。

  神与意合、意与气合,陈长在居然借这一拳,凝出了风水幻象来。

  陈长在的左臂一拉一扯,身子更弓,同时右手虎口猛张,像是有两股强烈的腥风撞在一起。

  龟缩壳,鼍探首!

  鼍是龙种,又是长江巨怪,天性属水,那大拇指和食指一夹,就像是两条水龙汹涌钻出,向中间夹去。

  陈长在的大拇指和食指变的紫黑一片,同时高速震荡,这要是被夹实了,便是一根脖子粗的铁柱都能绞断,更别提人的真实脖子了。

  “好龙形!”

  戚笼闭眼,仿佛在品一杯上等好茶,龙形他也会,但顶多做为身法,像这种当作攻击性指法,甚至两股龙意融成一体的指法,想都没想过。

  更别提他还在其中‘听’出了隐藏刀意,对于妖魔来说,牙便是刀,刀便是牙,他感受到了那种撕碎一切的凶意。

  只一交手,陈无极就像是被龟壳夹住手的猴子,伸手不是,缩手不是,一下子陷入了绝对性的下风。

  武家门阀之主,最主要的一个考核标准,便是拳术境界!

  可陈无极要只是这般简单的话,他也做不成‘天行者’的总教头。

  他同样的头一缩,龟缩头是藏壳,而猴缩头是藏意。

  所有人,包括戚笼在内,心脏同时猛的一跳!

  ‘噗通!!!’

  心是一身之主宰,心定则神宁,心动则变化万象。

  人心好动,出入无时,莫知其乡。

  在所有人心一跳的关口,陈无极消失不见了!

  火里栽莲是虚妄、水中捞月总是空!

  心是火象,但陈无极却能化火为水,借助众人心跳之助力,破开这龟鼍相转的杀招。

  “这人真是只猴子啊!”薛白喃喃道。

  然后在下一刻,陈无极像是从土里钻出来似的,从背后一跃而起,三指做钳,插向陈长在的脖颈。

  这是火猴转化为土猴,藏意于地,而这一钳插也很有门道,叫做‘封猴挂印’,寓意是孙猴子大闹天宫之后,从天上落入花果山,由火性转土性,返身旋转,心内虚空,是蓄势反杀之招。

  这一招后,便是放开心猿闹乾坤,借助地势,天人法象合一,乾坤倒转。

  唐国的《西游释厄传》,传到钟吾古地,还是颇为流行的。

  毕竟口口相传中,钟吾国皇室的祖宗,就是一只大神猴。

  若是正常较技,陈长在五十招之后,才能败对方,真要镇压对手,得在百招之后了。

  而且陈无极成为尸武人,体力、爆发力都大有进步,一不留神被击败也未可知。

  薛家家主薛世仪眼一动,缩步成寸,一步踏出,便落在陈长在身后,同样是‘夫子三拱手’,薛世仪这一手之下,宛如‘天地君亲师’五道合一,直接变成十万天兵擒天王,连太白金星的招安流程都不走了。

  这一记拳术直接锁住了陈无极之后的‘大闹天宫’。

  两位家主同时出手,陈无极顿时不复之前的灵活潇洒,就像是东方天庭和西方佛土联手,孙猴王一山头难敌两方天地。

  阁中所有人都站起身来,观看这可以说是关内顶级高手的一战,尤其是陈长在的龟形,让戚笼大开眼界。

  这倒不是说陈长在拳术就在陈万道之上。

  只是当时鹅公坡上,陈万道才复苏,连‘壳’都未出,状态远未达到巅峰,加上戚笼的‘奉龙甲’状态,直接等同宗师,以力破巧,自然就没有见识到真正的‘天行健’。

  而且陈长在是龟和鼍,陈万道是龟和蛇,后者更老道,前者却更爆裂,有一种江中妖王的大气场!

  终于,陈无极被逼迫到了逃无可逃的地步了。

  “睡吧,孩子,睡吧,你为家族奉献的够多了,如果不是家族拖累,你现在应该在道门学习定心猿、拴意马,又或是在佛门中修行渡猿为佛的金身大道。”

  “睡吧,孩子,你可以睡了。”

  陈长在面色悲戚,一个鼍眠生蛋,突破了猴形的封锁,手掌虚握,五指往心脏部位轻轻一点,一颗蛋被挤了出来。

  一团生机在手上游动。

  陈无极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