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疯罗皇(上)

第一百一十九章 疯罗皇(上)

  陈无极静静的躺在陈长在的怀里,两眼无神,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,陈长在像是一瞬间老了十岁,迟迟不语。

  一团小猴子模样的生气在其掌心隐现,筷子粗的手臂搭在手指头上荡来荡去,龇牙咧嘴,摸头挠屁股,翻来滚去,叽叽喳喳,总之是没有一刻停歇。

  然而生气没有肉身的存养,终究是无根之萍,渐渐的,小猴子越来越困,趴在掌心上连打了好几个哈切,脸蛋亲近的磨蹭着掌心,幻影一点一滴,消失不见。

  陈长在盯着掌心,手掌很久都没有合上。

  场面一时间陷入寂静之中,且不提陈长在鬼斧神工的一爪,竟能活活将生机从人体之内窃出,这般手段,完全超乎武人想象,拳法竟然能这么玩?

  单是两族长联手,这般场景,怕是有些人一辈子都没见过。

  更别提陈长在亲手毙了自己的爱徒。

  若只是演戏——不用演到这种程度吧?

  薛世仪拍了拍一身布袍,没有一丝褶皱,似乎完全不像是才经历了一场大战,而是刚刚上课的教书先生,严肃方正,一点没有薛家家主的威慑气场。

  “陈无极是七日前服用尸肉,转化成尸武人的,他的猴形早已炼到‘心内虚空、神气圆满’的地步,他的气血贯通了人体所有筋脉,所以,这转化的速度也超过了所有人。”

  “我知道现在武行有一个说法,那就是尸武人是捷径,是魔道功法,只要心智坚定,便能借此突破,你们现在看到了?”

  “‘天心健’已经是山北道最强的精神武学了,在坐的,有谁敢说自己的意志、天赋在他之上?”

  “他都疯了,你们能不受影响?”

  “陈无极是……疯的?”有人喃喃道。

  除了刚刚暴起杀人的一幕,陈无极表现的比谁都正常。

  “可是,他如果不疯,他为什么不跑?”

  有人提出疑问,别的不说,这陈无极若是刚刚执意逃跑,以他的‘无极拳意’,加上猴形三闪六躲之灵,就算是两位家主齐出,都未必能抓住。

  “一个理智的,疯子?”

  “心念所囚即牢笼,心念所驻即城池。当你肉身疯了,你的想法是什么,那很重要吗?或者说,你的想法通过肉体展现的,真是你的真实想法吗?”

  看着不少人渐渐露出信服的表情,三个家族族长互视一眼,都微微松气。

  在场的这些人,都是山北武行的青年才俊,这些人背后有师长、有亲长,只要消息传播出去,让越来越多人断了尸武人一途的念想,这牺牲便就不算白费。

  其实说句诛心之论,陈万道成了尸武人,陈家还真不在意所谓的‘名誉受损’,毕竟名誉是靠实力挣来的,不是靠维护正义求来的。

  武人也是现实的、是趋利避害的,更不存在话本中演的那般,‘天女阁群侠聚首,万般艰难斩凶魔’。

  上一个名头最大、武行公认的刀魔大人,不正好好的喝茶吃瓜么,也没见多少人‘义愤填膺’。

  拳师是拿性命做营生的行当,手艺便是人命,实力差距过大,没多少人一门心思找虐。

  关键是信念!

  一旦越来越多的拳师被‘尸武人’理念吸引,一传十、十传百,五大武阀世家共同维护的秩序就会坍塌。

  秩序,代表着规则,规则,就是利益。

  陈家人既然破坏了规则,那就必须由陈家人自己维护规则。

  这是五大阀的共识!

  一直没说话,冷眼观望场上局面的梁乃周终于开了口,声音非男非女,鬼魅诱人,却把冷厉的寒意直接透了出来。

  “陈家长辈一事,便就到此为止了,谁若是不服,便直接来找我们薛、陈、梁三家,我倒要看看,某些人的本事,是不是跟流言蜚语一般无孔不入!”

  梁家拳师、薛家拳师、陈家拳师几乎同时起身,恐怖的气势爆发,一道道凌厉的眼神像是活刀子,哪怕薛白这种人,也像是即将爆发的怪兽一般。

  百战盟的将军们煞气腾腾。

  阎佛寺和尚闭目不语。

  什么是世家豪门,什么是底蕴,什么是三府皇薛、什么是天人陈族、什么是种姓梁家。

  就是我们能颁布屠魔令,号召山北道所有武人一起屠魔,自然也能把你们当作魔头一起屠了!

  给你们面子,跟你们交代,但你们不要不识数!

  戚笼似笑非笑,当年的感觉又回来了,当年赤身六王中,他一直是反屠魔令的主战派,只不过少数服从多数。

  他这个赤身党大魁首的主意,头一次遭受所有人的反对。

  赤身党曾经是纵横两道的强寇,这是事实,做不得假,但纵横和镇压是两码事,真正能够镇压山北道武行的,只有五大武阀,从前是,现在也是!

  梁乃周缓缓道:“若是诸位无意见,这一次的屠魔令就——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老子有意见!!”

  天女阁外围,一座麒麟龙纹的厚重铁门‘轰’的一声,被汹涌恐怖的音波轰来,一道象腿直直踏入地面,然后在下一刹那,所有人都感觉地面在深陷,在向中心挪动。

  这一脚下去,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泥石流这种天灾一般。

  一尊极像道观或佛寺中,泥铸金漆的降魔护法大踏步走了进来,别人眼如铜铃只是形容,他是真正的眼如‘铜铃’,拳头大的眼珠挂在脸上,脸也比常人大上三圈,呈青铜色。

  五指大如簸箕,虽然比不上真正的簸箕,但是包裹住一个铜球也是不成问题的。

  来者的肌肉简直反人类一般粗壮,跟宗教为了突出降魔伟力,用浮世绘的画风,勾勒出的护法神将一模一样,皮肤是青铜色的,连眼睛都是这般。

  除了身高没有突破人体极限,‘仅’九尺有余,身体上的任何一个部位,都像是人形状态下的妖魔。

  化人形失败的那种。

  他只是轻轻一步踩下去,一大块青石板直接崩裂,这还是没有用任何劲的情况下。

  他的大笑声化作铜钟之声,喉结一上一下,‘咚’‘咚’‘咚’,直接震在人的皮肉上,让人身体表面发热,这是气血绷不住,要溢出的征兆。

  本来陈无极用‘火猴’同时震动所有人心跳,这已经不可思议了,但没想到,居然来了个更猛的,只是大笑声中,就让人有泻劲的感觉。

  更别说与之对敌了。

  “铁肉衫、金皮罩,这是罗家的外炼法门!”

  “不可能,罗家家主都没这般气势!”

  罗家固然也是山北道豪门之一,但比起五家门阀,至少差了一个档次。

  罗家家主罗玉虽然也是一流高手,但炼外功的拳意精神大多不强,最多算是一流高手中的中档。

  “哈哈哈哈,陈万道这老家伙也自甘堕落了么,正好,既然如此,那老子便可以光明正大出世了!”

  这铜铸怪物在哈哈大笑声中,硬功直上,一记窝心拳,直直轰向陈长在,拳出如炮,没有半分虚招,就真的像炮弹一样,炸的前方空气一片模糊。

  陈长在虽然悲伤爱徒逝去,但是精神没有半点松懈,几乎一瞬间,戚笼之前所看见的巨大风水龟相再现。

  这一次是吐尾不吐头,一条粗大的、满是蒺藜的铁鞭大尾直接甩了出去。

  鳄龟甩尾!

  那尾巴像是滔天巨浪,无比汹涌的盖了下去。

  同一时间,薛世仪的三皇锤,梁乃周的鱼蛇爪,都融入了庞大的风水变化,发出凶悍的内家劲,直接轰向这怪物。

  三位家主对来人似乎极为熟悉,动手之间,根本没有半分犹豫。

  “哈哈哈哈,天翻地覆,地覆天翻!接老子这一招朝天打!”

  来人拳头一翻,似乎像是拧铁一般拧出刺耳的‘咯吱’声,另一只手掌下翻,只是挡住了胯下要害。

  而锤向这怪物胸口膻中穴的三皇锤,叼向这一对眼珠的鱼蛇爪,这怪物通通没理,硬吃硬闯!

  ‘咚’的一声,震天裂地的重响,肉眼可见的白色音波炸开。

  有三到五位年轻拳师猝不及防,两只耳朵‘啪’的一声炸碎,一团血雾混合着碎肉碎裂开来,惨叫都没发出,直接昏死过去。

  陈长在连退三步,皮肤表面生出一道道蜘蛛网一般的裂纹,一闪而逝,同时眼角一丝血水溢出。

  陈家的‘天行健’,人体大六合,最终靠的是额头化劲。

  另外两家家主也被硬震了开来。

  ‘哈哈’大笑声中,这怪物硬冲硬打,直接杀入阁内,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直直杀向阎佛寺一老一少两和尚处。

  “阿弥陀佛!”

  圆大护法双眼半闭,手臂老皮翻滚,漆黑的九锡禅杖一抖一提,像是抖出一条流沙恒河,直直戳向怪物脑门。

  宏大而慈悲的意念像是如来探指,直直戳向对方脑门。

  掷象之力,如来一指!

  “好如来!”

  那怪物大喝一声,脑壳竟然像是鼓起的肌肉一般,直接涨大一圈,一头锤下去,直接顶在了禅杖的根上。

  ‘咚!!!!’

  好似攻城锤撞在城门上,发出的巨响。

  怪物整个人好似一头发狂的蛮牛,那圆大护法竟然连人带杖,被一脑壳顶的平滑倒退,小腿肚子都深陷地面。

  易筋大法——倒拽牛尾前拉犁!

  不过这怪物也不是真的金刚不坏,顶着禅杖的脑门下,青铜色的眼珠子中,渐渐挤满了血丝,不过他依旧鼻中喷出两口白气,直直冲到小和尚面前。

  “阎佛!人家老黄瓜刷绿漆,你是老和尚装小秃驴,堂堂大主持修寂灭禅,夺舍了自家徒弟的肉身,不好意思跟人说吗!?”

  语罢,一记裂地巨掌,直直抓了下去!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