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二十章 疯罗皇(下)

第一百二十章 疯罗皇(下)

  这怪物的巨掌是真巨大,本来就能包住小和尚的脑袋,如今劲力鼓胀皮肉,条条‘青铜筋’从掌心钻出来,横七竖八,每一根筋都裹挟着一道劲力。

  掌沿筋主砍、削、劈、截。

  掌心筋主扑、扣、按、搧。

  掌根筋主推、塌、掖、撞。

  掌指筋主穿、插、兜、挑。

  四四十六道拳路劲力,同时罩下。

  外家拳与内家掌相比,一向没那么多招式和劲力的变化,但这怪物却另辟蹊径,将劲‘刻印’入筋中,简直匪夷所思。

  ‘江湖话本’中有一种套路,某个隐世门派将最重要的武功秘籍刻在人皮上,然后门派因为这套秘籍被仇家灭门,活下来的少年寻得人皮秘籍,报仇雪恨的故事。

  然而对于这怪物来说,他的每一根筋、每一张皮,都是活生生的拳术秘籍,各种拳法绝技是真正意义上的刻印上身,整个人就是一本活拳谱。

  通过这种做法,拳术的印记必然比刑罚烙印更被身体牢记,而这过程,也必然比剔骨疗伤还要痛苦十倍。

  加上他比普通练家子强上百倍的气血,一掌轰出,光是下压的掌风就把小和尚的周身三丈尽数裹住,那犀利的劲风也把地面扎的道道白痕。

  像是被刀子雨淋了一片般。

  不过小和尚,不对,是阎佛诡异的一笑,右手五指的指关节忽然鼓起,变成一团团紫色的肉瘤子,又像是和尚念经拨的佛珠。每一颗念珠代表尘世一道烦恼,烦劳不止,唯有立地成佛。

  阎佛虚跨步,左臂弯曲侧握至腹部,右臂内旋,向上抡绕,这一招在罗汉拳中叫大引手,是指引入一切烦劳,环环做圈。

  乐受、苦受、不苦不乐受。

  那掌与掌交,阎佛的肉身立刻化作佛身,不过不是戚笼的那种钝金色,而是一种邪异的紫金色。

  掌与掌交,阎佛手上的‘紫血佛珠’迅速转动起来,而几乎在同时,那汹涌澎湃的拳术招式、劲力变化,几乎瞬间被吸入‘烦恼珠’中。

  然后在下一刻,阎佛这唇红齿白的小和尚,背后猛然蒸出一团汹涌的血色雾气,雾气之中,一尊‘菩萨幻影’显出。

  这竟是将劲力通过气血打了出来。

  小和尚倒退一步,人与菩萨相合,再度吸收气血,菩萨眸子睁开,是血色的!

  然后,在下一刹那,小和尚的身影重重叠叠,竟然覆盖了一半的天女阁。

  菩提魔念!

  不过阎佛并没趁机反击,也没有因为被道破身份而恼怒,身影在下一瞬间出现在大厅一角,合手、微笑,露出生机勃勃的四十颗牙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,我以为整个山北道,就只有老子差上半步,没想到你这老和尚也够狠、够阴,佛门武学果然神秘莫测,你夺舍之后,居然也只差了半步,好好好,有意思、有意思!”

  怪物并没有止住,而是大步一转,朝着小不花骨走了过去,依旧哈哈大笑,露出满嘴钢牙。

  薛白面色大变,不顾薛蔓蔓的阻拦,脚踝发劲,五根脚趾摩擦,几乎立刻响起了一群叽叽喳喳叫声。

  同时身影就像是雀群一般,绕着怪物乱转,麻雀的飞腾、雀跃、啄食、扇翅,全数展现。

  内家拳练到高深境界,手掌翻飞,劲力在五指间转动,能令鸟不飞。

  然而薛白却是在把自己化作掌中鸟,借助对方的气劲推演拳术的解法,左拳向外一撑,化作一半圆形,高高鼓起,手臂一翻,在气机牵引之下,手臂背面猛的砸在那怪物的背上,顿时,那怪物整个身子都‘嗡嗡’作响。

  大摔碑手!

  “小子有点意思!”

  怪物浑身暴劲,这劲却不是他自己主动爆发的,而是薛白这一记大摔碑手,直接破坏了他身上无数种拳术的自主运转,像是在车轴之中插了一根木头般。

  怪物低头,却不见对方的影子,同时右手一紧,发现不知何时起,薛白的手肘顶在怪物的肘部,右手五指老熊掰玉米一样,掰住对方大拇指,同时左手并剑指,戳向他的肩窝。

  这一掰一扯,把怪物的一根大粗筋给硬生生掰了出来,而这一记太极剑指若是戳实了,便是横炼到他这种不可思议的境地,血管也会爆裂。

  毕竟,他的身子虽然在硬度上已经超越了铜皮铁骨,但毕竟不是真的铜皮铁骨,体内是有气血运转的。

  尤其是对方刚刚那一记大摔碑手,用太极劲的借力打力,竟然把他的护身罡劲,逼出了一道缝隙。

  这缝隙就在大筋之上。

  薛蔓蔓也认出了这怪物是谁,满脸担心,不过薛白先是‘百雀行’,借太极变化,推演出对方周身拳术劲力,然后一记大摔碑手,以刚破刚,正中对方行动之间,那唯一一丝变化中的弱点。

  最后一个‘勾挂挑掌’的‘老熊掰玉米’,一记越女剑的刺皇式!

  这连续几招,几乎已经达到了拳术变化、神意推演的巅峰,让她不由有些感慨,自己这个辛苦培育的儿子,至少在武道上,终于长成才了!

  然而那怪物的实力,距离宗师只有一步之遥,这一步之遥,和一线之距,那可完全是两码事。

  一线,可能是两座万仞高山之间的一线天。

  但一步,就仅仅是一步。

  怪物被掰出来的大筋,就像一条被翻土翻出来的大蟒蛇,头一缩,竟然自己再度钻入土中。

  同时五根萝卜粗的手指毫无预兆的,并金刚指戳了过去。

  薛白深吸一口气,同一时间,身上毛孔同时张开,一丝丝仙雾绕身九匝。

  他知道,面对这种横炼怪物,就连家主都难以取胜,而他最多只有一击的取胜之机。

  怪物的手掌猛插入云中,既像是插在深海之中,又像是插在云头之上,沉重和飘渺两种感觉同时出现。

  “咦?”

  薛白两眼紧闭,双手前贴后拉做圆,是正宗的太极圈手,只是在云雾缭绕之中,这傻小子竟然有那么一丝仙人之感。

  两条手臂顺着这金刚掌,一拉一扯、一柔一刚、一前一后、一上一下、一顺一逆、一天一地,这一太极大缠手,意境高到不可思议,太极阴阳变化,人在仙凡之间。

  逆则仙、顺则凡,只在其中颠倒颠。

  只有窥鬼神的变化,童子功的耐力,以及炼气大成的天地孔窍;三者合一,在这怪物的刺激下,薛白才能轰出这一招。

  薛白的脊椎骨做圆、四肢做圆、心肝脾肺肾做圆。

  鼻为天门、口为地户,吐纳呼吸做圆。

  足心是**、额头是神门,一鬼一神做圆。

  然后,所有圆圈化作太极缠劲,九匝白云绕身而转,猛的一卷!

  怪物的右臂被猛的一翻,同一时间,那反人类的钢铁肌肤上,一声声‘崩’响声中,一颗颗铜疙瘩挤了出来。

  从上到下,满身都是,铜疙瘩一出,那皮肤上的青铜纹路居然减了三四分。

  原来这些‘铜疙瘩’都是这怪物身上的毛孔,就像是人骤然遇冷,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般。

  只不过这种身体反应,早已在拳师的掌控之下,倘如不受掌控,体内气血在剧烈运动的同时,毛孔骤然炸开,那便会浑身血崩、抽干人体所有精血,是极危险的一种状态。

  一般出现这种状态,那都代表着体力即将崩溃。

  薛白这一记太极大缠手,竟然把这怪物逼迫到了一个生死攸关的关口。

  不过这怪物已无限接近于宗师之境,体力强悍到恐怖,铜铃眼一睁,鼻孔猛的吐出两道白气,竟然把地板炸碎。

  连吐了三次,一次比一次更激烈,而到了最后一次,竟在空气中炸起了层层惊雷。

  夔,神魅也,如龙一足,出入水则必有风雨,其光如日月,其声如雷,其名曰夔。

  这怪物的拳术根底,居然是象形中的神兽夔形。

  雷声最后一次大响,薛白身上九层云气同时炸裂,倒飞而出。

  这怪物哈哈大笑:

  “小鬼头,再练十年再跟老子打吧!”

  一道阴影一闪而过,戚小骨张嘴一吐,一条尸气电射而出,结果这怪物满嘴钢牙一咬,竟然活活将尸气扯的粉碎。

  同时簸箕大的手掌抓向了小不花骨的脑门。

  一只龙麟巨掌也抓向了他的脑门。

  一个体型不下于他的龙甲怪物拔地而出,双手合绞,两条粗臂像是蛟龙一般,卷向这怪物的脖子。

  蟒和尚——大禅寺!

  满空都是佛音,还要浓郁到火山喷发一般的气血,以及汹涌的风暴。

  像是一天一地,皇天厚土,一上一下,同时压来。

  少了一分薛白太极缠手的飘渺,却多了五分的霸道!

  “天翻地覆!哈哈哈哈哈哈!好!!”

  这怪物头一次退步,然后胸口高高鼓起,猛的一缩,摇身顶肘,像是夔牛顶角!

  拳肘相撞,空气被层层压缩,然后在下一瞬间,炸开!

  薛文海色变、薛蔓蔓一脸不可思议,同时三大家族族长也微微变色。

  拳与角撞,整个天女阁中,除了中间那座鱼冀郡主像外,所有桌椅,全数炸裂,风一滚,青石地板化作白蒙蒙的一片糜粉,满空洒落。

  在场之中,还能够保持巅峰状态,并且三人的精神还在疯狂互相试探的,只有三人。

  刀魔戚笼。

  小和尚阎佛。

  那个怪物!

  “罗武皇,你疯够了没有,还是说,自我封印三十年,才出来就想与我们五家为敌?”

  梁乃周阴森诡谲的道:“信不信我们三日之内,灭你罗家满门!”

  罗武皇不屑的一眼望过去,梁乃周惊的连退数步,脸色阴沉如水。

  “不阴不阳的玩意,过了三十年都没什么长进。”

  “论武行规矩,你们都得喊老子一声大师兄才对!”

  “毕竟,哈哈哈,陈万道这老鬼,可是老子的授业恩师啊!!!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