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郡主选婿(下)

第一百二十二章 郡主选婿(下)

  “唔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

  薛世仪并没有大怒,也没有号召薛家族人一起围杀了这个钢筋铜皮的怪物,只是在嘴里咀嚼的两下,然后抬头,两眼如古井,不见潭水之深。

  一眼扫过去,不少人都下意识的避了开来,仿佛与他对视,就会被侵入冰凉彻骨的井水中。

  与宗师一步之遥是半个宗师,与宗师一尺之距,也是半个宗师。

  论起搏杀手段,他远远比不上罗武皇,但作为内家拳的大师,他有一些神异之处,就算是罗武皇也没有过。

  “原来你们是串通好的,趁尸潮之危,借这屠魔令之势,是想要夺一部分我们五大阀的权力么。”

  他的眼睛能洞悉人心。

  罗武皇一嘴钢牙搅在一起‘嘎吱’作响。

  “你们练内家拳的,不是常说流水不腐,户枢不蠹,从老头子那一代算起,你们五家在山北道作威作福,也有近百年了,就不担心子孙后代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,族谱不保么。”

  “与其如此,不如让我们罗家入局,把水搅一搅,这样一来,指不定你们薛家危机之下,还能出几个人才呢。”

  薛世仪思索了下,淡淡道:

  “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只是再怎么有道理,也无法掩盖,当年你祖父罗天鹰争权不成,被陈万道老前辈一掌劈死,你想承祖父之遗志,振兴罗家,让五大阀成为六大阀,最后还不是跟我们一样么。”

  薛世仪一句话直指要害,道出了这罗武皇百无禁忌的外表下,所追求的真正目标。

  “哈哈哈哈,你这话只对了一半,我家老头子死前,的确让我振兴我罗家外道拳门,压制你们内家拳,但老子生来就是欺师灭祖的性子,若是囹圄于门户之见,怎么会拜入他罗万道门下。”

  罗武皇坦然道:

  “老子真正的目标,是要代表罗家跟你们五大阀斗一斗,若是能彻底压住你们五家之势,以外家拳入主你们五大阀,那老子这大势就蓄成了,跨入宗师之境,就没有半点阻碍了!”

  终于,梁家族长梁乃周冷漠道:

  “屠魔令须有奖赏,除魔过程中,出力最大者,我们三家各有奖赏。”

  “白家七道炼气秘传,任意一道可以传授。”

  “陈家记载着‘天行健’法门的无名玉璧,可供修行一日。”

  “我白家出鱼蛇婢、鳞人卫、大蟒夫人,三套独门女武人修炼体系,任一一套。”

  “你罗家打算出什么?铁肉衫、金皮罩?这两套法门不是都失传了一部分么。”

  梁乃周说的是实话,虽然罗家依旧是豪门,但是跟薛、陈、梁三大世家已经不是一个档次了。

  最主要的一个原因,便是镇族功法的损失,就算是罗武皇自己,也是机缘巧合,才将两门功法炼至大成的。

  罗武皇不以为然:

  “当年缺失,今日未必不能补回来,而且老子可不像你们这般小气,只要事办的好,浑身上下一百零八套拳术,你想学多少套,老子就教你多少套,半点不藏私!”

  此话一出,顿时不少人呼吸深重,其实练拳之人都明白,拳术秘籍在武行中并不珍贵,真正珍贵的是老拳师手把手的指点。

  比如内家拳中,最普通的一击‘丹田气打’,拳谱中顶多三句话,鼓腹吞气、拳出中轴、内气外打。

  但光是拳师的丹田,每个人便不都是同一个地方,差一毫就是十万八千里,而且鼓气怎么鼓?不是一口气咽下去就叫鼓了,怎么咽也要讲究。

  若有一个会丹田气打的老拳师指点,手把手的教你收气缩髋,臀部上挺,把大肠小肠的气向上排,又是怎样盘入丹田之中,戳丹田穴,最后混以特殊劲力打出,聪明点的,半盏茶就教会了。

  而如果你按照拳谱修炼,除非你有‘龙煞附身’、‘赤子之心’这类顶级天赋,可以天生天养、自学成才,不然学死了也最多爆肛。

  所以一本‘活拳谱’,对于在场中人的吸引力,可以说是难以想象的。

  薛世礼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一幕,暗中叹了口气,知道这怪物选择的时机实在是太好了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全都在对方手上,若是再硬顶下去,怕是外患不除、先祸起萧墙了。

  也罢,反正那敌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对付的,就让这怪物先尝点甜头吧。

  真正要经营一个家族,可不是光拳术无敌就能做好的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请大师兄你上台了。”

  “哈哈,好说,好说,我们师兄弟同心,一定能坏了老爷子的好事。”

  薛世礼又把目光盯向戚笼,“刀魔先生可要参与?”

  戚笼既没同意,又没反驳,只是道:“你应该明白,我来云中丘,所为何事。”

  薛世礼淡淡道:“那就祝刀魔先生马到成功了。”

  天女阁虽然被破坏的一塌糊涂,但在一干薛家人的清理下,不过一柱香时间,便就将里里外外清理干净,同时奉茶倒水,武家宴立刻变成了文宴,不少拳师相互间交流拳术经验,气氛一片和谐。

  而最受众人欢迎的,居然是凶威赫赫的罗武皇,他会的拳术简直多到不可思议,兼容并蓄之下,一些在很多人眼中的疑难杂症,都是一语道破。

  在这一点上,在场之中,没一个比的上。

  陈、薛、梁三家族的成员冷冷的看着这一幕,最后也舔着脸上去了,因为这三家族的拳术,罗武皇竟然也有着独到见解。

  自然也有人向戚笼请教刀术,不过戚笼似笑非笑的看了对方一眼后,直接把他接下来的话堵回去了。

  学我的刀,你配么?

  他感兴趣的是,在经历了这场风波后,薛蔓蔓安排的后手还能不能奏效,能不能让他顺利进入藏经阁。

  毕竟罗武皇大闹一场后,可是顺利入主五家联盟,真把他的惹的不耐烦了,成为第二个罗武皇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毕竟这罗疯子在山北道至少还有一个大家族,他可是光棍一条。

  光脚可不怕穿鞋的。

  不知是谁问了一句,“既然来到天女阁,不知薛兄,天女选婿的传说是不是真的?”

  这位被称做薛兄的薛家拳师呵呵一笑:

  “那是自然,当初老祖奶奶选了老祖爷爷,一辈子幸福安康,可以说是甚是得意,所以晚年立了一座雕像,喏,就是这座。”

  “你可别小看了这座雕像,这可是用修建古国皇宫的材料雕出来的,藏着老祖奶奶一丝神性,据说只要是老族奶奶看好的男性,族里必须挑选一女子下嫁。”

  “哦?那我能试试吗?”那人目光一亮,一脸垂涎。

  做为薛家的上门女婿——那也是极好的。

  “想试自然可以试,只不过啊,老祖奶奶眼光挑的很,别说很多年都没有外族人被看上眼了,就连大多的本族人,也无法得到祖奶奶的注目。”

  那薛家拳师又暧昧的笑了笑,朝着薛蔓蔓的方向看了一眼,小声道:

  “据说啊,文海叔就是在天女阁得到老祖奶奶垂爱,才敢向蔓姨提亲的。”

  天女雕像面前,有一座香炉,这过程也很简单,只要在香炉上插上一根香,在香烧完之前,若这雕像有所反应,自然便就是鱼冀公主垂爱了。

  男拳师最好的结婚对象自然是女武人。

  受过武道训练的女性,无论身段、模样、皮肤,都受到一定改良强化,个个鲜眉亮眼,前凸后翘,就算是模样普通,也有一股昂扬向上的蓬勃气。

  只不过武行女性本就少,又多半集中在几大家族中,梁家女人倒是妖娆妩媚,又修炼双修功法,但恶名远扬;薛家女人倒是不错,但人家一般内部消化。

  所以很多年轻俊杰兴冲冲的就去上香了,可惜直到这炷香烧的只剩香灰,连根子都化为灰烬,都没见那雕像又半点反应。

  戚笼突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。

  他抬头,却见薛蔓蔓一双丹凤眼正狠狠的盯着他,嘴巴微撅,凶狠之中,居然夹着一丝可爱。

  这主意,可真不是一般二般的馊!

  戚笼嘴角抽搐,眼睛垂下,实在不愿意‘卖身求艺’。

  可对于老娘的贴心小马仔,一向致力于维护父母爱情的薛白来说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一阵‘雀声’之后,众人眼一花间,那台上的敬礼香便就消失不见。

  然后在下一刻,薛白抓着两大把香,眼巴巴的出现在戚笼眼前。

  “爹,咱们一根不行,再来一根,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一定能老祖宗满意的!”

  “哈哈哈,刀魔兄弟,做他薛家的上门女婿也不错,要不是老子年龄大了,也想讨上一门媳妇!”

  罗武皇看热闹不嫌事大,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戚笼磨了磨牙口,一脸蛋疼的摸出一根红香,三步并两步的走到天女像前,往火盆上一撩,屈指一点,便就插在了香炉之上。

  薛家的老祖宗,不会眼神不好到这种地步吧。

  戚笼抬头,正好与这鱼冀郡主的玉眼对了个正着。

  然后下一刻,他怀中的玉佩微微发热起来。

  戚笼一愣,猛的转头,却见薛蔓蔓嘴角勾勒出一丝诡异笑意。

  怪不得……你作弊!

  再转头,茫茫白雾已将戚笼覆盖。

  同一时间,雕像表面,红光微微亮起。

  所有薛家人都被吸引了视线,面面相觑,表情古怪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