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藏经阁(下)

第一百二十六章 藏经阁(下)

  武人经、水中阁、云中瀑。

  这便是戚笼十日内,所要修行的地方。

  之所以是十日,是因为薛家历代拳术大成的祖先,都用秘术,在雕像上留下了一道精神烙印。

  这数十上百道烙印,无时无刻不在侵袭着修行者的拳意精神。

  有些薛家晚辈待了不到三日,就承受不住重压,精神失常了,能够让戚笼呆上十日,已经是考虑到戚笼本身就强大的气魄意志了。

  果不其然,没过一时三刻,一股又一股,不下于之前那‘八短至强’的精神威压,便就一股脑的压了过来。

  每一个顶级武人,对于自己的拳术都有着绝对的自信,而这股自信,便是强大精神的源头。

  戚笼长吸了口气,空气混着水汽,清新的好似仙家灵气一般,顿时精神一阵舒畅,回头一看,却发现不知何时起,南老叔公早已退到安全距离之外,一脸懒散的坐着,摸出一杆烟杆,丝丝缕缕的云气通过烟嘴子吸入,然后复又从嘴里吐出,正经的‘吞云吐雾’。

  虽然模样很欠打,但这里的空气比外界要干净清澈百倍,一呼一吸间,甚至能够直接达到内家养气炼息的效果,起到醍醐灌顶之用。

  戚笼抽了抽嘴角,没搭理对方,龙煞分身化作云层上的一道龙影,顿时压力去了八成。

  他之所以能够一眼就感悟到‘八短至强’的精神境界,最主要原因,便是龙煞分身对于精神力量的感应。

  如果说薛白的天赋体现在‘赤子之心’对气血的把控,‘至人之心’对拳意变化的掌握。

  那么戚笼的天赋便体现在,对于冥冥之中,高级神秘力量的感知。

  正是这种感知,让他迅速参悟出‘佛身’‘无刀胜有刀’‘奉龙甲’等高级神异境界。

  现实是残酷的,没有这种天赋,别说放下屠刀了,你便是放下菜刀,也成不了佛。

  不然当年的戚魁首,拳脚功夫就不会一直在二流境界晃荡了。

  ‘当务之急,是将活人桩法推演到至少八层的境界,这是目前为止,提升即战力的最有效手段。’

  参悟了‘神明’境界,戚笼对于‘秋风未露禅先觉’,这种内家精神境界的需求,就并不那么迫切了。

  但正是因为掌握了‘大武行体系’之上的‘武道神明’,戚笼才越发感觉束手束脚,好比你有很多东西想要表达,但在拳术变化中,却总是表达不出来——少一个最重要的载体。

  以戚笼的炼体境界,此刻就建立‘大武行体系’是不现实的,那是至少两炼后才考虑的事情。

  所以现在唯一能在底层面拳术中,向‘大武行体系’靠近的,那便只有能模拟一切拳劲拳术的‘活人桩法’。

  此刻,一道龙影在云层中若有若无的翻滚,咆哮翻滚,戚笼再一次全力催动了无头龙尸。

  不知是不是错觉,在经历了天女雕像的幻境后,这‘龙煞’比之前好用多了。

  如果是这真的,那便说明,这龙脉与古国,与那沧澜水脉,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。

  事情比想象中的要顺利。

  第一天,戚笼把‘活人桩’的前五层,一柱擎天、两仪换面、三才天地、四相乾坤、五行倒转,用各种拳术,重新解析了一遍。

  比如第四层,四相乾坤中,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每一尊神兽变化中,都至少融入了两层拳术变化。

  玄武一层,便融入了托天掌、劈挂掌,上承天,下镇地,正应了‘玄武’中,龟与蛇之间的玄妙变化。

  而朱雀一层,他把第一次感应到的‘贴身八捶’融入其中,那近身锤法的爆裂、气血的汹涌炸裂,都极似朱雀这种火鸟意境。

  至于融入的另一种拳术,他选择是一种名为‘孔雀裙’的身法,通过气血的绽放,以及肩胛骨、大腿根的高速摆动,造成短时间内,速度暴涨的效果。

  毕竟身法这一环,算是戚笼为数不多的弱点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‘孔雀裙’身法,是薛家一位女性拳师所创,而在这些雕像之中,女性的身影至少占了四成。

  要知道女性有月事、孕事、骨节脆弱、天上力气比不上男性等天然弱点。

  但在身法、指法、步法、掌法的推演上,薛家的女子真可以说是个个天赋异禀、出类拔萃。

  很多戚笼在外界,见都没见过的精妙拳术变化,都出现在这里。

  这也怪不得薛蔓蔓在搞事,薛家人虽然暴怒,但并不惊讶,甚至一点过激的行动都没有。

  薛家女人的地位就是这么剽悍。

  戚笼所融入的拳术招式,倒是大半都是由女性拳师所创。

  因为女性拳师招式的特点,便是以最小的气血变化,最小的筋骨需求,制造出最大的杀伤。

  而在‘神明境界’下,这些精妙的拳术联在一起,就能在某些招式上,制造出‘伪大武行体系’的效果。

  第二日,戚笼突破了‘活人桩’的第六层,‘拳无内外,上下六合’。

  第三日,戚笼突破了活人桩的第七层,‘三奇四正、长吊冷抽’。

  如果说之前,戚笼是凭借着‘佛身’的金身不坏,靠着硬吃硬打,在正常状态下处于一流境界。

  而如今贯穿七大气脉,吸收了二十多种内家拳术精华,哪怕只是单纯凭借在拳术搏杀上的手段,都能稳稳处于一流高手中的一线层次。

  哪怕是‘技近于道’,号称山北道武道之神的罗万道,单以拳术变化再较量一场,戚笼也有信心赢下。

  无它,戚笼的初步神明境界,可是比罗万道的‘大玄武’要高上半个档次。

  对于拳术的解析和推演更是如此。

  但在此之后,第四天、第五天、第六天、第七天,第八天,戚笼都没有任何再度突破的迹象。

  这也让一直暗中观望的南老叔公松了口气。

  外人进入薛家藏经阁的,戚笼不是第一个。

  但像戚笼这般,学的这么快,这么多的,他活了一百多年,还是头一次见。

  而且以他的眼光,可以看出,这不是囫囵吞枣的咽下去,而是一点一滴将劲力炼化,融入四肢,融入筋骨皮肉中。

  薛家的老底子,可不能在他眼皮底下被掏空了吧。

  好在戚笼碰上了瓶颈。

  武道上的瓶颈,来之前是没有任何预兆的,想突破也是千难万难。

  精神上的压迫,各种拳术流派的变化、气血层面的‘走火入魔’,种种问题,纷至沓来,让人目不暇接。

  南老叔公觉的戚笼是撞上了第二种。

  虽然都是内家拳,都是薛家拳,但是拳术风格截然不同的大有人在。

  倒不是南老叔公诽谤,但以他多年的见闻,薛家女人,尤其是拳术大成的薛家女人,一个比一个死心眼,为了一点名头,打生打死的都有。

  尤其是自己败了,让自家男人修行自家拳术上;自家男人不行,再培养自己儿子上。

  总之是一定要证明自家拳理是最优秀的。

  上一代中,最出名的薛家女人是薛蔓蔓的老娘,也就是长老薛平龟的妻子,出了名的火爆脾气,最好跟人决斗。

  薛平龟其实真名叫薛平归,是平安归来的意思,结果硬是被各种角斗比武搅的不堪其扰,最后干脆改名薛平龟。

  自此之后,世界清净了。

  然后不过十年,他便就内家拳大成了。

  人送外号,龟仙人。

  而这些女人创出的拳路,能和谐共存便就有鬼了,指不定在这小子的身子上、脑海里,斗个不停,战个不休呢。

  不过哦,这都不关老头子我的事,南老叔公美滋滋的抽着云烟,一副要得道仙去的姿态。

  事实上,戚笼的确是有过这方面的问题,各种劲力在筋骨皮肉间到处乱窜,拳意也开始各种分裂,叽叽喳喳,好似要把大活人分成无数份。

  但‘神明’的宏大的意境,‘龙煞’又是神异源头般的存在,两两叠加,几乎在一瞬间,戚笼便沉浸入一种玄妙的变化中。

  ‘如云之出山,无心往来,飘飘自在,境上物上挂他不住。风之鼓动,吹嘘万物,忽往忽来,略无凝滞,不留影迹,草木丛林碍他不住,尽然过去。’

  人与这如山似海的云象相合,戚笼的精神在一瞬间扩大无数倍,即广阔,又飘渺。

  所有拳意和劲力都像是被人为放空,就如吐纳呼吸一般简单,在下一瞬间,全部收入七大气脉之中。

  就差一点点,戚笼便贯穿了活人桩法的第八层,这一层称为‘顺天之势,借人之力’。

  然后戚笼便放弃了突破的打算。

  虽然从理论上说,他在这十日之内,天时地利人和都在,就算不能把‘活人桩法’推演到底,也能达到一个极高深的境界。

  当代白家家主都未必达到的层次。

  只不过拳术是以高下,而非是数量而论的,不然赵黑这老货也不会被他找到弱点,一身精深拳术还没展开,就被针对致死了。

  而根据这几日的琢磨,还有一种能够迅速提升战力的手段。

  便是偷女人。

  偷薛家的女人。

  确切的说,是偷薛家女人的拳术境界!

  南老叔公怕是万万没想到,戚笼不仅是自己吃饱就算了,还打算挖底刨根!

  彻底断了之后入藏经阁的,薛家男人的念想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