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白三十章 斩赤龙(下)

第一白三十章 斩赤龙(下)

  眼前这个子矮矮,模样安静可人的明庵居士,自始至终表情平静,一言不发,但一双眼睛如同‘井中月’,冷清而明亮。

  ‘斩赤龙’的精神境界,让对方自始至终都保持一种理性的情绪状态。

  戚笼怀疑对方的理智,比起那两位大长老都多的多。

  这种状态未必会让她战时突破,发挥百分之两百的实力,但却能稳定在百分之一百的状态中。

  加上对方一身飘若惊鸿般的道门拳术,就算是处于下风,一时半刻也拾掇不了对方。

  这不是戚笼不行,便是换上其它的‘宗师’级的高手,他也不行。

  ‘斩赤龙’绝了尘气,状态永远不升下降的,除非用绝对实力将对方意志一举轰散,不过要这样做,戚笼还怎么吸收对方的精神境界。

  根据南老叔公的说法,这位明庵居士少时便异于常人,早慧而淡漠,世事洞明,据说人生最后的三十年,离群索居,最后在一座荒山中坐化。

  这种人,这种意志,是很难用拳神去镇压对方的,对方不怕死、不惧生,更不怕你。

  由龙脉之气所化的白雾风暴之中,明庵居士沉丹聚气,虽然身上被龙脉排斥,身上大面积的变成石质,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。

  戚笼可以强行将对方粉碎,然后尝试吸收对方的精神碎片,这是最后关头,不是办法的办法。

  但在最后,戚笼忽然收了所有拳术,甚至重新给对方恢复了生机,那龙脉的疯狂嘶吼就近在耳边,戚笼也充耳不闻。

  反而上前两步,缓缓蹲了下来,眼神定定的看着对方‘井中月’一般的清冷眼神。

  冷之前,是清。

  戚笼笑道:“君子淡泊以明志,宁静以致远。居士一生修行,想必在俗界已经功行圆满,所以何妨成人之美呢。”

  “既然你抛却一切俗物,这最后的‘斩赤龙’传与我,似乎对你来说,也不是什么大事吧。”

  明庵居士突然歪了歪脑袋,缓缓走上前,伸手,摸了摸戚笼的脸蛋。

  手掌凉凉的,像是在摸一个大娃娃。

  道家的修行,最后无非是节欲,定心。

  只是每个人的道路不一样。

  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

  戚笼帮助血麒麟参悟过‘上善若水’的刀境,对方的一身刀术修行,最后都融入‘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’这句话中。

  刀术再没有一一丝一毫的杀气,反而如同滔滔江水,滋润万物,充斥着滚滚生机。

  这是道!

  而同样是道,戚笼看的出来,这位薛家女祖宗,一身修行,却是在贯通后半句。

  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

  这一句话的道理中,很多人都会忽略后半句。

  处在众人所‘恶’的环境中,出于尘世而不沾俗气,清净无为、内心祥和、因循自然之理。

  这就是道家追求的最高意境。

  前半句对人,后半句对己。

  正是因为对方是这样的人,才能‘斩赤龙’,所以戚笼干脆的收起了所有的武力手段,在精神之中,以心触心。

  “你的心中好似少了一味东西,你很想找到它吗?”

  戚笼身子一颤,他曾有红颜知己、有生死兄弟、有授业恩师,但无一人能够真真正正的触到他的心底深处。

  没想到相差两百多年时光,一个陌生的女人看出了自己的真正目标。

  “可以吗?”

  “可以哦。”

  明眸皓齿的小居士突然狡黠的一笑,“而且,我也很想知道,男人斩赤龙,又是个什么模样。”

  话音一落,明庵居士的身影渐渐透明,同时,戚笼的面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变的白皙而平淡,其气质竟与这小居士有着三四分相似。

  ‘鸣天鼓…开关转窍…闭户…回经返乳…乳返为膏……斩赤龙。’

  ‘气血返于上,经过乳溪入胸,月事颜色由赤变黄、由黄变白,化气而周流全身,再无欲气炎燥之患……’

  ‘……欲气消而真火出矣。经断、乳缩、体肤光泽。’

  一阵又一阵,男性从未有过的体验直接从戚笼身上涌动,这感觉……还真是分外的诡异!

  ‘身心意,精气神,肉身是第一位,这么练下去,我不会成变态吧!’

  戚笼想到了一个让他十分震惊的可能!

  “这小子干什么呢?”

  不知从哪里溜达过来,正准备带走戚笼的南老叔公揉了揉眼,不知是不是错觉,正在水瀑下闭关的刀魔,居然给他一种十分‘娘们’的感觉。

  “薛家的女人拳虽多,但炼拳也不至于真变成女人啊,不过练成兔儿爷的倒是有好几个,这刀魔这么好的天赋,不会是中招了吧。”

  南老叔公龇牙咧嘴,女性和男性毕竟身体构造不同,女性所开创的拳术劲力,自然是按照她的身子结构造出来的。

  而武道修行又讲究身心意合一,日炼月炼,炼成兔儿爷的可能倒还真的不小。

  南老叔公一拍大腿:“坏了,这么一来,蔓蔓岂不是要守活寡了!”

  “哦,对啊,她好像一直在守活寡,无事无事。”

  这一百三十多岁的小老儿摇头晃脑,自我安慰,刚准备去叫人,一声重重的金铁声响便从后方响起。

  南老叔公面色一变,老脸沉了下来,缓缓道:“圆小和尚,老头子可不记得,薛家的禁地,邀请过你们阎佛寺的和尚做客。”

  背后那个壮如铁塔,手持纯钢铁杵的,正是佛寺武僧之首的圆大和尚。

  单手合十,一声宏大的‘阿弥陀佛’便从腹部响起。

  南老叔公目光阴沉的盯向对方的喉咙,缓缓道:“小和尚,修炼闭口禅就好好修,用腹语发话,跟普通说话又有什么区别。”

  这圆大护法缓缓长开了口,嘴巴里空空荡荡,舌头居然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唔,原来如此,看来你是打算断眼耳口鼻身意六门,走的是外道寂灭的路子么。”

  寂灭禅是阎佛寺佛门功法最高境界,寂灭证我,返老还童,佛身证就;但这生死玄关却不是那么好过的,说是十死无生也差不多。

  所以这圆大护法便打算走外道路线,靠着关闭人身六门,模拟寂灭。

  这舌头也不是剪掉的,而是通过佛门的修行,把它当作人体的腐皮烂肉,替换出去。

  “单凭你来搞事还不够资格,是阎佛——”

  南老叔公话还没说完,面色猛的一变,只见在这垂天云之下,一大团血色幻影正疯狂的向云中瀑冲去。

  南老叔公老脸直抽抽,血炼大长老的儿子,怎么可能不知道禁地的所在。

  而且这股汹涌澎湃的魔性!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血炼一脉大长老复活了一般。

  炼血五道,血神冕、血瀑甲、血三业,薛血海,你还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!

  雾气越发淡薄,薛小鸽和薛霜霜缠斗的身影也越发模糊,似乎随时都会消散。

  而在这时,戚笼突然从雾气之中探出身形,面色淡薄,身影如惊鸿一瞥,直接插入二人中间。

  薛小鸽的海底炮,薛霜霜的剥皮手,都在一瞬间击打在了对方的身上。

  ‘这人不是在找死吧!’

  就在二女都这么想的时候,戚笼手做掌刀,好似井中月光,虚幻一闪,同时抹过二女脖子,荡起层层涟漪。

  “人似秋鸿来有信,事如春梦了无痕。大梦一觉谁先醒。斩却赤龙见真我。”

  那惊鸿一瞥的刀光闪过,薛蔓蔓和薛小鸽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表情都有些恍惚,更奇妙的是,你的面孔变成我的面孔,我的长相变成了你的长相。

  “辛亏二位仇深似海,精神相互纠缠,在龙脉之力的灌注下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成太极之势,而我这‘斩赤龙’,便是阴阳转化的那一条线,万物冲阴而抱阳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我便是我,我便是你。”

  二女的神情越发恍惚,水中倒影下,人影渐渐变成一道,女人的面孔,也变成了戚笼的模样。

  绝血经,斩赤龙,最后斩却的,便是男女的性征,达到一种天人相交、天人生化,万化定基的境界。

  雾气终于散开,戚笼刚抬头,便看到一双疯狂暴虐的血眼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