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先降魔 后降佛(上)

第一百三十一章 先降魔 后降佛(上)

  戚笼人送外号刀魔,他自认刀术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

  但他真的不认为自己刀术天下第一,他见过的最精妙的一刀,是在黑山山顶,那位传说中的吕阀阀主,借助风水、龙脉、地气,孕育的那一记‘青鸾煞’。

  那连世界之外的怪物都能斩瞎的刀术,惊艳绝伦。

  虽然戚笼早就弃了刀,专心拳术,但偶尔也会想起这一刀,想象如果是自己,如何斩出这将所有风水煞气勾连在一起的刀光。

  这便是他吸收五大‘内家境界’的灵感源头。

  ‘斩赤龙’是女性后天转先天的变化,在这过程中,断尘缘、除尘气,正好可以削弱‘精神境界’中的个性意志。

  也是碰巧,也可以说是机缘,薛家百年的女人史中,正好就有那么几对拳术境界差不多,却又是生死仇敌的女人,一旦‘复活’,必然打生打死。

  最后等这几个女人打的不可开交的关口,戚笼以‘斩赤龙’出手,正好应了太极阴阳一说——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。

  用精神的敌意相互牵引、又相互消耗。

  阴阳两鱼互相纠缠在一起,‘鱼眼’颜色又恰恰相反,两两相对,相融相杀。

  而作为正主,戚笼的精神便能置身事外了,不用以硬碰硬。

  这是戚笼从‘青鸾煞’中悟出的‘阴阳煞’。

  最后以‘斩赤龙’为刃,一举断红尘,吸纳五种‘内家境界’。

  这种设想可以说是前无古人、后也未必有来者,至少这来者肯定不会是男人——男人可不会斩赤龙。

  所以当血魔薛沉舟暴起偷袭时,戚笼的眼神相当平静——这自然也是受‘斩赤龙’的影响。

  薛沉舟一头血发迎风飞扬,一身精悍的肌肉上,血色纹路毕现,两只眼睛鲜红如墨,好似恶鬼爬出地狱,常人只看上一眼怕是都要做噩梦好几天。

  更别提对方一身汹涌的血气,血炼一道,血气收放自如,这些血雾都是经过特殊淬炼,一旦沾上人身,比剧毒还危险。

  剧毒都是死物,这些血气短时间内凝而不散,是受拳术气劲掌控的。

  恍惚间,戚笼仿佛回到了七八年前,那个气焰滔天、堵在城门口的老头,也是这般姿态。

  薛沉舟左掌从肋下探出,似抓非抓,五指因为气血冲荡而变的狰狞可怖,指甲漆黑,这一招在血手拳中叫做‘红脸照镜’。

  掌心一对脸,顿时戚笼眼前一阵模糊,仿佛有无数鬼影在眼前晃荡。

  血炼一脉的拳术都是‘精神武学’,便是通过制造种种幻象,达到杀伤对手目的的拳术。

  而要达到这一点,精气神必须‘入魔’,也就是普通武人避之不及的一种武道关卡,对于血炼武人来说,却是提升拳术的台阶。

  如果是当年,戚笼的‘魔刀’要出鞘,才能斩破层层幻象。

  如今刀不在了,戚笼却有了更好的手段。

  薛沉舟冥冥中突然产生一种危机感,这种危机感并非来自身体,而是来自体内的‘炼魔血’。

  眼看‘红脸照镜’就要抓到对方脖子上,对方忽然轻轻一抬手。

  “这一招——”南老叔公敏锐看出了不对劲。

  他很老了,所以对于同样老的东西,他一向很有感觉。

  戚笼这一抬手,就像是垂帘听政的老妖婆,玩弄朝堂、陷害忠良、抽朝廷之血供养己身。

  只是这么轻轻一抬手,凶神恶煞的‘血魔’,在一刹那间浑身爆血,血雾弥漫,血腥味隔着上百丈都能闻到。

  “垂帘?”

  南老叔公一脸的不可置信,要知道这前任血炼大长老的‘内家精神境界’,可是所有血炼一脉拳术的克星。

  哪怕有血瀑甲,这猝然爆发的一下,也至少蒸发了薛沉舟三成的气血。

  “哦,原来那个精神有破绽的敌人,是你啊。”

  戚笼慢条斯理的道,手脚却不慢,脚踏‘八爪步’,这是脚趾高速震荡,在水中急行的一种步法,仿的便是蜘蛛、鸭子等一系列可以踏水而行的生物。

  同时八扣拳中的‘鸳鸯扣’,电射一般,直抓薛沉舟的喉咙。

  薛沉舟居于下风而不乱,一头血发反卷而出,每一根发丝都像是一根银针,直往戚笼探出的右臂扎去。

  发为血之梢,这一扎一吸,能在短时间内,将一头活牛身上的血水都抽干了。

  戚笼淡笑一声,鸳鸯扣是双扣,双扣一合便是凤眼拳,斜下方向胸口戳去,同时戚笼左臂内旋,力达掌根,五指一张、一卷,便是通臂拳的经典招式,大引手。

  这些银针一般的血发受到吸扯,顿时往掌心引去,而戚笼脊椎一弹一抖,五指顿时长了一截,指腱变的漆黑,合手一夹,一片铁丝崩断声,半手头发被捞了下来。

  而凤眼拳也同时扎到了对方胸口,方一接触,那皮肤表面便鼓起无数层血膜,血水在其中反复激荡,竟然有一种一拳冲入血瀑布的感觉。

  不仅本来应该渗入皮肤的内家寸劲没打进去,就连拳头的冲击力,也在一瞬间削弱大半。

  而薛沉舟的一双血目红的要滴血一般,两手再度从腰间扎出,像是两口阴毒的匕首,一前一后插入戚笼要害。

  戚笼呵了一声,右脚像是枪杆子一般,猛的抽在水面上,刹那间,天人合一的气场爆出。

  薛沉舟本身在连退之际,下盘便就不稳,被这么一冲荡,水浪滚溅,就像陷入江面大漩涡,桩功立刻露出了一丝破绽。

  戚笼反身便是一记弹腿,闪开两掌刀的同时,脚影如鞭影,凶狠的抽在了薛沉舟的腹部。

  空气中爆出一声响亮的炸响。

  正是千金难买一声响!

  这一次外打硬抽,血瀑甲就不是那么管用了,薛沉舟口喷鲜血,连跌带滚,被一脚踹出四五丈外。

  “你比你爹差远了,”戚笼淡淡道。

  虽然论起气血强度、乃至血练秘术的数量,这对父子都相差无几,但论起拳术火候,以及经验的老练,二者至少差了一个档次。

  不是每个年轻拳师,都是‘窥鬼神’状态下的薛白。

  年轻拳师气血旺、精力充沛、初生牛犊不怕虎,的确能打。

  但对于已经融入五种内家境界的戚笼来说,这些招式间的细小破绽,早就被无限放大了。

  也许这血炼大长老的儿子全力爆发,能跟薛家家主拼杀的不相上下,说不定还能以小搏大。

  但落在戚笼眼中,根本挡不住自己十招,这便是层次上的差距。

  当年血炼大长老可是抗下自己十三刀才力竭而死的。

  薛沉舟挣扎着爬了起来,一双血眼无比凶狠的瞪了过去。

  二人之间,那及膝的水面上,突然一道道白色幻影时隐时现,给人感觉就像是不断变幻方位的女鬼,脖子后面突然冷飕飕的,好似被女鬼吹了一下,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  拳术再高,也不可能真的把鬼召出来,但却能将蕴藏在气血中的游精散魂逼出,是真的能制造出‘鬼打墙’‘鬼压身’一类幻象的。

  不过‘斩赤龙’的境界下,戚笼心头圆润通透,就像是介乎于出世与入世之间的仙子,不,是仙男。

  在他眼中,这点幻象只一眨眼功夫,便就化作了游离在空气中的白雾,甚至连人都是模模糊糊,看不清楚,却又格外清晰。

  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

  强大、弱小、丑恶、英俊、权势、声势,在他眼中,什么都不是,引发不了任何的情绪波动。

  原来小居士眼中的世界是这样的。

  似乎也的确如此。

  “咦?”

  戚笼低头,发现有两只明显漆黑的鬼爪子,不知何时起,一左一右,抓在了戚笼的小腿上,小腿立刻失去了知觉。

  “鬼上身?”

  然后地面一声大震,只见薛沉舟的身影跟充了气一样高涨,浑身血色,手脚足有象腿粗细,气血暴增,面目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起来。

  每一步踏出,水面都染上一层红色。

  血魔变身!

  气势好似滔天血海,向戚笼卷来。

  单纯的血炼秘术,绝没有能让人精气神大变的效果。

  而且这张老脸,戚笼七八年前,在云中城的城门口遇见过一次。

  这不可能啊?

  老子借儿子的身,复活了?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