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先降魔 后降佛(中)

第一百三十二章 先降魔 后降佛(中)

  戚笼看向这个身高十尺,仅比‘奉龙甲’状态下自己矮一个头的血肉怪物,只感觉有无数人影要从其皮肤上钻出来一般。

  这是造血器官大量分泌,人体血液疯狂更新换代,所制造出的异象,耳边甚至能听到‘咕嘟’‘咕嘟’的冒泡声。

  血炼一道是内家拳中的内家拳,论起爆发力,没有任何拳术能够比的上。

  戚笼眼中厉色一闪,抬手,‘血帘’再次发动,脸上血影一闪,庞大又阴戾的精神定向对方。

  就像是一个引信一样,只要一点,便能点燃对方血水,气血越强者,这一招的杀伤就越大。

  而对面的血魔似是早有预感,脚步往右一踏,水面炸开的同时,身子平移半丈,直接躲开戚笼的精神锁定。

  ‘果然是你!’

  能对抗血炼大长老‘内家境界’的,只有同为血炼大长老的薛血海。

  不知对方用了什么法子,竟把他老爹的意识召唤了过来。

  年轻力壮的肉身,老谋深算的精神意志,这套路,有点眼熟啊!

  戚笼脸色越发柔和粉嫩,眼中白雾越发浓郁,雾里飞花,那抓住他一双小腿的鬼爪在雾气中越发淡薄。

  雾气被缓缓剖开,那么的缓慢,那么的柔和,戚笼身子一转,避开雾气的冲击。

  现实之中,一道筋肉暴走、血气充起的怪爪直扣脸面,而戚笼未卜先知的一转,直接躲开了正面攻击。

  血魔腥眼一动,长臂似枪,枪杆子猛的一抖,无数血滴点射而出,筋如弹簧血如针,这一招有着惊人的穿透力和破坏性。

  然而落在戚笼眼中,‘雾气’早就分化出无数白痕,戚笼身子好似扶风摆柳,腰肢好似被风吹动的柳枝一般,晃荡来、飘荡去,却是片叶不沾身。

  这一偏女性化的招式其实是内家中比较凶狠的打法,唤作‘八面肩头’,直肩、压下肩、倒后肩、倒前肩、射起肩、陡进肩、凝挺肩、不动肩。

  只要对方露出一丝破绽,肩膀一晃、一欺,这叫做‘抢中门、横冲直撞’。

  对方一整条手臂发血劲,戚笼身子一晃,便晃到另一边,膝弓足挺,外加肩胛骨快速扇动,‘八爪足劲’+‘孔雀裙’,就好似乳燕投林,直往血魔胸口撞去。

  看似小巧灵活的一冲,但要是撞到人身上,以戚笼的力量,是能把整个人都冲的四分五裂。

  有几头牛力量的乳燕,怕是没人见过吧。

  面对这一记飞身肩打,这‘血魔’却是不闪不避,胸门打开,一个‘老熊抱树’,浑身劲力抱团做圆,不仅不躲,反而双手内捋,内劲吸蓄爆发,一副以伤换伤的姿态。

  这一熊抱,紧接着的,便是血手拳中的‘刺猬翻身’,也就是一身毛孔爆发暗劲,像是刺猬一样扎入来敌皮肉中。

  而且这暗劲不是一般内家拳师的‘汗水发劲’,而是血水发劲,比起普通的内劲外打要阴狠十倍,扎入皮肤就往人体要害钻去。

  戚笼的‘飞燕打’,外加‘裁指人’下的独特指劲,一冲、一抓、一抹,能把对手半张人皮都剥了下来。

  但自己也会被对方的‘刺猬翻身’扎的浑身是洞。

  薛沉舟或许敢这么拼,但若真是他老子薛血海,便就绝不会这么干。

  戚笼心中一动,脚上反踩八卦,五趾趾节斜踩入水面,由‘乾’位转‘巽’位,体内六大筋同扭,连声‘崩’响,竟在千钧一发间,从敌人腋下卷了出去,走马拧腰,直接开逃了。

  血魔身形巨大却没有一丝笨重,趟水如趟泥,反身就追了上去,其间没有一丝停歇。

  只是血魔的那双血眼之中,闪过一丝异色。

  ……

  ‘砰’‘砰’‘砰’‘砰’‘砰’

  一阵木鱼的敲击声从阎佛小和尚的身上响起。

  连续而清幽的声音不像是一人在敲木鱼,而是有十二个老和尚,在一座空旷的佛门大殿上连续敲击,制造的佛音自醒。

  ‘鱼昼夜未尝合目,亦欲修行者昼夜忘寐,以至于道’。

  而且这不是普通的‘敲打木鱼’,而是筋木槌、骨木鱼。

  是人体炼化的十二条大筋,敲打在人的骨骼身上,发出的奇异声响。

  要知道拳师拧筋拔骨,本身就是技击层面的一种爆发手段,多用伤身,而像阎佛小和尚这般,以骨为木鱼,以筋为木槌,反复敲击,这更是难以想象的事。

  阎佛本身是炼化十二根大筋的佛门武学高手。

  又因为金身证就,一身凡骨化佛骨,相当于炼骨大成。

  加上一身黑暗高深的佛门修持。

  三种条件具备,这才是敲骨木鱼的前提。

  清脆连绵的木鱼声中,阎佛嘴里吐出喑哑怪异的佛音,而他的眼中,竟然倒映着血魔与戚笼对战的画面。

  原来这上一代血炼大长老的精神,正是他在‘醍醐灌顶’之际,故意灌入薛沉舟的脑海中。

  为的就是在关键时刻,取代薛沉舟的意念,让血魔重伤戚笼,自己好去摘下胜利的果实,吸收戚笼的真佛心境。

  “善既从心生,恶岂离心有。善恶是外缘,于心实不有。”

  五大武阀之中,阎佛寺的传承可以说是最短的,但论起让人畏惧的程度,阎佛寺的僧人却是排在第一位。

  阎佛寺的传承很是怪异,上一任主持会游历四方,把世间罪恶滔天、值得千刀万剐的恶人收入门下,剃度出家,传授佛法。

  这也造成了阎佛寺武僧,吃喝嫖赌、坑蒙拐骗、杀人放火,无恶不作。

  然后这成百上千的罪恶门徒中,勾心斗角,互相残杀,培养出纳尽恶根之僧,便是下一代阎佛寺主持,并授以阎佛的法号。

  阎佛的佛身,是用人间罪恶铸成的金身。

  而只要能让自己证就真佛,这大和尚不惧用任何手段,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这再简单不过了。

  阎佛的双眼之中,血魔薛沉舟与刀魔戚笼的搏杀已经到了极危险的关口。

  血魔悍不畏死,尤其是血炼武道中的血三业,可以说是无时无刻不处于入魔的状态,这种入魔可以让敌我双方,都陷入一种嗜杀的盲目状态。

  薛沉舟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,而戚笼也中了对方数次玩命反击,伤势严重,佛身金箔碎裂,骨骼似乎也断了两三根。

  “心三恶业,贪嗔愚痴。身三恶业,杀盗邪淫。凡胎浊质,走肉行尸。小僧真是罪如山海啊。”

  阎佛小和尚露齿一笑,露出四十颗白牙:“必须堕入地狱,功德成佛。”

  “那你就入地狱吧!”

  一声冷哼如洪钟大吕,将阎佛的四周空气震的白茫茫一片,而同一时间,一只钝金佛掌从天而降,大如皇天一般的厚重气势从天压下,仿佛一尊大佛从云端垂目下来,五指山反转。

  蟒和尚——皇天如来!

  这一招骤然爆发,木鱼声立刻止住,阎佛的邪佛心境微微一晃,小和尚面色一惊,随即平静下来,双腿一缠,两腿皮肉摩擦,竟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,赤金佛身再现。

  而且从跏趺坐开始,那紫金色的金身就从脚掌开始,寸寸向上蔓延,像是挤血一般,紫晕越发浓厚,等蔓延到了手掌上时,掌心已变成了彻底的紫血佛掌,从里到外,再无一丝肉色痕迹。

  双手一合,正是一记童子拜佛的起势,在对方佛掌炸开脑颅之前,截住了戚笼大如皇天般的一掌。

  两掌相交的下一刻,戚笼腹部一鼓,像是佛陀的大肚皮,正是‘须弥金山’的二倍佛力,丹田气提到胎元,向后到命门,再下行经过真关、仙骨、尾闾、阴窍回到丹田是一圈。

  原本便就崩山开岳的一击,经过‘须弥金山’加持,气势更加浩荡,‘童子摆佛’真的架不住了。

  地面层层下陷,像要把阎佛直接按入地中。

  从掌心开始,一直蔓延到整条手臂,都像是浇了火油一般,烧的焦灼剧痛。

  正应了《法华经》中的一句话:三界无安,犹如火宅,众苦充满,甚可怖畏,常有生老病死忧患,如是等火,炽然不息。

  ‘生老病死忧患’等幻觉,纷至沓来,阎佛的菩提心境,一下子就受到了搅扰。

  阎佛明白,这是对方的佛陀心境,在对自己的意念进行重锤。

  就好比我是佛陀、你是菩萨,我的觉悟天生就比你深,我的业位天生比你大,你本身本事再大也无用。

  阎佛牙齿一锉,菩提魔念发动,在一刹那间,两臂血水猛然炸开,化作一团血雾。

  这是他参悟血炼武道所创出的一门佛门小神通,能将浑身血水逼出去,再收回来。

  一收一回,不仅能泻对方劲力,而且对自己无半点损害。

  可是血水刚一爆出,阎佛便暗道一声不好,恍惚之间,仿佛有一个权柄深厚,坐在皇位上的老太太,朝着自己‘喋喋’怪笑。

  气炼一脉内家境界——‘听政!’

  与佛血一同喷出的,还有自己体内的水分,这些水分被逼出去,可就真是半分都收不回来了。

  戚笼掌心指甲猛然弹出半寸,指腱肉疯狂弹动,直接插入两掌正中,这一对佛掌的掌心像是被剪刀剪了无数次,表皮像是碎布一样飞舞。

  阎佛的太阳穴突然高鼓,好似弓弦被猛的一扯,耳边风声一闪,龙形桩的青龙摆尾扫来,脚掌一崩一戳,好似鹰隼亮嘴,正是龙鹰合击!

  宜将剩勇追穷寇,不可沽名学霸王。

  戚笼藏身偷袭,就是要把这个距离宗师一步之遥的老和尚直接打死!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