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先降魔 后降佛(下)

第一百三十三章 先降魔 后降佛(下)

  阎佛的算盘其实打的可精了。

  通过醍醐灌顶,让薛沉舟炼化‘血三业’,替父报仇。

  如果薛沉舟报仇成功,便就催动‘血三业’中的阎佛佛意,将两人精神全数纳入己身。

  如果薛沉舟技不如人,便就催动其父薛血海的精神烙印,以命搏命,让戚笼重伤,自己大佛吞小佛,依旧做渔翁。

  就算伤不了对方,薛沉舟全力以赴之下,也能逼出对方那神秘莫测的‘奉龙甲’状态。

  但他万万没想到,戚笼吸纳了五大内家境界后,‘神明’之境不仅能不见不闻而见万事万物,甚至达到‘虚中有实、实中化虚’的地步。

  他‘眼’中所见的一切,具是戚笼化实为虚,借助阎佛的菩提魔念,虚化而出的。

  然后在阎佛菩提魔念控场之际,戚笼直接踏破虚实,悍然从背后袭击,一记‘皇天如来’,从肉身轰击到精神,可以说是蓄势到极点,水到渠成的一击。

  老和尚全无防备之下,没有被一巴掌打死,已经是‘半步宗师’的实力充分展现了。

  然而戚笼怎么可能没有后招,一式‘龙鹰合击’紧随其后,真龙的庞大气魄,加上迦楼罗的吞龙之势,可以说是把本就磅礴汹涌的精气神,立意再一次拔高。

  吾乃真佛,吾亦能吞真佛!

  龙鹰合击,南来一脚。

  故称,南!无!阿!弥!陀!佛!

  戚笼这一脚轰来,速度快到不可思议,看似腿脚才扬起,脚尖已经点到太阳穴上,狂风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,阎佛周身一尺,狂猛无俦的风光腿影像是搅碎了时间和空间,似缓实快,变化无穷。

  ‘净土枪’‘阎罗刀意’‘真龙桩’‘披袍献甲’‘无刀胜有刀’‘真龙桩’‘马形翻蹄’‘真佛意’‘鼍形斩首脚’

  一共十几种杀招武意被融入这一脚中,戚笼可以肯定,就算是罗武皇一身横炼的极限,也挡不住自己这一脚之威。

  加上刚刚‘皇天如来’和‘听政’合击,这阎佛不可能再用那‘散血泻劲’的方式,把这志在必得、汹涌澎湃的一脚卸掉。

  如果对方没有压箱底的绝招,这一脚,便可以确定这邪门和尚的生死!

  生死强逼之下,阎佛粉嫩白皙的小脸下意识的抖动着,四十颗牙齿的牙床都在晃荡。

  戚笼这一脚,绝对能把他四十颗牙齿踢的一颗都不剩。

  于是他双眼猛的一闭!

  在十分之一息的刹那,阎佛的小脸迅速苍老。

  苍老不是衰老,衰老是生机丧尽而衰,至于这苍老,便是生机极度内敛,造成人体机能衰退的一种现象。

  不知何时起,阎佛两只鲜血淋漓的手掌缩入丹田穴上,双手合并做莲花印。

  而在莲花中央的丹田穴上,一点鲜红的光芒缓缓亮起,阎佛的对面,好似同样有一个虚幻的小和尚,同样面孔,气质却是圣洁而慈悲,四手互结,并成莲台。

  丹田穴上的光芒越发耀眼,方圆三丈,热气蒸腾,那地面上草根都翻出来的枯萎杂草,竟然再度长出了嫩芽。

  无中生有,火里栽莲!

  ‘舍利打?’

  所有佛门武学,其意境都是佛经中的种种玄奥佛理,越是真实,对于佛门拳术的启迪就越大。

  而‘舍利’这种,跟佛一身修行功德有关的‘骨化物’,可以说是重中之重。

  而能用舍利当开头的招式,一般都是佛门拳术的大杀招!

  不过若只是如此,对方必死无疑!

  戚笼皮肤表面,钝金光芒在日光照射下,竟在脑后显出一轮光晕。

  称佛,做祖!

  阎佛只做到了前一半,而戚笼斩佛证己,早已做到了后一半。

  阎佛的‘舍利打’,如果打出来,那他就必死无疑。

  这一点,戚笼知道,阎佛更知道。

  莲花绽放的一瞬间,大莲花印瞬间右移,鬼神莫测的出现,掌心按在了戚笼的腿骨上,戚笼整条腿上的钝金之色,在那一瞬间,吸入莲花中心的红蕊之中。

  那滚烫沸腾的气血,也在这一瞬间,沉淀了下来。

  金丹全在得心传,不比空门学坐禅。药有烹煎火有候,阳神气足便成仙。

  ‘斩赤龙’状态下,戚笼眼中,那虚幻而真实的白雾如潮水般褪去。

  取而代之的,是另一抹圆灼灼、空坨坨、净洒洒的光亮悬挂半空。

  不是‘舍利’,而是‘金丹’!

  这老和尚的杀招居然是道门的一种修行成就!?

  戚笼心中,不由自主生出一丝怪异惊愕的情绪。

  势在必得的如来光圈,自然也镇压不了道家的‘金丹’。

  脚踝一动,阎佛身子软如无骨,像蛇一般弓起,同时莲花印向戚笼额头拍去。

  佛送红莲!

  莲花再度绽开,红蕊化作一缕剑光,直直朝着戚笼额心斩去!

  不是业火红莲,而是尸解红莲!

  今所带剑,是桥山中尸解剑也!

  “请居士尸解!”

  阎佛满眼狰狞,做佛门狮子吼,音浪在二人四周炸开,很显然也是被逼到了极点。

  金丹之后,自然尸解!

  若非仙,尸解之后,又如何?

  不如何,只遗体。

  正是飞动诛剪一电光尔。

  先是阎佛志在必得的伏杀被戚笼破解,身陷囹圄,而戚笼的大如来之势,也硬是被对方一招‘莲花剑’,逼入了生死之境。

  不得不说,似他们这种,距离宗师只一步之距的强人,生死之间的倒转,简直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。

  退不能,进不能,就算是‘斩赤龙’,也被对方的‘金丹境’生生的压制住。

  就连神明之境,也没有预判出这一记道门剑术,可想而知,这一招道门剑术是多么出尘且出彩。

  “啊!!!!!!!”

  生死关头,戚笼也被逼出了性子,一声嘶吼如野火燎原,宁进而不退,一记头槌,竟然硬顶着剑光捶上去。

  ‘果然是匪类凶性,退出江湖也不减分毫,老僧的尸解剑岂是这么简单就能破的!”

  “人如鸿毛,命如野草,老僧八年前的八字箴言,就在八年后的此时应验!’

  当年赤身党寇阎佛寺时,戚笼和这阎佛寺大主持就险些火并一场。

  不过当时阎佛判定,此人性烈而命短,不值呈一时之气,便就退却了。

  如今这一战,可以说是完美的应验了!

  阎佛已经进无可进、圆满无缺的心境此刻‘突突’作响,仿佛在疯狂提醒他。

  只要刺穿眼前这尊真佛,他也能成‘如来’!

  既然斩佛能证道,没道理弑佛就不可以!

  这一瞬间,阎佛的精气神无限提高,甚至连戚笼的‘如来’之势,都压不住对方了。

  就在剑光要点到戚笼的额头时,光线一暗,一道破铜烂铁般的残刀在黑暗之中斩出,刀光凶狠惨烈之势好似刀身燃火,带缺口的刀刃劈在剑颚要害,刀剑交错,一阵火星四溅之中,剑光微微下压,从戚笼肩头擦了过去。

  ‘这是什么刀?’

  阎佛的瞳孔猛然睁大,眼前哪还有什么刀,分明是他自己主动移开了一招可杀人、可证佛的剑光。

  无刀胜有刀!

  他是被戚笼的心头刀意给逼开了!

  一如当年!

  “来的正好!”

  哪怕是阎佛,距离宗师只一步之摇,但毕竟不是宗师,无法每时每刻保持恒定的精神状态,心头在瞬间空荡荡的。

  气势也终于露出一丝颓势。

  戚笼肩头一晃,直扑而上,右掌一缠一绕,蟒和尚——小禅寺!

  半条胳膊飞天而起。

  阎佛面色一变,脚踩倒八字步,可惜戚笼更快,脊椎骨一摆一顶,左臂一甩,龙甩尾的同时,食指和中指似蛇一般一缠一夹。

  漆黑的两指指腱疯狂抖动,然后猛然撞在了一起。

  落在阎佛的眼中,便是一条巨龙踏云而出、昂首甩尾,水缸粗的尾巴猛的一甩,甩出一条红目吐信的巨蟒,龙与蛇交,一左一右向他剪来。

  阎佛躲无可躲,只能拼命仰头,‘咔嚓’一声,一声炸响,两人交错而过。

  二人之间,空气中的一条白线迟迟不愿散去。

  阎佛转身,一对眼皮底下流出了红浆子。

  “三战而不胜,施主果然厉害。”

  事实上,二人还真就交锋了三次。

  第一次,戚笼对战血炼大长老,二人的精神隔空交锋。

  第二次,戚笼在阎佛寺的著名京观,尸佛塔前,面对面交锋,最后以阎佛不战而退而告终。

  第三次,便是此战,虽然几经周折,但结果是阎佛右臂齐肘而断,两眼被剪瞎,胜败不言而喻。

  戚笼转身,一手扯下被剑光划开的袖子,露出精壮的半身,冷冷道:

  “事不过三,你今日必死,我说的!”

  阎佛二话不说,脚步一转,缩步成寸,疯狂往藏经阁外奔去!

  只要逃到薛家山庄,薛家人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在家里杀人!

  戚笼紧追而上,身影如龙、如蛇、如佛、如刀,很显然经历这一战,他的精神又有突破,已经渐渐把一身所学融入神明境界中。

  阎王要你三更死,谁敢留你到五更。

  神明要你今日死,天地三界谁留你!

  此刻,神要杀人!

  “替我挡住!”阎佛失态的叫道。

  圆大护法面色一变,手中纯钢禅杖‘哗啦啦’直响。

  “挡我者死!!!”

  可是戚笼好似未卜先知一般,脚步一晃,便插入空门,一记龙形手鞭轰然砸下。

  鞭与杖交,‘轰’的一声,圆大护法脑袋一闷,两脚直接陷入地面,虎口开裂,脚心湿漉漉的。

  两只耳朵更是同时炸成肉沫,耳膜穿裂,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。

  只有余光隐隐看见对方的手臂上,一片金色鳞片从皮肉下钻出,日光照耀下,是那么的耀眼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