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大追杀(中)

第一百三十五章 大追杀(中)

  二女同时回头望去,只见宏大而诡异的禅音之下,一尊白骨佛陀大踏步而来,他身上的赤金佛身已碎裂成血色袈裟,随着风一吹,皮肉袈裟晃荡来、晃荡去。

  甚至还饶有兴致的停了下来,骨头下巴一开一合。

  “阿弥陀佛,请告知薛家众人,老僧降魔不成,正被魔王追杀。”

  诡异的皮相镇住了所有人,然后他身影一闪,消失在雷云之中。

  二女互相看了一眼,还未说些什么,地面忽然剧烈震荡,给人感觉,就像是有一条真龙要出世一般。

  一道高大的人影携风带浪,倏忽而至,刚一露面,滚滚风浪就压的众人心头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是你!”薛小沐惊愕道。

  她认识眼前人,只不过眼前人跟当初,又有了极大不同。

  皮肤更细腻、五官更精致、长发及腰,唯独那双纯金色的瞳孔,霸道的气场掩盖了一切女相。

  还没等薛小沐说些什么,梁雅丽便尖叫道:“阻止他!”

  附近二十多位薛家小辈几乎下意识的冲了上去。

  这些小辈放在外面,至少也是帮会精英的水准,又修行同一类型的拳术,其中水准最高的几位,跟白家四驹也差不多。

  弓字步,单手炮捶,发如雷,拳拳相通。

  这些薛家弟子借助这雷云大势,几乎万众一心的使出了炮捶,炮与雷合,在这一刹那,居然极巧合的形成了天人合一之势。

  拳发如落雷!

  ‘就算是族中长老,在我们这一拳的威势下,都要暂时避开。’

  这群薛家小辈感受着气血与雷声的合一,那种被雷声猝发的昂扬精神,也就是风水中的生发之象。

  可是戚笼看也不看他们,只是莫名其妙的盯着天空的雷云,两只手只轻轻一抬。

  然后在下一刹那,刚刚还天人合一的一群薛家小辈,几乎同一时间,血雾漫天,浑身炸成血人。

  只有薛小沐和梁雅丽得以幸免。

  薛小沐是因为她跟薛蔓蔓之间的关系。

  而梁雅丽一声叫喊,自己却不进反退,落在战场边缘。

  饶是如此,她心脏也‘噗通’‘噗通’乱跳,浑身气血在猛烈撞击皮肤,似乎随时都要钻出来似的。

  ‘这个男人到底是谁,怎么会这么恐怖!这又是什么招式,只轻轻一握,便好似能把人性命捏出来似的!便是五阀阀主,怕是也做不到这一点吧!’

  薛小沐也是面色大变,连忙伸手挡在众人身前:

  “刀魔,你莫要忘了,你和我蔓姨有婚约约定,你也是我薛家的人!”

  戚笼淡淡道:“放心,放心,我怎么会去杀他们呢,此地阳气上升、春雷乍动,在二十四节气中应该叫做惊蛰,什么是惊蛰?不就是被雷惊动,从土里爬出来的小虫子么,捏死这些虫子对我来说,半点成就感都没有。”

  薛小沐一时语塞,这些薛家的精英,未来的顶梁柱,在对方眼中,就是小虫子么。

  这要让这些人听到,怕是武道之心都要碎裂了。

  “你到底——”

  可当薛蔓蔓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,戚笼的身影已经消失了。

  一时间,薛小沐心口空落落的。

  “蔓蔓,那个人到底是谁?”

  梁雅丽额头上汗水滑落,身上散发着一种麝香,似乎更有诱惑力了。

  可惜没等她得到答案,一道又一道气势庞大的人影,就接连从云雾中钻出。

  薛家家主薛世仪只扫了一眼,便面无表情道:“只是损了人体三成气血,毛孔炸裂,半年无法练武,高勇,送他们下山。”

  无锋总教头高勇手持一口烂银大枪,缓缓点头,微微招手,雾气中便就窜出无数道人影,给这些伤者止血、敷药、包扎,然后用担架架住,重新钻入冷雾之中。

  薛世仪手中也握着一口靛蓝色的宝剑,通体如一块蓝色宝玉,没有一丝的煞气锋芒。

  这口剑便是真正的‘无锋’,是每一代家主的传家宝,同样是一口神道兵。

  境界是一回事,打法又是另一回事,哪个武阀家族没有几件压箱底的宝物。

  别的不说,就是高勇手中这口‘阴魂枪’,也是跟唐三糖手中,异刀狰一个档次的神异物,神道兵的雏形。

  薛世仪手持‘无锋’,罗武皇都要惊一惊。

  高勇拿着这口枪,也是一跃入一流高手的顶峰。

  只能说,戚笼这般做为,的确是犯了薛家的忌讳。

  “走吧,想必家老们要比我们早先一步。”

  薛世仪手持‘无锋’,整个人大踏步入雾中,而天空上的雷云,似乎都给他让出一条路来。

  ……

  戚笼游刃有余的走在雷云之中,似乎不是在杀人,而是赏景。

  他的身形比之前要高大一些,不是特别高,但也有八尺,双眼纯金,手腕上金鳞连成一圈,像是一个精致的龙麟护腕。

  更诡异的是,他此刻并不处于‘奉龙甲’状态下。

  龙气在‘藏经阁’耗尽,就是戚笼想使用‘奉龙甲’也做不到。

  按照他的理解,这应该是自己的肉身和‘无首龙尸’进行了一种深层次的融合。

  只融合,不分开。

  而且这一次,是自己主动的。

  确切的说,应该是‘神明’容纳了一部分龙尸,将它化做肉身的一部分。

  所以他便兼具了‘龙煞分身’的风水感应和肉身的武道。

  至于契机,则应该是戚笼吸纳五大内家境界,龙气耗尽,乃至抽龙血、吸龙髓,导致祂损失过重,不得不陷入半沉睡状态。

  ‘这样也好,你我本一体,只不过你是被我斩首的,怨气太重,所以你我迟迟不能完全融合。’

  “砍了你一颗脑袋,回头再还你一条龙脉,说到底,还不是一回事么。”

  戚笼自言自语,一旦他吞噬两极秘窟中的那条人造龙脉,龙煞会比在黑山山头上还要强势。

  也就是说,如今的他,也在渐渐向当初赵神通的方向转换。

  只不过赵神通是先夺龙,再练武。

  而他则是先练武,然后通过武道化龙。

  方向不同,最后的结果恐怕也会不一样。

  在这种状态下,戚笼比‘龙煞分身’更能看的明白,这现实与风水异象之间的关联。

  比如他若只是拳师,来看这雷云,便顶多感悟出杀念、雷意、惊蛰变化,筋骨皮肉缩涨之间的雷声、气血运转中的风雷运转。

  若他是风水道人,透过层层雷云,也只能看出,与雷有关的各种卦象、风水变化。

  但现在状态下的他,却可以看到,那雷云之中,藏着的生气与死机,还有浓厚的‘腥味’。

  这雷积云的天象,其实是人象,是洒落的神血长年累月、吸收阳气雷气,所幻化的异象。

  黑石道、鹅公坡,应该都是这样。

  所以在云中丘,曾经发生过一场神战么。

  鱼冀郡主被政变下台,然后被人追杀,是附马爷,也就是薛家老祖一路上护郡主回到自己的封地。

  追杀的古国皇庭高手中,一定有半神,应该不只有一尊,而且附马爷绝对弑神了。

  恍惚间,戚笼仿佛看到,一尊高大神祇,被一道人影打的节节倒退,然后那道人影暴起,那轰天撼地的拳劲凝成就九道巨大龙影,猛的一绞。

  那神祇脑袋直接被绞爆了,喷出的神血溅在云朵上,云头变黑,丝丝雷光在云层上闪烁。

  龙生九子,九气御皇道!

  原来武道,可以强悍到这种地步吗!

  戚笼可以肯定,薛家老祖是真的只会武道,不然他传下来的薛家,就该是名族,而不是武阀世家了。

  古国崩溃、通天阴谋、葬送的王都、笼中图的三刑四杀、七伤八难,如今八难已现,历史的残篇与现实的变化正在加速交融。

  戚笼迫不及待去投入其中,时代的磨练,能够将一个人的生命的浓烈磨砺出来。

  跟这相比,一个老和尚的死活,实在是太无足轻重了。

  但是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,戚笼说今日要杀对方,那对方就必须今日死!晚上一刻都不行!

  乌云轰鸣,雷声似乎就炸在耳边,昏沉的天色极大程度的阻碍了视线,偶尔的电闪雷鸣,又令天地大亮,照的世界亮如白昼。

  此地正处于地雷云转向冷积云的过程,寒风裹挟着霜雪,扑面而来。

  戚笼眯了眯眼,霜雪甚至让他的皮肤裹上一层冷白,不过他的精神却融入这方冰雪世界中,疯狂搜寻着的阎佛的踪迹。

  他知道这个老和尚此刻根本不敢离开云中丘,肯定就在这附近。

  在云中丘他都不一定能保住性命,更别提离开这里了。

  他相信只要没人阻挡,不过一时三刻,他便能找到这老和尚,然后便是把阎佛变阎罗。

  然而四道苍老的身影缓缓出现,一个个面色阴沉,好似天上的乌云,每个人手上,都持着一口光芒大亮的宝剑。

  “戚先生,入了我家的门,就要守规矩,”薛平龟缓缓道。

  童子功全力爆发,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七八岁模样的童子,手上的剑比他的人还高,浑身散发着一股婴儿香味。

  戚笼沉默不语,只是抬起了头,看向乌云密布的天空。

  “这个时代,还有规矩吗?”

  也在同时,薛蔓蔓母女二人,被一尊铜皮铁骨的怪物截住了。

  薛白面色一变,第一次露出紧张的神色,瞬间闭起了右眼,左眼瞳孔微微竖起,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阴间在阳世露出的一道缝隙。

  傻小子的气质突然变出了阴森诡谲。

  “牛头怪,你来干什么?”

  “干什么?”罗武皇哈哈大笑:“当然是什么都不干,专门看热闹的。”

  “你想戚笼被我家族人围杀,鹬蚌相争,你想做渔翁?”薛蔓蔓冷冷道。

  如果薛家还有人能够在此事上做和事佬,那便非她莫属了。

  罗武皇拦住她,不就是想要让局面彻底无法挽回嘛。

  “渔翁,哈哈,老子向来不喜欢钓鱼,老子只喜欢浑水摸鱼。”

  罗武皇同样抬头看天,一双青铜眼珠子倒映着层层乌云。

  “我只想看看,这小子的器量如何——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