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追杀(下)

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追杀(下)

  “器量,成功者用来粉饰运气的一种说辞?”薛蔓蔓冷笑道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,她也是成功者之一,做为一介女流,掌管山北道五分之一的财权,只是她从未觉的自己有什么器量,或者说是独特眼界。

  无非是血水里一翻摸爬滚打,最后活下来而已,回首望去,不知有多少次,自己差一点点便就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罗武皇一张凶神恶煞的脸上,难得露出一丝唏嘘:

  “你不懂,时代要变了。”

  面对四名薛家七老,还有四口神剑的杀气锁定,戚笼缓缓道:

  “上一代守规矩的人,都死在了钟吾古国灭亡的前一刻,你们薛家老祖要是守规矩,怕也轮不到你们这些薛家后辈跟我来说教了。”

  “阎佛必须死,你们若有本事,便来杀我好了,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,我学了你们薛家女人的一些拳术,和你们薛家多多少少有几分香火之情,我会尽量留手。”

  “但你们跟我打交道也不是一两天了,也应该明白我性子,我薛某人一旦杀性起来了,杀不杀人,也就不是我说了算的。”

  七老之中,唯一一位女性的薛花堇连忙道:

  “只是想请阁下莫要在我薛家的云中丘杀人,五阀同气连枝,阁下在我们面前杀了阎佛寺主持,我们五大阀在世人眼中,岂不成了笑话。”

  戚笼双目低垂,气势越发深不可测,隐隐约约与天上的乌云融成一片。

  “人杀我易,我杀人难,老实说,我相当不喜欢这种规矩。”

  薛家七老,除了老到实在不能打的南老叔公、负责家族秘法传承的薛仙子、以及主持屠魔令一事,已不在云中丘的薛师。

  剩下的四位,薛平龟、薛藏、薛花堇、薛文,年龄都在六十岁上下,在内家一流高手之中,人体力量勉强还处在巅峰期内,而战斗经验、拳术火候、精神状态,却是在一个人生最好的阶段。

  没有哪个一流高手,对上这四位,可以说有必胜的把握。

  尤其是这四人每一个人手上,都有一口古国皇庭珍藏的神剑。

  这是鱼冀郡主的陪嫁品。

  一个拳师,手持一口惯用的武器,战力至少增加一倍,更何况,他们手上的神剑,是仅次于神道兵的存在,每一口神剑,都是古国历史的一部分,那种苍老、古朴、却又高高在上的剑势,对于任何内家高手都有‘破境’的作用。

  这些皇家宝剑,落在任何一个厉害剑客的手中,都能至少提高三到四倍的战力。

  内家练剑是一种传统,这里的四个人,每个人练剑都至少有十年。

  越老的拳师,晚年就越需要有一技傍身,免的老了气血衰退,被仇人找上门来。

  但人剑合一之下,薛家四老却一点镇压对方的把握都没有,反而对方的气势与天上的雷云、地上的风雪相融,越发的混茫,越发的恐怖,精气神也在无限制的上涨。

  ‘人的精神是有极限的,就算是天人合一,也不可能像对方这般,这不可能!’

  薛花堇一生练武,不止一次进入‘天人合一’的状态,但她明白,这‘天人合一’是将天地的意境,暂时封入拳术中,也就是一刹那间的事。

  但眼前敌人就这么站着,仿佛拨日弄月的神明,这天地大势就在手中玩转一般。

  一时间,她竟生出佛家的‘须弥纳芥子’,也不过如此之感。

  芥子是戚笼,但他的身体里,仿佛藏了一座须弥山。

  ‘坏了,精神受影响了!’

  薛花堇手中剑光一抖,竟然化作一轮明月,她这一脉所掌握的气炼之法,还真就叫做‘井中月’。

  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抛去心头烦劳事,日日都是好时节。

  一切带有攻击性的念头、劲力、拳术、杀招,在练成‘井中月’后,都会全部消失。

  那一丝烦劳丝被剑光一挑,直接挑掉,同时纵剑而攻,剑身在一抖、一晃之间,竟然消失不见,同时消失不见的,还有薛花堇的肉身。

  剑非剑、我非我。

  无杀气、无气势、无劲力、亦无剑。

  然而在下一瞬间,戚笼眼一闭,身影竟然也同样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这怎么可能!”

  薛平龟猛然抬头,瞳孔猛的一缩,差点连童子功的气血都差点没守住。

  只见不足十里的天空之上,乌云变成了一张巨大的面孔,眼和嘴巴里,是浓缩到极点的黑暗,而且这张面孔居然还在缓缓下沉。

  而这面孔的五官,竟跟戚笼极其相像!

  ‘幻觉!?’

  几乎只过了一息,剑鸣声起,两人身影再现。

  薛花堇的剑尖,夹在了戚笼的两指之间。

  “我本无我,因物来干,心忽显见,非我自生心也,故云不可谓之在我也。”

  “物来相感,心虽显见,心如虚空,与彼物无碍,故云不可谓之在彼也。”

  “妄立我心,与物作对,执有彼我,触物有碍,非愚而何?”

  薛花堇的剑,从剑技到剑意,都被完全碾压了。

  这倒不是说她的剑术很差,事实上,整个薛家,炼就‘无形剑’的,只有薛花堇一人。

  只是,恰好薛花堇这一脉的祖先,有一个叫做明庵居士的女人。

  而‘井中月’的最高境界,便是‘斩赤龙’。

  “你就是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井中月、赤龙剑。”

  真正的井中月不是天上有月、井中才有月,而是天上乌云笼罩,井中依旧有月。

  ‘无形剑’的奥妙也不是无剑无我。

  而是要把手中剑当赤龙一般斩掉,尘气在剑,清气在我。

  只有这样,才不会被敌人的精神所干扰。

  戚笼叹息一声,指腱发黑,高速弹动,猛的一抓剑身,气机诱发之下,三声‘噌’响,三口神剑应机而出,杀机直指自己!

  然而这恰恰中了戚笼的算计,戚笼单手一裹,一招内家拳中标准的鸟不飞、揽雀尾,一引、一捏、一震。

  五指好似捏住暴风眼,狂风劲引,四口神剑的威能一分都没有使出,剑尖就被弹了上去。

  而薛花堇相较于剑术层面的失败,更惊愕于对方竟然比她还懂‘斩赤龙’。

  这等于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说,你就是不懂大姨妈的痛苦。

  偏偏戚笼还真懂。

  斩赤龙可比大姨妈难受多了。

  四老之中,一向是‘无形剑’做先手,‘无形剑’被破,导致另外三人的剑势被诱发,进而压制。

  而戚笼一抓、一弹,身子借助手指弹剑之威,反向一纵,就像是从掌心飞出的麻雀,一下子跃出四人的气机围堵。

  然后在下一刻,天上的乌云面孔酝酿足够,刹那间,雷光电闪,轰然落下!

  天地之间一片白昼。

  戚笼头也不回的往前走,背后传来一阵阵的焦糊味。

  甭管是什么神兵利器,那都是金铁之物,天然引雷的。

  而恰好,戚笼的‘神明之境’+‘龙煞分身’,可以稍稍拨弄一下这乌云中的神血,以人象操纵天象。

  事实证明,打架是要动脑子的。

  拳术再高,拿把剑在雷云天气中乱晃,这不是找劈嘛。

 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戚笼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,轻而易举解决了薛家最强的四位战力。

  而被堵在另一边,依旧没心没肺的薛白,突然嗅了嗅鼻子,转头对他老娘说:

  “娘,我闻到了烤肉味,烤的一定是狗肉,特别香。”

  “这口剑不错。”

  戚笼没走两步,就被薛家家主薛世礼挡住,目光瞥了一下对方手中玉剑,啧啧有声。

  剑是好剑,可惜不是神铁所铸。

  薛世礼的眼角狠狠抽动了两下,然后单手一抹剑身,大喝道:“重剑无锋!”

  戚笼瞳孔猛的一缩,以他为中心,地面一沉,密密麻麻的生出无数道裂纹。

  一尊巨大的神影镇压在他的头顶之上,皮肉、筋骨、气血、精神,承担了近乎百倍的压力。

  戚笼一点点把腰椎挺直,大笑出声:“好神剑!”

  同一时间,前方的枪影,背后的血影,以及四周手持枪杆,气血连成一片的‘无锋’精锐,汹涌扑上。

  ……

  圆大护法的肩膀被猛的一搭,转头,一尊白骨佛陀在雾气中现身。

  “坐下!”

  圆大护法二话不说,双手合十,盘膝坐定,铁杵置于小臂之间。

  阎佛双指如刀,刀尖一剜,把对方的眼珠剜了下来。

  圆大护法满脸狰狞,咆哮欲扑。

  阎佛右手并智佛印,按在对方的脑壳上,同时左手做抓,又是狠狠一抓,把圆大护法鼻子扯了下来,并顺带撕下一大块皮肉。

  圆大护法半张脸变成了血骷髅,但表情反而缓和下来。

  阎佛五指深陷对方脑壳,将自己的寂灭佛意以一种特殊方式传给对方。

  “不信众生有经妙法,不信众生无我寂灭,不信众生等大乘法,不信众生不生不灭,不信众生心如大海……”

  “如是不信,生入阎狱,死入阎狱,行入阎狱,住入阎狱,坐入阎狱,卧入阎狱,食入阎狱,息入阎狱。”

  阎佛的声音越发喑哑,像是无数猛鬼在狂呼惨叫,又像是无数拨了皮的和尚在念人皮经。

  最后,所有的诡异禅音同时定住,阎佛反手剥皮一罩,竟是把自己的人皮当作袈裟挂在对方身上,圆大护法睁眼,没有眼珠,只有充满血丝的眼白。

  “我佛慈悲,寂灭证道,收罪业而生阎狱,册封你为阎罗金刚,以地狱业力,镇压魔王!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