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弑佛(下)

第一百三十八章 弑佛(下)

  气机牵引之下,戚笼穿破层层霜气寒雾,这能将活人冻死的冷气,在稍一接触皮肤后,便就在同时滑落,并非化去,也非是裂开,而是滑了下来。

  佛身之上,不染尘埃。

  很快,戚笼的眼中,就看到了盘膝坐定,只剩下一座骨头架子,埋藏在风雪中的阎佛。

  天上一个闷雷打下的同时,戚笼身影突破十丈,平平一拳轰出,直接往对方的脑门上撞去。

  这一拳落在阎佛眼中,便好似天地间的光线,全数融于这一拳之中。

  他也相信,这一拳落在他的身上,能把他一身佛骨都捶的粉碎。

  但是他的白骨下巴依旧一开一合,口中发散出诡异的、鬼叫一般的佛音。

  ‘难道他还有什么底牌?’

  几乎就在戚笼这个念头闪过的同时,阎佛身前雪地猛然炸开,一尊眼、耳、口、鼻,都被撕烂扯裂的阎罗武僧拔地而起,手捏一种奇异的、阴森恐怖的佛印,挡在了戚笼拳头前。

  在一刹那间,好似有无数恶鬼张开嘴巴,把戚笼天雷合一、筋骨齐鸣的一拳挡了下来。

  戚笼这一拳轰出,是正儿八经的神明在上,五大境界在中,以佛身和龙身为基,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拳,怕是不下数万斤之力,更别提蕴含在其中的精神。

  圆大护法,不,阎罗金刚浑身一震,但却没有一丝血水留下,只是在皮肉袈裟下,一点点汁水落了下来。

  “有意思。”

  戚笼一步不退,肚皮发出绞肉机般的声响,这是大肠小肠疯狂吸气,肚皮高涨,二倍佛力化作一记螺形拳,风雪拧成一道巨锥,轰然撞入。

  阎罗金刚面无表情,只是身形猛然鼓胀,这种鼓胀不是抽骨拔筋,而是从内往外炸开,同样捏了一道古怪的掌印,单从掌印之上,戚笼看到凶残、暴虐,但无穷无尽的战意。

  拳印相交,又是一次悄然无声。

  只是这一次,二人脚下,生出了一道道拇指粗的裂纹,像是一朵干燥的莲花,开在三里范围内。

  “有意思,老和尚还留了一手么,这股战意,惹的老子心痒痒啊!”

  不知何时,罗武皇来到了战场的边缘,薛蔓蔓母子紧随其后。

  薛白刚要上前帮助自家老爹,就被薛蔓蔓拉住,她满脸严肃的摇了摇头。

  罗武皇哈哈一笑:

  “小子,论见识,你还比不上你老娘呢,这二位,现在可是在进行精神上的生死交锋,凶险无比,谁让去,都要遭受二人的反噬,就连老子都不一定能抗的住,何况是你!”

  薛白苦恼的挠了挠头,急的跳脚,忽然心中灵光一闪。

  两腿屈膝,前膝垂线不过足跟、后膝垂线不过脚尖,松肩坠肘塌腕,两手大拇指,一捏丹田穴、一捏膻中穴,这是人体的中线血道,也是‘脐带’在人体内的那一部分。

  这个姿势看起来像是怀抱婴儿,却是童子功的不传之秘,叫做‘童子送婴’。

  一立这个桩,薛白身形便迅速变的年幼,一阵婴儿香味从身上传来。

  罗武皇扫了一眼,便就笑道:“好小子,有脑子,用返先天法去窥视这两位的精神决战,虽然有些风险,但对于年轻人的成长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。”

  薛蔓蔓面无表情,脑子?我儿子有这个东西吗?

  薛白再睁开眼,眼前世界灰蒙蒙的,就跟是他有事没事,用‘窥鬼神’去窥阴间的场面一样。

  阴冷、恐怖、诡异、有趣。

  然而他的视线却被两尊大佛吸引,这两尊大佛高有十丈,一尊身上挂满了各种器官,却又好似融蜡一般流出恶心的黄色脓液。

  另一尊则是一尊白骨佛陀,目闪黑火。

  每一尊佛陀上,都有六只手臂,捏着六种古怪而阴森的佛印。

  两尊佛陀的手臂一正一反,一个‘卍’,一个‘*’,缓缓旋转着。

  薛白还没找到他的倒霉老爹,就被这些怪象吸引,他仿佛在这种诡异的旋转痕迹中,看到了一种恒定的、玄妙的道理。

  而薛白没看到的是,就在两尊佛陀中间,是戚笼的身影。

  “唔,老和尚真是精明,”罗武皇‘啧’了一声,突然道。

  戚笼与这阎罗金刚对轰的速度越来越慢,三拳过后,戚笼迟迟不发拳,但受二人的庞大气机牵引,阳气燃烧,竟然使得四周风雪化作稀沥沥的小雨,落在地上,‘滋滋滋’的蒸起水雾。

  “罗师兄看出什么来?”薛蔓蔓忙问。

  二人幼时同时拜师陈万道,说一声师兄也正合适。

  “你也知道阎佛这老和尚修寂灭禅,善于转世,所以他率先将手下这个老武僧刺瞎眼、扯掉鼻子,以外力强行封闭六门,断了他的眼耳口鼻舌身意,然后传对方寂灭佛意,把这老武僧当作一座肉身筏。”

  “刀魔被这肉身筏挡住,必要杀他,两人的精神便就纠缠在一起。”

  罗武皇缓缓道:“阎佛便可以趁机逆转寂灭禅,通过佛门武学的神秘感应,去抢夺刀魔的这具肉身。”

  “简单来说,便是这老和尚用两个寂灭禅,欺负刀魔这一尊佛,二打一嘛,倘如吞噬了刀魔,这老和尚便就炼成横三世佛,不仅宗师瞬间证就,‘大武行体系’也指日可待。”

  “三世佛足可开天辟地,西天灵山都出来了,还怕引不来佛子佛孙,八部天龙?”

  薛蔓蔓听的目瞪口呆,这世上竟然如此诡异的拳术,不,应该说是神通!

  罗武皇眼中幽光闪烁:

  “刀魔也是看出了这一点,所以迟迟不出拳,若是老子猜得不错,这武僧使的手段,便是阎佛寺秘传的六道轮回印,地狱印、恶鬼印、畜生印、阿修罗印、人道印、天道印。”

  “等六道印接完,轮回便成了,二人之间,必分胜负。”

  “轮回过程越快,对于阎佛就越有利,因为这老和尚一身胎藏秘术,一入轮回,便能充分施展。”

  “而轮回来的越慢,对于刀魔的好处就越大,寂灭佛意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,哪怕是这个修闭口禅的老武僧,怕也坚持不了一时三刻。”

  “肉身筏没了,老和尚怕是挡不住刀魔的拳意。”

  “那人皮袈裟,即是互助老武僧生机,也是挡住六贼入侵,好宝贝啊。”

  罗武皇话音刚落,戚笼第四拳轰出,地面又是猛的一震,同时稀沥沥的小雨变成了滂沱大雨,乌云中雷电闪烁,竟然与风雪融为一体。

  低沉的佛吟好似女鬼哭声,细细的在耳边响起。

  “……本心既失随颠倒,不见大士妙色身。无眼耳鼻舌身意,互显之义亦寂灭。亦无大士妙色身,亦无种种音声相。佛子能作如是观,永离世间生死苦。”

  罗武皇双目猛的一瞪,哈哈大笑,“老和尚,我倒是真是小瞧你了,你佛没证就,倒是先把一尊鬼菩萨养出来了。”

  薛蔓蔓不解其意,但目光落到戚笼皮肤上时,目光一缩,只见一面青面獠牙、一面妖娆动人的女菩萨,正妩媚而妖艳的盘在戚笼皮肤上。

  筋菩萨变青菩萨。

  ****!

  受此刺激,戚笼肉身自动起了反应,又是一拳轰出,人道印相接!

  接下来,只要再出一拳,戚笼就不得不与阎佛在六道轮回中进行决战。

  这可是这老和尚的主场!

  “所以戚魁首必败了?”薛蔓蔓下意识的道。

  在罗武皇口中,刀魔每一次动作,好似都是落入阎佛的算计中。

  所以在他心中,这老和尚就跟算定过去、现在、未来的佛祖一般。

  而戚笼就是佛经中必败的魔王。

  谁知罗武皇这时却摇了摇头,“场面顶多四六分,老和尚是四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这就是武道啊,”罗武皇哈哈大笑,一时兴起,仰天一声大吼:“这就是器量啊!”

  戚笼脚下,突然浮现了一条龙影——有头的龙影!

  头就在戚笼脚下。

  而戚笼背后突然浮现出一道又一道幻影,每一道幻影,都是他自己,分别代表着贪嗔痴恨、代表着七情六欲、代表着人世纠葛。

  然后这些幻影在同一时间,融入戚笼身上,戚笼猛的睁眼,眼神带着难以描述的光芒,一步踏出,单手崩拳!

 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拳的风采,只知道这一拳轰出,阎罗武僧的肉身瞬间炸裂,而当拳头落在阎佛的额头上。

  这尊白骨佛陀,竟无风自燃了起来。

  “施主厉害,老僧技不如人,愿赌服死。”

  阎佛表情平静而慈悲,似乎在这一刻,他又恢复了得道高僧的身份。

  当然,他的确是得道高僧,只不过他的‘道’,跟别人的不一样。

  尸体烧尽,一颗黑色舍利、一张人皮袈裟同时落下。

  戚笼面无表情,耳朵不断抽动着。

  罗武皇看了一出好戏,刚想说些什么,谁知戚笼一步踏出,虎啸龙吟,透骨拳出,直轰这罗疯子胸膛。

  “你还想和老子打一架?!”

  罗吾皇铜铃眼一瞪,单臂做盾,猛的一架。

  ‘咚……’

  一声筋鼓雷钟,声震五百里。

  戚笼脚踏龙蛇,缩步成寸,直往一个方向扑去,那个方向,正是薛继武未婚妻,梁雅丽的所在。

  面对这个女人,戚笼几乎没有半点留手,蟒和尚-大禅寺使出!

  煞气滚滚中,梁雅丽娇媚的脸上一阵挣扎,然后满头青丝脱落,竟变成了一个俏尼姑。

  更诡异的是,以她的身手,竟然使出一招精妙的佛门拳术‘三才菩萨’,泻下了戚笼的必杀之招。

  “老和尚,我说过,你不死,我心难安!”

  戚笼又是天人合一的一拳,梁雅丽嘴巴张开,还没说些什么,就被直接轰掉了性命。

  狡兔三窟,阎佛竟然在不知不觉间,又夺舍了一个女人,这连罗武皇都没发现。

  可惜再怎么狡诈的老和尚,该死也得死。

  这就是天意!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