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隐八难

第一百三十九章 隐八难

  两日后,薛家的祖宗祠堂,族长薛世仪、薛家七老中的五位、高勇、薛沉舟、薛继武等二十多位薛家高层济济一堂,讨论族内这几日发生的一系列大事。

  薛白听不懂,也不感兴趣,只是好奇扯着自家爷爷的绷带,乐呵呵道:“爷爷,你好像僵尸啊。”

  薛平龟有气无力的瞪了他一眼,没搭理对方。

  薛家四老虽然被雷劈了一记,但是靠内家气血的强横,以及薛家各种疗伤神药不要钱的敷上,倒也保住了性命。

  只是身上大面积烧伤,估摸着没几个月功夫是养不好了,养好之后,一身本事能又落个几成,又是一件未知数。

  “继武,屠魔令的薛家小队,便由你和薛白领队,跟五大阀在北海城会合后,凡事多听长辈的话。”

  薛继武点了点头,面上闪过一丝阴沉。

  薛蔓蔓依旧掌握财权,而他却被调出云中丘,而海蛮道的分支负责人,薛文海连家族会议都不给参加。

  他哪里还不明白,他这是被排挤了,失势了。

  薛继武与薛蔓蔓互视了一眼,薛蔓蔓嘴角勾勒出一个讽刺的笑容。

  家族会议结束后,薛蔓蔓正跟几位族老聊一些事,薛白又凑了过来,乐呵呵道:“娘,那个讨厌鬼要走了是么。”

  薛蔓蔓笑容不变:“不要胡说,你文海叔是被抽调入屠魔令的行动中了,他在海蛮道有一些人手,可以帮助我们在沿海搜寻尸武人。”

  “嘿嘿,那我去嘲讽他几句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我娘是他能惦记的嘛,成天一副装腔作势的样子,这就是莫装逼,装逼遭雷劈啊!”

  被雷劈的四老几乎下意识的竖起了眉头,绑满绷带的脸上,面无表情。

  薛继武一脸阴沉的回到府上,没过多久,薛文海悄悄赶来,开门见山道:

  “你蔓姨在族中人脉深厚,你爹又是出了名的公正不阿,你被否了,也是预料之中的事。”

  “我是族长之子——”

  “你爹至少还能保持三十年的精力旺盛,你太心急了,况且,你想用梁家女人来对付薛家女人,这本来就是一记臭棋!”

  薛继武深吸了一口气,体内‘轰轰’作响,手掌按着的桌面上,茶水一圈又一圈荡漾。

  这在内家拳中,叫做‘内气不止,外动不已’,是极高明的一种表现。

  “你爹让你负责屠魔令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薛文海目光奇异的道:“你应该知道,你蔓姨在族外有援手,她是那股势力的一员,刀魔也是,还有那个山北道女首富,解铃还须系铃人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薛继武皱眉道。

  “杀了刀魔,让蔓蔓和红姑决裂,一举两得!”

  薛继武冷笑一声,“这么好杀,你怎么不去杀?”

  自家被明升暗降,最直接的原因,不就是因为‘刀魔’这个搅局人么。

  而且对方杀了‘阎佛’,一身宗师级的实力展露无遗。

  宗师啊!山北道能有几个宗师。

  “若是单打独斗,自然没人是其对手,就算大军围剿,对于他这种层次的高手来说,也很难致命。”

  薛文海那张儒士的面孔上,满是阴险杀意:

  “但不是有屠魔令嘛,我们完全可以借助屠魔令,组成一只纯一流高手的精锐,就算他是宗师,能挡十个一流高手,但是二十个呢,三十个呢?”

  薛继武有些意动了,“这事我需要再考虑一下——”

  围杀一个近乎宗师的高手,这事实在太大了。

  薛文海见状,岔开话题:“不管此事做与不做,现在首先要做的,便是两件事。”

  “第一个,把刀魔与薛蔓蔓定亲的消息传出去,他不是要做名义上的薛家女婿嘛,那就让他彻底担上这个名声。”

  “传闻中,红姑与这位前赤身党魁首也有暧昧,女人的想法嘛,有时候是相当不理智的。”

  “第二个,把你未婚妻的尸体毁掉。”

  “这又是为何?”

  薛继武与他未婚妻没多少感情,但至少在鱼水之情这方面,是相当让人愉悦的。

  所以听闻他被阎佛寄生,又被刀魔杀害,也是非常恼怒。

  “尸体送回梁家,梁家人最多把恨意放在死去的阎佛身上,但若是没有尸体,我们打一些机锋,谁知道这梁家女人是怎么死的。”

  “有道理,我听说阎佛死后,阎佛寺也动员了屠魔大会,据说阎佛的三大徒弟当场发了佛誓,谁能杀了刀魔,谁便能登上主持宝座!”

  薛继武目光渐渐发亮,看了薛文海一眼,忽然肃容道:“请文海叔在屠魔令一事上,助侄儿一臂之力。”

  “放心,放心,做为薛家北边的一支,我当然希望主家越来越强盛,而主家强盛,一个手腕强大的家主不可缺少,正所谓圣人不出,奈天下苍生何?我可是很想看到,侄儿成为五家盟主的那一天啊……”

  二人一直聊到深夜,薛文海才从小门离开,抬头看了下夏秋之交的月色,突然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,低声道:

  “北俱芦洲,译为胜处,生此处者,其人寿千岁,命无中夭,贪着享乐而不受教化,是以圣人不出其中,不得见佛闻法。”

  “侄儿啊侄儿,我们这这种人,可是既见不得圣人,又见不得佛的。”

  八难——北俱芦洲。

  ……

  同样的月色下,薛家族长薛世礼正和南老叔公散着步。

  “叔公,真的是‘垂帘’和‘听政’?”薛世礼扶着南老叔公,依旧有些不可置信。

  “呵呵,老头子就姑且这么一说,家主子你信便是,不信便不是。”

  南老叔公一如既往的装聋作哑。

  薛世礼苦笑一声,“也甭管是不是,能把那瘟神送走就足够了。”

  气炼一脉七大秘传,合起来便能使出薛家老祖才会的一种绝学。

  薛家七老同在,面对戚笼,胜负还真难料。

  不过被雷劈倒了四个,再面对这刀魔,至少在高端战力上,薛家就有些捉襟见肘了。

  除非冒着薛家元气大伤的风险,靠人海战术堆死戚笼,只是——这又何必呢。

  毕竟是表面上的薛家女婿,某些情况下,薛家对外还可以‘狐假虎威’一下的。

  不过这些事情,就不能放在明面上讲了。

  薛世礼换了个话题:“对于我让沉舟入长老席,族里可是有好些人反对啊。”

  南老叔公老眼昏花,说一句要缓一句:“这事干的好,顶着压力也要干,咳咳,血炼一脉的地位,这些年在族内一向尴尬,一些族人不满许久,得给人一些希望,人家才不会闹事。”

  “恩,老叔公懂我,其实说穿了,哪有什么气炼血炼之争,难道二法真就不能同修?无非是老一辈的党争误人子弟!我打算让血炼一脉的一些族人拜入七老门下,并抽调一部分晚辈,去继承血炼五法。”

  南老叔公呵呵一笑:“你是族长,你说了算。”

  薛世礼笑了笑:“老叔公你又装聋作哑了,您心里比谁都明白,族里要想改革,最重要的是齐心。”

  “沉舟这孩子,性子坚韧隐忍,虽然不服管教,好在一心复仇,也没什么权欲心,这事不需瞒他,他也不会干涉,只需要将气炼一脉,最与血手拳配合的枯荣掌传给他,为了对付宗师级别的大敌,他不会分心。”

  枯荣掌,气炼一脉七道真传之一,而传承者正是南老叔公。

  “好说,好说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我就放心了,沉舟这孩子的性子,还要您去磨一磨。”

  陪着南老叔公走到山庄门口,目送南老叔公远去,薛世礼长长吐了口气。

  血炼五道最早是皇家秘术,而气炼七道,则是薛家老祖一身武道精华拆分所化。

  而两种不同武学体系的融合,才是当年老祖宗的大武行体系,‘九气御皇道’的根基,也就是俗称的半神武道。

  可惜在二代祖,也就是鱼冀郡主的儿子薛补庭的手上,这一体系便就失传了,就连二代祖本人都客死他乡,连尸首都找不回来。

  “任重而道远啊——”薛世礼幽幽一叹。

  南老叔公借着月色拄杖而行,自从过了百岁大寿后,他便在云中丘自己找了块空地,搭了座草屋,说是提前感受一下墓冢生活,至少在表面上,没人敢说三道四。

  “人活久了,还真是什么都能见到,薛世礼这小儿,表面一本正经,内里居然比谁都有野心,”南老叔公嘿嘿一笑,眼中诡光闪烁:“化解两脉恩怨,重补我薛家的‘大武行体系’,有意思,很有意思!”

  “所以还是活着好啊,什么都能见到,但要想活得久,有些事就得装聋作哑,一问三不知,这样一来,人家当你是个木偶摆设,自然也不会想着对自家家具摆设如何。”

  《佛经》有云,此等人虽生国中,而业障深重,盲聋喑哑,诸根不具,虽值佛出世,而不能见佛闻法。

  八难——盲聋喑哑难!

  天色微亮,烟雨朦胧,这是戚笼待在云中丘的最后一日,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,一尊高大的身影便堵住了门口,哈哈一笑。

  “老子向来恩怨分明,你打我一拳,老子在你走之前,也得还你一拳!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