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四十章 白泽

第一百四十章 白泽

  眼前这尊怪物,比常人大上两圈的脑袋直接顶在门槛上,脖子几乎没有,一双铜铃眼直勾勾的盯着戚笼,这种像是从法台上走下来的怪物,天然就有一种镇人的气场。

  ‘轰’的一声,对方的手臂直接轰开墙壁,碎石砖瓦溅射如同暗器,一张簸箕大的怪掌从尘雾中卷出,直勾勾的抓向戚笼脑袋。

  这怪物把一百零八种拳术烙印在筋、皮之中,一举一动,便是天然的拳术变化,这一张抓来,戚笼听到了钢鞭劲、看到了五指如枪、在那五指指蹼之间,听到层层叠叠的蛙鸣。

  戚笼依旧端坐在梨花木的老爷椅上,双手搭着扶手,面色不变,只是在对方指风扎到脑门之际,手捏一个奇怪的佛印,一瞬间消失,然后再下一瞬间,贴到对方掌心。

  一道猛烈的心脏跳动声,不是一声,而是两声。

  罗武皇的心跳和戚笼的心跳在一瞬间重合在了一起。

  戚笼的手掌好似像一个黑洞一样,汹涌的劲力如长鲸吸水,吸入他的掌心,掌面的‘金箔’融入掌纹之中,并再次浮出。

  如是三次,那汹涌滂湃的一掌,便就被化了干净。

  “咦?与愿印?”

  罗武皇收了手掌,惊疑不动,他知道佛教有这种佛印,是‘释迦五印’之一。

  手自然下伸,指端下垂,手掌向外,意指佛陀能令众生愿望满足,使众生所祈求之愿都能实现。

  而吸愿如吸劲,也正符合了‘与愿印’的宗旨。

  “不,这是人道印。”

  罗武皇摇头:“不对,阎佛寺的六道轮回印我也领教过,阴气森森的鬼玩意,没道理像这般全是生机,用生机来化拳术。”

  戚笼反问道:“生与死,真的有区别吗?”

  罗武皇狐疑的盯着戚笼如琉璃般晶莹,甚至散发着祥和的眼神,突然哈哈一笑:

  “吓了老子一跳,老子刚还以为,是陈万道这老鬼附了你的身,又在批老子呢。”

  戚笼笑道:“倘如陈万道来修炼这人道印,这境界一定比我高,他可是真正从‘地狱’复活的人。”

  “也是,他们陈家的无字玉璧,据说是一位金丹高人留下的,单论武道精神上的高下,的确是在五阀的顶端。”

  罗武皇盘膝一坐,屁股跟铁腚一般,‘轰’的一下,直接把石板坐出了一个小坑。

  “老子这几天一直没想明白,阎佛这老和尚狡兔三窟,你小子是怎么找出来的呢,你小子不该和老子一样么,炼体的大行家,拳术却稀松的很。”

  罗武皇在天女阁见识过戚笼的‘奉龙甲’,一直以为戚笼是偶得奇遇,肉身异变,虽然谈不上轻视,但也多少有些看不上。

  但亲眼见证阎佛与戚笼一战,罗武皇顿时刮目相看,别的不说,换作是他,着了阎佛‘六道轮回’的道儿,也不敢说一定能够脱身。

  他是肉身的怪物,精神是他的短板,某种意义上,阎佛正好克他。

  戚笼没有回答,只是再捏了一个‘天道印’。

  这有点像是释迦五印中的‘施无畏印’,屈手上举于胸前,手指自然舒展,手掌向外,此印能使众生心安,无所畏怖,故称施无畏。

  罗武皇定定的看着这个‘天道印’,越看铜铃眼瞪的越大,越看越沉迷,他从这道印中,看到了恒河流沙、看出了一尊血水巨龙、看到了遮天一般的桀骜金翅、看到了战死沙场的猛士、看到了在尸山血海中,盘膝坐定、一尘不染的小尼姑,以及尼姑眼中,那藏着一道无形的刀光……

  单是这一印,等于是戚笼把一身的武道修行,在向对方敞开,你想学什么、我就教什么,按照行话来说,一位得道高人在荒山坐定,口述大道,教化众生。

  戚笼十数年的积累,加上近一年来的各种机缘,其实是很复杂的,佛门炼体术、刀术、拳脚功夫、迦楼罗血脉、神性龙尸、五大内家境界,每一种变化,可能都是常人花费数年精力,都未必能学会的。

  厚积方能薄发,你换一个人,让他经历戚笼的一切机缘,十有八九好处没到手,就会以各种方式惨死当场。

  过了许久,罗武皇回过神来,长长吐了口气,吹烟雨亭‘呼呼’作响。

  “了不起,了不起,原来你不是如来,你是释迦牟尼。”

  在从唐国流传过来的小说话本中,如来和释迦是一回事,其实他们不完全是一回事。

  如来在佛教中的意思,是指‘乘如实之道而来成正觉者’,也就是掌握绝对真理来到世上,并自我证就的圣者。

  所有佛陀都可以是‘如来’。

  而释迦才是佛经之中,普渡众生、解脱世人的佛祖形象。

  戚笼把一身所学通过‘天道印’完全放开,等于告诉对方,我有什么,你就可以学什么。

  这份心胸,这份气度,也怪不得凶蛮霸道、目空一切的罗武皇会连道两声了不起。

  “当年陈万道这老鬼有教无类,连我这种仇人之子都收入门下,连他参悟出的‘大玄武’,都不止一次展示给我们看。”

  “当时老子百思不得其解,世上难道还真有这种大善人,他就不怕老子找到他拳术中的缺点,然后偷摸弄死他,不都说拳怕少壮嘛。”

  罗武皇顺手摸了一颗苹果,往嘴里一丢,三口两口咬成果泥,咽了下去。

  “后来老子才明白,第一,宗师是没有弱点的,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都没有任何弱点。”

  “第二,曲高和寡,寂寞可是比一切金钱名利要难忍多了,他教的那一批徒弟,而且宗师哪有那么好成的,除了老子走到了最后一步,都他娘的在山半腰晃荡呢。”

  罗武皇嘿嘿一笑:“一来,你小子不求名,没跟我要名分,二来,你小子未满三十岁,应该也没到寂寞难忍的阶段。”

  “所以老子欣赏你,你比陈万道那老鬼更有宗师气度。”

  别的不说,单是这十几种内家拳意的变化,就让他受益匪浅,甚至冒出不少弥补罗家横炼术的灵感。

  戚笼不以为意:

  “在我看来,世上多一个宗师,要比少一个宗师有意思的多,你若是学了我的拳术,超越我,再打死我,说明我戚某人也不过就是这么个档次的小角色,活该被你打死。”

  “不过要想跟我打,等你真正踏出那一步再说吧,你现在还没这个资格!”

  戚笼语气一变,匪气十足,气氛骤然变的紧张起来。

  罗武皇拍膝大笑:“有意思,有意思,老子本来就是跟你套近乎的,你小子这么大方,倒显得老子小气了。”

  罗武皇手一甩,一本‘骨头书’便落在戚笼手上。

  “这是我罗家的家传宝,上面记载了四种不外传的横炼手段,你能把这四法炼成,至少‘炼筋大成’不成问题,你小子要装宗师,先等你筋肉两道大成了再说吧。”

  罗武皇是肉身横炼的大行家,自然一眼看出,至少在炼体层面,戚笼还差上不少。

  这本书‘骨头书’表面像是大腿骨的横截面,打开一看,竟然是由人筋编成的‘筋文’,手掌摸上去,竟然有一种凶蛮残暴的气息。

  “我罗家祖宗是在关外‘铁锈战线’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没那么多讲究,死前就说了,尸体的任何部位,能废物利用也是好的。”

  戚笼扫了一遍这手指粗的一行行‘筋文’,扬眉道:“你罗家的传家宝就这么给我,你们罗家也召婿?”

  罗武皇哈哈一笑:“本来是打算用这玩意,让你给一个娘们当牛做马,不过你都这么大方了,我也不能小气,就算是送给你的吧。”

  “女人,谁?”

  “山北道地军的领袖,白泽。”

  《云笈七签》:‘帝巡狩,东至海,登桓山,于海滨得白泽神兽。能言,达于万物之情。因问天下鬼神之事,自古精气为物、游魂为变者凡万一千五百二十种。白泽言之,帝令以图写之,以示天下。帝乃作祝邪之文以祝之。’

  “哦?地军的公爵是一个女人,有意思,所以你身上的‘夔牛’血脉,就是她传给你的?”

  戚笼轻咦一声,虽然夔牛不是王族血脉,但也是顶级的神兽血脉之一,古国传说中,有很多关于夔牛神将的记载。

  “说血脉倒也是血脉,不过不是真的血脉,”罗武皇摸了摸脑袋,想了想道:“她传了我一种,能用拳术模拟神性的本事。”

  戚笼眼角猛的一跳,拳术模拟神性,这可比‘观神法’要复杂深奥百倍。

  更关键的是,‘观神法’是由神道推演武道,而用拳术模拟神性,则是武道入神道的路线!

  这跟他目前走的武道一模一样!

  所以这白泽,至少是一尊半神?

  “老子欠了这娘们一个人情,那娘们就让老子有空打听别的神兽血脉,结果就撞上了你,不过老子也欠了你一个人情,就不好意思再这么说了。”

  罗武皇摸了摸脑袋,咧嘴一笑:“下次你撞上这娘们,能不能就说是我介绍的,欠人情的滋味还真他娘的难受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