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铁牛耕犁

第一百四十一章 铁牛耕犁

  戚笼和罗武皇出乎意料的投机,大概是因为二人骨子里,都有某种千锤百炼的匪气。

  而迦楼罗血脉在感知‘夔牛血脉’只是拳术变化后,也消停了下来。

  双方一番交流,都感到大有长进。

  其实真要算起来,交流拳术一事,戚笼受益更多。

  无它,对罗武皇最有用的内家劲力演化,那都是薛家十几代老祖宗的遗产,他这是慷别人之慨。

  而罗武皇对于横炼法门的见解,却是他本人三十年苦熬,熬出的经验之谈。

  一直聊到薛家小厮在门口张望,罗武皇才哈哈一笑:“好小子,你要是早上几十年生,老子非跟你结拜不可,你跟老子还真他娘的像。”

  “老子知道自己在精神上没甚天赋,所以才想着在五阀之中浑水摸鱼,若是能让我老罗家成为第六阀,那老子这大势便就蓄成了,便能借外力踏出最后一步,到时候身上一百零八套拳术融入内家境界中,嘿嘿,不就是‘大武行体系’么,老子也想去看一看山顶的风景。”

  “至于你小子,老子看的出来,你在拳术上的天赋比老子强,但老子送你一句话,莫要被某些小人伤害了身子,肉身一旦出现任何损毁,对于武道都是致命的。”

  “谛毫末者,不見天地之大,审小音者,不闻雷霆之声。”

  “如如一谛而行,于无生空。一切佛贤圣,皆同无生空。”

  “你我在踏破虚空后再见吧。”

  身破虚空,由拳入道,便是宗师。

  罗武皇大笑而走,他那好似重锤擂鼓的声音却是一浪高过一浪,在房梁、地面、墙壁、乃至人的皮肤上,冲撞不绝。

  戚笼在这音浪核心,感觉浑身毛孔都竖了起来,鼓起了一颗颗小黑疙瘩,更恐怖的是,这音浪竟然在毛孔之间也在来回激荡,搅的血水翻滚、筋骨其鸣。

  ‘嗡嗡’作响间,戚笼的身影都好似大了几圈,变的有几分像是那罗武皇‘铜罗汉’一般的身形。

  东海中有流波山,入海七千里,其上有兽,状如牛,苍身而无角,一足。出入水则必风雨,其光如日月,其声如雷,其名为夔,帝得之,以其皮为鼓,橛以雷兽之骨,声闻五百里,以威天下——夔牛。

  过了许久,戚笼猛的张嘴,口鼻之间,同时吐出两道白气,一为‘哼’,一为‘哈’,两条白线在空气之中交汇,然后猛然炸开,与罗武皇留下的声浪搅在一起,两两相撞,同时消于无形。

  此时此刻,整座烟雨亭,像是被人为扩张了一寸,每一根梁木、每一块板砖、每一寸桌椅,都是如此。

  拳师炼到一定火候,一掌拍下去,能在木坂的表面,留下一道深浅不一的印记,连续几掌下去,的确能将一块木板拍的大上一截。

  若是一流高手,劲力像钢钉一样猝发,把木坂换成石板也同样适用。

  但像眼前这般,仅凭借着‘声打’,就造成一流高手全力以赴的效果,简直强大的难以想象。

  戚笼吐出‘哼’‘哈’二声之后,也是击节赞了一声,“了不起,真了不起!这哪是铁牛,分明是神牛。”

  这看似简单的两声发声,却是罗万道一身横炼的最高成就,外壮神法的精华‘哼哈’二气。

  鼻为天门、口为地户,以天地为鼓,人身为捶,捶天荡地,破碎虚空!

  单以肉身强度而论,罗万道怕是早已入了宗师之境界。

  而这炼筋、强骨、炼皮、养血、壮髓、补神、炼穴的外壮神法,有一个极朴素的名字——‘铁牛耕地’。

  普通的耕牛,一天能耕三四亩地,来来回回该有数万米。

  若是化作铁牛,怕是十亩、百亩都不成问题,而这烟雨亭扩张的一寸之地,则是通过‘声打’在这近一个时辰内反复捶荡,在这些木石表面,来回‘耕种’了不知多少次,硬生生耕出来的。

  戚笼一身武道成就,通过‘天道印’向对方放开。

  对方传了相当于薛家‘气炼七道’‘血练五道’同一档次的炼体法后,仍然感觉有些不够、不爽利。

  临走之前,竟同样把他一身武道修行成果,‘铁牛耕地’通过声打,传了出来。

  所以戚笼也不得不赞上一声,这铜皮铁打的怪物竟也有一身宗师气度,虽然模样好似恶鬼修罗,但气度比起阎佛老和尚,却是大上了不知多少倍。

  宗师自强,不怯敌。

  有外壮神法‘铁牛耕地’,再加上兽炼四道,在炼体方面,自己不知能少走多少歪路。

  戚笼可以肯定,在接下来一段时间,自己肉身的强度必会突飞猛进。

  再加上薛家藏经阁的二十多种拳术劲力、五大境界,以及从阎佛寺人皮袈裟上所获得的六道轮回印、阎佛肉身所化的舍利。

  云中丘一行,自己的收获完全超乎预料。

  基本上把当年没有抢劫薛家山庄的亏损补了回来。

  “喂,你到底走不走!难道真要留在薛家给人当女婿?”

  烟雨亭外面的马车上,洪小四不耐烦的探出脑袋,叫道。

  ……

  赶马车的,是薛家专用的家畜‘角羚羊’,这类羊兽身形高大如马,耐力十足,而且老羊识途,不过半个时辰,空气便不再稀薄,反而多了一分浑浊。

  马车驶出了云中丘。

  在外驾车的洪小四突然‘吁’的一声,语气古怪道:

  “你老婆孩子来堵路了,要不我避避?”

  老婆是名义上的老婆,孩子也是路上捡到的。

  不过一大一小两个姑娘凑在一起,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分尴尬。

  “薛白呢?”

  “放出去公干了,要是知道你‘又’走了,怕不把族里给闹腾翻了。”

  “哈哈,我个人还是挺喜欢这小子的。”

  戚笼招手,小不化骨顺从的跑了过来,戚笼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一股煞气从掌心钻进来。

  “本来想麻烦你照顾这小东西的,不过出了点意外,再让她跟我一段时间吧。”

  本来《尸册》中的尸兵培育之法,是需要赶尸道人来辅助的,不过戚笼‘人龙合一’,觉的自己或许也成。

  入两极秘窟的路上,也就是山北道的西边,要横穿一片古战场,古战场十分凶险,尸坑死地极多,但其中的煞气也很浓郁。

  他想试一试,能不能将这小僵尸培养成真正的‘九纹尸王’。

  “红姑这几年一直都在找你,”薛蔓蔓难得的叹上一口气,“当年你就不该不告而别。”

  沉默片刻,戚笼缓缓道:“我自然会给她一个交代。”

  望着云中丘上,此起彼伏的云烟,有很多美好的、不好的记忆在脑中流转。

  “记得每一次聚会的时候,我和你都会大吵一架,然后红姑打圆场,这居然都是十年前的事了,时间过的还真是快啊。”

  “哈哈,还真是如此,难得我们有不吵架的时候,”戚笼嘴角一勾,道:

  “不出意外的话,这一次见面,应该是我和你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了,有一个问题老早就想问你了,薛白他亲爹,到底是谁啊?”

  “你!”

  薛蔓蔓杏目圆瞪,兼具少妇和少女风情的圆脸上,满是愤怒。

  她这辈子最大的逆鳞,便是薛白的生父身份。

  而戚笼哈哈一笑,一把抱住戚小骨,脚步一踏,风光一闪便钻入车厢之中。

  “最后一次见面,不吵上一架,总觉的缺了什么。”

  “祝你横死他乡!”

  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直把他乡作故乡,死在哪里,戚某人可无所谓,要担心的反倒是你自己。”

  “我可是红姑的相好,你夺了人闺蜜的丈夫,便就不心虚么,还是说,人夫好啖,也不在乎别人戳不戳脊梁骨。”

  “你找死!!”

  薛蔓蔓气的满脸通红,就要动手,只是马车早就在洪小四的驾驶下,远遁而去。

  过了许久,薛蔓蔓才‘噗嗤’一笑,表情有些羞涩,有些复杂。

  “下次再见到红姑,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交代,红姑表面大方的紧,内里可是个妒妇,”薛蔓蔓自言自语。

  “还真是有些怕啊。”

  ……

  远隔千里之遥,古战场的一座墓穴中,十来道人影站在墓道的各个角落,或坐或立,表情阴晴不定。

  这些人身上,都散发着强大的气息,头顶受煞气刺激,纷纷显化出各种神兽幻影。

  而这些神兽幻影落在人身时,又刺激器官造血、炼气养髓,所以整座坟墓之中,一道淡淡的血气威压充斥全场。

  一些游动的阴祟之物受此刺激,纷纷外逃。

  忽然,墓穴正中,一座两丈长、规格等同于一品古国大将军的青铜棺材,忽然开始‘嗡嗡’作响。

  数十座宫殿大的墓穴群中,浓郁的尸气如同长鲸汲水,被一扫而空。

  取而代之的,是一股淡金色的光芒,虽然也是尸气,但却充斥着龙脉的威压。

  所有神兽幻影几乎被同一时间压下,然后‘轰’的一声,青铜棺盖四分五裂,一个身高足有十尺,浑身裹满了龙鳞的巨大人影半坐而起,右手已经彻底变成金色龙爪。

  这人正是李伏威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