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白泽公子

第一百四十二章 白泽公子

  李伏威现在的模样像极了戚笼的‘奉龙甲’状态,气血如渊似海,骨骼粗壮,指节大如萝卜,脖子上的粗筋跟钢筋一般,躺在偌大一具青铜棺材中,不显半分矮小。

  而不同之处只有两处,戚笼的龙鳞鲜艳欲滴,像是刚挖出来的红宝石,李伏威身上的鳞片则灰不溜秋,像是尸斑,上前一闻,还有一股子尸臭味。

  而李伏威也没有戚笼以‘迦楼罗’血脉化作的鹰盔,取而代之的是右手所化的金铁龙爪。

  四根像是铁凿子一样的金爪,爪上凶光毕现,像是才从真龙身上砍下来似的,极有生气,与一身‘尸斑’截然相反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按照古国传统,五爪为皇,四爪为王,而李伏威的右手,有四根爪子。

  周围人像是打量某件‘艺术品’一样打量着李伏威,而李伏威目光紧闭,似乎还没完全苏醒。

  “这就是上一代重黎王躯壳?果然是不愧是当年的十二王族之一,这种气血强度,增涨的有些恐怖啊。”

  李伏威本来就是一流高手,如今得了这副‘躯壳’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巨大的、空洞的神尸,完全探不出深浅。

  “当年逆王八邪在古沧澜江恶战弃妖皇,打的大江断流,虽然战败,各路叛军也陆续被镇压,但是老妖皇也受了重创,真龙躯壳上,最重要的八个部位被打碎离体,厌火公也真是舍得,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龙爪啊!”

  有人目光贪婪的看向李伏威的‘右手’,如果自己炼化了这只龙爪,怕是能达到第二次血脉蜕变了吧。

  并非是所有古国的遗族都能被挑入地军;要想正式获封地军爵位,必须经行第一次血脉蜕变。

  而血脉蜕变后,上古血统复苏,人体筋骨得到第一次强化,气血被一丝丝神血融入,比起同等层次的拳师来说,实力天然高上一档。

  地军‘公侯伯子男’五大爵位中,‘伯’‘子’‘男’三个爵位的地军高手,全部通过了第一次血脉蜕变。

  就算是大部分的‘侯爵’,类似被戚笼干掉的‘鹿蜀侯’、‘橐驼侯’,也只是处在第一次血脉蜕变的档次。

  这些人在武行中都是一流高手。

  但事实上,只有经历了第二次血脉蜕变,才能真正成为地军的上层。

  而这‘第二次血脉蜕变’又被称为‘兽性蜕变’,肉身蜕变之后,便能将神兽血脉中的一部分器官复活,拥有从上古流传下来的半神能力。

  李伏威的‘龙爪’便是其一,只不过他的情况有些特殊,他是吸收当年‘逆王八邪’,也就是当年反叛古国的八个王族之一,祝融氏、重黎王的血脉。

  而这只龙爪,则是‘弃妖皇’的一部分真龙躯壳,被移植入重黎王血脉之中。

  在古国历史上,只有王族和皇族血脉才能够容纳龙脉,才能够承担龙脉带来的,那厚重如天地一般的精神威压。

  赵神通是例外,他是‘窥秘者’帮助下的‘强行夺龙’。

  而戚笼更是例外中的例外,是整个历史上都罕见的一种状况。

  这一众地军高手,都有罕见的火性神物血脉,不是有御火之能,便是有防火之鳞羽。

  领头的是毕方,已经经过‘第二次血脉蜕变’,手和脚套着青色冒火的护臂、护膝,好似带着枷锁;脸上带着一张乌鸦面具,显的格外阴沉。

  “厌火公已经降临山北道,不过他要去追杀一个人,等他杀死那人之后,我便带你去拜见,到时再按照计划……”毕方缓缓道。

  《山海经·西山经》:‘有鸟焉,其状如鹤,一足,赤文青质而白喙,名曰毕方,其鸣自叫也,见则其邑有讹火。’

  “祝融就祝融,哪来的什么厌火公,若真是厌恶自己这一身血脉,舍了这身爵位便是,惺惺作态的样子,还真是让人瞧不上眼。”

  守陵道的几位地军高手面色一变,头顶神性光辉一闪,化作‘火鼠’、‘民鸟’、‘丹凤’‘赤稚’等巨大的神兽幻影,向着从黑暗走出,充斥着阴祟感的神秘女人扑去。

  “阴阳变幻靡不有,异物非异亦非神。任情意造皆成形,不识驺牙与麟趾。”

  神秘女人的速度极快,好似擦过空气,更可怕的是,她的拳术境界高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。

  对方出什么招式,她便在一瞬间出同样的招式,但是拳劲、境界、招式,都要高深十倍。

  比在场的一流高手都要高深十倍。

  火鼠双目一鼓,走搅剪步,斜斜一掌,直刷对方双眼,这一招是道门拳术拂尘拳中的铁帚手,一掌扫下去,浑身骨节和骨膜摩擦在一起。

  空气‘嗡嗡’作响,好似有无数透明的大老鼠在钻来钻去,往敌人身子里钻。

  道门拳术讲究筋骨松、皮毛攻、心意空。

  还有一种说法是,低头猫腰,胆大如鼠。

  常人都说老鼠胆小,但胆小的动物能溜到活人家中偷吃偷喝?能吃死人肉、咬坟头香?

  所以拳术如鼠,对于敌人来说,是一种极危险的状态,是能事先通过任何一个细小动作,判断敌人的攻势,然后鼠劲开道,钻皮分肉,能把人肌肉、肌腱、韧带、筋膜同时分离。

  而火鼠的两种拳术技巧合为一体,身心意合一,一掌抓下,既像是铁刷子刷人肉般的‘刷刷’作响,又像是无数老鼠钻来钻去,皮毛摩擦的动静。

  然而阴影中的女人轻轻一笑,掌出肋下,单手做飞鹤勾,叼向火鼠腕部大筋。

  同时脊椎骨一弓,挟步向前,虎口斜插火鼠腋下。

  火鼠面色一变,这一叼、一抓,竟发出雷鸣之声,雷猫、电鹤!

  这是内家拳的顶级打法‘先天罡气’,又称徒手剑影,剑影一出,破天下拳劲。

  火鼠只感到太阳穴‘突突’直跳,好似有锐器顶着,连忙换招,掌影一缩,脚步往后一转,一个‘灵鼠游墙’,背上肌肉或‘黏’或‘走’,鼓起一团团肉疙瘩向上蠕动。

  身子一贴墙壁,便‘嗖嗖嗖’的向上爬。

  可惜这一记‘插掌’,就像是未卜先知一般,一插、一钳,正好钳在了‘老鼠’的脖子上,而这‘鼠拳’的要害,正是腋下。

  ‘怎么会这么快!’

  火鼠念头刚刚闪过,就被甩到了身后,‘噗通’一声,便被砸到地面上,耳边响起的,便是不断汹涌的劲力,以及在劲力之中,正正卡在拳术变化间隙的清脆声响。

  好似拔剑裂帛之声!

  “好了,都住手吧!”为首的毕方冷冷道:“自古精气为物、游魂为变者凡万一千五百二十种。白泽言之,帝令以图写之,以为鬼神图鉴。”

  “只要血脉蜕变没达到第三阶段,任何血脉变化就脱不开鬼神图鉴的记录,换言之,你们的任何招式,对于眼前人都不会起任何作用,我说的对吗,白泽公子!”

  “哈哈,小毕方你还是这么有趣。”

  一位身穿白衣男装、面如冠玉的女子,施施然从黑暗中走出,气质如烟雾般朦胧,最引人注目的,便是她那双淡白色的眸子,淡漠之中,却又狭长的好似狐狸一般狡诈。

  ‘啪’的一声,白泽公子打了一个响指,笑道:“厌火公是神军的九大诸侯公之一,我白泽公难道就不是了吗?怎么,见到本公,不须行礼?”

  毕方脸颊抽了抽,最后微微躬身,“见过白泽水公!”

  被毕方头领凶狠的目光一扫,其他地军高手纷纷低下了头,口称水公,心思各异,但最多的想法只有一个——

  这就是九大诸侯公中,唯一的女大公?

  “别客气,别客气,本公子出了名的没架子,而且被叫做水公多显老啊,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白泽公子,回头有空去本公子的封地玩啊。”

  地军的九大诸侯公,每一位都与古国王族有着深厚关系。

  只不过,水公是唯一一位,封地‘白泽’保存至今的王族血脉。

  白泽伸头朝李伏威的方向望了望,嘻嘻一笑:

  “我说厌火这老头,怎么会把他的火神近卫派出来,原来是他老子诈尸啊,不行,做为晚辈,本公子得拜拜。”

  “白泽公子慎言!”毕方冷着声道。

  ‘毕方’世代为祝融氏家臣,他是第二十三代,这份荣耀是融入骨子和血脉里的。

  “既然不是诈尸,那你们来这里所为何事?”白泽公子又敲了记响指。

  “毕竟山北道可是本公子的地盘,你们这么做,可是犯了神军的忌讳哦。”

  毕方犹疑不定,两级秘窟的行动是万万不能告诉对方的,但这白泽见多识广,若是让她与李伏威接触,怕是同样会发现什么。

  “你若再不让开,本公子可就动手了哦。”

  毕方一咬牙,刚想说些什么,谁知就在这时,李伏威猛的睁开了眼,眼中金光大亮,脚步猛踏棺材,飞身而起,以龙爪驾驭伏龙掌,金光之中,竟显出一道巨大龙影,气势充斥整座宫殿。

  “不要动手!”

  毕方面色大变,眼前人可是厌火公都视为劲敌的高手!

  谁知白泽双眼一眯,剑指颤抖间,无数剑影乍现,竟然是全力以赴。

  李伏威不闪不避,先天罡气戳破胸口的同时,一掌按倒了对方脑袋上。

  ‘噗嗤’一声,‘白泽’化作一道青雾,缓缓散去。

  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