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兽炼四道

第一百四十三章 兽炼四道

  那‘白泽公子’所化的雾气散去后,其它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有一种恍惚如梦的感觉。

  地军九大首领,半神级的强人,就这么死了?

  “精气为物,游魂为变,”毕方反复咀嚼了几句,突然色变道:“你们之前,有谁见过她!”

  她指的自然是白泽公子。

  火鼠犹豫了下,“我从石城赶到古战场的途中,与这位白泽公子见过一面。”

  见众人都盯向他,火鼠连忙补充道:“真的只是远远的看了她一面,我当时还不确定她的身份,为了不节外生枝,我就回船舱了。”

  毕方目光一动,屈指一弹,一粒绿色火星便溅到火鼠的手臂上,‘刷’的一下,磷火升腾,把整条手臂都烧的火焰熊熊。

  但诡异的是,火焰将袖子烧化之后,便就自动熄灭,一点都没对皮肤造成伤害。

  但在腋下,一道黑痕乍现。

  这道痕迹像是鬼挠的,漆黑如墨,又像是被书法大家挥毫泼了一下,是那么的均匀。

  “这是,鬼缠身?”

  另一个火神近卫来回走了几趟,诧异道:“居然没有一点战斗的痕迹。”

  要知道刚刚一番激烈搏杀,除了他们自己人造成的地陷壁裂之外,‘白泽公子’一点痕迹都没有。

  就算对方是高手中的高手,能把劲力浓缩成针,这针戳在地面上,那还有一‘洞眼’呢。

  结果真的是一针痕迹都没有,仿佛与这几个一流高手对战的,就是鬼魅一般。

  所有人背上冒汗。

  “对啊,我只记得对方会先天罡气,拳术有多么高深莫测,但具体是怎么高,打法又是什么?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?”

  “猫、鹤,猫、鹤——”

  火鼠骤然一惊,他想起来了,当初与这女人见面的地方,便是在一条大河之上,有丹顶鹤在水面上浮水,而‘白泽’的手上,还抱着一只黑猫。

  “看来是都明白了,精气为物,游魂为变,你们刚刚所斗的,正是这女人在火鼠记忆中留下的一道幻影;简单来说,就是这女人把一道拳意印在火鼠记忆中,而这道拳意在特定媒介之下,‘复活’了。”

  饶是心思深沉如同毕方,也忍不住头皮发麻,倘如真被对方诈出什么来,他便真是百死难辞其咎了。

  而且对方的拳术,能一眼留痕,真是鬼神莫测、让人心颤!

  “迅速撤离,销毁一切证据!”毕方迅速发布命令,又想到了什么,转头盯向李伏威,语气缓和道:“这次干的不错,我会向厌火公禀告的。”

  李伏威微微点头,那被先天罡气射穿的胸口,已被无数血丝穿成网状,然后一层层肉膜长出,将胸口填满。

  若是有熟悉这位伏龙总管的人在,必然会大吃一惊,当初那位霸气侧漏的李伏威,此刻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一点威势都没有,就像是个真正的僵尸。

  又或者,是隐藏的更深了。

  ……

  “先天罡气,内家拳练到最后,真能如剑仙一般,凭空斩金裂铁吗?”

  “那外家炼到最后,又该是什么门道?”

  戚笼一边想着,一边用一种外人看来,头皮发麻的手段,扭拧着手臂。

  只见其五指指尖红的好似烙铁,每一根指头由上向右、再向下划拉一小立圆,一圈过后,掌心便一冲一抓,好似扣坛子。

  这在横炼法中,叫做以意弩气至于指尖,是生力之法。

  但诡异的是,这一圈一抓,从五根指头开始、到中指节、再到指根,几乎先后的转动一圈,然后再转回来。

  就像是转动扳指。

  五根手指,十四节指节全部转动之后,小臂借助余劲猛的转动一圈,等恢复之际,大臂也同时一转。

  只不过小臂和大臂转动之时,就像是没有装好的齿轮,远远没有指节那般灵活,声音喑哑难听,一阵又一阵抽筋拔骨的声音,皮肤表面青筋红络密布。

  每当这时,戚笼的脸色就会变的又狰狞又通红,而且口中像是蛤蟆一般‘咕咕’直响,脖子老粗,青筋外露。

  而仔细听之,这‘咕咕’叫声,是由上百记‘哼’‘哈’二气组成。

  只不过这些‘哼’‘哈’二气不再是外吐成线,而是内震脏腑、筋骨、血脉,去缓和这一拧一拔,好似‘骨折’一般的剧烈变化,简单来说,就是避免筋肉拉伤。

  连续空抓三十六下后,再换另一只手。

  这种炼体法在兽炼四道中,叫做‘拧衣洗血百把’。

  其原理很简单,就像是人拧干衣服一样,把两条手臂的筋肉血水都拧出来后,鼓动五脏疯狂造血生髓,强化两臂。

  按照丹道说法,便是固五脏六腑之气,固体肉之精精,固元阳元阴。

  你把这个‘固’字换做‘拧’字,然后再把这个过程加快百倍,便是这横炼法的基本操作了。

  基本上,一个道人胎息养体、握固安魂百日,才能产生的人体养分,横炼法一日便能‘拧’出来了。

  当然,哪怕是在横炼罗家,为此拧断手指脚趾、胳膊大腿的也大有人在,至于肌肉拉伤、骨节挫伤,那就跟吃饭喝水一样频繁。

  经常有人练着练着,便就莫名其妙的残废了。

  所以罗武皇走前告诫戚笼,千万不要因为不注意一点小伤,而导致武道断绝。

  为什么外炼法门叫做横炼、而不是竖炼,顶天立地、吸日月精华为之竖,而拧肉拆骨、剥皮剔筋才叫横。

  当然,戚笼这种炼法叫做‘武炼’,是比较凶猛的一种炼法。

  大多数人采取的都是‘文炼’,就是人为的把骨头拧一圈、再转回来,拧一圈、再转回来。

  不过这样的效果,自然没有戚笼这种,连骨头缝之间的筋络、骨膜、细筋小筋加韧带,都能一起垂炼到的效果更好。

  据说这种炼法炼到最后,四肢硬如兵器,爆发如同火器,号称铜皮铁骨裹钢筋。

  除了这一道炼法,其它三种炼法分别叫做‘倒吞活人胎’‘养百兽、**髓’‘白骨长桥身中架’。

  为什么罗家秘传的横炼法叫‘兽炼法’呢,按照戚笼猜测,是因为这熬炼的痛苦绝对是非人的,是人都熬不过去。

  或者说,熬过去就不是人了。

  戚笼的意志算是够坚定的,身体也经过‘筋菩萨’‘龙脉’‘佛身’数次改造。

  饶是如此,戚笼也数次差点放弃。

  这不是要人老命了,这是玩人老命了!

 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吸骨抽髓,把人体的潜能逼压、再逼压,最后榨到一丝不剩。

  不过有一说一,这种横炼法可不是外面那种,以残害身体换来的武力提升。

  这其中涉及到高深的养体之道。

  每当戚笼按照《骨头书》的诠释,炼到最后时,意识都会沉浸入身体内部,感觉丹田穴跳动三十六次,人体气血在丹田循环转动三十六圈,然后肝脏跳动三十六次,气血在肝脏周围转动三十六圈,然后再到脾、再到肾、再到肺、再到大肠、小肠,如是循环。

  最后气血中会有光芒微亮,这光芒泛白,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生机。

  这种现象在《骨头书》中,少见的用‘道家’的论调解释了遍。

  此法旨在炼精化气,运药周流,锤筋锻骨、通利经脉。

  这是‘人体大药’!

  一套炼法练完之后,四肢并没有一点痛觉,反而暖洋洋、醺醺然,反倒是其他部位一阵紧缩,就跟剧烈运动过后,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冒热气的感觉一样。

  戚笼手指一弹,便弹开药盒,把秘制的药膏抹在两臂两足之上。

  手指和脚掌还好些,像大腿大臂之上,都是密密麻麻的黑点。

  这些都是淤血,以及人体受到剧烈刺激,新皮生出,和老皮叠在一起,堵塞毛孔产生的现象。

  这一轮又一轮的锤炼,一次又一次的累积,最后人皮便像是牛皮一样,人筋也变成牛筋,耕人如耕地。

  这就是‘铁牛耕地’的真谛了。

  外炼完成之后,戚笼并没有立刻休息,而是又摸出了瓶药酒,连喝了三瓶。

  然后眼中戾光一闪,人体内部才造出来的气血、骨髓、精气,就像是熬小米粥一样,‘咕嘟’‘咕嘟’冒着泡。

  他不可能像是罗武皇一样,花费几十年时间,把身体铸成青铜大鼎,并且烙印上各种‘拳谱’。

  他没这时间,更没这天赋。

  就算他有龙脉加持,也不可能像罗疯子这样玩身体,是真的会玩废的。

  但他也有优势,是精神境界上的优势,这也是龙脉提升的主要方向。

  ‘垂帘’,血炼一脉的内家境界,‘听政’,气炼一脉的内家境界,二者同时发动,以药酒为柴灶,以气血为开水,小火熬粥,把横炼法消耗的人体潜能再补回来。

  增气强骨、身融自然,这也龙脉的强化方向。

  小火熬粥,也未必就不如大鼎烹肉熬骨。

  “喂,前面有座城,入不入啊?”洪小四问。

  “还有药材吗?”

  “废话,你一天用的药材,比我一营兵手下用的都多,你说有没有?”

  “那就进。”

  戚笼闭目道,腹部‘咕嘟’‘咕嘟’的,冒着药香血香,让小不化骨忍不住凑上去直嗅,最后悄悄舔了一口。

  “这可是你说的啊。”

  洪小四一振马鞭,朝前方那个重兵把守的巨城驶了进去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