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四十四章 巨城

第一百四十四章 巨城

  巨城之所以叫巨城,并非单指它面积大,而是因为它是由一个名叫‘巨’的古国名将建立而成,是一座古典军事堡垒。

  当然,它的面积也的确很大,比黑山城都要大上三四倍,像一只八角形的大瓮,倒扣在地面上,墙头高耸如山,这种建筑手艺在如今已经失传了。

  “关外武平都督府的校尉?姓洪,战刀洪家么,兄弟厉害。”

  “黑山城匠户戚笼,他是你征调的匠人?关外人给关内人驾车,呵,涨见识了,开门!”

  马车在驶入长长的城墙涌道时,戚笼突然笑了一下,笑容有些玩味,“关外人在关内的租界,涨见识了。”

  洪小四表情有些尴尬,想了想,干脆什么都不说,前方光芒亮起,驶入了极有古国风情的城内。

  关外人并非是完全不入关的。

  山四道、海五道,每一道之地,都有零星的‘关外贵族’聚集地,对外宣称,关内人与牲畜不得入内。

  不过这番话明显对前赤身党魁首不适用,他试过,刀子砍在关外人的脖子上,他们也会惨叫,他们也会求饶,他们流出的血,同样是腥臭的。

  战乱频繁的地方,这类‘租界’便就格外多,其中也并非完全没有关内人,下台的寓将军、各路掮客、长袖飘飘的蜘蛛贵族、大发战争财的军事承包商,名伶、名妓、纸醉金迷。

  这里的官员、包括城内的捕役、城外的卫兵、全由关外人充当,任何山北道的军阀都不敢寇掠此地,简单来说,这里相当于‘贵族版’的公城。

  在充斥着古国晚期风格的,各式奢华建筑的道路上,洪小四赶走腆着脸来抢饭碗的一群车夫,回头小声警告道:

  “我说戚爷,这里可是有天兵司的背景,您可不要给我惹事,您在薛家当女婿,在这里还是当孙子比较好,咱离古战场可没多远了,买完了药材就离开,大局为重!”

  他是知道这位爷的,当年当麻匪的时候,就敢抢关外的军队,把他亲哥哥都砍闭气了,这几年销声匿迹,表面上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,五官白皙柔和,跟未出阁的小娘似的,一旦凶气上涌,那是标准的六亲不认、天捅破了也不怕。

  “洪爷看你说的,哪能呢,我戚某人如今可是标准的良民,大大的良民,”戚笼一脸的老实人模样,手都乖乖的放在膝盖上。

  洪小四狐疑的盯了他几眼,确认他不像是在搞事后,这才甩着羊鞭,往‘七府大酒搂’的方向驶去。

  “呦,洪爷今日难道要带我们下馆子?”

  一听到下馆子,戚小骨下意识长大了嘴巴,露出一嘴幼齿状的尖牙。

  “下个屁的馆子!一路上光是给你凑钱买药材,老子刀都快当了,干!这么多入关的校尉,我就没见过混的比我还差的!”

  一想到这个,洪小四就气不打一处来,若这位爷真是躺在病床上的药罐子,他咬咬牙也就认了,结果这家伙龙精虎猛,比谁都精神,吃的还比谁都多。

  这一大一小,跟两个饭桶似的,而负责衣食住行的洪小四,每日看着日渐消肿的钱包牙都疼,要不是顶着边军的招牌,还可以四处打一些秋风,他洪爷就真的只有落草为寇,做些剪径营生了。

  难道这位爷混吃混喝的真正目的,就是为了把他逼到极限,最后上山入党——入赤身党?

  戚小骨拉开一道窗帘,大黑眼珠‘眨巴’‘眨巴’的向外看。

  这里比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破落官道有意思多了,像他们驾的这种‘角羚羊’在这里并不稀罕,因为在关外,人工蓄养的‘灵畜’‘妖畜’更多,甚至还有专门的战争巨兽。

  古国人以‘神相’为美,关外人似乎继承了这一特点,他们习惯以奢华的动物皮毛来装点自己,而且关外人的身形格外高大,动辄八尺九尺,五官轮廓也明显与本地人不同。

  除此之外,溜鹰走狗的二世祖、绿皮野猴一般的捕快、遛狗一般,用绳子拴着十几个俊俏少年的贵妇人,以及一些只有关外才有的产物,总之两字,新鲜!

  “洪爷,我想买两只鹰玩玩。”

  “买个屁的鹰!你们今个儿就住这里,别乱跑,这里人对关内人不友好,别惹事,我去去就回!”

  洪小四指着金碧辉煌、像皇家宫殿一般的七府大酒搂——对面的一座破落旅馆,面无表情。

  “就住这儿?”戚笼一脸不满。

  “——鸡儿?”虽然口有横骨,但最近一直在‘丫丫’学语的戚小骨,娇小的五官扭曲着,似乎是在学戚笼的鄙视表情。

  “这就是你们关外人的档次?”

  “你们两个闭嘴!”

  洪小四一脸心累,他这个‘关外校尉’的名头,在全是关外人的‘租界’中,就不那么顶用了。

  “唉,您真是关外人的耻辱,女儿,咱们将就将就吧。”

  “——鸠吧。”

  ……

  洪小四、洪爷的艰难讨生活去了,戚笼也没了说单口相声的兴致,把戚小骨丢到另一张小床上,让她自个儿玩去。

  而他则进入一以贯之的苦修之中。

  在他的身前,挂着一张人皮袈裟。

  阎佛寺的传承十分诡异,似乎是涉及到‘佛身’的一种深层次演化,所以这一门派的传承之物,是从肉身上析出来的。

  ‘袈裟’毫无疑问是阎佛的一身的皮肉所化,本身也是一种异宝,刀枪不入、水火不浸。

  但也真是一张人皮。

  在这人皮之上,六个佛陀影像栩栩如生,各捏宝印。

  六道轮回印中,戚笼先后学会了天道印、人道印,这两种印法也是与精神关联最大的。

  在两印之中,戚笼分别融入了‘放下屠刀、立地成佛’,以及‘斩佛证己’的宏念,靠着比阎佛更高深的佛学意境,他很快便修炼完善。

  而剩下的四印,畜牲道、阿修罗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,便就不是那么好参悟的了。

  也就是这十几日,他日夜用‘拧衣洗血百把’磨练四肢,外加‘哼哈’二气洗练五脏,终于摸到了一丝‘阿修罗道’影子。

  ‘垂帘’‘听政’状态下,人体气血‘咕嘟’作响,像是煮熟的红米粥。

  戚笼自六岁拿刀,杀的每一个人,凶气、恶念、杀意,一一融入法印变化之中,一时间,血影滔天、尸山血海的幻象层出不穷。

  而随着戚笼脸上煞气越重,面前的人皮袈裟就越油亮,‘阿修罗印’的佛影就越清晰,其面孔隐约有点眼熟。

  而戚笼的面孔在煞气包裹下,竟一点一点的消失了。

  袈裟又有一种说法,叫做百衲衣,是指用众多人家的破布烂衫缝制而成。

  煞气越重,这件‘百衲衣’上的肉线条纹就越明显,感觉这不是一整张人皮,而是由阎佛寺历代高僧主持身上,撕下的每一张皮,编织而成。

  袈裟在佛教中,一般有断五欲、破邪见、生菩提的说法。

  但换做这张袈裟,生的菩提也只能是‘血菩提’了。

  清净琉璃之中,蕴藏无尽杀意煞念。

  袈裟上的‘阿修罗印’越发清晰,仿佛整个袈裟上的血色,都是由此印激发的。

  像一桶活人血才泼上去,格外新鲜。

  而戚笼五指转动之间,血光越重,然后一滴血水在指间滑落,顿时满室都是血腥味,而且血腥气中,藏着修罗一般的煞意魔念。

  六道之中,阿修罗道对应的是魔道。

  一入魔道,便是真正意义上的‘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’。

  戚小骨像是受惊的小猫儿,弓着身子,一跃而起,口喷尸雾,龇牙咧嘴。

  好在这股庞大煞气一闪而逝。

  在厚重的煞气之中,戚笼缓缓睁开了眼,眼中清光大亮。

  翳者,南方地狱之名也,众生常为煞火焚心而色翳目,故曰火翳。

  触目动心,地狱即现,既悟真诠,性天朗澈,一念湛然,所谓火翳者皆化为清净之域也。

  一缕清风吹过,戚小骨只感觉心情愉快,浑身舒畅,动摇西晃,最后在‘呼呼’声中,脑袋一歪一歪,站着就睡着了。

  戚笼最终以强大的佛意精神镇压住了这股阿修罗魔念。

  化地狱为清净之意。

  ‘有意思,阎佛寺的武学,好像一招一式都在诱人入地狱,一招不慎,便堕入魔道,而人皮袈裟中的一缕意念便会在不知不觉间影响你,最后把你变成另一个‘他’。’

  ‘怪不得连老和尚自己,也只修了天道印和人道印,他夺舍自家徒弟,那些死去不知多少年的历代阎佛精神,也在无时无刻不在窥视他,这不就是在养蛊么。’

  戚笼修炼了六道轮回印,再结合与阎佛一战的经历,顿时明白,这老和尚只学了天人二印,他也是在忌惮什么吧。

  不过戚笼也明白,这样做有一个好处,也就是阎佛寺的传承永远不会断代。

  如果继承者不成器,阎佛寺的武学就会在无声无息,把你的精神‘改造’成上一代、或是上上一代老和尚的模样。

  戚笼‘啧啧’两声,随手把人皮袈裟揣入包裹中,虽然这玩意相当于最顶级的内甲,但他不喜人皮风格,这一季流行的是小牛皮。

  “饿~”

  戚小骨张大嘴巴,在所有吐字发音中,她这个字是最清晰了。

  “那咱们就吃点好的,对了,咱们没钱,那就没办法了,听洪爷的话,咱们老老实实的去吃霸王餐吧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