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四十五章 除魔使者

第一百四十五章 除魔使者

  戚笼和小不化骨遵守洪爷的精神指示,绝不偷摸拐骗、惹事生非,没钱就老老实实的到隔壁大酒楼吃霸王餐。

  至于吃完霸王餐后怎么办,洪爷没说,父女两也不敢问。

  而洪小四本人,正在绞尽脑汁的跟药铺老板讨价还价,软硬兼施,最后把刀直接拍在桌面上,要抵押这口,洪家家传百年的镔铁宝刀。

  老板心一软、顺带膝盖也一软,最后以成本价出售了大批药材。

  没办法,虽然戚某人洗练肉身,不需要多么珍贵的药材,连药性都没多少要求,毕竟他用气血二道的内家境界,可以将药材中的药性渐渐熬炼出来的。

  但是他需要的量太大了,堆起来跟一座小山似的,洪小四摸着干瘪的钱包,突然发现一件很悲哀的事,他连雇人驮药回去的钱都出不起了。

  入关时,他掌握的是熊罴营最精锐的一营之士,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,这才过多久,就跟个落魄武士一般,为了一日三餐而愁眉苦脸。

  果然还是跟错了老大的原因。

  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,这诗写的真准,完美的形容了他入关后的一系列心态。

  “呦,这不是洪校尉嘛,”一只手掌突然拍到了他的肩膀上,在这之前,洪小四没有听到一丝脚步声。

  珍而重之的将最后一枚铜板塞入钱包里,洪小四头也不回的道:“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。朋友,我不是富人,借钱没有。”

  来人忽然感觉肋下一凉,愕然的看到一口八斩刀的刀尖,不知何时抵在了他的腰上,脱口道:

  “好刀,杀气完全敛入刀锋之中,光是这一下,阁下的刀术,已近入了上层门槛了。”

  原来来人刚刚故意用身法欺进,走马拧腰,用脚尖垫步,行如趟水,一点声音都没有,没想竟被对方这么快就发觉了。

  “我看过你的资料,上头对你的评价是刀光如诗,易飘难稳,不及乃兄,如今看来,这资料是要更新换代了。”

  “自我介绍一下,天兵司水部,北方除魔使者姜闻之,见过洪校尉。”

  洪小四转头,只见一位身裹狐裘,面目英俊的如同浊世贵公子般的年轻人,正笑吟吟的看着他。

  洪小四腕部一抖,刀光在指尖连转五圈,然后‘刷’的一下插入刀鞘,淡淡道:

  “不用见过,你是从六品,我是正七品的,应该是我向你问好,好了,除魔使者,见过面了,再见。”

  洪小四一脸不爽,战刀洪家在关外的基本盘,是‘夜不收’这类精锐哨探兵种,经常执行潜入敌营、侦察军情、刺杀潜伏等任务。

  也正是因此,必须要与关外最大的间谍机构皇城司打交道,被其各种指派,时不时执行九死一生的危险任务,在任务中死去的叔伯兄弟,十根手指都数不完。

  若真是战死也就罢了,但很多情况,都是情报出了差错、又或是被皇城司故意送入十死无生的计划中,当死士用。

  而天兵司作为皇城司在关内的最大分支,洪小四自然是恨屋及乌,一块惦记上了。

  “那这便是第二次见面了,”姜闻之挪步,再度挡在了洪小四的面前。

  “让开!”

  洪小四双目低垂,双手手掌摸在刀柄上,整个人瞬间变成一口锋锐的宝刀。

  这段时间,突飞猛进的可不只是戚笼,在戚笼的指点下,洪小四刀术大进,倒逼炼体层次上升,先后炼化两根手筋,炼体境界达到了五根筋。

  而一个刀术入上乘境的刀手,全力爆发之下,是能斩杀一流高手的。

  更别提他身上还有祖传的‘煞神将’,是能在短时间内,将身体强度提升到炼体大成的档次。

  天兵司除魔使者的水准,普遍是一流高手中的中下档,而且不善正面战,用武力,他是一点都不怯对方。

  姜闻之闭着眼睛,似是在感受什么,好半晌,忽然睁眼,依旧笑吟吟:

  “我知道洪校尉在想些什么,天兵司可管不了都督府主力部队的营将,我也压不住你。”

  “就算我拿水部主官,四品斩邪大将的令牌,怕是也不管用。”

  “阁下的爷爷,洪战老爷子可是正儿八经的从三品怀化将军,曾经在攻打陈国的‘弑王之战’中,当过一路大军主帅,四品官的官威可压不住三品官的亲孙子。”

  姜闻之缓缓摸出一张令牌。

  “所以这一次临时征召的任务,还真不是我们大将的命令,奉武平都督府,神道长吏刑晟之令,临时调用熊罴营校尉洪小四,参与此次‘锄奸’行动。”

  正儿八经的官面话说完,姜闻之又慢条斯理的道:“如果我记的不错的话,刑长吏,是你大姨夫吧。”

  洪小四嘴角抽搐,最后憋出了一个字:“干!”

  ……

  在洪爷被走后门之际,戚笼和戚小骨则正在七府大酒楼中混吃混喝。

  自从横炼开始后,戚笼以往任何时候都能吃,每一顿饭都能抵得上普通人十顿,没办法,谁让横炼法的本质就是对肉身的抽骨吸髓呢。

  戚笼一口一块蒸鹿肉,三口一块蹄膀,一条炙好的上等半妖鱼,一口一嗦便就没了。

  而戚小骨紧随其后,一手一根骨头,‘咔嚓’‘咔嚓’的两声响,骨头也嚼没了。

  小不化骨的消化系统很奇特,并不是用胃部进行消化,她的胃是死的,而脏腑等器官全是‘开’的,挂在人体骨骼上,咽下去的食物会以‘堆肥种菜’的方式,被一身尸骨消化吸收。

  所以小不化骨最喜欢啃骨头,因为‘骨头’最容易被‘骨头’消化,就像是普通人吃大补之物的感觉。

  这一对父女大庭广众之下,毫无形象的狼吞虎咽,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围观。

  关外有七大都督府这七座高山,而这酒楼又敢取名‘七府大酒楼’,摆明了告诉所有人——‘我上头有人’!

  所以这酒楼的格调也是格外的高,食物酒水、摆设物件,无一不是最顶尖的,古国时代的皇室贡酒、从关外海运过来的佳肴,名伶唱戏、名妓献舞,花魁大会、赏花大会,各种纸醉金迷、眼花缭乱的活动。

  失意人在此找醉、得意人来此寻欢,男人穿着裤子进来,提着裤子出去,单纯来这里吃饭的,估计也就这对父子了。

  倒不是说真有人闲着没事找碴,但就好比看到一只白兔子,会下意识想要摸一摸,看到一只蚂蚁,你闲的无事也会来踩一下。

  行话叫做,试试水温、探探深浅。

  戚笼自打‘斩赤龙’之后,五官还是那个五官,只是气质越发矫揉造作,搞的某些特殊爱好的人士心痒痒。

  加上一脸营养不良的小不化骨,在某些人眼中,二人比小白兔还小白兔。

  虽然有一些疑点,不过——反正找茬的又不是他们,有的是人愿意当枪使。

  很快,一个醉醺醺的华服年轻人,就颠三倒四的走了过来,手刚摸到桌子下面,还没来得及掀动,掌心就多了一物。

  “劳驾,帮我倒杯酒。”

  对方的声音好似有魔力一般,给人非常亲密的感觉,年轻人因为醉酒而通红的脸,变得更红了,迷迷糊糊的就倒了杯酒过来。

  “多谢。”

  顿时,周围一阵‘噗嗤’‘噗嗤’的暗笑声。

  “寓将军的龟儿子,还真跟他爹一样听话。”

  年轻人大怒,气冲冲的朝二人扑了过去,他也不傻,见这个‘大女人’有些诡异,便准备先弄小的,手上白光一闪,便抹了过去。

  戚笼看的出来,这年轻人有些架势,哪怕醉的够呛,脚步中,依旧有些屈膝扣足、裹裆护跨的影子,这叫拳术上身了,在拳术境界上,处于中层。

  而且这刀光一抹,也有个门道,叫做两肘不离肋,两手不离心,出洞入鞘紧相随。

  这是长兵器的手法。

  可惜年轻人大概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,刀势太飘,哪怕小不化骨的拳术始终练不好,凭借着本能,也‘刷’的一下,一把抓住刀身。

  年轻人迟疑了下,他本来只是想吓唬吓唬对方,若按照正常刀势,垫步一送的同时转腕一刺,便能削掉对方四根指头,顺便插入对方咽喉,这在单刀刀术中叫做‘撩腕花’。

  然而就是这一迟疑,戚小骨猛的用力一拔,‘嘎吱’一声响,年轻人感觉短刀变成了一条扭动身子的怪蟒,力大无比,直接被劈手夺走。

  戚小骨打量着这口至少道器层次的小刀,大小正合适,满意的点了点头,用刀尖插肉,大口咀嚼了起来。

  在场之中,眼神好的有很多,自然能看出来,年轻人这一刀,还是有几分火候的,唯一失算的,怕是没料到戚小骨的怪力。

  而戚小骨的掌心伤口上,一点血水都没流出,而且非常快速的就愈合了。

  做为一只‘四纹老僵尸’,可以说只要不被人拆了骨头,她比戚笼还‘铜皮铁骨’。

  一个老仆人猛然起身,一把抱住年轻人,躬身道:“是我们冒失了。”

  戚笼抬头看了对方一眼,老仆人眼色恍惚了下,突然面色大变,“你是当年的那个刀客!”

  戚笼愣了愣,目光扫过对方手臂,发现对方左边的袖子里空荡荡的。

  “你是?”

  老仆人面色似哭似笑,最后低叹了一口气,微微低头,抱着已经迷糊住的年轻人离开了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