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锄奸行动

第一百四十六章 锄奸行动

  这老仆的态度,好像手臂是我砍的。

  戚笼沉吟了下,一点印象都没有,想了想,把戚小骨手上的短刀拿了过来。

  道器,警恶。

  《山堂肆考》:杨贵妃父玄琰,少时曾有一刀,每出入道途间多佩之,或前有恶兽、盗贼。则所配之刀锵然有声,似警于人也,故名警恶刀。

  这口道器的作用跟那口大唐名刀差不多,只不过在刀柄下端,有一颗米粒大的缺口。

  这口道器是坏的。

  戚笼将刀身一转,青铜刀柄上,有一个大大的‘费’字。

  “费姓、寓将军,刀客,”戚笼脑中灵光一闪,自言自语,“不会这么巧吧。”

  古月河畔,吕阀大战八阀联军,戚笼无意间闯入,被数万人围殴,这是一切故事的开端。

  做为这场大战的误入者,他记得很清楚,这八阀联军中,其中一支军阀便姓‘费’。

  寓将军也不姓寓,而是在这兵荒马乱的世道,由于各种原因,失了兵权的一阀之主。

  这些人逃到‘租界’中苟延残喘,要么心灰意冷,要么谋图东山再起。

  而他们这些年搜刮来的财产,便是他们东山再起的本钱,也是租界的一大财源,掮客、门客、说客,大量的人靠此为生。

  当然,这种‘寓将军’,混的好的少之又少,大多数寓将军在钱财耗尽之后,下场都很凄凉。

  这姓费的一支,貌似就属于后者。

  “某种意义上,也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了,”戚笼把玩着刀身,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他被吕阀的几位豹将围殴,无奈困入战场中,最后断了一节脊椎骨。

  而那位费阀阀主,以及刚刚这疑似费阀阀主的儿子,也被打的流落此地,成了寓将军。

  老仆或许便是家将一般的角色。

  “吃饱了?”

  戚小骨重重打了个饱嗝,肚皮鼓的跟小孕妇似的。

  “客人,我们这里只收灵银,不收凡银。”

  戚笼想了想,道:“你觉的我像是有钱人吗?”

  店小二也犹豫了下,道:“我看您,有点像是吃白食的。”

  “好眼力!”

  “这位兄台的饭钱,我替他付了!”

  又是一位身材高大,但身穿花绿锦袍的阴柔年轻人走来,嘴一咧,露出一嘴宝石牙。

  “我能有幸请这位朋友喝茶吗?”

  这种稀奇古怪,却又特别显富的打扮,一看就是‘蜘蛛贵族’的风格。

  蜘蛛贵族也是‘租界’里的常客,跟‘寓将军’一般,只不过他是专门吸人血的那种。

  “不好意思,你今日运气不太好,”戚笼嘿嘿一笑,摸出了张令牌,“这个能抵饭钱吗?”

  那店小二面色一变,双手交叉,小拇指翘起:“爪仆人闫灵甲见过主人。”

  在关内开店,还顶着‘七府大酒楼’这种招牌,果然是蜘蛛贵族这种顶级掮客干出来的事。

  “走吧,听洪爷的话,吃完霸王餐就乖乖回去,莫要惹事。”

  戚笼拎着小不化骨,一大一小揉着肚皮走了出去。

  “那日家族,”那位蜘蛛贵族深深皱起了眉头,“调查他!”

  爪仆人垂首。

  蜘蛛贵族的十三支直系血脉之中,那日家族和闫灵家族一向是劲敌。

  “呕~”

  华丽豪奢永远只是‘租界’的表象,在一座破落老宅前,华服年轻人,曾经的少将军费锦,正在对着下水道干呕。

  曾经的少将军,拿来当小丑是上好的素材。

  “老韦,他真是那名刀客?”费锦擦了擦酒渍,抬起头,两眼居然全是清明。

  “是,少爷,虽然过了那么久,但那一战中,谁把我这只手臂砍掉的,老头子记忆犹新。”

  “也就是说,在对付吕阀一事上,他是可以联盟的对象?”

  老韦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道:“少爷,老爷只是希望你一生平安。”

  “寓将军,龟儿子,这种平安要来何用!”费锦恶狠狠的道,其神态,竟多少有些像是当年的戚笼。

  一样的穷困潦倒,一样的不死心。

  ……

  姜明之没有欺骗洪小四,在来到天兵司在城内的秘密据点后,洪小四一眼就看到了自家大姨夫。

  高冠瘦颊、脸色古拙、一身铁袖道袍,看上去比道人还道人。

  其实这家伙压根就是一西贝货,除了修炼了一身强悍的法术外,跟道门一点关系没有。

  洪小四就没少诽谤,这种装腔作势、死板死心眼的家伙,是怎么娶到自家漂亮大姨的。

  “来了啊。”对方头也不抬。

  “属下见过刑长吏。”

  洪家在关外其实是一个大家族,分支极多,跟很多权势人物都有姻亲关系。

  做为武平都护府派到天兵司的从四品神道长吏,负责监察天兵司运转,毫无疑问也是大人物。

  就算在这之前,他也是关外实权部门,钦天司道士团的一员,直接对大都督负责。

  连续两个实权部门的经历,让对方养出了强大的气场,洪小四这么浪荡的性子,都老老实实的站着。

  写好一篇官文后,刑晟招手,让姜闻之拿走,等就剩二人时,才开门见山道:

  “你送给上头的那份报告,是我压下来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洪小四愕然抬头,自从亲眼见证‘尸武人’一事后,他便怀疑天兵司有上层跟关外陈国有勾结,并通过特殊渠道向高层反应。

  “因为这件事,本来就是上层默许的,不直接支持,但也不会反对,更不会允许别人捣乱。”

  “尸武人这种瘟疫尸变要是传播开,那可是祸及关内几十万人的大事,这些人可都是有一定战力的拳师啊!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刑晟面无表情,“上层关心的是大局。”

  洪小四心头莫名窜出一股怒气,山北道五大阀这种地头势力都在想办法解决问题,上头居然对此漠不关心。

  “既然刑长吏这么关注大局,想必也不需要我这种小人物来给你办事了吧。”

  刑晟听出了对方语气不对,缓缓抬头,道:“来关内几个月,你变了不少啊,你之前,不是一直瞧不上关内人的么。”

  洪小四表情一滞,戚笼、戚小骨、薛白这些人,潜移默化对他产生了一定影响么。

  二人的关系到底不比寻常,刑晟沉默了会儿,简单解释了下:

  “上头的大局只有一个,便是神庭计划,而孽八难,便是对这个计划的一种补充,因为无法判定这种尝试是好是坏,所以上层会漠视它进行。”

  “而只有当这计划开始往坏的一面发展时,上头才会出面干涉。”

  洪小四轻咦一声,道:“所以说,计划出差漏了?”

  “计划没有问题,只是有些人,对这计划有了一些不该有的想法,所以需要修剪枝叶。”

  洪小四脑袋一转,顿时色变:“水部斩邪大将施邪儿?”

  是这个女人在搞事!?

  刑晟不置可否:

  “天兵司内部的关系很复杂,对于自己人杀自己人也有忌讳,你放心,罪证都替你罗列好了,你只是碰巧得到证据,碰巧和对方相遇,等我上报上去,有功无过。”

  洪小四对此倒不担心,再怎么说对方也是自己大姨夫,老爷子当年对他有救命之恩,没道理坑自己这个晚辈,便接过这张名单,细细看着。

  “这上面的人,明面上有跟脚的,容易得罪人的,我都安排别人动手了,你要杀的几个,都是天兵司在关内新招的人员,就在这巨城内部,正好方便你动手。”

  洪小四嘴角抽抽,无话可说,毕竟人家把什么都安排好了,你只要做好一口刀子便可以了。

  某种意义上,这也是一件刷功劳的立功任务,没后台的人,还轮不到这种‘好事’呢。

  洪小四把名单翻到最后,忽然轻‘咦’一声,仔细看了好几遍。

  “这个人,水部东方除魔使者鸟不飞,也是要铲除的对象?他才入职不过三年。”

  “能以关内人的身份,三年就爬到从五品的官,手腕深、背景浅、实力足,便是某些人最好的控制对象。”

  洪小四自然明白这话意思,只是他依旧表情怪异的看向资料。

  鸟不飞,27岁,曾用名,鸟不收,经历:前赤身党六王之鸟天王……

  “时间、地点,自会有人通知你,这几日便待在城内不要走,还有,你大姨想你了,等你回去的时候去看看她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洪小四磨了磨牙。

  他见过戚天王的风采,自然也相信这个鸟天王是有能力的。

  只是——人生要不要这么巧合啊?

  这一处天兵司的秘密基地有点像是道观,但跟道观又有些不同。

  至少在道观,这浓墨重彩、笔风夸张的三界神仙图,是不会画在地上的。

  人踩在地面上,就像是踩在神仙的脑袋上。

  而且神仙都是没五官的。

  他又看向专心办公的刑晟,对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教之主般深不可测。

  族内传闻,他这大姨夫,距离道门的金丹境,只差一步了。

  按照修行界的说法,是大周天成,日月双收,人便是天地。

  还是很小的时候,他便听说,这位大姨夫是老爷子出征陈国时,从敌国捡回来的奴隶,不过十年,已经是大都督府体系中的实权大人物了。

  ‘手腕深、背景浅、实力足,便是某些人最好的指使对象——’

  洪小四身子一抖,双眼猛的睁大,眼前这一位,不正完美符合这一点嘛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